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六章 猴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寒黎珠!?果然如同記載一般!”

    方元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又轉為凝重︰“只是到底效果如何,還需要驗證一二!”

    他隨手指了一個騎士︰“你去,將這珠子拾起來!”

    “照做!”

    黑羽十七騎面色一變,秦卿深吸口氣,以命令的口吻道。

    “遵命!”

    那騎士咬著牙,戴了一層牛皮手套,緩緩上前,將寒黎珠拾起,沒有絲毫異狀。

    “嗯,脫下手套,再試試!”

    方元點點頭,再次命令。

    “啊!”

    這騎士依言而行,一根指頭觸摸上珠子表面,頓時慘叫一聲。

    嘩啦!

    只見一層藍光驟然自圓珠上爆發,將他全身都包裹席卷進去。

    等到光芒收斂之後,原地上只剩下一座冰雕,內里的騎士赫然已經氣息全無!

    “觸之即凍,以元力或其它介質,只要不是水流,又沒有絲毫問題,果然是寒黎珠!”

    方元點點頭,一招手,幽藍色的寒黎珠頓時落入一個玉匣中,被收入山河珠之內。

    旁邊的秦卿看著這一幕,與秦雲都是陷入沉默當中。

    “果然還是需要幫手啊!”

    殊不知,方元此時心里也在暗嘆。

    若是他在之前趕路的時候也準備了這麼一群死士,又怎麼可能遭遇那麼多危險?

    “小姐,少爺,走吧!”

    老周嘆息一聲︰“十三與十七死得其所,不要讓他們失去價值,只要記得歸去家族之後,重重祭祀,再福澤後人”

    “不錯!”

    秦卿抿了抿唇,堅毅地站起身︰“我不僅要重重祭祀,還要讓他們入秦家的忠烈祠!只要我秦家在一日,必讓他們香火不絕!”

    說著,又一拉秦雲。

    “姐姐我知道了”

    秦雲眼楮通紅。

    知道若自己不爭取到嗣子乃至家主之位,這兩個死士就真的死得毫無價值了。

    “走吧!”

    他咬緊牙關,默默跟上。

    “很好!”

    方元大步走著,感應到秦家姐弟追上,心里不由點頭。

    不僅是秦雲,哪怕是秦卿,在犧牲了兩名死士之後,似乎也醒悟了上位者的氣度,在殘酷的環境中,這對姐弟卻是在飛快成長。

    “呼”

    方元吐出一口長氣︰“趁現在,趕路!”

    一行人沉默不言,蒙頭趕路。

    “時至深夜,那群靈猴應當早已休息,不至于深夜還外出游蕩”

    四面,天色既黑,一片陰霾,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好在在場的大多都是武者,境界高深,耳目靈便,還能勉強靠著些微的光線趕路。

    山路崎嶇,又是摸黑行走,沒有多久,秦雲就摔了幾次,滿手都是鮮血。

    老周看了看周圍,聲音低沉︰“除非,我們的運氣差到極限,才會遇到那樣的奇行種”

    “喔喔!”

    他話語剛落,一聲極富穿透力的聲音就傳來。

    “是猿啼?!”

    秦雲尖叫一聲。

    在黑暗當中,一雙精光四射的眸子如同探照燈一般,落在秦雲身上。

    “切!”

    方元搖搖頭,隨手一彈指。

    咻!

    一道元力凝聚至極限,仿佛箭頭一般,筆直飛刺,光華一閃。

    秦雲瞳孔一縮,借著元力的光華,他頓時看清那靈猴的全貌。

    它人高馬大,幾乎比自己還高兩個頭,雙臂粗壯,比自己的大腿還粗,垂過膝蓋,一張馬臉卻是火紅無比,眉心微微裂開,似透露出一股玄光。

    特別是,這頭靈猴似乎已經極為年老,渾身絨毛盡數轉白,眼楮中帶著一股靈性,給人的感覺,便是老奸巨猾!

    毫無疑問,此猴的靈性十分驚人,若是再給它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徹底開啟靈眼,覺醒神通!

    只是它的希望、它的一切,都在這一剎那,轟然終結了!

    噗!

    元力箭矢毫不留情地穿過它的眉心,破開一個血洞,令腦漿迸裂,場面慘不忍睹。

    “走吧!”

    方元嘆息一聲︰“我殺了這老猴,必然會引來猴群,速走!”

    “快走!”

    秦卿面色一變,一行人不再遲疑,飛快趕路。

    各人不顧隱蔽,全力施展輕功,速度頓時拔升,轉眼就越過一個山澗,兩邊黑影飛快倒退。

    “喔喔!”

    剎那間,周圍一聲聲猿猴啼鳴響起,連綿不絕,震蕩十里,令人撕心裂肺。

    唰唰!

    一雙雙精光四射的眸子浮現,密密麻麻,宛若盞盞幽火,包圍而來。

    “這是猴猴群!”

    秦卿一下失聲。

    “看來還是晚了一步,被包圍了啊?”

    方元搖搖頭︰“再隱匿也是無用,它們佔據地利,再處于黑暗環境,對我們更加不利!拿夜明珠!”

