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213 學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白河帶著三個女的一只貓出現在了巢穴之內。

    白河早就知道,為了躲避一干卵巢發癢的母龍,這個巢穴整體搬遷到了與主世界平行的陰影界里,此時見巢穴中的光線略顯陰暗,也不以為意,倒是負能量侵蝕讓西芙頗為不適。

    周圍的人類一個比一個非人,這個精靈反倒是成了這個基地中相對正常的一個。

    “龍龍先生,這里怎麼陰森森的?”她小聲地說,白河閉上眼楮,魔網高層那些聒噪的雜音消失了百分之九十,力量更加得心應手,隱隱約約之間,甚至還能夠察覺到來自大源的感召。

    嘖嘖嘖嘖,白河暗暗搖頭,一邊誘惑一邊同化,原來最大的污染源竟然是那個地方。

    難怪那麼多傳奇法師都莫名其妙地瘋了,心智不堅還要一頭扎進去,那是妥妥地找死啊。

    魔法這個東西果然處處是坑。

    他彈開手指,畫出幾個簡單的形狀,一個魔法就引導了出來。

    編著了一本《白之書》,雖然表面上鑽研的是另一個世界的魔法體系,不過實際上得到整理的卻是白河對魔法本質的認知,只需要把那本《白之書》調整一下數據內容、換一個寫法,白河就能夠寫出適合安塔斯體系的第二本《白之書》。

    現在的白河已經可以自豪地擺脫魔法農民工的定位,走到任何魔法盛行的地方,拿出這本《白之書》,都可以自吹自擂一番,安塔斯有成就的巫師的人成千上萬,能夠在基礎領域著書立說的大概不到百分之一。

    如今白河在魔法領域還不一定達到叫獸的級別,做個講師或是副叫獸卻毫無問題。

    《白之書》里除了大篇幅的基礎魔法理論,以及白河無責任塞進去的一些騷主意之外,另外比較特別的一部分是白河對施法技巧的總結。

    作為一個前奧術民工,白河拿出網絡設定黨的精神,對各種施法民工的水平做了階段性總結,在他看來,施法技巧作為展現巫師戰斗力的最關鍵因素,關系著巫師的小命,是容不得絲毫馬虎的。

    經過衡量,白河認為那些剛剛入門,抄著魔法書照著魔網爬格子的家伙只能算是不入流選手,第四選手反應迅速,施法精確,哪怕受到干擾也能保證有著相當的完成度,算是初窺門徑,第三流選手隨著對施法的熟稔,施展法術的技巧沒有斧鑿痕跡,大部分時候還能做到靈活機變,算是登堂入室;第二流的施法者,能夠將施法技巧與自己研究的魔法理論聯系起來,施法水平與魔法理論水平幾乎處于同步的狀態,屬于戰斗法師中的佼佼者,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巫師已經相當罕見了,不僅僅要求對法術的嫻熟,還有理論的包容性與更高層的奧術系統構建,第一流的施法者則在第二流的基礎上,呈現出融會貫通的形態,在這種形態下,施法幾乎成了本能,這就不僅僅要求後天的鍛煉,更要求一定的天賦,可能只有少數精研奧術的術士才能擁有這種水平。

    沒錯,以白河在《白之書》中定下的高標準嚴要求,他有生以來見過的實打實可以確認的第一流施法者僅僅有那位半島上的巫後一個,絕大多數巫師一生的施法水平也不過是個第三流;而白河頗為自豪的是,編寫出了《白之書》的他,已經踏進了第二流施法者的大門,白河甚至隱隱有感覺,以自己身為巨龍的天賦,假以時日晉身第一流毫無問題。

    《白之書》構建的獨特魔法體系,加上白河體內與理論契合的裝置萬能球,白河如今已經能夠一定程度上跳出各世界的施法框架,用自己獨特的方式施展獨特的魔法,論及實際的施法效果,甚至比普通的第一流施法者也不遜色太多。

    法術書已經失去了意義,白河畫了一個簡單的符號,命令般念了個咒語,思維自動運作起來,借用魔網的力量施展出了魔法,大量的負能量被魔力凝成的陽光驅散,西芙緊張的呼吸放松了下來。

    白河一邊在基地里面走著,一邊看著基地里的陳設︰“你說,這段時間已經有人找到了這里來了?”

    “即使挪移了一些空間,我們的存在還是瞞不過有心人的注意,老板,其實在你離開後的第五個年頭,就已經有人找上來了。”希斯利安說道。

    “哈,你看我就是這麼的聰明機智,知道要躲就躲得遠一些久一些,好讓那群母龍耐性消磨殆盡,早點滾蛋我好清淨。”白河蛤蛤大笑,自鳴得意,希斯利安听得臉色鐵青,一肚子的罵人話卻找不出合適的語言轉化出去。

    “都有什麼人找過來?”

