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40章 宗師?明王府的廚子也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來到後宮門前,內侍止步!

    卻有一個老宮女出來,與那內侍交涉了幾句之後,內侍便離開了。

    老宮女則是向著陸尋義迎來,眸光先是帶著幾分慎重,打量了陸尋義半晌。

    尤其是在他那身滿是血污的衣服上注視,但終于還是沒說什麼,又抬起頭問道︰“各寫便是明王府來的陸先生?”

    “不敢當嬤嬤先生之稱,在下陸尋義,只是明王府中一小將。”不再如先前金殿上之時帶有顯而易見的鋒芒,來到這里陸尋義明顯收斂了氣勢,便是面對這區區一宮女,他也躬身表示敬意。

    見得他這姿態,老宮女倒是微微一愣。

    今日中午名府大街的事,她已經一清二楚,剛才大殿上的情況,其他娘娘宮中或許暫時還不知道,可皇後這邊卻是知道的。

    這位的氣勢,那視上清山如無物,甚至連旗國使臣都爭鋒相對的膽色,著實令人心驚。

    可此時,這親眼所見後,卻發現此人並不鋒芒外露,反而態度恭敬的不像一個宗師。

    有些意外,眸光微轉,也還了一禮道︰“陸先生,皇後娘娘要見您!”

    果然是皇後!

    陸尋義臉色一正,卻是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衫,道︰“嬤嬤,在下來的沖忙,也不知要見娘娘,之前未曾整理過衣衫,您看這如何是好”

    一邊說著,並一邊用手整理著衣衫,可身上早被劍光劃的破爛,又到處血跡都還未干枯,怎樣整理,也沒辦法真的掩去痕跡。

    老宮女見他模樣,眼中又是微頓,再次垂眸看了陸尋義一眼,才開口道︰“先生若是不介意的,老奴讓人帶您去換上一身整潔衣衫再過來如何?”

    “若是如此,那再好不過,麻煩嬤嬤了!”陸尋義當即點頭應聲。

    很快,便有宮人帶他離開。

    當然不可能在皇後宮中換衣服,去到一處空著的宮殿里,梳洗了一下,然後換上一身便服,才重新在老宮女的帶領下入到宮內。

    陸尋義一路微微躬身垂首,但眸光卻並沒有閑著,再暗中觀察。

    見得這宮內灰塵不染,雕欄擺飾一應俱全,花草亦新鮮,並每隔一段,都可見內侍、宮女在走動。

    他心中判斷,看情況,皇後在宮里的情況,應該還好。

    並不如六爺所擔憂的那般。

    此番入京,打探皇後近況,也自是陸尋義的重要職責之一!

    自當年墨白暗走明珠,胞兄身死之後,墨白就一直對皇後有著擔憂,畢竟他無法現身,太子又死了,皇後膝下等于就此斷絕了。

    喪子之痛的打擊,即便是一國之母,也不可能輕易能夠承受。

    而且皇後本身就有疾在身,也不知道如何了?

    這麼多年,墨白始終都有安排人打探,但皇後身居後宮,多年來幾乎就再沒了消息,反而是有消息傳來,有一個獨得聖寵的蘭妃出現了。

    墨白並不管蘭妃是誰,也不管他如何得寵,他只擔心,在這母憑子貴的復雜後宮里,一個沒有了子嗣依托,皇帝又另有專寵妃子之後,皇後在這漫漫深宮中會是過著怎樣的生活?

    陸尋義本來也曾認同六爺的擔憂,但此時見得這環境,卻覺得,至少,皇後在這宮中,應該地位還穩,不至于被慢待!

    一路行來,不多時,便已入一處正廳。

    “娘娘,陸先生來了!”老宮女止步門口,先朝著陸尋義示意了一下,隨即朝著廳內請示道。

    陸尋義能夠感知到廳內正有一人坐在上首,並且目光朝著自己望來,但他並沒有隨意抬頭觀望,而是躬身垂首,等候召見。

    “來了?那讓他進來吧!”里面的人並沒有馬上出聲,而是稍稍頓了一頓,才緩緩開口。

    聲音還算冷靜,可陸尋義身為宗師,卻還是能听得出其中夾雜著的那一絲顫音。

    “陸先生,請!”老宮女開口。

    陸尋義抬腳入內,卻依然沒有抬頭,一直走到廳內人三米開外時,便定住腳步,合身而拜︰“陸尋義拜見皇後娘娘,娘娘金安!”

