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64章 貧乏神的正確用法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2017年8月2日晚

    “王九你實在太過分了!居然忽然就消失不見,留我一個人在那里應付錢老三!那家伙簡直奇葩變態!一路纏著我喋喋不休,怎麼罵他都不肯放棄我這一路被糾纏得簡直要爆炸了好麼!”

    回到沈園後,沈輕茗顧不得擦干剛洗完澡後的濕漉漉的長發,就忍不住拍著桌子,開始抨擊王九賣隊友的惡劣行徑。

    王九一邊在廚房忙碌,一邊回應道︰“錢余提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商業合作計劃,而你作為公司總經理的職責是負責公司具體業務,所以商務洽談當然應該由你來進行。”

    “那才不是什麼商業合作計劃,他只是在變態地騷擾我!”

    “不,根據我的判斷,他的商業合作計劃具有很高的可行性。”王九說著,從廚房里端出一盤粉色冰沙狀的甜品,“要嘗嘗看嗎?”

    沈輕茗看了一眼那色彩鮮艷的陌生食品,雖然下意識感到好奇,卻想起以前內門文化課教習說過︰在野外生存時候,越是顏色鮮艷的蘑菇越不能踫,又想起王九這段時間的光輝戰績,立刻搖頭,“不試不試,你做的東西我絕對不試!”

    王九奇怪道︰“怪了,以前月鳴和我說,女孩子不可能抗拒甜品的誘惑難道說是你在青春期時候修行不動霸體導致激素分泌異常,出現性別紊亂了嗎?”

    “你才性別紊亂!然後不要轉移話題,你之前惡意賣隊友的問題還沒說完呢!”

    王九只好不無可惜地放下甜品,對沈輕茗解釋道︰“據我所知,錢家在青雲城擁有非常廣泛的產業布局,從文化娛樂領域到煉器工業領域均有涉獵,而最具競爭力的則是金融領域,錢家人的市場前瞻性非常好,總是能在正確的時機投資正確的行業,且投資和後續支持力度非常大,我認為非常符合本公司發展戰略需要。”

    沈輕茗听得目瞪口呆︰“雖然細節和很多怪名詞我沒听明白,但你的意思是,你真想要和錢家合作!?”

    “是的。”王九反問,“有什麼問題嗎?”

    “可是”沈輕茗張口結舌,她本想說自己絕不會將那什麼貓貓咪呀之類的招數在大庭廣眾下使用,但這個話題在很久前已經和王九爭論過了,那十萬的違約金讓人印象深刻得很。

    又想說和錢家才剛剛鬧了矛盾,憑什麼信任對方,但錢家認錢不認仇的名聲也是響徹青雲的

    無奈之下,少女只好轉移話題道︰“對了,你剛剛到底干什麼去了?”

    王九說道︰“好問題,事實上我發現了一個擁有獨特才能的人才,如果能夠商議妥當,將其招聘過來可以很好地幫助公司發展。”

    沈輕茗奇道︰“誰啊,有什麼獨特才能?”

    “張芷曦。”

    “什麼!?”沈輕茗又驚又氣,“你又在發什麼瘋啊,居然連那家伙都敢招惹,你知不知道她是什麼名聲啊?!而且她又有什麼獨特才能了?存不住錢嗎!”

    關于張芷曦與富貴無緣的話題,在青雲城內也是不大不小的逸聞了,草根少女精明能干又積極進取,卻總是因為種種機緣巧合導致努力付諸流水,掙扎在破產邊緣她距離富貴最近的一次就是被錢余看中,結果為了李家的百家任務自己放棄了機緣,簡直讓人笑得滿地打滾。

    這種娛樂型人才,對公司發展又有什麼幫助了!?

    王九說道︰“的確,她擁有相當罕見的貧乏命格。”

    “命格?”

    “就是人們常說的命運,當然,世上不存在絕對注定的命運,貧乏命格也只是相較一般人來說更難以富貴,只要足夠努力還是可以戰勝命運發家致富的,所以你也可以將其理解為一種天賦。”

    沈輕茗說道︰“我們要一個貧乏天賦的人有什麼用?”

    “讓她去拉貸款啊。”

    沈輕茗張大嘴巴︰“什麼?”

    “就是借錢。”王九說道,“貧乏命格的人,相較一般人來說更容易破財、欠錢,看似是缺陷,但只要反向思維,讓他們負責去借錢,卻往往事半功倍,很容易就能拉到大筆貸款當然,拿到貸款以後要盡快轉換名目使用出去,不計入個人名下資產。然後用借來的錢發展公司業務,只要保證公司的利潤能夠支付她的個人貸款利息,確保她不會被債主追債打死,就可以繼續貸款,不斷擴大業務規模。”

    沈輕茗听得目瞪口呆︰“這也可以?”