    “比較值得重視的有地獄的第一層要塞統帥貝爾。”希斯利安道︰“他送來了一大批物資,說是和老板約定好的。”

    “唔?這地獄的老鬼還算信守承諾。”

    “不過他的態度似乎過于殷勤了一些,這十幾年里,龍巢幾乎每年都會收到一批物資。”希斯利安說︰“總和已經遠遠超過了你和他當年約定的數量。”

    “這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魔鬼里面就沒有個好鳥,估計是這個不安分的家伙準備在下層界搞個大新聞,下次等他來了我再和他好好討論一番。”白河坐在了沙發上︰“那些母龍呢?都跑了?物質界的情形如何?”

    他看了看冰宮之外灰暗的天色︰“這里龍呆久了都會折壽,如果物質界清淨了就找個地方搬過去,不要在這久呆了。”

    “是的,我們已經在原來屬于那些霜巨人的地盤上找到了塊合適的區域,只需要派騎士團清理了那里新駐扎的霜巨人部落,隨時可以進駐。”

    “這事交給你了,對了。”白河尋思一番,忽地想起一事︰“不久前八葉把我的弟子送來了?”

    “是的,不過因為您突然消失的緣故,八葉似乎尋找了你很久,才找到了這里,他們似乎很看重你和你的這個學生。”希斯利安道︰“為此特地延長了結業時間,不過呃”

    “不過什麼?”

    “不過赫爾提斯克女士似乎表達出了一種,好像是把一個麻煩甩到了這里,她的意思好像是”希斯利安表情古怪︰“人放在這里,隨便你怎麼樣的意思。”

    “哈?!有意思?人呢?怎麼還不出來拜見我這個老師啊?”白河人模狗樣地左右張望,對于史拉蟾族這個種族,他是聞名已久了,心中非常好奇。

    “應該已經過來了”希斯利安表情也是十分奇怪︰“奇怪,它到哪里去了?”

    白河和希斯利安四處張望,卻听見這時候後面正在換衣服休息的賽娜喊叫起來︰

    “呀!斯芬克斯!你怎麼亂吃東西呀?這這麼惡心,壞龍主人,你快叫它吐出來啊!”

    賽娜扇著一對小翅膀,抱著小貓走了過來,這小貓喉嚨鼓鼓的,嘴里吞咽著一個巨大的東西,這東西進了貓嘴,顯然還沒有喪命,那兩條大長腿一蹬一蹬,頗為生龍活虎。

    “壞龍主人!冰宮里面怎麼還會有這麼大的蛤蟆混進來呀?”賽娜拽著這兩條腿,和喉嚨里咕嚕咕嚕直叫的斯芬克斯較著勁,白河一听蛤蟆先是一愣,然後就在斯芬克斯肚子上狠狠地捏了一下,這小貓痛的一張嘴,賽娜就把這只相貌古怪的蛤蟆揪了出來。

    這蛤蟆渾身灰色,一脫離斯芬克斯的肚子,就惱火地沖著希斯利安大喊起來︰“呱!這里竟然有這麼沒禮貌的生物!太危險啦!你還騙我說這里有好玩的?”

    “這”白河嘴唇抽搐了一下,指著這個不到20厘米長的灰色蛤蟆,用頗為絕望的視線看著希斯利安,後者點了點頭,白河瞪大了眼楮︰“這種小不點也能叫史拉亡蟾?你是在逗我嗎?”

    史拉蟾,居住在混沌海邊緣,與惡魔一樣,是混沌海的原生產物。

    從歷史淵源來看,在混亂系的生物之中,它們是比無底深淵中的惡魔位格更高的生物,是混沌海孕育的最初的子民。最強大的幾位史拉蟾領主都是擁有真神力量的偉大存在。

    這一族原本外形並非蟾形,按照巫師們對多元宇宙生物學的分類,它們的本名應該叫做史拉混沌變形怪。

    沒錯,史拉蟾族的始祖,史拉蟾第一領主森達姆並不是與他子民一樣的蟾蜍外形,而是一坨形狀奇葩的凝膠體變形蟲。

    史拉族之所以變成如今多元宇宙廣為人知的蛤蛤星人的模樣,是他們的真正創始人,史拉蟾第二領主、熵之領主伊戈爾洛的功勞。

    這位史拉蟾領主在創造產卵石擴張種族數量的時候,一個騷主意突然從它腦袋里鑽了出來,他認為自己的手下全是一副變形怪的模樣太丟臉,冥冥一絲蛤意降臨,讓這位史拉蟾領主將產卵石產生的後代都變成了這樣一幅蛤蛤星人的模樣。

    這位第二領主雖然是名義上的混亂系生物,但是塑造史拉蟾族的時候還弄出一套頗具規則的晉升系統。各種史拉蟾都具有感染的能力,它們將含有混沌噬菌體的晶胚寄生在人形生物身上,很快就會有史拉蟾蝌蚪從晶胚中誕生出來,以寄生體為食物成長,最普通的產物是紅蟾,體魄略強壯寄體的可以誕生出藍蟾,從智商較高的寄體中可以誕生出綠蟾。

