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353章 沒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也許是各懷心事,待到苗英喂趙玉喝完粥之後,二人便止住了打情罵俏,你儂我儂,又開始討論起案情來。

    通過苗英的介紹,趙玉這才知道,原來他在蛋糕店後面空地上發現的那些攝像頭,其實不單純是用作攝像之用,而是一種目前國內最為先進的報警系統!

    那些攝像頭可以清晰準確地捕捉到異常狀況,尤其是當有人經過的時候,它會自動發出警報。一旦外面有什麼風吹草動,倉庫內的人便可以及時發現。

    譬如,當趙玉被電擊槍擊昏,被犯罪分子們抬進倉庫的時候,里面的人甚至可以清楚地知道,那附近的樓層上有沒有人正站在窗戶邊,會不會忽然瞅見他們之類,非常智能化。

    正是因為有著如此先進的報警系統,警方根本猜不著,犯罪分子們會把老巢設在那種地方!

    趙玉估計,早先他無意中發現空地上的攝像頭時,由于攝像頭都是關閉著的,說明犯罪分子們應該曾經一度遺棄過那里!

    而那段時間,恰好是警方發現蛋糕店有問題,監視蛋糕店的期間。

    也就是說,犯罪分子們因為肇慶之死,擔心老巢被警方發現,所以棄用了一段時間。可是,由于有那個叛徒陳鐸的加入,他們很快獲知,警方的注意力全在蛋糕店里,而並不知道後面別有洞天。

    因此,犯罪分子們這才又殺了回來,就那樣天天躲藏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繼續干著他們的罪惡勾當!

    如果不是被趙玉一舉端掉的話,那麼不管是羅小虎還是周安東,以及那些曾經跟余帥之死有關系的人,肯定都會受到他們的毒害!

    “哦”二人聊著聊著,苗英似乎參透了些什麼,忙點著趙玉的腦門說道,“我想到了,是不是因為他們之間發生了內訌,這才使得你有可乘之機的?”

    沒想到,苗英仍在揪著趙玉死里逃生的事情不放。

    “這個真沒有!哎呀,你怎麼就是不信呢!”趙玉郁悶地解釋道,“他們非要找我單挑,然後,我跟第一個人單挑的時候就搶了他的槍,然後就跟他們干起來了!最後把他們全都打趴下了,就這麼簡單而已嘛!”

    “no,no,no”忽然間,苗英居然說起了英語,“不管你小子怎麼能耐,也不可能一下子打敗那麼多人!好!你不說沒關系,那些罪犯馬上就要醒了,到時候一錄口供,我就全都明白了!

    “如果你小子敢騙我哼哼那你就給我等著,我保證讓你把醫院當成家!”

    “別別介啊”

    趙玉有心再解釋幾句,可苗英的手機忽然響了,應該是警局的同事打過來的。苗英一直說了很久,才把電話撂下。

    “趙玉,”放下電話,苗英表情凝重地說道,“雖然罪犯被捉住了,但是因為那個余浮生依舊下落不明,我們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一個是看守那些罪犯,一個是保護你的安全!我已經跟局里反應了,他們今晚會派人過來的!

    “而且,我們也跟院方商量了,等手術回來,叫那些罪犯也都住到這里,咱們把這里的半扇病房全都戒嚴起來!”

    “的確,有備無患!”趙玉說道,“就算那個余浮生逃跑了,也難保那些特種兵還有別的同伙兒!”

    “對!所以”苗英說道,“我們不能拖太久,罪犯一旦甦醒,我們需要連夜審訊,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

    一听這話,趙玉頓時蔫了。越早審訊,他就越早暴露。到時候,一旦隱身衣和防彈衣被揪出來,他將很難自圓其說。而且,苗英也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他!

    嘖嘖

    這可怎麼辦?

    其實,趙玉不是沒有想過,跟苗英實話實說,坦白從寬,把他系統道具的事說出來。可是,就算苗英會信,其他人會信嗎?到時候,他只會得到兩種結果,一種是被人當成神經病;另一種則會被人當成怪物,再也沒法過正常人的生活了!

    所以,系統的事,他是打死也不能說的!

    正在趙玉為此犯愁的時候,門開了,但見廖景賢和欒蕭蕭,一起從外面進入。而他們身後,更是閃過了不少全副武裝的特警!

    特警們抱著槍,全都侍立在了病房門口。

    “廖局長,欒局長!”苗英立刻起身,跟二位領導打過招呼。

    “趙玉,怎麼樣?”廖景賢大踏步來到趙玉跟前,問候了一聲。

    “托您的福,死不了還!”

    趙玉開了個玩笑,廖景賢微微一笑,但是欒蕭蕭不知他們的關系,當即責怪道︰“趙玉,怎麼說話呢?”

    “沒事兒,沒事兒,我的失職,實在是慚愧,慚愧!”廖景賢自我檢討道,“趙玉啊,幸虧你發現了陳鐸這個叛徒,要不然,後患無窮吶!這一次,趙玉干得太漂亮了!我先代表市局,向你提出表揚!”

    “表揚沒有問題,多發點兒獎金吧還是,這命玩兒的,差點兒玩兒沒了都!”趙玉嘿嘿地大言不慚,害的欒局長光拿眼楮瞟他。

    “好了,你就安心養傷吧!”廖景賢指了指門外,道,“我已經把特警隊調過來了,一定會確保你們的安全!嗯苗隊長”

    說完,廖景賢又皺著眉頭沖苗英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知道,這件事兒,我們難辭其咎!但是,希望看在欒局長的面子上,還是把調查權還給我們吧!

    “我們呢,的確是疏忽大意了,我們一直把曲萍案的重點放在了外圍情報上,想要一舉捉住那個罪魁禍首余浮生,卻真的疏忽了我們身邊的人!有了這次教訓,我們一定會整肅紀律,自查糾錯的!所以嗯”

    廖景賢看了看欒蕭蕭,欒局長急忙沖苗英點頭說道︰“是啊,苗隊長,咱們容陽分局,現在正處在風頭浪尖上,一連發生了那麼多大案要案,咱們真的是忙不過來啊!听我的,還是讓廖局長他們去處理這件事去吧!”

    “還是那句老話,余浮生之所以如此猖狂,是有原因的!”廖景賢附和道,“查這件案子,一定會牽扯出很多丑聞!所以,讓特勤組來處理的話,會更穩妥一些!喏,苗隊長,可不是我非要用官餃壓你,但是,這的確是大領導們的意思啊!你看”

    廖景賢說話時,欒蕭蕭一個勁兒地沖苗英使眼色。她的意思很明顯,人家是市局領導,都是帶著令來的,根本攔不住!人家之所以征詢你的意見,乃是尊重而已,這個面子已經夠大了,就趕緊答應吧!

    同一時刻,趙玉卻是眼前一亮,他琢磨著,如果換做廖景賢等人來審訊罪犯的話,是不是隱身衣和防彈衣的事,會看得更淡一些呢?是不是,有可能蒙混過去?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苗英卻是異常堅決地搖了搖頭,毫不客氣地吐出倆字來︰“沒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