    三個頭落地聲聲!

    他身邊那老宮女,面色陡然一怔,隨即眸中翻起大浪,著實被驚到了。

    皇後卻還好,似乎並未多想什麼宗師不宗師的事,只是輕聲道︰“無需多禮,起來吧!”

    “謝娘娘!”陸尋義起身,第一次抬頭看向身前的皇後。

    皇後身著風袍,頭戴鳳釵,雖也人至中年,但面容卻依然可見曾經風采。

    他觀察的自然不會是皇後的容貌,而是皇後的氣質與精神狀態。

    粗略一觀,倒是還不錯,皇後的氣質看起來很平和。

    說實話,在陸尋義看來,他甚至從皇後身上感覺不到這深宮大內,貴人們自帶的那種高貴氣質與壓迫感。

    此時,她雙眸微紅,放在旁邊桌上的手,有著微微顫抖幅度,一雙鳳眸盯著自己,明顯有情緒波動在閃爍。

    陸尋義不敢與他對視,心中卻是理解,皇後再聞明王消息,激動是正常的。

    初見之下,他沒有看出皇後有何異常,然而,若是墨白在此,卻定然會在第一時間發現不對。

    猶記得,墨白初入宮,皇後面相年輕到他詫異,哪里是如今人已中年之相?

    又有當年,皇後即便靜坐不語,但一個眼神透露出來的高貴便可讓人折服,而如今渾身上下卻再無光芒,坐在那兒,若非因思子心切,眼中尚有情緒在流轉,恐怕就如垂坐在靜謐的千年古寺,百年不語之佛徒。

    “先生,皇兒他真的還”皇後望著陸尋義開口了,但話至一半,便止住了。

    陸尋義知道她想問什麼,眸光抬起,面色鄭重確認道︰“娘娘放心,殿下安好無恙,臨來時,殿下曾交代,若有機會蒙皇後召見,便將信物交給您,您便可以知道他安好。”

    “什麼東西?”皇後聞言,眼皮一顫,當即問道。

    老宮女也是眼神一動,千萬人都說明王還活著,可是皇後的心卻從來沒安過。

    只要一日未見面,她便不可能安心。

    當著他們兩人的面,陸尋義從口袋里取出一個荷包與一個信封呈上︰“殿下說,這是當年他回來時,您曾收走的,離去之前您又賜給了他的荷包”

    “娘娘,這,這是殿下”

    “嬤嬤,快拿來我看看,快!”

    眼見那荷包,皇後與老宮女的面色都立刻激動起來,尤其是皇後,眼見那荷包更是當場眼紅落淚。

    老宮女忙不迭從陸尋義手中接過,拿著這荷包,她不能不信想起當年那夜,還是她親手交給墨白的。

    只不過,此時即便激動,卻還是沒有放松警惕,握住那荷包,先用力握了握,檢查無機關暗器之後,又運氣功力在那荷包上微微烘烤。

    即便暗藏毒物,經此也難以再頃刻傷人,隨之才遞給皇後。

    陸尋義倒是察覺到了她的動作,卻沒說什麼,謹慎是應該的。

    皇後握著那荷包,留著淚看了許久口中道︰“嬤嬤,是皇兒,一定是皇兒!”

    “是,娘娘,殿下肯定好著呢!”老宮女點頭安慰。

    陸尋義又將手中信封舉起︰“娘娘,殿下還帶來了信!”

    聞听這個,皇後將荷包握在手中不肯放開,眼神看向陸尋義手中信封,明顯帶著忐忑和希冀看向了那封信︰“是皇兒親手寫的?”