    因為種種原因得到史拉蟾領主注意的低等史拉蟾,有機會晉升為更高級的史拉灰蟾,少數作為史拉蟾領主意志延伸的存在,會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成為一只尊貴的史拉亡蟾;在史拉蟾領主普遍沉浸于自己混亂夢境的情況下,這些亡蟾、包括亡蟾晉升成的極少數白蟾與黑蟾,就是史拉蟾族實際權力的掌控者。

    它們實力強勁,體型龐大,還有著種種天賦技能,加上各自修煉出的本領,戰斗力非同一般。

    可以說,史拉亡蟾就是史拉蟾族中的統治階層,這個階層的數量很少擴張,不過晉升卻是有著途徑一只吞吃掉史拉亡蟾尸體的史拉灰蟾就有機會晉升為新的亡蟾,目前公認靠譜的晉升道路僅此一條。

    “所以說,你是史拉亡蟾中的特例?一個腦子有坑的白蟾長老,想要試一試能不能通過寄生方式誕生新的亡蟾,所以把灰蟾的晶胚放到了亡蟾的尸體里面誕生了你?”白河看著眼前這只縮水了的十幾倍的小蛤蛤星人,听了希斯利安的敘述,詫異道︰“你們史拉蟾族里都是這樣的家伙嗎?”

    “誰讓我的寄體打不過卡納斯長老,又打賭打輸了。”這小蛤蛤星人看著在身後走來走去的貓,不安地撓撓腦瓜︰“這是實驗,偉大的實驗!話說你是就是八葉那個裝嫩的老太婆給我找的老師嗎?雖然你是我的老師,但我也不允許你誹謗卡納斯長老,呱!”

    “你這個樣子竟然也算是史拉亡蟾?”白河伸出個手指,按著這蛤蛤星人的腦袋︰“再說你是史拉亡蟾,怎麼腦子抽了跑到物質界來學法術?你們的天賦異能還不夠你們開發的嗎?”

    “我也沒有辦法啊!卡納斯長老這個狗屎!把我生下來之後就跑了,害得我被希爾拉茲領主大人捉去審判!”這小蛤蟆站了起來,張牙舞爪地罵起了它剛剛還不準白河誹謗的卡納斯長老︰“希爾拉茲領主大人說我這種情況在史拉蟾族中沒有先例,所以要加以觀察,呱!他不就是看著好玩拿我開心嗎?他給我五十年的時間,如果在這段時間里無法成長成一個正常的史拉亡蟾,就要把我當下酒菜吃了!我當然不能認命啊!天賦異能有什麼用?開發到極限也就那樣,還不如學點法術,待俺成了大魔法師,看希爾拉茲領主還有什麼可說的?。”

    它呱呱大叫地解釋著,還一邊看著白河︰“你就是我的導師?我看你嘴上沒毛身上沒肉,就像個人類的宦官一樣,到底有沒有真本事啊?不是說大魔法師都是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老太太嗎?那個裝嫩的老太婆可是信誓旦旦地說給我找了個大法師當老師來著莫非她在騙我?”

    它懷疑地看著白河︰“或者你也是個裝嫩的老頭子?!我不是美女學生,滿足不了你的禽望,你會不會給我穿小鞋呀?”

    白河額角漸漸凸起了青筋,賽娜和西芙看了白河的表情,知趣地離開這蛤蟆一小段距離。

    “呱!你的表情好可怕!救命啊!救命啊!”這蛤蟆說得起勁,看著白河的表情,後心也是吹上了一陣涼風,手里拿著一疊文件上躥下跳地叫了起來︰“我簽過契約,你不能害我,還必須在從現在開始的十年之內讓我正式畢業!呱!”

    “我當然不會害你,我親愛的好學生,來,簽約吧。”白河盡量擠出一個看上去很和藹的笑容,強大的魔法力量毫不客氣地將這只蛤蛤星人定在眼前,這個蛤蟆星人的眼楮里的景象突然變化,眼前坐著的不再是一個普通人類,而是一條體型驚人巨大的白龍,這白龍毫無顧忌地把那合約拿過去簽了名字,顯然不把這契約當一回事。

    這個蛤蟆頓時驚悚了起來,意識到那個女人說的特別的老師是什麼意思,頓時屁滾尿流起來︰“救命啦!殺蛤啦!吃蛤啦!我不學啦,不學啦!”

    “跑什麼呀?”白河笑吟吟地一個念頭,斯芬克斯就把這蛤蟆一口咬住︰“我這種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老師你要到哪去找呀?啊?放心好啦,我會叫你早點畢業,讓你知道我的本事,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來著?你這史拉蟾族的名字我看不懂?”

    “苟利!我的名字叫苟利!”蛤蟆屁滾尿流︰“快,快叫它松口,它會吃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