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 白玉台,尹柩兒(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白玉台上,郝三拎著一根通體青黑色的長戟,呆呆的看著絲毫無損的白玉台。

    “小九兒,這地方,固然古怪!”郝三喃喃自語道︰“哥哥我的力氣,不算小,不動用法力,怎麼也有二十萬龍力的蠻力吧?哥哥這柄滄海戟,也是一柄古兵,曾經一戟斬破了一座千里大島!”

    “這不對啊,哥哥可是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這一點痕跡都沒有?”

    郝三歪著腦袋盯著自己剛才使命狠砸的地方看了半天,他唯恐自己眼力不濟看錯了,他干脆趴在地上,眯著眼湊近了仔細看。但是他眼珠子都快從眼眶里跳出來了,還是沒能從光潔的白玉台上找到任何痕跡。

    “嘿,嘿,郝小三,別折騰了。”站在一旁的龍真尊壓低了聲音︰“這地方古怪得很,從那張丹方子就看得出來,嘿嘿!”

    雙眸噴火的盯著光潔如初的白玉台,龍真尊喃喃道︰“越是這樣,就越是能有好寶貝啊!嘖,就連我們族中的典籍中,都沒有記載關于這座白玉台的來歷越是這樣的遺跡,越是讓人心癢癢!”

    龍一族可是墮星洋真正的超級勢力之一,底蘊雄厚、勢力強橫,族中的一些老不死,更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連龍一族的典籍中,都找不到關于這座白玉台的記載,要麼就是這白玉台的來歷莫測,連龍一族都摸不清首尾。

    要麼就是這座白玉台干系太大,一切存在的痕跡都被抹除了。

    不管是什麼情況,都代表著這座白玉台內隱藏著巨大的利益!

    而利益,就是好處,就是大肥肉,這才是龍真尊耗費多年力氣,瞞著本家的那些老不死,依靠自己的力量辛辛苦苦破譯丹方,辛辛苦苦死勁折騰的源動力!

    “辛苦這麼多年,總算是成了!”龍真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抬頭看了看高懸頭頂的明月。

    “還有七天,嘿,十年一次的遺跡開啟,你們這群蠢貨哪里曉得,真正的遺跡,卻是千年開放一次。”龍真尊得意洋洋的看著遠處架起靈光急速飛來的靈修們︰“真正的遺跡,沒有萬應闢邪丹護身,嘿嘿,進去一個死一個,進去一群死一群真以為,爺爺我這麼多年,是瞎折騰麼?”

    眼看一群看熱鬧的靈修就到了,龍真尊急忙踢了趴在地上的郝三一腳。

    “郝小三,丟臉不丟臉?趕緊起來!娘-的,龍一族的臉都要被你丟光了!”龍真尊似乎完全忘記了,他第一次見到白玉台的時候,也曾經耗費好大的力氣,想要從上面撬下一塊來的努力。

    “真是怎麼就不能弄一塊下來?”郝三惱怒的一躍而起,他低聲咕噥道︰“我們龍一族,不算窮啊,各種天才地寶也見了無數,這白玉究竟是什麼質地?它真的是玉石麼?”

    “G,小九兒,咱哥倆想想辦法唄?弄一塊下來,做成甲冑,那是多好的寶貝啊?”

    郝三絮絮叨叨的嘀咕著,龍真尊則是懶得理他,徑直沖天飛起,向高懸在離地百里高空的一條飛舟快速飛去。通體被一層淡淡的銀色光芒包裹的飛舟等得龍真尊到了,銀光上裂開一條口子,讓他飛了進去。

    郝三戀戀不舍的看了一眼白玉台,慢吞吞的沖天飛起。

    數十名靈修落在白玉台上,指著郝三指指點點的笑著。

    郝三臉色一黑,他猛地停了下來,一揮滄海戟厲聲喝道︰“笑話你家三爺怎的?來,來,來,吃你三爺一家伙!”

    一聲大吼,郝三化為龍頭人身半妖形態,揮動滄海戟卷起一道方圓百丈的漩渦就朝一群靈修沖了過去。

    靈修們嘻嘻哈哈的四散而逃,郝三卻也不真的追殺,只是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身後大吼大叫,就權當是無聊在這里消食解悶子了。

    如此追逃了一刻鐘的樣子,幾個出身無風峽谷大型勢力的年輕靈修回過頭來,向郝三說了幾句好話,郝三頓時一臉欣喜的收起兵器,向幾個年輕靈修靠了過去。

    三言兩語之後,郝三就興致勃勃的跟著幾個年輕靈修飛向他們的海船,欣賞這些靈修帶來的舞女歌舞,品嘗他們從無風峽谷帶來的杏花釀去了。

    高空中,淡銀色光霧環繞的巨型飛舟中,突然響起一聲清冷的笑聲。

    “龍真尊,你這三哥,倒是個混不吝的東西。”陳設華美、極度奢華的船艙中,一張銀光閃閃用無數珍珠瓖嵌的貴妃椅上,一名身穿銀色長裙的絕世美婦懶洋洋的斜靠在上面,懷中蜷縮著三只尺許長的銀色小狐狸。

    龍真尊大馬金刀的坐在美婦對面,大眼楮咕嚕嚕的在對方的身上亂轉︰“尹小娘子,咋的?看上我三哥了?哎,別客氣,只管對他下手,抽干他骨髓都沒問題,他就喜歡這檔子事情啊?”

    用力的搓了搓雙手,龍真尊擺出一副義薄雲天的模樣,沖著美婦笑道︰“要不要我幫忙?是打悶棍還是下迷-藥,只要小娘子你開口,本尊直接把他洗扒干淨了送你床上去!”

    “嗤!”美婦冷笑了一聲,如水的美眸向龍真尊斜斜的瞪了一眼︰“實話實說,你們龍一族的爺們,固然筋骨強橫,可是太丑了些,真正是”

    幽幽一嘆,美婦慢吞吞的說道︰“讓我怎麼下口?吃慣了山珍海味,誰還樂意啃茅草怎的?”

    這話有點刻薄,龍真尊一陣吹鼻子瞪眼的看著美婦,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冷哼道︰“本尊不和娘們斗嘴尹小娘子,記住我們的約定,要不是本尊答應了月小小這老狐狸給他一點好處,又是你出面才保住了月狐一族的小命,不得不和你分潤好處”

    咬咬牙,龍真尊鄭重其事的說道︰“總而言之,雖然靈修、天修是生死對頭,只是呢,我們真靈一族,卻並不是嚴格的站在靈修的陣營里。所以,我可以和你合作,只希望,你不要搗鬼!”

    美婦再次悠悠的嘆息了一聲,輕輕的摸了摸懷里三只嬌小的銀毛狐狸。

    嗤嗤一笑,美婦輕聲說道︰“放心罷,我尹柩兒,說話是算話的!”

    龍真尊冷眼看著尹柩兒,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