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700章 成人禮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此時此刻,黃小龍腦中百轉千回,諸多念頭紛至沓來。

    一時間,黃小龍也想不明白,養尊處優的林大少,為什麼會被販賣到這里當奴隸

    再怎麼說,林家在濱海,也是地頭蛇啊。林家未來的繼承人,居然成為了奴隸,臉頰之上,都刻上了恥辱至極的“奴隸印記”。

    大約,應該是林家得罪了什麼龐然大物。亦或者是林子聰本人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不過,林靜應該還安然無恙,畢竟,黃小龍是派了紫衣鬼夢瑤,在濱海保護自己的女人們。林靜自然是在受到保護的範圍之內。

    還有一點很奇怪林家根本就沒有聯系過黃小龍!若是林家有變,無論是林靜還是林子聰,至少都應該知會一聲啊!

    好了,這些都不重要,可以事後慢慢調查林子聰認我為老師,誰羞辱了他,我自然要百倍千倍的索還!黃小龍心中,殺氣騰騰。

    不過,林子聰雖然是階下囚,但目前看來,並沒有受傷,而且還突破了,成為了一名古武宗師。或許林子聰是在這“斗獸場”,磨礪過一段時間,因此,他現在的氣質,也極為的鋒銳,戰意狂暴,比起以往,更勝一籌!

    黃小龍暫時也沒有動,不急著上去解救林子聰。

    “小龍,發生什麼事情了?”馬初夏一臉狐疑。“剛才,你你的樣子好可怕。我認識你這麼久,以前還和你作對,但從來沒有見過你發這麼大的火”

    “哦,沒什麼。”黃小龍恢復了玩世不恭的樣子,嘻嘻一笑。

    這時,那軒轅家族的幾名族人,也是坐了下去,暫且沒有繼續壓迫姬正羽和黃小龍等人。

    “我去試試!”坐在另一個區域的一群年齡極小的男女中,一個大約只有,歲的少年,一臉亢奮的站了起來。

    這少年,臉上還有著稚氣,但眉宇之間,流淌著驕傲,雙眸之中,甚至有些嗜血的味道。

    在他的體內,凝練出來了一口真氣,十分精純,但這口真氣只能夠附著在拳腳上,無法脫體爆出。說明,此人只是半步宗師的修為。

    不過,,歲的半步宗師,已經算是天才了。在這個年齡,許多同齡人或許還在念高中呢。

    “堂哥,我去!”少年對著軒轅滸等人叫道。

    原來,這少年,也是軒轅家族的人!

    “嗯。”軒轅滸淡淡一笑。“凌雲堂弟,你這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性子,倒是不錯,不愧為我們軒轅家族的人。不過呢,你要考慮清楚,斗獸場內的規則,是死斗。一旦上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想上去磨礪一下戰法,這是好事,但是,這名奴隸,已然踏入宗師境界,而你,還只不過半步宗師。如此的越級挑戰也是有風險的。”

    “堂哥,我不怕!”那“軒轅凌雲”,眼中盡是躍躍欲試,“我們軒轅家族的人,都可以越級挑戰!這個奴隸,狗一般髒髒下賤的玩意兒,也不過初入宗師境界,我可以打死他!堂哥,我還沒殺過人,手頭上沒見過血,這次,一定要把這個奴隸殺死,見見血,破膽。也算是我的成人禮了!”

    “堂哥,讓我去吧!”軒轅凌雲捏了捏拳頭。“不經歷風雨,如何成長?堂哥,雖然我境界差一些,但自幼修煉我們軒轅家族的至高武學,像這種低賤的奴隸,就是烏合之眾,境界再高也不是我的對手!”

    “哈哈哈哈好,凌雲堂弟,有骨氣,去吧。”軒轅滸笑著點頭,眼神之中,也是有著一絲寵溺。

    看來,他對這個堂弟,還是不錯的。

    少年軒轅凌雲,昂首闊步,走向了下面的鐵籠。

    “這軒轅家族的年輕一代,居然將殺人視為成人禮,真是夠殘忍的。”夏鶯無語的搖了搖頭。“難道別人的性命,在他們眼中,真的就如同草芥,一錢不值嗎?”

    姬正羽陪著笑臉道。“夏小姐,你也是古武宗師,應該明白,在古武的世界里,弱肉強食。”

    頓了一下,姬正羽看向黃小龍。“大師,您是深藏不露的高手,這一戰,您怎麼看?”

    “軒轅家的那個小子必死無疑。”黃小龍笑道。

    “哦?可是,軒轅家族傳承的武學,的確都是精深奧妙的古武學啊。事實上,在華夏古武十大世家中,軒轅家族的傳承,保存得最為完整”對于黃小龍的判斷,姬正羽還是有一些質疑。

    “哈哈哈在我看來,就是溫室中的小花朵罷了。可這里的奴隸不同。因為每一天,奴隸都在與死神周旋,他們都是十足的亡命徒,從他們成為奴隸的那一刻起,就面臨著隨時都有可能被宰殺的危險。他們信念,就是活著,活下去。為了活著,他們可以變成殘忍嗜血的野獸,可以不擇手段。這樣一來,他們的潛力就會被無限的放大”

    “原來如此。”姬正羽這才信服的點了點頭。

    軒轅凌雲走到下面的鐵籠邊。對鐵籠外的老者道。“我進去宰了這名奴隸。”

    “是的,軒轅少爺。”那老者態度極為的恭敬,甚至于,還對軒轅凌雲這十五六歲的少年,彎腰行禮。“不過,軒轅少爺,您要小心一些。這個奴隸,在斗獸場中,勝過十幾場,殺死過十幾名對手。他剛來斗獸場的時候,還只是半步宗師,他的晉級,是在戰斗中完成的。”

    “無妨。我是軒轅家族的人,連一條狗都宰不了嗎?”軒轅凌雲驕傲得不像話。

    “那好,軒轅少爺,我馬上安排。”老者不敢多說什麼。

    軒轅家族的人,他是萬萬得罪不起的。

    當下,便是有人進入鐵籠,將鎖在林子聰手腳脖子上的鎖鏈給打開了。

    林子聰暫時恢復了自由,他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全身爆發出 里啪啦的聲音,一股血腥狠戾之氣,浮了上來,他的眼神也變得無比犀利,仿若可洞穿一切。

    軒轅凌雲走進鐵籠中。

    “奴隸,你這種狗一樣低賤卑微的垃圾。”軒轅凌雲殘忍的看著林子聰。“今天就是我的成人禮,我會打爆你的腦袋!”

    “死!!!!”林子聰絕對沒有任何多余的廢話,野獸般低吼一聲,然後整個人化為一道帶著肅殺之氣的暴風,席卷向了軒轅凌雲。

    地面上的灰塵,騰的一下就竄了起來,漫天飛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