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兩百三十章 玩命搏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只是一交手,嚴禮強就明顯感覺到這個黑風盜的實力要比前面那個黑風盜更強,出手更狠,更辣。

    這個黑風盜用的是彎刀,而且刀法凶悍勇猛,在刀法招式的造詣上,實在高出嚴禮強太多,那每一刀,幾乎都朝著嚴禮強的頭部,頸部,胸腹之間的要害而來,幾乎刀刀致命,一個不留神,就能讓嚴禮強不死也要重傷。

    在那個人的刀光之中,嚴禮強感覺自己猶如怒濤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被巨浪掀翻的可能,他之所以還能和這個人交手,靠的,就是他的眼力,手力,反應速度,還有身法,但就算是這樣,嚴禮強也只能勉強用手上的短劍把那個人的攻擊格擋開來而已!

    在交手之前嚴禮強還想靠著自己手上黑鱗的鋒利,一出手就削斷對方的彎刀,讓對方的攻擊大打折扣,而在動手之後嚴禮強才發現,這個黑風盜手上的彎刀,居然也不是凡品,在和他手上的黑鱗短劍叮叮當當以硬踫硬的對砍了二十多刀之後,那個黑風盜的彎刀居然一點事沒有,依舊堅強鋒利。

    而在和這個黑風盜交手的時候,在那每一次格擋和踫撞之中,嚴禮強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兵器上,隱隱傳來一股奇異的真氣,那股真氣,如燒紅的鐵絲,居然可以通過兵器侵入到自己的手上,讓自己每和他對踫一下,整只手就像被馬蜂蜇了一下一樣,筋脈和肌肉都有一種灼痛的抽搐感。

    真氣可以在交手的過程之中外放,這正是武師一級高手的標志,這個黑風盜似乎依舊摸到了真氣外放的門徑,那就表示這是一個即將進階武師的頂級的龍虎武士,差不多比剛剛進階武士的嚴禮強要強出兩級。

    如果不是嚴禮強的底子夠硬,換一個一般的剛剛進階武士沒有多少時間的人來,恐怕用不了幾招,就要被這個黑風盜斬殺在彎刀之下。

    只是在這個黑風盜的刀下堅持了五分鐘,嚴禮強的身上,就已經多了三道已經滲血的細細的傷口,這幾道傷口,都是他在與這個黑風盜交手的過程之中利用九宮風影步險險避過的這個黑風盜的殺招,突然,這個黑風盜大吼一聲,雙臂狂風一樣的旋轉起來,就在那旋轉之中,他手上的刀,猶如沙漠之中的龍卷風一樣,剛才雪亮的刀光瞬間消失,變得迷迷蒙蒙,猶如掩映在一片飛旋的狂沙之中。

    隱匿起來的殺機才是真正恐怖的殺機,看不見的刀鋒才是致命的刀鋒。

    嚴禮強心中一凜,知道這是這個黑風盜的殺招

    他飛退,在飛退中,嚴禮強的雙眼一眨不眨,雙眼死死的盯著那飛旋如龍卷一樣的刀光,而那個黑風盜飛進,步伐如電,全身的力量都在這一瞬間爆發了出來,就在這一退一進之間,那如龍卷風一樣的刀光,已經席卷到了嚴禮強的身前

    嚴禮強大吼一聲,他那超強的靈覺就這這一刻,已經捕捉到了隱藏在那片狂風中的那一絲凜冽的殺機,然後他用盡全身的力量,將手中的短劍一劍斬入到那一片迷蒙的刀光之中。

    “當”

    一聲比剛才更加清脆響亮的聲音從那一片迷蒙的狂風之中傳來。

    這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了那個黑風盜在黑色面巾之後眼神之中的震驚,嚴禮強心中一喜,但手臂上傳來的那股真氣入侵的灼痛感,卻比剛才一下子大了好幾倍,在那刀劍相交的聲音傳來的瞬間,嚴禮強就感覺自己的手臂之中,就像被一根燒紅的鐵條從手掌之中捅了進去一樣,那根燒紅的鐵條,一直從他的手掌,捅到了他的肩膀,一下子全身發麻

    巨大的撞擊力讓嚴禮強和那個黑風盜都同時往後飛退,而嚴禮強拿著黑鱗的手則顫抖了起來,手上的短劍,差點就一下子握不住被震飛

    但高手就是高手,那個黑風盜的武道修為比嚴禮強高的地方,在這一刻瞬間就展示了出來,就在那個黑風盜同樣被震得後飛的同時,他的身子一仰,用彎刀在地面上一點,變成一個猶如拱橋一樣的弓行,他的一只腳,卻能在這個時候,猶如蠍子尾巴上的毒刺一樣,一下子詭異的從他的頭頂上踢了過來,嚴禮強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腳踢在了胸口,整個人一聲悶哼,被那個黑風盜踢得飛到了十米之外的草叢之中,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口鮮血一下子就噴了出來。

    尼瑪!