    “是,殿下說,娘娘定能識得他字跡!”陸尋義點頭。

    “我識得,識得,當年皇兒還曾給我開藥方呢”皇後點頭,不斷說道。

    老嬤嬤接過信件,一入手,便覺得沉。

    眼中微動,看來此信內容不少,心中又自放松了些,看來明王是用了心的。

    希望娘娘看過之後,能高興一些。

    檢查無誤後,遞給皇後,拆開信封上蠟丸,果然,其中怕是不下十張信紙,足可見此信之長。

    皇後握著信的手微微顫抖,眼楮卻是快速看向第一張上字跡,只一眼,便抬起頭來,又淚流︰“嬤嬤,是皇兒的字,沒錯,你看看,你也能看出來的”

    老宮女並未接過,只靠近看了一眼,便點頭道︰“是,肯定是殿下的字,殿下的字天下間獨此一家,獨具一格,很特別。”

    皇後聞言,深吸一口氣,低頭看向了手中信件。

    信里寫的什麼不得而知,但老宮女和陸尋義都眼見皇後,初時,落淚更凶,手中顫抖幅度加大,但漸漸,淚停了。

    她看得很慢,十來頁的信紙,她仿佛每一個都要盯上半天,看到後面,她沒有再哭,反而嘴角不自禁的掛起了一抹弧度。

    當看完最後一頁,她開始有些呆滯,信握在手中,思緒卻不知飄去了哪兒。

    老宮女沒有打擾她,陸尋義更不敢。

    好一會過去,皇後才清醒過來,又低頭看了一遍信,這一次眼中卻再次含淚,最終竟輕聲嘆道︰“傻孩子,只要你安好,只要你回來母後身邊就好,母後不求別的”

    “娘娘,陸先生一直伴在殿下身邊,您不了解一下殿下的近況嗎?”眼看天色不早了,老宮女終于還是出聲提醒道。

    皇後抬眸,再看向陸尋義,卻似乎清醒了過來︰“嗯?嬤嬤,怎麼還不請陸先生坐下!”

    陸尋義當即躬身︰“娘娘,在您面前,卑職不敢坐,卑職站著就好,”

    “您是一代宗師,在我這里,便是在金殿都賜坐,又有什麼不能坐的?”皇後說到這里,面上竟露出一絲笑容道︰“你多年伴隨在皇兒身邊,你的情況皇兒都說了,不過便是不拿你當外人,卻也不能太過隨便,他還年輕,想必平日里,處事多有失禮之處,還請您多多擔待!”

    陸尋義卻是面色一正,當即躬身︰“娘娘,卑職雖修為入師者,但卻只是明王府中一家臣,娘娘乃是殿下之母上,卑職若以宗師修為在娘娘面前自恃,豈非家臣越主?更何況卑職今日有此造化,亦皆乃殿下所賜,今日莫說卑職不過區區宗師修為,便是真人境,也不敢在娘娘面前要座!”

    皇後聞言還未開口,那老宮女卻是心中感慨,這番話與她的想法,如此相似。

    然而,這也令她不得不想起當年明王,她與皇後不同,那是本來便是皇後家中人,又看著皇後長大,有著親情在,此生才能維持這份關系。

    可當年明王,一個紈褲小子,要做到這一步,能讓一位修為絕世的武道宗師如此臣服,她知道有多難,至少除了皇後,恐怕這天下沒有多少人能讓她如此對待。

    “皇兒身邊能有陸先生輔佐,真乃皇兒之幸!”皇後輕聲嘆了一句。

    陸尋義卻微微搖頭︰“不敢當皇後贊譽,卑職才疏學淺,能蒙殿下不棄,實乃追隨殿下較早而已,若論本事,明王府中人才濟濟,卑職怕是只能稱末?”

    此言一出,皇後和老宮女頃刻間對視一眼,皆能看到對方眼中那一抹驚色,這一次老宮女懂了,恐怕明王信中都未必寫了這些東西。

    皇後微默,卻最終並未問具體,反而又道︰“陸先生,皇兒信中大概交代了這些年的情況,知他如今尚還安好,我心中便已是大幸。孩子大了,自有他的路要走,其他事我也就不細細打听了,只是有一件事,卻在我心頭百轉交接,不知陸先生能否為我解惑?”

    老宮女聞言,眼皮一跳。

    而陸尋義更是心中咯 一下,果然,最終還是逃不出這個問題,硬著頭皮道︰“娘娘請問,卑職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皇後卻又沉默半晌,才終于開口︰“我兒當年為何暗中離京,這麼多年為何音訊全無?”

