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534章 你確定要讓所有的參賽選手一起攻擊嗎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郭彩霞也跟著湊熱鬧,她找了個機會,向劉放問道︰“老板,第二輪的題目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啊?”

    昨晚送了醒酒湯後,郭彩霞就恢復如常了,她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劉放好奇道︰“怎麼不合適了?”

    郭彩霞眨巴著涂抹了眼影的大眼楮︰“你出的題目相當于檢驗選手們的入侵技術,這當然不合適了,這不是讓他們誤入歧途嗎?”

    劉放忍不住笑道︰“郭姐,你反過來想一想,如果選手們的入侵技術很厲害,那麼他們的網絡防護技術會如何呢?”

    郭彩霞轉了轉眼珠,思考片刻後明白了過來︰“入侵技術和網絡防護技術其實是相通的,一個入侵技術很好的人,他的網絡防護水平也低不了,不過……你為什麼要檢驗他們這方面的能力呢?”

    劉放壓低聲音道︰“最多一年,我就能把互聯網絡構建起來,到時候難免會遇到黑客的問題,不把網絡安全員提前儲備好,肯定不行啊。”

    郭彩霞掩嘴輕笑道︰“原來你又在打人才的主意,照你這麼個搞法,國內的計算機精英遲早被你一網打盡。”

    劉放也沒遮掩,很坦率的承認了自己的圖謀︰“你也知道我的遠大目標,沒有人才的支持,這個目標怎麼可能實現?”

    陳連生見兩人在說悄悄話,忍不住對劉放招了招手︰“劉放,別耽誤了正事,趕緊過來給大家講解一下你構建的虛擬系統吧。”

    劉放答應一聲,走到操控台前,打開虛擬系統講解起來。

    等到他講完了,一位教授忍不住問道︰“劉主任,你確定要讓所有的參賽選手一起展開攻擊嗎?”

    劉放點點頭︰“是啊。”

    “這會不會不妥?那麼多的人,你擋得住嗎?”

    “誰說我要抵擋了?”

    眾人全都一愣,盧教授遲疑道︰“你不抵擋的話,怎麼檢驗選手的真正實力呢?”

    劉放笑道︰“盧老,如果我動手的話,這些選手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入侵,就算我不抵擋,他們也沒有那麼容易就能成功,這可不是我在吹牛,不信的話大家等會兒就知道了。”

    教授們聞听此言都露出了不太相信的神色,劉放也懶得解釋,他開啟了局域網,如此一來,選手們就可以加入到局域網中,進行比賽了。

    選手們一看局域網開啟,立刻洶涌而入,開始在網絡里搜尋目標。劉放構建的虛擬系統是隱藏著的,沒有一定的洞察能力,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

    這一輪的比賽並未設定時間,也就是說,前十名的選手沒有誕生的話,就會一直進行下去。

    開賽兩分鐘不到,就有人找到了劉放構建的虛擬系統,並且嘗試著進行入侵。

    劉放對于這個速度基本滿意,他注視著對方的數據流,想看看這個人會從哪里著手。

    看了片刻,劉放就微微點頭,笑道︰“這位選手很有想法,技術也很不錯,不過他的運氣不太好,進入了一條死胡同。”

    教授們基本也都是這樣的觀點,田教授忍不住笑道︰“如果他沒有察覺到異常的話,那基本就沒有什麼希望了。”

    陳連生接口道︰“劉放,你好陰險啊,故意留下一個很明顯的漏洞,然後在其中埋伏了蜜罐系統,這不是在算計人嗎?”

    陳連生不太喜歡這種陰損的招數,劉放聞听此言哈哈一笑︰“陳老,網絡安全可不是講究仁義道德的地方,為了確保安全,什麼陰招都可以用,我們總不能對入侵者懷有慈悲心腸吧?”

    陳連生搖搖頭,他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但心里總會覺得有點別扭。

    這個時候,第二個選手也發現了虛擬系統,不過他並未第一時間展開攻擊,而是在一旁靜靜地潛伏下來,看上去似乎是在觀察情況。

    這個人的習慣跟劉放一模一樣,劉放入侵之前,也會停下來觀察情況,這讓他感到非常滿意︰“這個人非常謹慎,不錯,非常不錯。”

    這個時候田教授開口道︰“估計他是想讓別人先去踩地雷,如果有機會的話,他肯定會跟著撿漏。”

    田教授的語氣有些不太友善,听上去充滿了輕蔑。

    劉放知道這幫老教授都是什麼脾性,這幫人雖然技術都很不錯,但思維方式卻有些僵化,他們接受的教育讓他們對于陰謀詭計很不屑,這算是他們這一輩人的通病。

    劉放听到這話並未開口,他不想跟這些教授們爭執,因為這會破壞他的形象。在他看來,教授們最大的作用還是教育知識和搞科研,至于黑客技術,應該是年輕人的天下,只有那些不因循守舊、敢于大膽的創新的年輕人,才是夏國未來的黑客精英。

    “第三個家伙也發現了虛擬系統。”

    錢凱教授忍不住笑道︰“這個家伙真好笑,他居然主動攻擊第一名參賽選手,這一輪比賽看的是誰先入侵成功,他不去入侵,攻擊別人干什麼?”

    這一次劉放的表情顯得非常驚喜,他按耐不住,哈哈一笑道︰“這家伙挺有想法的嘛,他這是要干掉自己的競爭對手,目前看來,第一個實施入侵的人對他的威脅最大,只要干掉對方,他就能取而代之了,獲得第一名也不是不可能的。”

    錢凱教授听到這話先是一呆,隨即板著臉道︰“這也太不像話了吧?公平競爭難道不好嗎?非要采取這麼卑鄙的手段?這家伙是哪個學校的?我一定要當面批評他!”

    其他教授基本也都是這個態度,他們看不慣這種卑鄙的行為,紛紛要把這家伙找出來,然後狠狠地批評教育。

    劉放對此頗為無奈,他覺得第三個人的做法非常符合黑客的特點。黑客本就是黑暗的代名詞,為了達成目的,就不能因循守舊,要把不擇手段當成一種習慣,這才是黑客應該做的。

    眼看著大家群情激憤,劉放微笑道︰“各位听我說,第二輪的比賽除了有各位的學生之外,我公司的員工也參與進來了,我覺得這個人應該是我的員工,諸位的學生都很正派,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