    落在地上的嚴禮強想都不想,就一個翻滾想要重新爬起來,因為他眼角的余光,已經看到那個黑風盜緊接著就朝著他沖了過來

    但就在這時,讓嚴禮強和那個黑風盜都沒想到的是,就在那一片草叢之中,一個低矮的身影,無聲無息之間猛的從那個黑風盜背後兩米之外的草叢之中竄出,然後一張口,就朝著那個向嚴禮強逼近的黑風盜咬了過去。

    竄出來的黑影正是黃毛。

    黃毛貼著地面猛的沖出來,速度比起一般的狗快了至少好幾倍,在沖到那個黑風盜背後的時候,黃毛的頭一揚,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然後一口就像著那個黑風盜的胯下咬去。

    讓嚴禮強目瞪口呆的是,黃毛的目標,居然是那個黑風盜的蛋蛋

    蛋蛋!

    那個黑風盜根本沒想到嚴禮強這個時候還會有幫手沖出來,而且黃毛的速度又快,距離他又近,一下子猝不及防,雖然在感覺身後有異的時候,那個黑風盜已經連忙往旁邊一閃,做出了閃避的動作,但是黃毛的那一口,還是重重的咬在了他的大腿內側,讓那個黑風盜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然後一腳踢出,把黃毛踢得飛到了旁邊的草叢之中

    因為這麼一下,那個黑風盜追擊嚴禮強的節奏,就一下子被打斷了,而且腿上一下子還受了傷。

    有了這麼一個喘息的機會,在地上翻滾著的嚴禮強一下子站了起來,做出防御的姿勢,而那個黑風盜則在遠處抽著冷氣,一只腳在地上一點一點的,差點站不穩

    “黃毛”看著黃毛被踢飛落地的那片草叢,嚴禮強擔憂的大喊了一聲。

    听到嚴禮強的叫喊,黃毛抖擻著皮毛,搖著腦袋,又從草叢之中鑽了出來,整個身子半伏在地上,齜著牙,就像狼一樣,目露凶光的看著那個黑風盜,喉嚨之中發出危險的咕嚕咕嚕的聲音,做出了攻擊的姿勢,居然是想要和嚴禮強一起夾擊那個黑風盜。

    好狗,真是好狗,剛剛那一口,要是再偏過去半尺,那結果就

    看著那個黑風盜大腿上鮮血淋灕的的樣子,嚴禮強哈哈大笑起來,只是剛笑了兩聲,就忍不住又咳出一口血,但就算是咳血,他也高興。

    “你,你的狗都要死”那個黑風盜終于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雖然嗓音有點奇怪,不過卻是正宗的華語,那個黑風盜快速的在自己的腿上點了幾下,那傷口上的血就差不多止住了,他喘著粗氣,看著嚴禮強和黃毛,雙眼瞬間變得通紅,看起來已經憤怒欲狂。

    想到自己差一點就因為一只狗變成了太監,那個黑風盜此刻簡直恨不得把嚴禮強和他的狗一切切碎了炖成一鍋給吃了。

    “是嗎,只是最後誰要死,還不一定呢!”嚴禮強冷冷一笑,雙眼重新眯了起來,這個時候,雖然他看似落在下風,也受了傷,但是他還有可以翻盤的殺招沒有使出來。現在這個黑風盜的腿受了傷,行動一定會受一點影響,這樣一來,就算雙方硬拼下去,嚴禮強使出殺招擊殺這個黑風盜的把握,又大了兩分,所以嚴禮強絲毫不畏懼。

    修煉的等級境界的確代表著一個人的實力,但一個人的實力卻不僅僅是那點修煉境界。

    那個黑風盜打量了一眼嚴禮強和黃毛,正要再次沖過來,嚴禮強卻一下子用非常夸張而又驚愕的表情看著黑風盜的身後

    “別想用這一招騙我,我不會上你的當,你還太”那個黑風盜一句話沒有說完,卻一下子悶哼一聲,低著頭,看著自己胸前透出來的一截明晃晃的劍尖,一臉難以置信

    下一刻,這個黑風盜的人頭一下子飛了起來,身體轟然倒下,那個明王宗的女弟子,就拿著劍,冷冷的站在他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