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379章 千年帝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羅遇到過很多念能力者,但有一點不能否認,那就是在龐大的人口基數里,念能力者的比例低得可憐。

    一直沒見過除了薩哥之外的念能力者,羅差點要以為艾爾巴城里沒有其他的念能力者,誰會想到貧民窟的酒館老板是一個念能力者。

    本來在貧民窟里開一家酒館就很難想象了,窩著一個念能力者更是難以想象。

    “少年,找我呢?”

    打量了羅片刻,吧員男一臉笑嘻嘻,所說的話直擊靶心。

    羅心里微動,臉上毫無波瀾,倒也不打算隱瞞,點了點頭便走向吧台。

    吧員男看著羅走過來,從底下的櫃子里拿出兩瓶人工兌過的封蓋啤酒,遞給坐在吧台前的兩名邋遢漢子,隨後向著一邊揮了揮手。

    那兩名邋遢漢子頓時喜逐顏開的接過啤酒,屁顛顛的去擠別的地方,空出吧台前的位置。

    羅走過來,一屁股坐在空位之上。

    吧員男,也便是酒館的老板,他又拿出一瓶啤酒出來,瓶身之上有很多污漬,一看就知道是回收利用了很多次的酒瓶。

    他將啤酒推到羅的面前,拇指向上一翹,瓶蓋應聲飛向半空中,快速旋轉著,與底下的酒瓶呈直線垂直。

    “第一次來的客人,我都會請一瓶酒。”

    老板說著,手掌離開酒瓶,向上一撈,接住了旋轉落下的瓶蓋,順手丟進腳旁的紙箱里。

    老實說,單酒瓶的賣相,實在讓人提不起喝下去的欲望,但羅仿佛沒看到酒瓶的異樣,道了聲謝,便很自然的接過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隨後放下。

    “味道喝得慣嗎?”老板笑問。

    “兌水太多。”羅實話實說。

    老板聞言哈哈一笑,根本不介意羅直接拆台,轉而說道︰“溝里的事,錢夠都好說。”

    溝里,指不見光的事。

    羅忽然問道︰“你那把兒幾寸?”

    老板愣了下,霎時露出個曖昧的笑容,干脆道︰“五十萬就告訴你,一百萬能驗貨。”

    一百萬看個雞兒?

    羅沒瘋,這麼問只是試探一下,果然如老禿頭說的那樣,這貨只要錢夠,節操根本算不得什麼。

    “那關于沙漠禁區的事呢?”羅直接跳過去,突入主題。

    老板臉上的笑容微凝,看向周圍掃了一眼,見沒人注意到這里,又看向神情平靜的羅,壓低聲音說道︰“五百萬,知無不言。”

    “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你所知道的情報,值不值五百萬,也得等你說完才能得出結論。”羅說了這麼一句話,實際上,他的錢是真的大風刮來的。

    老板聞言,又恢復到之前笑眯眯的樣子,淡淡道︰“這是你情我願的事,願意繼續,你屁股就別挪,不願繼續,喝完這瓶酒,我就不送你了。”

    羅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從兜里拿出份量足夠五百萬戒尼的金珠,放在桌子上。

    如果他認為老板給出的情報不值五百萬,這金珠他自然有的是方法收回來。

    老板看向閃著淡淡光澤的金珠,眼楮亮了起來,倒沒有魯莽的伸手去拿金珠,畢竟交易才起了個頭,都還沒開始,他也不可能直接拿走酬勞。

    “禁區的位置在肯帝亞沙漠中央處,那里是一座千年帝都的遺址,終年被猛烈的沙塵暴所包圍,上空是又黑又厚的積雲堆。”

    “只要越過沙塵暴覆蓋的區域,就會看到一片山谷,而千年帝都就在山谷里。”

    “那谷內有東南西北四條通向帝都的狹道,據說每條狹道的地面堆滿了厚厚的尸骨,還有,進去的人,沒一個活著出來。”

    老板一邊說著,一邊盯著羅手邊上的金珠。

    “既然進去的人都死在里面,為什麼你會知道谷內的情況?”羅立即指出了老板話里的前後矛盾。

    “問得好。”老板解釋道︰“因為禁區的沙塵暴每過一百年都會莫名其妙消失一次,有幾次是在四十秒左右後又重新出現,有幾次是一兩分鐘到五六分鐘不等,消失又出現的時間不等,沒有精確的規律,但它們的共同點就是時間夠短。”

    “膽肥的人,會趁著沙塵暴消失的時機進入谷內,畢竟那千年帝都可是肯帝亞沙漠歷史上最強最富饒的國家,磕下微不足道的一小塊邊角,也足夠富貴一生了,但沙塵暴重新出現,里面的人,自然是沒能耐出來了。”

    “相對的,也有膽小的人,在看到谷內狹道里扎堆鋪成路的尸骨,臨陣變卦也是有的,所以知道谷內的事並不稀奇。”

    “至于如何確定那千年帝都就在谷內,古時留下的地圖都可以當做份量十足的證據。”

    說到這里,老板攤了攤手,目光從金珠上移開,望向神色平靜的羅,繼續道︰“我所知道的就這些了,那麼,你認為值不值?”

    羅的手一動,輕輕壓住金珠。

    老板眼角余光瞥到這一幕,眼神頓時微微一變,卻看到羅沒有表態,反而問道︰“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這里的人將禁區視為禁忌的話題?”

    老板沉默了半響,忽的抬起三根手指,說道︰“肯帝亞沙漠有三個國家,分別是艾爾巴、窪特、戈洛,你問為什麼艾爾巴的人將那里視為禁忌而不願意提及,那是因為艾爾巴太保守了。”

    一句艾爾巴保守的話,就囊括了所有層面的回答。

    “最後再送你一個情報,三個國家的所有人,都認為千年帝都里藏有這片大地上最多的財寶,甚至是谷內狹道里的那白骨堆,都有一大筆無法想象的死人財。”

    “但是,只有戈洛國里的人有一股不怕死的瘋勁,每年都有戈洛國的人去沖擊那沙塵暴,試圖進入千年帝都,而艾爾巴,有這個意向的人,恐怕只有三皇子了,也因為這樣,三皇子很不受老國王待見。”

    “你要是對禁區感興趣,建議你去戈洛國找一個名為雄鷹的團伙,那團里的人幾乎都是流氓性子,一直就沒放棄過進入禁區,掌握的情報應該更多更詳細。”

    “哦,對了,如果你要去戈洛,小心沙盜吧,即使你懂得念能力,也並不能保證你可以從沙盜手里脫身,那是一批令人厭惡又極為難纏的家伙。”

    只要用【凝】看到羅使用【纏】,就能得出羅是念能力者的結論,但老板卻無法看出羅的實力深淺,這才警告羅小心沙盜。

    “酒我就不喝了,確實不怎麼樣。”

    羅說著,便是收手直接轉身離開。

    “在這里,有酒喝就不錯了。”老板飛快收起金珠,看著羅離開的背影說了一句,也不知道羅有沒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