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正文 第6095章 告訴你就告訴你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林逸剛到丹堂門口,立早憶就已經快步迎了出來,多半是等了許久,心情之迫切可見一斑。

    “林逸,你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吧?是不是可以出發了?”立早憶也不避諱丹堂門口的弟子,反正他們也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可以,你都準備好了?”林逸點點頭,又覺得自己這話問的有點兒多余,看立早憶的樣子就知道她早已收拾妥當。

    果然,立早憶展顏一笑︰“當然,我就在等你啊!”

    說完,她隨手取出一只精致的哨笛,放在唇邊吹了一下,清越的哨笛聲響起,丹堂後方馬上飛來一只翼展達到十余米的飛行靈獸,穩穩落在門前的街道上。

    在中島中心區域,基本是禁止飛行靈獸的,不過這只是針對普通修煉者以及外來修煉者而言,那些頂級的大勢力全都不在此列,丹堂自然也是頂級大勢力之一。

    “我們騎乘飛行靈獸去嗎?”林逸原本想說自己的飛碟會更快一些,不過立早憶都安排好了,飛碟就當做備用選擇吧。

    “對,我听說你以前就騎乘飛行靈獸去過,這次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吧?”立早憶邊說邊登上了飛行靈獸的後背,又招呼林逸趕緊上來。

    門口的丹堂弟子都有些呆滯,立早大師以前給人的感覺那是非常的清高孤傲,雖說不是那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但也的確很難接近。

    今天這是怎麼了?不但有說有笑,居然還主動邀請別人一同騎乘飛行靈獸,那個家伙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能得立早大師如此青睞!

    好吧,其實他們有人認識林逸,知道這是中島有數的煉丹大師,說起來和立早憶差不多,都是煉丹天才,所以才能成為朋友吧!

    林逸自然不知道門口弟子心里在想什麼,點頭跟著上了飛行靈獸,等起飛之後,才隨口問道︰“小師妹,你怎麼知道我以前騎乘飛行靈獸去過南洲?”

    “你的英雄事跡流傳很廣,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立早憶淡淡一笑,林逸卻覺得這古怪小妞分明是在胡扯。

    他去南洲的事情或許有不少人知道,可騎乘飛行靈獸去的南洲,知道的人絕對不多,不過也無所謂,又不是什麼機密,她知道也就知道了。

    和立早憶一起飛在空中前往南洲,讓林逸不由又想起了黃小桃,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怎樣?上次也是兩個人這樣飛往南洲,那時候他們都還只是剛剛突破到金丹初期,神識也不算太強,現在想想能夠平安到達還真是幸運之極。

    “林逸,去南洲的路線圖和羅盤你都有的吧?沒有的話,我這里有準備,你要不要看看?”看著面前蒼茫的無盡大海,立早憶忽然有些擔心起來,這是她第一次飛行出遠門,所以忍不住開口問林逸,想要從他的話中找些安全感。

    “不用,我上次的路線圖和羅盤都還在,以這只飛行靈獸的速度,順利的話大約六七天就能到達葳弧海域。”林逸從回憶中清醒過來,隨口說道,然後微微一笑︰“小師妹,你不應該叫我一聲師兄麼?有外人在的時候也就算了,只有我們兩人,還這麼直呼名字,是不是不太合適?”

    “是不是師兄,等見過師父再說吧!”立早憶輕哼一聲,很是傲嬌的轉過頭去,不再理會林逸,不過和林逸說說話,她心中卻放松了許多。

    “丹堂的其他人什麼時候出發?”林逸淡淡一笑,也不去和她爭辯,轉而問起這次的競爭對手。

    其實主要就是鄭家那些人,這次他們安安分分的去探索遺跡,大家公平競爭也就算了,若還是整天和林逸搗亂,那就真的是自己找死,丹堂的面子也保不住他們。

    “他們差不多是明天或者後天出發吧,這群膽小鬼,因為怕在海霧中迷失方向,所以準備乘坐寶船去南洲,我們要是速度快一些,或許能夠在他們趕到之前,就把遺跡給探索完了。”立早憶面露不屑,她之所以不願意和丹堂的人一起行動,除了討厭鄭家那幾個之外,主要原因就是這一點。

    出去探險,卻又害怕危險,畏首畏尾,在家里閉關不是更好?跑出去丟人現眼!

    無論是修煉還是煉丹,機緣都是極為重要的,沒有機緣自然沒什麼好說,但有機緣你不去努力把握,無法提升自己那就是活該!

    “要是真能這麼快,你來找我的時候,怎麼不說十幾二十天不?說什麼一兩個月啊!”林逸搖搖頭,小聲嘀咕了一句,不等立早憶反駁,又接著問道︰“那個遠古煉丹師的遺跡究竟在什麼位置?別跟我說是南島上面啊!”

    立早憶回頭用看傻瓜一樣的眼神看著林逸,好一會兒才淡淡說道︰“南島自遠古以來就是靈獸一族的天下,而靈獸一族對于丹藥的需求又是最低的,你覺得哪個煉丹師會那麼白痴,跑去靈獸一族的地盤上開闢自己的洞府?”

    林逸頓時無語,這話很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不過說這麼多,你能不能把具體地點說出來?

    立早憶略微一頓之後,眼神中閃過一絲尷尬,俏臉上卻依然保持著面無表情的樣子︰“那個,具體的位置現在不方便告訴你,等到了南洲之後,你自然會知道。”

    “你這麼說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認為,其實你自己都不知道那個遺跡在什麼地方?”林逸狐疑的看著立早憶,這古怪小妞果然古怪,別是真的不知道,打算到了南洲再慢慢尋找線索吧?

    “怎麼可能?你以為我很閑嗎?當然是知道具體位置才去的啊!”立早憶提高了一些分貝,只不過在林逸看來,就是色厲內荏的表現。

    “知道就說吧,不然我連位置都不知道,我可不想去做無謂的冒險!”林逸微微一笑,雖然這麼嚇唬她有些無恥,不過對付這古怪小妞只能用奇招了。

    果然立早憶听到林逸想要散伙,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慌亂,稍稍猶豫了一下終于負氣開口︰“好了好了,告訴你就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