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639章 領養的途徑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寵物領養的水很深,亂象由來已久,其中的貓膩一點兒不比寵物銷售行業少,甚至部分人還站在“公益”和“愛心”的道德至高點上對不符合他們心目中愛寵標準的人橫加指責。

    更可笑的是,有人住著出租屋,從路邊撿了一只貓,帶回家用國產貓糧喂了幾天,覺得麻煩不想養了,就在網上發帖找人領養,一開口就要求領養者有房有車手持身份證拍照每天要喂進口貓糧,否則就是不愛貓雙重標準玩得很溜兒!

    有的領養機構每天用國產貓糧喂貓,同樣要求領養者用進口貓糧喂,理由是“如果貓不能過上更好的生活,干嘛要讓你領養?”

    至于上門回訪發現領養者有任何一處細節做得不到位,輕則罵個狗血淋頭,重則強行將寵物收回甚至罰款。

    這不像是領養寵物,倒像是領了個爹回來

    誠然,有些人免費領養了寵物之後並不盡心盡力養,但因此就無上限地提高領養門檻無異于因噎廢食。

    小莊不僅去了a家和b家,還去了c家和d家,這些領養機構都是他從微博上找到的,對領養者的要求一個比一個嚴苛,還不允許領養者提出異議,多看了幾眼品種貓就會被罵嫌貧愛富。

    他訴苦道︰“我並不是看不起土貓,我之前根本連什麼是土貓什麼是品種貓都分不出來,還天真地以為橘貓也是品種貓但我就是覺得品種貓比土貓漂亮啊,倒不是說比所有土貓都漂亮,起碼那幾家領養機構里的土貓我都看不上眼。我就是想給婷婷領養一只漂亮的、看得順眼的,難道這也有錯?”

    “你沒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張子安說道,“我賣寵物時一向很強調眼緣,所謂眼緣就是看得順眼。強扭的瓜不甜,為了獻愛心而強行領養一只自己並不喜歡的寵物回家,一定會在心里留下疙瘩。更何況,蘿卜白菜各有所愛,你看著不喜歡的土貓,也許有別人喜歡,沒必要強求。”

    小莊搖頭,“從這幾家領養機構里出來,我就徹底打消了領養寵物的念頭,所以剛才婷婷說要領養貓,我的反應才那麼大我打算在情人節之前干脆自己買一只貓送給婷婷,就說是領養回來的。”

    婷婷感動地說︰“小莊,對不起,剛才我誤會了你”

    “其實吧,想要領養寵物,並不一定非要在微博上找。”張子安建議道︰“微博上那些領養機構良莠不齊,就算是很正經的機構,由于每天要接待很多領養者的咨詢,工作人員難免心煩,店大欺客,還不如去本地論壇的寵物版塊找找,經常有以個人為名義發帖尋求領養的不過外地或者全國性的論壇最好別去,那里面有些宣稱免費領養的實際會趁訛詐你一大筆郵費。”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更簡單的辦法,如果對樣貌和毛色完全不挑剔,就是想養只貓,那還不如去老式小區里或者公園里撿流浪貓,有時候還會撿到品種貓呢。不過流浪貓在帶回家之前需要先帶去寵物醫院注射疫苗和驅蟲,特別是家里本來就有貓的,我听說有人撿了流浪貓回家,結果把貓瘟傳染給家里其他貓,導致損失慘重。”

    “流浪貓倒是經常見,但流浪狗很少見啊,流浪狗要麼被流浪動物管理中心捉走了,要麼被人抓去炖了,想領養狗的話,是不是只能去找那些領養機構了?”有人問道。

    張子安想了想,“也未必。領養狗的話,可以去一些科研單位或者醫學院試試。”

    他想到了鈴原真衣和她的snoopy,說道︰“科研單位和醫學院經常會用比格犬做實驗,七歲後的比格犬就能退休了,有時候甚至不到七歲,這些比格犬都可以申請領養。警犬雖然也可以申請領養,但門檻太高,一般人領養不到,不如去關注一下這些單位的微博或者公眾號,試試領養比格犬。”

    “實驗用的啊”那人面露猶疑,對實驗用的比格犬心存忌諱,擔心它們身上會帶著病菌,或者養不了幾天就死了。

    張子安看出了他的心思,勸慰道︰“放心,既然放出來供人領養,肯定不會帶病的。比格犬幾乎是寵物犬里最健康的犬種,而且科研單位和醫學院用的比格犬血統非常純,比普通犬舍和寵物店里的比格犬要純得多,真要買的話可能要兩三萬一條,往往一放出領養消息就被人搶著領養了,根本就是手慢無!至于壽命問題也不用太擔心,能活著退休的比格犬一般經歷的是不那麼惡劣的實驗條件,所以往往還能活很久。”

    “貓呢?”有人又問,“有沒有做實驗的貓?”

    “也有。”張子安肯定地回答,“只是不如比格犬那麼普遍和常見。”

    聖母妹子如斗敗的公雞一樣頹然,剛才的氣勢消了大半,不過依然恨恨地瞪了張子安一眼,“就算你說得天花亂墜,也改變不了你是個黑心寵物販子的事實!”

    張子安聳聳肩表示,狗咬你一口,你還能去咬狗一口?

    小莊嘆了口氣,“算了,婷婷,咱們走吧,想養貓的話去買一只吧,不用費那麼大勁來領養。”

    他一直在說話,飯菜幾乎沒動,而婷婷的飯菜也只吃了一半左右,都涼了。

    “可是”婷婷戀戀不舍地望了一眼店里的那只三花。

    她是興沖沖地沖著領養這只三花而來的,本以為領養很簡單,但從男朋友那里知道了領養手續繁雜又不近人情,頓時如冷水潑頭,不過她還是想試一試。

    “老板娘。”她叫過李大娘,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問道︰“領養您這里的貓,需要什麼手續嗎?”

    李大娘在圍裙上抹抹手,搖頭說︰“我不知道啊,這不歸我管。”

    “您不知道?”婷婷詫異道,“不是您的貓嗎?您不管誰管?”

    李大娘指了指張子安,“因為這些貓都是張大師帶來的,具體什麼樣的領養手續,要由他說了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