    王九說道︰“至少當年的九州大陸是可以的,商斕妃就是聘請了著名的無產階級仙尊朱俊鋈Я拇  畹模 顧鄧湊揮凶鈾錆笠幔   笥訊濟話 觶 退愀赫 劾鄱酪擦宋摶藕丁!br />
    “听起來好淒慘啊。”

    王九想了想︰“但是朱俊齙娜粘? 繕天靛涸穡 淙幻旅揮幸豢榱槭 淖什  粘S枚熱詞親畽К兜摹5階詈缶穌降氖焙潁 煒霰荒N駛魃筆保 母鋈爍赫 丫  攪宋邇V話僂蛄槭 !br />
    “五千一百萬?”沈輕茗艱難地吞咽了一下。

    “是的。”王九說道,“考慮到最終決戰後,朱家絕嗣,他的貸款均是由個人信譽擔保,沒有牽連到其他人,等于伍仟壹佰萬債務一筆勾銷。也就是說他等于一夜間就賺到伍仟壹佰萬靈石,盈利能力比商斕妃還要強。可見世上並沒有命中注定的貧窮,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賺到錢。”

    “人都死了,要錢有什麼用啊!?”

    “對于一個雖然活著卻一文不名的人而言,這個質疑的力度真是非常可疑。”

    “好吧,那張芷曦答應了嗎?”

    王九遺憾地搖搖頭︰“沒有,她看來並不能理解這個商業模式的先進之處。”

    “正常人都理解不了的!”

    “真遺憾,我明明解釋過,只要她以簽約藝人的身份加入公司,成為靈貓二號,就能通過粉絲會等組織迅速擴大個人聲望,提高信用貸款額度的”

    “等等,什麼靈貓二號!?你不會想說我就是靈貓一號吧?”

    “是的,根據你在定級測試時表演靈貓劍法的反響來看,這種貓耳貓爪與幼體少女相結合的偶像造型,在相州大陸仍屬于新鮮事物,具有相當大的開發價值。我們需要在模仿者出現以前,盡快搶佔市場先機。”

    “我現在有點後悔了,早知如此,還不如當時痛痛快快輸給張芷曦算了。”

    因為話題的轉變太過激烈,以至于後來沈輕茗已經完全忘記了聲討王九賣隊友的行徑,只是竭力勸說王九放棄他的靈貓推廣計劃,更不要和錢家合作。

    一想到要將她的靈貓造型推廣遍青雲城,沈輕茗就恨不得自爆神識,永遠失憶。

    然而理所當然的,沈輕茗煞費苦心的說服工作很快就以失敗告終,王九召開了又一次臨時董事會,投票表決通過了關于確立靈貓偶像品牌的發展戰略的決議,要求沈輕茗作為總經理,圍繞董事會確立的發展戰略,以靈貓一號沈輕茗為核心,全力打造偶像品牌。

    沈輕茗看著王九親筆簽發的董事會紀要,在漫長的沉默之後,也終于說服自己放下了無謂的堅持。

    如果實在不能反抗,就試著享受其中吧至少這真的有可能賺到錢不是麼?

    與此同時,在青雲城的另一邊,一身疲憊的張芷曦回到了自己位于城郊的廉租房中。

    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那熟悉的狹小空間,以及地上一封催繳房租的信函。看著信函上那猩紅的數字,張芷曦的疲憊更多了幾分。

    青雲居,大不易,此言不虛啊。

    咕咚一聲,少女趴倒在床上,將面孔深深埋在被褥之中,直到透不過氣,才翻過身子,目光看到了床邊貼著的幾張海報。

    那還是1年前,她以“自力更生”為賣點,在小圈子里逐漸風靡的時候,幾個熱心粉絲為她繪制印刷的,畫上的少女青春四溢,目光中包含著對未來無限的憧憬。

    然而此時此刻,若是面前有一面鏡子,張芷曦相信自己一定能看到一雙對生活全然絕望的眼。

    這些年,她真的已經非常努力了,無論是修行,還是賺錢,還是其他任何事上,她吃過很多的苦,甚至做過很多的惡,才終于能在十三四歲的時候,于青雲城闖出自己的名聲。

    但是,直到今天,她還是只能住在廉租房里,擔心著下個月的房租。而修行所需的資源,更是沒有著落從風起巔峰跌落到初期後,為了治愈傷勢,她已經耗盡積蓄。命運就像一個惡劣的玩笑,肆無忌憚地嘲弄著她的所有努力。

    身上的疲憊如有千鈞之重,讓她恨不得就此躺下,再也不要站起來。但是內心深處的火焰卻不肯熄滅。

    她實在不甘心就此沉淪下去。

    腦海中,不由浮現出白日里那句淡然的提問。

    “我注意到你擁有一個非常獨特的命格,又沒有興趣合作發揮你的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