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29章 他鄉遇“故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高秋登塞山,南望馬邑州。

    降虜東擊胡,壯健盡不留。

    穹廬莽牢落,上有行雲愁。

    老弱哭道路,願聞甲兵休。

    鄴中事反覆,死人積如丘。

    諸將已茅土,載驅誰與謀。

    李魚趕到馬邑州的時候,又變成叫花子模樣了。

    當初在山上,楊千葉羞遁而去,可憐的李魚又他麼忘了要錢了。

    有錢走遍天下,無錢寸步難行啊。

    李魚打零工、當伙計、扮乞丐,一路掙扎著,總算到了馬邑州。這一路下來,他已經進了隴右道,到了此處倒有一個好處,不必像中原地界,處處要過所,逼得他只能翻山越嶺,繞城而行。

    這里官府的政令幾乎不出州城,所以管理松懈的很。李魚本打算繞隴右道,出大震關,再經關內道,進入京畿道,入長安,找媽媽。結果小蝌蚪,麻煩多,到了馬邑關,他就獲悉了一個壞消息,大震關附近正打仗呢。

    就算黑道英雄打群架,老百姓還繞道兒走呢,何況是軍隊打仗,而且關防卡隘審的也嚴了,一個流民這時候偏要迎難而上去大震關,你想干什麼?那些粗魯的軍漢也不擅審案,十有八九先把你丟進大牢再說。

    可這一丟,只怕就是個不聞不問的結果,牢里條件又不好,瘟疫、疾病,死了拉倒。听了消息,李魚只好暫時打消了去大震關的念頭。

    李魚向人打听了一下,說起來這大震關之亂,與此時正在長安城里逍遙自在的頡利可汗還有著很大關系。

    頡利可汗,阿史那氏,名咄,啟民可汗之子。當初大隋以義成公主嫁入突厥,成為啟民可漢的妻子。啟民可汗死後,又按該部習俗,嫁給了啟民可漢的長子始畢可汗。

    始畢可汗病故後,義成公主討厭其長子奧射設見識淺陋,改立其弟咄,號頡利可汗。頡利可汗繼位後,依照突厥習俗續娶曾是其後母、嫂子的義成公主為妻,承父兄基業,兵馬強盛。

    頡利可汗以大隋女婿自居,連年侵犯大唐邊地,殺掠吏民,劫奪財物。李世民被迫親臨渭水,與其結渭水之盟。當時中原還未安定,李世民是迫于內憂外患,不得不做退讓。

    而在三年前,也就是李世民成為皇帝的第三年,終于派出了李靖、李績這兩個軍神級的名將,與薛延陀可汗夷男等人夾攻頡利,次年大敗頡利于陰山,頡利被生擒送至長安。

    頡利至京後,太宗賜以田宅,授右衛大將軍餃,在長安城做起了寓公。但西北並未因此安寧下來,頡利兵敗後,他的舊部一部分歸降了大唐,一部分繼續西遷,投奔了高昌,還有一部分則化兵為匪,變成了為害地方的禍患。

    這一次大震關戰事,就是四支最強大的馬匪聯手進犯大震關。他們已經成了馬匪,倒無意爭奪大震關,只是因為大震關守軍負有守土戍邊之責,在一次圍剿馬匪的時候,干掉了另一個大馬匪頭子。

    這四大馬匪頭子兔死狐悲,有心給戍守大震關的唐軍一個厲害瞧瞧。雙方這就干上了。也恰是因為出手的是四大馬匪,所以戰事才膠著纏綿,久久難分高下。

    因為他們不以攻克關卡為任務,只是襲擾其治安、劫掠其補給。官兵一旦出動,他們就呼嘯而去,逃之夭夭。

    李魚一听是這樣一種局面,登時傻了眼。這種見鬼的戰爭打起來,快也得三五個月,怎麼辦?由此進入關內道,就只這麼一條路,難不成原路返回?此時天氣寒冷,第一場雪馬上就來了,他既無馬匹代步,又沒御寒的衣物,如果返回,必死無疑。

    無奈之下,李魚只得先在馬邑州安頓下來。要在這里生活下去,就得找份工做著。因為大震關附近在打仗,城里擠滿了逃難的災民,但凡有份閑工,早就被人搶了去,李魚在城里轉悠了半天,一份工也沒找到。

    後來一個熱心的客棧掌櫃指點他道︰“你在城里,是別想找得工了。要不然,你就往城東去,城東三里,有座龍家寨。龍家寨龍大掌櫃的,是咱們整個馬邑州最大的皮貨商人,手底下有千八百號工人,瞧你還有把子力氣,沒準兒他能收下!”

