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新時代 第四百零三章 朕即國家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就是你希望我們永遠沒有用上的原因?”在體內的人造血脈被激活後,陳曦能夠感覺出來,自己莫名其妙地多了不少記憶,包括這個東西的來龍去脈、效果等各種各樣的東西,“被殺一次確實不是什麼好的體驗。”

    “所謂血脈,實際上是一種信息的傳遞,如果我能將小學、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學的各種知識,都變成像呼吸一樣的本能記憶,在一代代人類身上流淌,人類的發展又會到達怎麼樣一個速度?”白墨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受到致命的傷害後,十天里會進入一個假死狀態,在這段時間里,就算是身體被燒成灰了也能重新復活?”將眼角的淚水抹去以後,陳曦參照莫名多出來的記憶,向白墨悄悄地問道。

    “看你手上的花。”他回過神來說。

    在一旁听到白墨的話以後,華箐偷偷地看向了自己的手腕,此時環繞著的花紋,已經再一次地變得黯淡起來。

    “一、二、、九,只剩九朵了。”她敏銳地注意到,原本其中一朵花的位置,已經被空白所代替。

    “也就是說,我們還有九條命?”陳曦也很快反應了過來。

    “你替我辦了十年的事,所以我留給你們十次機會,權當是遣散費吧。”從白光中漸漸浮現出白墨的身影,“只要殺你們的人不比我強,復活就會有效。”

    “可明明有十次機會,為什麼我得到的名字是九命鳳凰?”

    “九命鳳凰有十條命不是常識嗎?”

    “你這笑話太冷了不過至少我能夠確認,你還不算瘋得太過分。”陳曦突然嚴肅了起來。

    “你知道嗎,听到你要搞什麼天命系統的時候,我和小箐都以為,你消失了一年多以後徹底瘋了。”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反正我肯定是接受不了這鬼系統,整天被管著這個先不提,一百萬華幣的財產限制夠做些什麼”

    “住房配給,醫療幾乎免費,有廉價公共食堂,要想的不應該是怎麼樣將錢花出去?”白墨沒能理解自己昔日手下的想法。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無欲無求的,區區一百萬的話,隨便買一點奢侈品就能花個清光,衣服、手表、首飾、化妝品,通通都是無底洞,那些連我也看不懂的藝術品就更不說了”有錢人出身,一直以來從沒缺過錢的陳曦,同樣也理解不了白墨的想法。

    “也沒有多少人真的樂意永遠像小學生一樣被系統規管著,哪怕物質生活上可能比以前更好。希望跟自由,才是吊在我們面前的胡蘿卜。”

    “為了所謂的希望,無數人拼命地將自己塑造成資本需要的模樣,學習一切能讓手上資本增殖的東西,變成了一群工作精英,為了走到這一步甚至是到過勞死也樂此不疲。”

    “但到頭來,也不過是為資本這個奴隸主服務的一條狗,這又有什麼意義?轉過來當系統的奴隸,至少還沒活得那麼累。”

    “收回我剛才的話,跟你完全講不通呀!沒有希望,人類根本就不會有前進的動力!”陳曦拼命撓頭,將原本漂亮的長發弄成了蓬松的一團。

    “奢侈品除了制造浪費以外,根本就沒有太多實際的價值,它們不過是一群被消費主義毒害的人吹捧起來的無聊東西,大量的生產力其實是被浪費了。”

    “我治下的世界不會存在品牌這個概念,所有的產品只會有一個標記,一套標準,合格或者不合格,沒有哪個細胞會在意構成細胞膜的蛋白質分子是不是名牌產品。”白墨又開始自言自語。

    “壟斷只會帶來低效,你難道不明白這點嗎?”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語言,繼續試圖勸說著白墨。

    “你真的理解朕即國家四個字嗎?人的身體只有一個意志主宰,但體內的一切卻都在極為高效地運轉著,從來不會說因為什麼壟斷而變得低效。”

    “將整個社會作為你的機體,每個個體則是你的細胞,所謂的天命系統,實際上是一個神經系統,負責傳導來自中樞的所有安排,你是這樣想的嗎?”陳曦清楚了白墨的意思以後,突然感覺有些不寒而栗。

    “我想要試一試,這條路能不能走通。”

    “不可能的,人類是有強烈自我意識存在的生命,而不是只有本能的單個細胞,這樣的機體注定分崩離析,一個有著無數獨立意志的怪物一定會散架的。”

    “所以我才需要壓服一切的力量,用我的意志蓋過其他所有人的想法,現在你也想要阻攔我?”白墨微笑著說道。

    陳曦趕緊搖了搖頭,經過十年的接觸,她很清楚面前的人他的性格,只要說一個是字,馬上白墨就會不留任何情面地抹掉自己。

    “永遠,別回來了。”白墨沒再繼續說下去,只是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然後便讓身後的兩個俘虜隨自己離開了基地。

    “他連基地里的看守小兵都沒有殺,看來是鐵了心要走這條路了。”陳曦看著在白光消失後,從地面上艱難爬起的士兵說道。

    “曦姐姐,為什麼你會這麼說呢?”剛才一直保持著沉默的華箐,在白墨離開以後才悄悄地問道。

    “一個人,怎麼會去無聊地破壞屬于自己的細胞。走吧,我們回美利國提前做好準備,可能再過幾年,就得逃到月球去了,他已經勢不可擋。”

    三人飛在空中,白墨把玩著周圍繞著自己轉的數十個光點,似乎是在做著最後的調整。

    “你需要我們做些什麼?”基爾科夫開門見山地問道,對方不殺死自己,肯定是有些什麼要安排。

    “這系統怎麼樣?”

    基爾科夫眉宇間的神情已經說出了他的答案,一個習慣優哉游哉,享受生活與權勢的大人物,突然變成了生死不能自已的階下囚,能安之若素就見鬼了。

    他花了接近半個小時,才基本看完了整個系統的詳細說明介紹,然後再一次被設計這一切的白墨震驚了。

    “整個現實世界都將會被你變成一個游戲,生存點、道德點、貢獻點三條線,在系統里會被織成一張籠罩每個人的網,從出生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