    嗡嗡!

    一蓬明亮的光芒,頓時在黑暗中綻放,周圍的山路、藤蔓、古木一切的一切,都是一覽無余。

    秦雲倒吸一口涼氣,看著周圍的猴群。

    只見黑壓壓的一片猴子,密密麻麻,高大威猛,數目不下百頭,正圍成圈子,凶狠地盯著他們,幾乎恨不得吃他的血肉一般。

    甚至,還有更多的靈猴,攀援而來。

    “喔喔”

    隱約間,一聲更加尖利的猿啼響徹,恢宏浩大,震蕩元力,修為較低的秦雲面色一變,一口血就差點噴了出來。

    “走!”

    方元咆哮一聲,一只元力大手匯聚,向前橫掃。

    幾頭靈猴直接被掃飛出去,渾身筋骨斷折,慘叫連連。

    原本的包圍圈,立即被掃開一個缺口,一行人飛快沖出。

    “這麼下去不行!”

    方元一馬當先,看著後面諸多追趕的靈猴,直接命令道︰“你們三個,拿著光源,引開猴群!”

    “遵命!”

    三名死士面色陰沉,拿著夜明珠,轉向另外一個方向。

    “喔喔!”

    “喔喔!”

    猴叫不斷中,方元等人躲入一個小峽谷,感受著一隊隊猴群追過,秦卿姐弟的心都是撲通撲通直跳。

    心里清楚,那三個當成誘餌的死士,已經是必死無疑,所能爭取者,不過時間的長短而已。

    哪怕是他們,若是被發現,下場也絕對是凶多吉少。

    “猴群大部隊都去追那幾人了,趁現在橫穿這峽谷!”

    老周咬著牙齒,當先探路。

    方元目中閃過一縷精光,卻沒有多說什麼,跟在後面。

    “姐”

    秦雲走了幾步,疑惑地抽了抽鼻子︰“什麼味道這麼香?”

    “這是酒!”

    老周肯定地道,這種醉人的味道,他怎麼可能認錯?

    “深山老林里面,怎麼可能有著酒香?”

    秦卿臉色潮紅,略有醉態。

    “咯咯!”

    仿佛想到了什麼,老周仿佛被雷劈一般怔住,牙齒咯咯打顫︰“這酒帶著果香,為百果釀造,是為猴兒酒!”

    “猴兒酒,猴子釀造的酒,當真有趣”

    秦雲接了一句,面色忽然一變︰“那為何出現在這里?”

    “當然是因為我們摸進猴群的老巢了!”

    方元好整余暇地回答。

    “猴巢?”

    秦雲渾身一個激靈,轉過一個拐彎,頓時見到一處平地,旁邊是懸崖峭壁,上面長滿了一種金色的藤蔓,不少母猴子懷里還抱著小猴子,有的沉睡,有的卻被外面的動靜驚醒,緊張地四處張望。

    最中心的一個石窟中,一股酒香卻是四溢而出,燻人欲醉。

    “真真的是猴子窩!”

    秦卿面上血色盡失,若不是方元也在這里,她幾乎以為方元是故意來害死她的了。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們不覺得此處很不錯麼?”

    方元微微一笑︰“壯猴都出去追捕我們,此地防御空虛,更不會有著猴子想到,我們會偷襲它們老巢!”

    “並且不來到這里,怎麼打敗猴王呢?”

    “猴王?”

    秦雲幾乎要昏厥過去。

    “當然是猴王!”

    方元認真地道︰“我一個人,自然不是數百頭靈猴的對手,但只要擊敗它們的首領,這威懾便足夠我們走出猴山了!”

    “大人你要與猴王決斗?”

    老周心里一動,回憶起了猴群的習性。

    野獸崇拜強者,若有人能在單打獨斗中擊敗猴王,那的確可以獲得靈猴的尊敬,毫發無損地走出猴山。

    “但你怎麼知道猴王在這里?”

    “猴王在,便擊敗它,若不在,我們就在這里休整,並且搜刮猴兒酒走,有問題麼?”

    方元轉過頭,顯得十分詫異。

    “原來如此!”

    老周咬了咬牙齒︰“果然是條路子,只是這想法請大人放心,我們必然會守護外圍,不會讓其它靈猴打擾您與猴王之對決的!”

    “很好!”

    方元的眼楮盯住洞窟。

    在那里,他已經感受到了一個龐大的靈魂氣息。

    “猴王麼?”

    他狂笑一聲,再不掩飾,身上強大氣勢沖天而起,巍峨如山。

    “喔喔”

    諸多小猴子尖叫著,不斷抱著母猴向後撤退,有的甚至直接昏厥過去。

    “喔喔!”

    洞窟當中,一頭高大的猿猴身影浮現。

    它幾乎有著丈許高,渾身絨毛化為金色,人立而起,眉心第三只豎眼徹底張開,外放玄異的光芒,銀色的瞳孔中冒出凶光,看到方元,頓時咆哮一聲,沖了出來。

    這是異種靈猴王!

    面對方元的挑釁,它立即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震動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