    “當年,殿下離京之時,遇道師伏殺,殿下雖最終斬敵脫險,但卻受了些傷,身體倒是無礙,可記憶卻出了問題,很長一段時間里,他都忘了以前的一切,一直到不久之前,他才恢復過來”陸尋義低頭道。

    老宮女撇嘴,這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忘了一切,那怎麼記得醫術?

    而且他忘了,你們也忘了嗎?

    你們不是一直跟著他嗎?不知道告訴他是明王?那時候明珠可還是國朝的,你們不知道帶他去府衙?

    這理由,實在是說不過去,可若是硬要這麼說,你也沒辦法。

    “真是如此?”皇後听了這番話,卻是半晌不出聲,最後又問了一句。

    陸尋義身上感覺有些火辣辣的疼,那是汗水流到傷口之上,他低頭︰“是,殿下是如此說的!”

    老宮女也低下了頭。

    皇後則是再次沉默,最後點點頭︰“原來如此!”

    說完,看看天色,又對陸尋義道︰“听皇兒說,你會在京中待到年後,我給你一塊牌子,若有事,你可隨時進宮來找我!”

    “謝娘娘!”陸尋義知道送客了,心中倒是有些詫異,沒想到皇後竟然沒有多問。

    老宮女亦是如此!

    臨走前,陸尋義卻開口問道︰“娘娘,殿下還交代我問您,不知您腿疾如今如何了?”

    說到這個老宮女便是眼神一緊,然而皇後卻已開口笑道︰“已經無大礙了,多虧了皇兒當年曾留下了方子,不想,連宮中眾多御醫都未曾治好的病癥,皇兒卻有辦法。”

    出得皇後宮來,陸尋義卻眉頭緊皺。

    “據殿下說,他當年曾留下方子,若按方服藥,不出半年,皇後便可痊愈,然而,方才皇後卻說已經無大礙了!”

    “而且方才那老宮女明顯面色有異,她是準備送我出來的,皇後卻叫住了她,另派人送我”

    “從進門到出來,從未見皇後起過身,這”

    “不應該啊,皇後若腿疾未復,何須蠻我?言明癥狀,讓明王再開方便是,能加緊治愈不是好事麼?莫非是擔心明王掛念,又或者是我想多了,皇後的確腿疾早已大好。”

    “罷了,皇後應該還會召見我,下次過來再找那老宮女打探一番便是。”

    陸尋義本就在明王府充當智囊,方才最後離開前,他察覺到了一些異常,卻是難以想通,不過此事倒也一時不急,只要能見到皇後,這總是可以弄清楚的。

    此時,他身上背著一個包裹,感受著包裹里的重量,他面色又自黯淡了下來。

    這是剛才皇後所賜的一些名貴物事,不是給他的,而是給三師弟的。

    這是皇後撫恤,曾言明,總得給三師弟留下的家人一些撫恤。

    三師弟的確已經成家,但其實並不缺錢財,他走了,明王府自不會讓遺孀受苦,可皇後賜下的,他也只能接受。

    抬起頭望望微微黯淡的天色,他眸中一絲柔軟閃過。

    或許不久之後,他那兩年前才成親的妻兒,也將收到這樣一份撫恤,她們能不能安穩的過下去?

    想到明珠那黑暗世道,他眼中柔軟漸漸淡去,心中再次鐵血,這世道,不踏出個青天,便是錢財又如何能保太平?

    路還是要走下去的。

    “宗師大人,請!”內侍開口。

    陸尋義望著這間顯的安靜的衙門,他站在門口,一點也不吃驚。

    自然,國朝不會放過找他了解明王的信息。

    “好!”不似在皇後宮中,他的腰又挺了起來。

    一間不大的辦公室,色調很簡單,昏黃的燈光下,一個面色略顯蒼白的人影正站在辦公桌後面。

    “原來是張大人,多年未見,可還安好!”陸尋義望著那張臉,倒是沒有半點驚色。

    很顯然,他早就知道他,並且知道他的職責。

    “咱們見過?”張邦立卻微微一笑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明王離京的那個雨夜,曾有幸見過大人一面,當時大人還是站在陽光下的大人物,那時,您恐怕不會關注我等無名小卒。”陸尋義走進,似有些感慨道。

    “哦?那一夜確實人不少,不過若是晃過我的眼的,我當能記住,莫非閣下當年是那群未曾露面的人中一員?”張邦立伸手示意︰“宗師大人,請坐!”

