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白狐之子,東方幻想,大陰陽師,妖怪賢者 第五章進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是一個廢棄的小鎮,典型的美國風格。

    很多美國恐怖大片,都在這種封閉的小鎮上取景。

    尤其是美國中部,很多類似的小鎮,都處于黑幫控制之下,黑幕重重。

    在這個動蕩時代,更是猖獗。

    美麗和堅合眾國,本來就不是一個真正統一的國度,其本質上是偽裝成一個統一國家的區域聯合體。

    在這一點上,在美國流浪了一年的林正陽很有話說。

    作為一名資深的開拓者,附近所有的黑幫都認識他或多或少見識過他的武力。

    所以林正陽最近已經很少能從黑幫手中收割戰利品了。

    廢棄的地鐵站,入口處,大門不翼而飛,門口雜草叢生,冷風呼嘯著,夾雜著雨絲還有雪花,打著旋兒在這個大廳里穿過。

    有價值的東西,差不多都已經被人拆下來帶走,永遠別低估人性的貪婪。

    這樣的天氣,這里一個人也不會有。

    附近也沒有什麼建築物,這里本來是大變之前的一處街區,那時這里也算得上人流量巨大。

    可惜的是,這里曾經發生過一起事故,導致了不得不關停的下場,甚至波及到附近的街區,以至于這里成為了有名的廢街。

    “一點人氣都沒有啊,這個地方有點邪乎。”

    林正陽突然停下腳步,往側後方看去。

    “誰?”

    四周一片寂靜,只有風聲和雨雪落地聲。

    “方才我用的英語,可能是從異界來的降臨者,所以沒有听懂?”

    想了想,林正陽換上古漢語。

    “何方高人?”

    大致意思就是這樣。

    接下來他又用古日語、現代日語、現代漢語、古印度語甚至古羅馬語,反復問了幾遍。

    沒有人應答。

    “明明听見有人說話•••••••••”

    皺著眉頭,林正陽自語道︰

    “算了,不要節外生枝,我就到鐵路上等車。”

    “噠噠噠”。

    鞋子踩在地板上,發出響聲,回蕩在路上。

    廢棄的地鐵站,自動扶梯早已被斷了電源,林正陽從另一邊步行下去。

    陰暗、潮濕、寒冷。

    地下一層光照很差,林正陽打開了隨身的腰帶,從其中選擇了一盞礦燈,然後戴在頭頂。

    明亮的白光,照亮了前路。

    很快,他來到了地下鐵路。

    通道不知道綿延了有多長,至少也得以百里作為計量單位。

    “嗚嗚嗚嗚••••••••••”

    這里的風不停地響著,好似有人在哭泣一般。

    只有林正陽一人守在這里。

    廢棄的站台,無論怎麼想也不可能有車進站。

    既然劇本暗示了這里,那麼就必然會有列車經過,在預示未來的因果這一方面,劇本從未出過差錯。

    但是••••••••••

    “我倒是希望,這次你出錯了•••••••••••”

    林正陽的心情越來越差了,這里的環境,給他的感覺很不好受。

    無論怎麼看,在這種地方會出現的列車,都不會是正常的東西。

    “想來是靈車異類的都市傳說吧••••••••••說來這里為什麼被廢棄的來著?”

    就在此時,一陣陰風吹過,林正陽猛地全身發寒,內力不由自主地激發,人體散發出熱量,抵御著寒意。

    “好冷啊”

    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

    林正陽下意識就想直接回頭,卻被他的武者本能壓制住,保持著這個姿勢在原地翻滾出去。

    隨後控制著方向,翻滾之後,一下子跳起幾步。

    一連串舉動之後,他已經摸出了兩柄冒著幽藍色火苗的匕首,側對著原本所在的方位。

    一個白色的影子在視線之內一閃而過•••••••

    林正陽心中大凜,隨後以自己也想不到的速度朝著地上灑下晶瑩的白色粉末•••••••••••那是食鹽。

    然後,地上的食鹽迅速被無形的力量染黑,融化。

    “我所居之地,即為神域,為神霄上帝人間道場•••••••••••”

    隨著言靈生效的,是他買來的惡意護身符,原本只是繪制在黃表紙上的朱砂符,此時飄在半空中,整體就像是燈泡一樣,照出一片光明之地。

    一道白影,剛侵入這光明圈之中,就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

    好似貓爪子在抓著玻璃,那種尖銳的刺鳴聲。

    林正陽眉頭微挑,一小瓶特制的牛眼淚就倒在左手,往雙眼一抹,然後緩緩往四周看去。

    “嘶••••••••••”

    視線之內,已經出現了不少人影,穿著西裝的,運動服的,都是一副等車的樣子。

    大部分看起來都是渾渾噩噩,只是少部分已經看了過來,露出滲人的蒼白笑臉。

    一股寒意,從心底猛地涌出,夾雜著恐懼感。

    倒退了半步,林正陽調息幾下,壓住這股幾乎要滲人骨髓的寒意,拿著小匕首,咬牙就沖了上去。

    那被擊退的白影,依稀是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樣貌模糊,被林正陽加速幾步趕上,幽幽的藍色冷火劃過。

    “啊•••••••••••••••••••”

    淒厲的尖叫聲,傳遍了這里,這個白影全身燃起藍火,被完整地燒光。

    周圍原本聚集過來,明顯不懷好意的靈體,也稍稍地後退了起來。

    但是很明顯,林正陽感覺到他們的眼神,已經變了。

    先前還能理解為是看熱鬧的眼神,現在,那就是在看死人的眼神。

    在護身符的庇護下,生者與死者,涇渭分明,等候同一輛列車。

    林正陽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退路那邊,已經被隱隱堵住了。

    心中冷笑之余,林正陽也在嘀咕︰

    “••••••••••••他們是打定主意,要在一會的車上解決我了,那麼那輛車上的,就是出事的原本乘客?”

    “就算一輛列車人再怎麼少,也得有個五六百吧,這是要群毆了?”

    “不過我帶的護身符,都是花了大價錢買的,雖說都是量產貨色,但是數量不少,想拿下我得做好被我反殺的準備。”

    “更何況•••••••••我還有這張詭異的車票•••••••••搞不好究竟是誰算計誰呢•••••••••••••”

    車票,在上衣口袋里,隱隱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