    李魚听了連忙謝過客棧掌櫃,看看天色還來得及,便馬上奔了城東。

    李魚原還擔心龍家寨不好找,雖然距城只有三里。不過一出城,就是一馬平川的野地,遠遠一座寨子,直接就看得到。等到了近處,還沒進寨子呢,一股股的皮毛氣味兒就透鼻而入,想不聞都不行。

    李魚總算明白這家規模龐大的皮貨行為何要設在城外了。這氣味兒,開設在城里,周圍人家肯定不樂意啊。

    龍家寨的寨門兒敞著,無人看守,有不少遠近的商行車輛進出,十分熱鬧。李魚一進寨子,就見整張整張的牛皮、羊皮、豬馬、騾皮、駱駝皮掛得哪哪都是,至于貂、狐、獺等動物的皮毛也是整排地懸掛晾曬著,難怪氣味如此之大。

    但再往里走,氣味反而小了,原來晾曬環節的皮毛都是按照風向,掛在整個寨子的下風頭上兒,所以寨子里氣味倒不是特別濃郁。寨子里的人都在忙忙碌碌,看來整個寨子都是以制皮業維生,也無人理會李魚這個外人。

    李魚在寨子里轉悠了一陣,就見旁邊一片空地,一群婦女正在刮皮。寨子里的生皮肯定是從遠近收購的,運到寨子里後,百分百都硬了,所以得先在“臭缸”里泡,泡軟了後拿出來,鋪在“刮馬”上,再用刮刀刮,把皮子上邊的毛發和殘留的一些肉刮干淨,讓皮子變柔軟,以便進行下一道工序。

    李魚琢磨婦道人家好說話,便靠了過去。此時已經算是冬天,再有最多半個月就過年了,其實已經不是最好的制皮季節。但這寨子顯然生意特別的好,又或者有些獨到的冬季制皮工藝,所以依舊在進行著繁忙的制皮工作。

    婦人都穿著臃腫的皮外套,免得身上弄髒了。一個個各據一個“刮馬”,用刮刀認真地刮著毛皮,李魚見一具“刮馬”前有兩個人,想必會有空搭理他,便向她們走過去。

    一個穿著臃腫皮外套的女子背對著李魚,胸抵在“刮馬”頂端,皮子頭上打了一個洞,掛在栓上,濕淋淋的皮子可是又沉又臭。那女子拿著一把刮刀,正在一遍遍地刮著皮子,看其手法,遠不及其他人熟練,看來是剛干此行不久。

    在她旁邊,還站著一個中年大嬸兒,身體墩實,黎黑的臉龐泛著健康的紅暈,頭上扎了條白肚頭巾,正在指點那女子如何刮皮。

    李魚走到近前,未語先笑︰“咳!這位大嬸,勞駕打听一下,不知這寨子里哪位當家的負責招工啊,眼下還缺不缺工人?長工、短工都成,工錢隨意,我這人很能吃苦的。對了,我爹當初就是皮匠,對于制皮,我也略懂一二”

    那膚色黎黑的大嬸兒還沒說話,穿著臃腫皮外套,頭系白肚頭巾,手拿刮刀,笨拙地刮著濕滑皮毛的女子回了下頭,四目相望,兩個人都是一怔。這一剎那,李魚肚腿子轉筋,下意識就想溜走,但轉念一想,卻醒過神兒來。

    “她上回都沒殺我,現在更不會了,我跑什麼呀!”

    那位正在處理著臭烘烘的剛剛浸泡過的濕滑毛皮的女工人,居然就是大隋公主千葉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