    “不錯,當年我的確藏頭露尾,不敢露真容,否則我又豈能活著站在您面前,怕是早已死在您手上了吧?”陸尋義點頭坐下,輕聲道。

    “卻是際遇非常,沒想到啊,當年京城貧民窟里的亡命之人,今日竟已成為了一代武道宗師,為天下人敬仰,張某佩服,佩服!”張邦立拱手恭維,隨即回到陸尋義對面坐下。

    陸尋義卻一笑︰“宗師?我師弟也是宗師,修為還在我之上,可如今又如何?其實到沒什麼不同,不管宗師也好,貧民也好,都如當年一樣,還是一隨時殞命的武夫而已,沒什麼不同,倒是張大人就真的際遇非常,沒想到經歷當年舊事,您不但未獲罪,反而水漲船高,這可就當真令陸某佩服之至!”

    張邦立到底還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緩緩道︰“張某也是一心為國,當年卻曾有罪,賴陛下吹煉,給我機會戴罪立功,此生只望能鞠躬盡瘁而死,一贖當年罪孽便心滿意足了。”

    陸尋義眼眸微閃,倒是不想,這張邦立確實很有幾分擔當,如今的明王,天下臣工皆忌憚,這位居然肯心甘情願認罪,替陛下背黑鍋,著實不容易。

    不過,這並不代表陸尋義會給他好臉色,正如明王所言,張邦立不適合陪在陛下身邊,他太過保守,畏手畏腳,如今亂世,唯有一拳開,方能成天地。

    聲音冷了一些︰“恐怕是難,殿下千金之軀,又文武冠絕當世,莫說年輕一輩,遍數天下英雄,恐也無幾人可與之相提並論,如此英雄,若當年遇難,卻不知,如今在痛苦煎熬中的明珠百姓,張大人能否虎軀一震,給他們活下去的骨氣與希望。”

    張邦立面色黑了。

    陸尋義卻繼續道︰“若是不能,張大人怕是只能掩耳盜鈴的自我安慰了。”

    張邦立手扶著座椅,半晌沒出聲,但到底不是凡人,如此刺激,他卻依然受住了,雖然心頭實在憋屈。

    當年之事成了他的心結,這一生最大污點莫過于此,平日里自不會有人在他面前提,可此時此刻卻被人如此直白諷刺,他如何不難受。

    “好了,宗師大人,敘舊就留待以後,咱們先辦正事?”張邦立低頭,拿出紙筆。

    陸尋義笑了笑︰“張大人號稱掌控天下情報,想必該知道的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也行,看還有什麼需要我補充的,我便說說。”

    “當夜,那群偽裝成青年社的兵馬,是誰的人?”張邦立笑了笑,隨之冷不丁道。

    第一個問題,便讓陸尋義眸子深處驟然一縮,不過面色卻不顯異色︰“張大人,您恐怕真的高看我了。”

    “嗯?”張邦立皺眉。

    “我說了您卻不信,我只是明王府一武夫而已,如我那剛剛犧牲的師弟一樣,隨時都可能戰死沙場,像您問的這種大事,我豈會知道?”陸尋義淡淡道。

    張邦立並不信︰“你們師兄弟自當年跟隨明王出京,你師兄弟更得明王府培養,成就宗師境,陸先生,你是想告訴張某,你只是一小卒,什麼都不知道?這答案,恐怕我無法回稟陛下啊!“

    “哦?張大人,畢竟您掌管天下情報,我是不想當面給您難堪的,但不說又不行,好吧,那對不住了,張大人,您恐怕真的錯了,在您眼中宗師好像很了不起似的,可是說實話,在咱們明王府,宗師真的算不上什麼?說出來怕是您不信,就連給明王下廚的廚子都是宗師境!”陸尋義面色更為清淡。

    “咚!”張邦立正準備拿茶杯倒茶,听到這話,咚的一聲,茶杯掉落桌上︰“廚,廚子?”

    “嗯,廚子!”陸尋義點點頭︰“在明王府,宗師就是這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