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五一章 頂替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按照楚衛東的囑咐,李戴第二天就去了公安局的出入境管理中心,辦理了護照。

    國內有部分的城市,護照是可以在異地辦理的,不用回到原籍。而根據漢北省的政策,即便不是在戶籍所在地,但只要是在省內的話,辦理護照也只需要帶著身份證,照個照片,填個表格,然後就可以回家等電話通知了。

    李戴之前可從來沒有出過國,而且這次還是去美國,他提前去換了美金,然後又買了幾本英文補習的書,趁著業余的時間惡補了一下自己的英文。

    與此同時,李戴的報名表格也被送報到了省體育局。

    “科長,這次赴美學習的人員名單資料,都已經匯總完了,加上帶隊的張局,就都齊了。”王通一邊說著,一邊將一沓資料遞給了劉守勝。

    劉守勝接過資料,隨手放在了一旁,同時開口說道︰“先放在這里吧,對了,這里面沒有什麼很特別的吧?”

    “說起特別的,倒是真有那麼幾個。羽毛球隊那邊,主教練沒有報名,他們報上來的是韓宏教練。”王通開口說道。

    “羽毛球隊的副主教練一直空缺,局里打算把韓宏給提到副主教練的位置上,這事情已經定下來,就差公布了,羽毛球隊讓韓宏去美國,也相當于是派了二把手過去。”劉守勝解釋道。

    “還有,跆拳道隊報上來的是訓練組長葉曉龍教練。”王通接著說。

    “葉曉龍?我知道他。”劉守勝接著介紹道︰“這個葉曉龍可是跆拳道隊中的骨干教練,最近五年培養出了三名國手,其中一個還參加了上一屆的奧運會,估摸著再過兩年也會提干的。更關鍵的是,葉曉龍是省委秘書辦孫主任的外甥,呵呵”

    劉守勝說著,沒有再繼續介紹下去,而是自顧自的笑了起來,至于王通能不能領會,就看他的悟性了。

    “還有一個,田徑隊報上來的不是主教練楚衛東,而是一個叫李戴的教練。”王通接著說。

    “李戴?這人是誰?沒听說過啊!”劉守勝又將那一沓資料拿了起來,開始翻閱。

    “科長,就在這里。”王通立刻上前,幫著劉守勝找到了李戴的報名資料。

    “是個小伙子,挺年輕的呀!”劉守勝望著報名表上的照片說。

    “科長,我去打听過了,這個李戴雖然很年輕,可是有真本事的,您還記得全運會上接力賽的金牌麼?當時接力隊的教練,就是這個李戴。”王通接著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那個全運會接力賽的金牌,可讓楚衛東在局領導面前大大的露個臉,局長好幾次開會,都將這個金牌當成了先進典型來說,原來就是這個李戴弄出來的,怪不得楚衛東會把去美國的名額讓給他。”劉守勝想了想,接著問︰“你打听的時候有沒有問過,這個李戴有什麼後台麼?會不會是某個領導的親戚。”

    “沒听說他有什麼後台,只是听說他前些日子被借調去國家隊了。”王通開口說道。

    “沒有後台啊!”劉守勝看了一眼李戴的簡歷,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老家是漁州市的,大學也是在漁州上的。咱們局里的領導並沒有漁州來的,應該不是什麼領導的親戚,看起來這個李戴,還真沒有什麼後台。”

    說道這里,劉守勝的眼神里精光閃爍,心中卻默默的嘆道︰“這次去美國的機會,可是挺難得的啊!”

    訓練場上,李戴正在忙碌的工作當中,卻看到楚衛東從遠處快步走了過來。

    楚衛東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凝重,眼神中更是有一種怒氣沖沖的色彩,這讓李戴心中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小李,過來一下。”楚衛東沖著李戴喊道,李戴立刻跑了過去。

    “教練,出什麼事情了麼?”李戴開口問。

    “咱們邊走邊說。”楚衛東走了幾步,這才開口說道︰“小李,前些天說的去美國學習的事情,已經黃了。”

    “怎麼了?”李戴詫異的問。

    “哎,名額讓別人給頂了!”楚衛東無奈的搖了搖頭︰“咱們局退休干部處的肖處長,把你的名額給頂了!”

    李戴頓時覺得無比的失望,但是他卻並沒有去問“為什麼”。公費出國這種事情,而且還是去美國,無疑是一件好事,既然是好事,大家肯定都會去掙,那麼自己的名額被當官的給搶走,也就不用去問為什麼了。

    楚衛東則是長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怪我考慮的不夠全面,我本來以為名額給了咱們田徑隊,那麼咱們田徑隊就是想派誰去就派誰去,可卻沒想到,把你的名字報上去後,卻被別人給頂了。”

    “我能理解,畢竟是出國的機會嘛,人人都想爭。”李戴話雖這麼說,可心中卻盡是不滿的情緒。

    楚衛東拍了拍小李的肩膀,接著說道︰“其實這次也是我好心辦壞事了。如果是我把自己的名字報上去的話,他們肯定不敢頂走我的名額,我好歹也是田徑隊的主教練,大小是個干部。你的話,哎”

    楚衛東又一次的嘆了口氣,而李戴也明白楚衛東話語中的含義。

    所謂柿子撿軟的捏,如果是楚衛東自己去的話,出國名額肯定不會被別人搶走,而李戴沒有一官半職,也沒有靠山背景,顯然就成了人們眼中的軟柿子。

    李戴雖然並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出國的名額,被劉守勝給拿去送了人情,但他也能夠猜出來,一個去美國學習的名額,放在體育局里肯定也是搶手貨,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在明處或是暗處窺伺著。

    此時李戴的心情非常糟糕,可又無可奈何,之前國家隊青年人才培養計劃的那次,李戴的名額被莊學習給搶走,他還可以找丁繼海教練走走後門。而如今這次赴美學習的機會,李戴可就真的無計可施了。

    旁邊的楚衛東則開口勸道︰“行了,小李,別放在心上,你還年輕,以後出國的機會肯定還會有很多。這樣吧,明天開始,給你放兩天假,連著周末湊四天的假期,你出去散散心,或者回家休息幾天也行。”

    又安慰了李戴幾句,楚衛東這才離開。而李戴則是滿心郁悶的走回訓練場。

    突然間,李戴的褲兜里卻響起了聲音,這是手機的鈴聲。

    李戴拿起手機一看,上面顯示了一個陌生的座機號碼。

    “喂,你好。”李戴接起了電話,他以為是推銷。

    “你好,是李戴麼?我這里是出入境管理中心,你之前申請的護照,已經辦理好了,有時間的話,過來拿一下吧!”電話另一邊響起了一個女聲。

    “原來是護照辦好了。”李戴自嘲的笑了笑,現在他出國的機會被別人給搶走,辦了護照也沒啥用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