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項莊舞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郭嫣和好幾個宮女宦官去見太子時,太子的午飯還沒吃完。一下進來了好些人,太子的神色有點慌,急忙撥了幾下飯碗里的飯粒,蓋住了甚麼東西。

    張氏側目看著郭嫣,卻沒有開口。太子皺眉道︰“俺的飯還沒吃完哩,郭次妃有何事?”

    “妾身拜見太子爺、太子妃。”郭嫣先上前見禮,“妾身來得唐突,請太子爺恕罪。”

    太子道︰“啥事?”

    郭嫣的舉止還算鎮定,心里卻七上八下。雖然憤怒、仇恨在心里早就壓不住,但她要主動回擊張氏了,不知怎地仍有些許懼意。她不知道張氏會怎麼回應

    人總是在畏懼未知,便很難抉擇事關重大的事,哪怕有天大的仇怨。就好像每個人都要死,但無論活得多難,主動自|盡也不是每人都能做到的,那需要莫大的勇氣。

    郭嫣暗暗咬著牙,轉頭道︰“素兒,你把剛才告訴我的那些話,在浣衣房看到了甚麼,與太子爺再說一遍。你別怕,我會替你擔著。”

    素兒立刻跪到了磚地上,雙手按在地上正在顫|抖。

    張氏明亮的小眼楮聚光到了素兒的手上,開口道︰“不相干的人,都出去罷。”

    “是!”一眾奴婢立刻屈膝告退。

    郭嫣還沒來得及尋思張氏的意圖,宮女宦官們已經出門了。這時郭嫣才心道︰果然那件事是張氏指使的?所以張氏知情,一听到浣衣房,就明白素兒要說什麼事了!

    張氏為何不想讓外人听到?郭嫣皺眉苦思片刻,猜測張氏可能會左右太子爺的決定,但又怕事兒傳到父皇母後耳里,那便沒法子壓住了!

    太子看著素兒道︰“看到了啥,你說罷。”

    素兒支支吾吾,小心翼翼地轉頭看了一眼郭嫣。郭嫣向她微微點頭,又不動聲色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袖袋,暗示那枚金簪的存在。

    素兒終于開口道︰“永樂元年春天,奴婢看見蘿兒在在往郭次妃娘娘的衣裳上抹東西!”

    “哪一天?”郭嫣立刻問道。

    素兒道︰“便是太子爺回舊府賞牡丹那天!因位後來出了事兒,奴婢便記得額外清楚。”

    張氏的臉色驟變,先是漲|紅,接著紙白。太子也是吃驚地坐在那里,馬上把舍不得放下的筷子,也趕緊擱到了碗上。

    郭嫣默默地觀察著張氏的神情,覺得有點蹊蹺,若是張氏指使,她不是應該料到素兒要說甚麼了嗎?不至于那麼震驚才對,但也可能是張氏沒料到素兒敢說。

    此時張氏竟然沒有吭聲,非常沉得住氣。

    反而是太子生氣道︰“你這奴婢,俺待你不薄,為何要挑撥是非?”

    郭嫣听到太子的話,心坎頓時涼了半截。她早就知道太子非常懼怕犯錯,也隱隱能料到太子對此事的態度,但親耳听到太子這麼說話,她仍然有忍不住的絕望。

    太子想遮掩丑事,無非是怕鬧到父皇母後跟前去。郭嫣可以要挾太子要告狀、以便讓他公道一些,但這樣太子肯定會對她極其不滿!

    郭嫣今天做這件事的目的,一來為了叫蘿兒償命、給未出生的孩兒報仇,二來也能讓太子看清張氏的險惡,不再信任張氏若是郭嫣直接要挾太子,招太子恨,那不是適得其反?

    郭嫣反復咀嚼了幾遍到嘴邊的詞兒,開口道︰“太子爺,妾身小產的孩兒是您的骨肉,也是父皇母後的聖孫。此事非同小可,一個宮女可不敢如此造謠生事的,請太子爺明鑒。”

    張氏仍然沒有答話,顯得非常沉默,好像事不關己,只是對素兒非常注意。

    太子的眉頭都快皺到了一起,終于又開口問道︰“素兒那些話,告訴過別人麼?”

    郭嫣道︰“妾身見太子爺之前,沒和任何人說起,此事自然要太子爺來定奪。”

    太子坐在椅子上,白胖的雙手握緊又放開,十分煩惱緊張的模樣。他轉頭對張氏道︰“太子妃去把你身邊那賤|婢蘿兒叫來!”

    張氏起身道︰“妾身遵命。”

    沒一會兒,張氏便帶著蘿兒進來了。那平素飛揚跋扈的近侍,現在變成了素兒一般模樣,嚇得幾乎走不動路。

    太子好言道︰“嫣兒,俺知你念想沒出世的孩兒,俺何嘗不心痛?可這事兒若是鬧出去,除了惹人笑話、叫父皇母後生氣,能救回孩兒麼?”

    郭嫣屈膝道︰“太子爺,那可是您的骨肉。若他是遭人所害,不該讓凶|手償命麼?”

    太子點了點頭,側目看了一眼蘿兒,說道︰“這倆宮女,一起宰了!”

