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人若不被形所累 第六十五章 已然不同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靈常臻對于這個突如其來的老者居然十分尊敬,見他對他行禮,連忙上前制止道︰“龜老你就不要折煞我了。”

    眼前這個老者赫然就是真武派地位還在孟無咎等九宸長老之上的龜蛇二老之中的龜老,輩分比之現任掌教的靈常臻還要高上一輩,乃是真武現今最年長的前輩,地位崇高,也難怪即便靈常臻亦要對之禮讓。

    何恆連忙上前見過,抱拳道︰“早聞龜老乃是我派最為年長之人,德高望重,今日方得一見,不勝榮幸。”

    龜老眯著混濁的雙眼,散發出一抹凜然,臉上卻擠出一抹微笑,仿佛一個老邁的長輩對待兒孫一樣的說道︰“你就是何恆吧,老朽早就听天蓬、天任他們兩個說過你,一見果然非同凡響。現在你韓師兄不幸喪命西北,你匆忙接替他的位置,可千萬要謹听掌教教誨,以我派傳承為重。”

    何恆恭敬一禮,道︰“弟子自當謹記。”

    龜老微微點了點頭,笑道︰“年紀大了就是這點不好,說起話來總是忍不住說教,小恆你可不要見怪……”

    “龜老你這是哪里話?您乃是派中輩分最高的人,對我們說的話都是為我們好,何恆哪里會見怪,高興還來不及。”何恆連忙道。

    “那就好。”龜老點了點頭。

    靈常臻在上面問道︰“龜老,不知你來我這里是有何事?”

    龜老微微躬了一下身子,啟稟道︰“按照掌教你的吩咐,老朽已經把你收何恆為徒的事情昭告了派中弟子,並且通知了諸多同道。至于那收徒大典,老朽也已經準備妥善,只待吉時到來。”

    靈常臻點了點頭道︰“龜老你辦事一向穩重,我自然放心,這些事情就全擺脫你了。”

    龜老點頭說“是”,然後有些擔憂的問道他︰“掌教,不知你的傷勢怎樣了?”

    靈常臻搖了搖手,道︰“不礙事的,原本也只是元氣損耗過度而已,有派中密藏的玄天丹輔助,我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這一次我前往上教,再求一點上品金丹,不需半個月就可恢復完全的。”

    “那就好。”龜老點了點頭。

    靈常臻想起了什麼,又道︰“這一次我帶何恆去上教,可能要耽誤些時日,蛇老他又因為韓初霽的事情至今閉關不出,這派中大小事務就囑托給龜老你了。”

    龜老點了點,躬身道︰“掌教放心,有老朽在,派里絕對出不了亂子的。”

    靈常臻也是點頭,對于這個比他還要年長的前輩的能力他還是非常放心的,只是如今的局面終究不同于尋常,外面太過混亂。

    想了想,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囑托道︰“要是有真人以上的人物人來襲,龜老你可通過此殿法陣,前往太和天,請在那里隱修的諸位太上長老出手。只是那些前輩個個都是壽元不多,以秘法存活著,不到萬不得已,你萬萬不要叨擾他們。”

    龜老連忙點頭道︰“這個老朽明白,非我派生死存亡的關頭,老朽絕不會去驚動那里的前輩的。”

    “那就好。”靈常臻有些悵然。

    何恆在一旁听著,心頭卻是一動。

    對于真武真正底蘊所在的太和天,他亦是早有耳聞,但今天才真正確定了這一地方的存在。

    “真武數十萬載傳承,實力豈會是表面上這麼簡單。”心頭一嘆,何恆靜靜的聆听著靈常臻二人處理各種事情。

    龜老和靈常臻沒有讓他回避,其實也是特意的,真武未來終究是要由他持掌的,現在熟悉怎麼處理大小事情也是未雨綢繆。

    對于他們的心思何恆自然知曉,但實際上經歷了那麼多世界,他也做過不少勢力的老大,處理各種事務的能力還是不錯的,只可惜靈常臻二人並不知曉。

    ……

    被靈常臻與龜老教導了數日後,何恆才得知他的拜師大典已經要開始了。

    雖然因為是非常時期,這次沒有邀請別派的人前來參加,只是在真武內部舉行,但這大典規格依舊浩大。

    須知,真武作為玄門六派之一,統御的地界何止千萬里,光是真傳弟子就數萬名,內門、外門的合在一起,近乎百萬之眾。

    而作為下一代掌教的人選,自然是要接受他們的朝拜,然後就是各種繁瑣的儀式,整個大典足足花費三天時間才辦完,好在參加的人個個都是修為高深之輩,沒有出現體力不支的尷尬情況。

    正式拜師之後,何恆也有了一間獨屬于自己的宮殿,就在靈常臻的玉京宮旁邊不遠,方便隨時接受教導。

    不過,自從成了內定的掌教之後,何恆都沒有閑下去過。一個個派中的長老、優秀弟子接踵而來,作為未來的掌教,他自然要與他們好好交流,促進關系。

    然後又是一堆以前的熟人前來拜見,畢竟他現在發達,趨炎附勢之輩總是少不了的。

    以他姑姑何敏黔為首的一些他原先家族的人更是熱切,三番兩次的前來,雖然每一次都被他晾著。

    現在的他可一點都不想和自己家族扯上什麼關系了,就算不算真武下代掌教的身份,他本身法相境的修為就已經不是一股何家可以束縛的了,與之扯上因果完全沒有益處,韓初霽當初的尷尬情況就是前鑒。

    曾經他曾想著依靠家族的力量為自身謀求利益,但現在根本不屑理會了,只因他自身已然不同。

    法相境的修為,無論走到哪里都不愁混不上飯吃的,更何況以他的潛力和諸天寶鑒,證道純陽都只是時間問題,還有什麼能夠束縛住他呢。

    此時此景,心境已經不同。

    打發了一批批訪客後,終于等來了他等候已久的人。

    靈常臻忽然出現在他的大殿里,直截了當道︰“好了,隨我走吧,今天我就帶你去太上宮。”

    “好。”沒有什麼猶豫,對于何恆而已,追求更高遠的目標才是唯一的,而這個神秘的玄門三教之一就是可以讓他獲得進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