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五二章︰開始比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今天有些激動,又到了淘汰環節。”

    我是歌手沒有固定的主持人,一般開場主持人都是由參賽歌手擔任。

    這一期《我是歌手》的主持人是韓虹。

    “我希望今天能好好唱,爭取拿個前三名。”

    雖說韓虹是一線歌手,唱功不俗。但參加歌手的明星,個個也同樣是一線明星,唱功絕佳。像沙保亮,齊秦,都不在韓虹之下。所以,哪怕就是再知名的明星,在這一個舞台當中都有可能被淘汰。

    當然,這也是《我是歌手》的一大看點。

    “今天我抽到第一簽,運氣還算不錯,所以,我先唱。”

    《我是歌手》的規則與前世略有不同,除了沒有經濟人之外,同樣對于歌曲的選擇沒有做硬性規定。你即可以唱自己拿手的歌,也可以唱其他歌手的歌。但唯一有硬性規定的,那就是,不管是你的歌還是他人寫的歌,唯一只能唱一次。

    這也是為了保證比賽的公平性。要不然,一些歌手總是拿自己的經典唱來唱去,有一些經典別人還無法超越,自然是永遠不會輸,很難被淘汰。現在有了這一個規定,哪怕這位歌手總是唱自己的歌,但遲早有一天會唱完。而且,不少歌手雖然唱了不少歌,但代表作也就那麼幾首。大家都听過的也就那麼幾首,你這一唱完了,那麼,後面也就沒有機會了。

    這一次,韓虹唱的並不是自己的歌,挑戰的是齊晴的《往事隨風》

    【你的影子無所不在,人的心事像一顆塵埃。落在過去飄向未來,掉進眼里就流出淚來】

    光听聲音,你很難明白能唱出如此聲音的會是一位像韓虹一樣的女性。不過,韓虹令人佩服的也是這一點。哪怕我身裁再怎麼樣,臉蛋再怎麼普通,但我憑的就是我的歌喉。

    一曲唱完,觀眾爆發出了陣陣掌聲。

    後台的齊晴也是開著玩笑︰“韓虹唱我的歌,我頓感壓力山大呀。”

    韓虹之後,則是劉明。

    劉明唱功一般,不過,最近幾年很火,而且長得比較帥。

    特別是“劉明”很聰明,他所挑選的歌都是一些不需要太多唱功,但卻傳唱度很廣的歌。

    劉明哪怕唱功一般,但當這一些總能引發觀眾共鳴的聲音出現之時,劉明便一次次晉級。

    這一次同樣也是。

    在劉明一首《我等到花兒也謝了》之後,也引起全場掌聲。

    接著是沙保亮,齊秦等一些實力派歌手。

    第6位出場的則是韓俊東。

    韓俊東之前是在韓國發展,最近才回到國內。

    與很多韓國明星一樣,韓俊東有著長長的大腿,迷人的眼楮,以及很飄逸的頭發。

    帶著韓國偶像風範,韓俊東又唱又跳,一首歌之後,雖說比不上迷倒全場,倒也收獲了不少掌聲。

    “這個韓俊東唱歌一般,不過舞台風格不錯。”

    “關鍵是長得帥,我喜歡。”

    “我還有一個最佳歌手的位置,就選他了。”

    500位大眾評審團有一張評分的表格。

    表格上面大眾評審團可以選擇你認為全場表現最佳的3位歌手。

    雖然一般來說,只有看完了全部比賽之後,你才能知道全場最佳的3位歌手是誰。但是大眾評審團哪里有這麼專業,來自500位各個年齡,各個階層的大眾評審團都是一邊听,一邊評。踫到他喜歡的,他就直接將歌手選入最佳名單。這也是為什麼第一個出場的最為有優勢。哪怕第一位出場的歌手唱的並不是最好的,但因為是第一次听,反正最佳歌手有3個名額,只要這位歌手唱的並不是很難听,或多或少都會收入于最佳歌手表格當中。

    此時第6位出場,可以說,有很多大眾評審團已經基本上評完了。

    哪怕就是沒有評完的,此時在他們心里對于選擇哪幾位歌手,也已經做出了安排。

    “6位歌手唱完,還有最後一位歌手。”

    仍是韓虹主持。

    此時莫白與宋野從後台走到舞台中央。

    “宋野,有沒有壓力?”

    第7位出場,韓虹自然知道最為劣勢。

    “有。”

    宋野點點頭︰“壓力很大。”

    “呵呵,其實也不要這麼大的壓力。我倒是覺得第7位出場還是壓軸呢。就像春晚0點場的時候,也是最具人氣的時間段。我相信,你們的演出一定會讓大眾評審團為之一亮。”

    “謝謝,謝謝韓姐。”

    宋野無比的感謝韓虹說道。

    別以為韓虹剛才只是隨口一說,但是,宋野卻是知道,這短短幾句話卻是暗中幫了他一把。

    至少,听到韓虹的話,有一些觀眾會更為注意宋野,進而影響最終的排名。

    “師兄,韓虹好像有意要幫住那個胖子。”

    後台,韓俊東小聲的對師兄劉明說道。

    “听出來了。”

    劉明點點頭︰“不過,你放心,宋野一向比較文青,唱的歌也只是能感動他自己。哪怕韓虹幫他說話,一切還要看實力。而且,經濟公司也向甦江電視台打過招呼,我們與他們也有合作。那個宋野已經錄制了三期我是歌手,實力一般,影響也一般,差不多也要被淘汰。”

    “是的,師兄。”

    韓俊東臉上一喜,便走到其他明星一邊,與他們閑聊,拉拉關系。

    “開始吧。”

    朝著宋野做了個手勢,兩人的演出正式開始。

    莫白拿著吉他,輕輕彈奏。

    做為幫唱,莫白知道自己的角色,就是做綠葉,襯托宋野。

    所以,莫白在開始的時候盡可能的不讓大家注意,只管彈他的吉他就好。

    “看來宋野要被淘汰了。”

    “嗯,宋野其實我還是挺喜歡的,只是他唱的幾首民謠真的一般。”

    “民謠歌曲本來就這樣,雖然有情懷,但卻很文青,旋律也不見得優美,也就沒有太多的人喜歡。我們這一些人還好,你看那年輕一些的,根本就不听。”

    “是呀,還有那個幫唱的歌手是誰,都沒見過,宋野竟然請了一個沒有名氣的歌手過來,難道這家伙自己都放棄了?”

    “咦,這吉他彈的不錯呀。”

    “很有感覺。”

    “這個幫唱嘉賓還行,吉他彈的很棒。”

    觀眾席上,眾人都不看好宋野。

    只是,就在眾人小聲議論之時,一段優美的吉他獨奏卻是傳來。

    接著,在吉他聲中,宋野開始了他的演唱︰

    【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

    憂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經無知的這麼想

    風車在四季輪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轉

    風花雪月的詩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