    蘿兒身體一軟,“撲通”癱到地上,悲聲道︰“奴婢冤枉啊,奴婢冤枉”

    郭嫣欲勸阻太子,因為她不覺得用蘿兒的命來償、這事兒就夠了!殺了蘿兒,反而毀掉了人證。

    不料就在這時,張氏忽然開口了,“太子爺且三思,蘿兒不能殺!”

    太子皺眉看著張氏。

    張氏道︰“太子爺可知一句詞兒,叫項莊舞劍”她說到這里,頓了一頓,似乎故意在等著郭嫣反駁。

    郭嫣心道︰我才不上你的當,你究竟要說甚?

    張氏卻不再繼續說項莊舞劍的事,她緩緩地繼續說道︰“若蘿兒沒做那件事,為何要殺她?若蘿兒真的做了,那便更不能殺。殺了就是滅口,必得先問清楚來龍去脈才行。郭次妃,你說是也不是?”

    郭嫣當然無從反駁,甚至有種張氏在幫自己的錯覺,當然這肯定只是錯覺!

    太子不置可否,他或許就是想滅口,先壓下這件丑事。

    張氏又輕聲勸道︰“太子爺也看見了,妾身與郭次妃有些芥蒂,但不管姐妹之間有何不和,咱們一家人還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絕不會讓太子受人攻訐。郭次妃雖不是明媒正娶的人,沒有妾身得到太子爺的恩惠多;可太子爺要是不順,郭次妃也要受牽連啊。您說是不?”

    太子听罷立刻微微點頭︰“太子妃言之有理。”

    張氏這麼一席話,連郭嫣也無話可說。

    張氏道︰“妾身就更不會不為太子爺作想了!妾身是您的結發妻,正因您做了皇太子,妾身才是尊榮的太子妃。因此妾身為何要把東宮弄得雞犬不寧?

    妒忌心,還是鏟除異己?太子爺還年輕,今後會有別的妃子;妾身若容不下人,難道以後要把所有皇孫都害|死嗎?!”

    郭嫣這時才醒悟過來,張氏原來是要先讓她自己脫身,至于蘿兒死不死,張氏根本不在意。

    果然張氏吸了一口氣,便道︰“不管蘿兒做沒做那件事,此事不可能是妾身指使的;妾身乃東宮正妃,做事需要如此下作?郭次妃,你覺得呢?”

    她居然還敢明目張膽地問?

    郭嫣咬牙按捺住心里的憤|慨,在證據確鑿之前,她當然不能這麼說太子正妃。她便冷冷道︰“有宮女素兒的親口供詞,這樣的事總不會空穴來風。”

    太子一言不發。郭嫣將他的神色看在眼里,太子雖然平素行動不便、也很懼怕父皇,但他是個心里有數的人,並非那麼好糊弄。

    就在這時,張氏忽然指著宮女素兒的袖子道︰“袖袋里的東西,拿出來罷。”

    郭嫣和素兒一齊臉色驟變。還不等郭嫣開口,張氏立刻盯著郭嫣道︰“郭次妃,你可不能再旁敲側擊恐|嚇這宮女了。”

    素兒蜷縮在地上發抖。

    張氏又道︰“你是要自己拿出來,還是讓人搜出來?”

    “叮當”一聲,金簪終于被素兒摸出,她沒拿穩掉到了地上。

    郭嫣只覺得周圍的桌案、屋頂都在旋轉,腦子一陣眩暈,差點沒暈倒下去。

    張氏卻笑了,冷笑道︰“手腳不干淨,品行不端的賤|婢!你這樣的人,叫太子爺怎麼信你說的話?”

    “來人!”太子喊了一聲。

    幾個宦官宮女很快走到了門口,躬身侍立在那里,一個宦官問道︰“太子爺有何吩咐?”

    太子道︰“把這偷金簪的奴婢拖下去,往死里打!打死!把嘴給俺堵住,省得她在皇城里嚷嚷招人笑話。”

    “是,太子爺。”宦官答道。

    素兒癱在地上說不出話來,竟連一聲也沒吭。

    等宮女被宦官們硬拽走了,太子才看著臉色紙白的郭嫣道︰“母後最近身子不好,臥床快兩個月了。這事兒還沒水落石出,你可千萬要忍耐別瞎說,若是嚷嚷到母後耳里,氣著了她,俺們就都不孝了!”

    太子說罷徑直起身,叫宦官扶著走了。

    張氏沒跟上去,等太子離開了飯廳,她才走到發呆的郭嫣身邊,恨恨說道︰“郭嫣!不管你有多少心機,瞻基也注定是皇太子的嫡長子;就算我哪天真的被你算計中了,瞻基還是聖上的皇太孫!你不為自個作想,為瞻塏想過嗎?”

    雖然張氏這次毫發無損,但太子並非完全沒有主意的人。饒是素兒因偷|竊受威脅,她就一定會說那種謊話?所以張氏在太子爺眼里也沒法完全脫清干系,她很惱怒,對郭嫣的怨憤同樣不少!

    郭嫣從這句話里听到了赤|裸|裸的威脅,一時間覺得渾身都僵了。

    次日一早,宮女蘿兒在她的房間里被發現,上吊“自|殺”了。死狀與太子臨幸過的那宮女一般,別無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