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一章 識時務者(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也不知道用的什麼法子,比楚天後出發的兩位金家族人,卻趕在楚天之前,等候在了楚天的目的地。

    方圓百里不到的小島上,一條深有數千丈的細細峽谷從島嶼的邊緣,一直延伸到了深海中。扭曲的元磁之力在這里越發的濃郁,使得這里的海浪也變得格外的怪異。

    以一刻鐘為周期,這座小島周邊的海面起浪時能淹沒整個海島,浪頭落下時,卻讓海平面以下上千丈的島體都露出水面,露出小島四周的珊瑚礁上密密麻麻附著的各種水生靈藥。

    這些水生靈藥常年累月被元磁之力浸潤,每一株靈藥都是一個細小的元磁節點,相互之間的元磁之力沖撞、扭曲,讓這些靈藥就好像無數活物一樣在珊瑚礁上扭動不停。

    遠遠看去,就好像整個小島都在蠕動,端的讓人頭皮發麻。

    兩個金家族人已經換上了代表性的淡金色長袍,背著手站在島嶼這座島嶼的峽谷最深處,遠遠看著被一團蒙蒙光霞包裹著,快速向這邊飛來的青雲舟。

    十幾名身形彪悍的深海巨妖畢恭畢敬的站在他們身後,一個個目光凶狠的盯著楚天。

    青雲舟在空中閃爍了幾下,快速的來到了小島上空。楚天站在船頭,向小島四周張望了一陣子,這座方圓近百里的小島上,還有數百名無風峽谷的低階靈修在忙碌。

    這些靈修看到楚天居然能駕馭飛舟懸浮在高空,他們無不發出了驚嘆聲。

    能夠抵擋元磁之力的飛行靈器,這些靈修心中明白,要麼楚天很有錢,要麼他的修為足夠強悍,強悍到了無視四周元磁力場的程度!

    有些謹慎的靈修覺得,楚天應該是一個足夠無視元磁力場的強者,所以他們快速的收拾起剛剛采下的靈藥,御氣排空向遠處的島礁飛去,不在這個小島上停留。

    而有些膽大亡命的靈修,他們一番情願的相信,楚天是一個極其有錢的大肥羊,他的飛舟是傳說中那些不入五行的極品材料鑄造而成,這才能無視元磁力場的干擾。

    遠遠的,有數十名靈修從四面八方向這邊慢吞吞的走了過來。

    楚天向這些靈修看了一眼,冷笑了一聲。他收起了青雲舟,用極光軟煙羅護住了全身,一團蒙蒙光霞裹住全身,他手一指,一團水雲翻滾而出,托著他冉冉向裂谷降落。

    一邊降落,楚天一邊低聲的‘自言自語’︰“秀兒那丫頭也沒打听明白……不過,這種事情,怎能問得明白?那小販所說的,定然是這條裂谷不錯了。只是,這裂谷在島上只有這麼數十里長的一段兒,在海中卻延伸出了數百里……究竟他是在島上、還是在水中踫到元磁龍脈的?”

    下一瞬間,刺耳的破空聲充斥天地,無數道隱約可見的細長波紋宛如流星向四面八方飛掠而去。

    一名金袍男子憑空出現在楚天頭頂,他低沉的獰笑著,手指快速的彈動,指尖前的空氣發出刺耳的嘯聲,一道道宛如實質的氣流破空飛去,瞬間覆蓋了整個小島。

    數十名滯留不去,想要從楚天身上找點好處的靈修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宛如風中落葉一樣急速的顫抖著。

    一道道細細的氣勁穿透他們的身體,擊碎他們的血***穿他們的骨骼,打碎了他們的經絡,將他們的五髒六腑打得支離破碎。他們的身上不斷冒出一個個手指粗細的窟窿眼,鮮血和碎肉猶如噴泉一樣不斷噴出,大片血霧在扭曲的元磁力場約束下,化為扭曲的血色光幕騰空而起。

    金袍男子快慰的笑著,得意洋洋的笑著,他一邊獰笑,一邊陰狠的盯著楚天。

    數十名靈修就這麼一點點的被他的指勁打穿,被他的指勁磨碎,他足足用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才將這些人徹底轟成了一團血霧——而原本,他只要一彈指間,就能將這些低階靈修打得形神俱滅!

    楚天顯然被‘嚇了一大跳’,他‘驚呼’了一聲,‘倉促’的重新祭起了青雲舟,‘狼狽’想要跳上青雲舟遁走。但是青雲舟剛剛出現,另外一名金袍男子突兀的出現在青雲舟上,他身上一層濃郁的金光化為一條條手臂粗細的鎖鏈涌出,將青雲舟捆得結結實實。

    十幾名深海巨妖從四面八方騰空而起,一個個‘桀桀’怪笑看著楚天。

    “諸位……”楚天‘小心翼翼’的,帶著幾分‘驚恐之色’看著這些深海巨妖︰“不知道諸位前輩在此,小子若有冒犯之處……”

    “沒有冒犯之處,吾等,就是沖著你來的!”控制住了青雲舟的金袍男子淡淡的問道︰“地師虎小天?”

    楚天呆了呆,他干笑道︰“晚輩虎小天,蒙諸位同道看重,以晚輩‘小天’之名,稱我一聲‘天師’!”

    金袍男子淡然道︰“‘天師’?你命格不夠,扛不起這個頭餃。所以,五督管金口玉言,讓你改名為‘地師’!所以,你是地師虎小天?”

    楚天這一次,是真正的呆滯了半天。

    ‘地師虎小天’?這都是從何說起?

    夫子,人家尊稱他為師,這是從夫子的名字衍變出來的尊稱。

    所以,楚天化名虎小天,當大家承認了他的丹道造詣,就尊稱他‘天師’!

    雖然楚天自己也覺得‘天師’這個尊稱有點古怪,但你金S強行將命名自己為‘地師’,這名字就更加古怪了吧?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氣,楚天作出一副‘形勢不容人’的可憐模樣,恭謹的說道︰“是,是,晚輩正是虎小天,敢問諸位前輩……”

    ‘哈哈’一聲大笑傳來,用指勁虐殺了數十名靈修的金袍男子降了下來,懸浮在楚天面前,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個玉匣子,小心的取出了一顆萬應闢邪丹。

    “這萬應闢邪丹,是你煉制的?”金袍男子將丹丸向楚天晃了晃。

    “正是!”楚天‘誠惶誠恐’的點了點頭。

    “很好,以後,你就是我金氏一族,直屬五督管一脈的丹師供奉了。”金袍男子不容拒絕的說道︰“跟我們走,有你的好處等著你!不跟我們走,你現在就是一個死人!自己選吧!”

    楚天‘大驚失色’的向後退了幾步,他‘嘶聲驚呼’道︰“金氏一族?天修?你們怎可能,來到這里?”

    兩個金袍男子得意大笑,十幾尊深海巨妖也紛紛笑了起來。

    楚天臉色一陣變幻莫定,半天沒有開口說話。

    一名金袍男子猛地拔出一柄長劍架在了楚天脖頸上。

    楚天立刻舉起了雙手,嘶聲叫道︰“識時務者為俊杰,吾,跟你們走!只是,還請諸位前輩保證,萬萬不要害了我的性命,其他什麼都好說!”

    兩個金袍男子得意洋洋的相互看了一眼,笑聲越發的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