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四七一章 初入靈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那樂靈鶴聆听大約十幾個呼吸時間後,就睜開了眼楮。

    “東面八十里,西面五十里,西北面九十七里外都有異常!剩下的還有一些,不過我需時間仔細傾听”

    “去西北面吧!”

    張信一邊說話,一邊駕馭著小吞天繼續前行。其實他們也沒得選,其余的方向,都需翻越兩邊的山峰,而在這些山峰之後,都是靈域仍未穩固之地。且他選擇的方向,也正是那處藥園所在之地。

    只需順著這峽谷,走個七八百里,就是原本由玄善峰下院經營的那座善甲號藥園。這次雪崖上師需要的仙虹草,就在那善甲號藥園內。

    此外他讓樂靈鶴搜尋,也只是走走形式而已,其實另有依仗。

    “葉若,把你準備的衛星圖,給我調閱出來。”

    隨著張信的命令下達,葉若的身影立時顯示在了張信的面前。

    不過張信卻發覺不對,相較于往常,葉若的反應明顯慢了一拍。

    張信的眼神狐疑︰“若兒你在做什麼?”

    “我在搜集數據啊!這麼好的機會”

    葉若嘻嘻一笑,理直氣壯的說著︰“難得這些神師沒法感應,可以肆無忌憚的收集數據,也不用擔心被他們發現哦喵。”

    “原來如此。”

    張信搖了搖頭,轉而把注意力看向眼前的高分辨率三維衛星地圖。

    這是葉若,在數百張衛星圖片的基礎上,截取優化而成。根據這十幾天以來,靈域範圍內所有的微小變化,葉若在這張地圖上,標定了數以千計的異常點。

    那樂靈鶴能夠知道西北面九十六里外,可能有一件十二級以上的奇珍,可他卻能知道這件奇珍,究竟是什麼樣的品種。

    且現在葉若的探測衛星,已經大幅改進,能夠深入到地下三百米。這些奇珍異寶,只要不是埋藏得太深,都逃不過他的天眼。

    “十四級的血蘆薈?”

    張信的眉眼不禁微挑,血蘆薈是個好東西,服用它的葉片,可以直接增長修為。一枚葉片上的肉,就可以相當于三枚十二級至寶靈丹的效果。而血蘆薈的根基,則是頂級傷丹與解毒丹的必備原料。除此之外,此物也可以作為一些特殊功法的輔藥,用于中和體內的毒性,很是珍貴。

    這樣一株血蘆薈,在領域之外至少價值三萬點十五級貢獻,而在葉若的衛星圖中,那可不是單獨的一株,而是一群!

    不過這次他們想把這些東西搶下來,可並不容易。

    思及此處,張信眺望前方。可見前方二十里煙塵漫卷,遁光閃逝。就在剛才,已經有人先他們一步反應了。

    此間能感應到血蘆薈的絕不小于二百之數,其中不少來自其他宗派的競爭者,也將此物作為他們的目標。

    為了這些東西,搞不好就要引發這次血獵的第一場大戰,

    張信也注意到,此時跑在他們前面的,大多都是來自于中小門派,且無一例外,都是不計成本的施展出靈符靈丹秘術等各種手段,爭先恐後,使盡吃奶的力氣往前飛奔。

    反倒是那些玄宗大教的人手,絕大多數都被甩在了後面。

    這其實也是常態,這些小宗小派之人,都清楚靈域核心深處的東西,輪不到他們去爭奪。倒是外圍的東西,他們還有幾分希望。可如前面的那些高階奇珍,都被張信這樣的大宗子弟搜刮走了,這些人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再無得手的可能。

    可月無極明顯經驗不足,隨著他們往前走了二十里不到,就不禁眉頭大皺。

    “是不是該加速了?或者干脆放棄,換個目標?“

    “加速做什麼?”

    王六合用疑惑的眼神,斜視著月無極︰“這里的地勢,實在太狹窄了。這個時候跑到人堆里面去,是想找死嗎換目標就更沒必要,即便沒找到機會,我們在外面觀望一下也好。”

    魏周流也同樣面色訝異︰“月無極你來之前,難道就沒做個功課?別告訴我,本山那麼多關于玄級與準神級血獵的史冊與秩記,你一本都沒看前人的經驗,還是很有用的。”

    眼見月無極一陣凝噎,魏周流就不禁搖頭︰“不懂的話,听摘星使大人吩咐就行,少說廢話!”

    听到此處,月無極面色不禁又陣青陣白,立時出言諷刺︰“你現在這樣,倒真像是個狗腿。”

    魏周流卻毫不以意︰“我這樣,總好過你月兄,全不把自己性命當回事。準神級的血獵,也敢輕忽大意!”

    張信完全沒理會這二位的爭執,繼續凝神眺望著前方,將周圍幾十里內的一切,都全數映在眼底,不錯過前方每一份異動。

    也就在大約一刻時間之後,張信突然下令:“加速!八成”

    他周圍諸人聞言,初時還是有些愣怔,隨後才明白了過來。這加速,八成之意,應是讓他們以全盛時八成的速度前行。

    而這次又輪到皇泉凝眉︰“現在就加速?這可不是好時機,”

    正如皇泉所言,這個峽谷之內,地勢太窄。如他們深入到人群之內,只需稍有異動,他們就會被牽連。

    又或者那些超天柱一個大規模的殺傷靈術,就可能遭遇滅頂之災。

    可就在她說話之時,王六合與魏周流,已經追隨著小魔犀的步伐,加快了身影,

    而那黑衣人以及他麾下的六位靈奴,也是亦步亦趨的動作。

    皇泉無奈,只能在腳下生出更多的電光,緊隨在諸人身後,

    也就在這刻,前方忽然傳來了一陣騷動,一陣陣隱隱約約呼喝聲,從前方傳來。

    “在那里!是血蘆薈!”

    “二十七株麼?真是難以置信,這種至寶,只這一處居然有著二十七株,這就是準神級的領域?”

    “果然,之前就感覺這邊的靈能,尤其強盛!”

    “可惜,還沒有完全成熟。”

    “需要完全成熟做什麼?那時候反倒不好入藥。真要成熟了,早就被那頭畜牲生吞了”

    這聲音未落,前方三十里外,就傳出了一聲轟的震響,爆裂的火雲,驀然升空而起。

    隨後不到一個呼吸,後面的月無極與皇泉,就一陣目瞪口呆。只見前方幾十里空間內,瞬時間無數的風刃亂斬,數百上千的火光爆裂!只一剎那,前方這片空間就忽然化為修羅殺場。整整上百道氣機,在這一瞬間消失無蹤。

    這些來自小宗派的神師與門人,此時都近乎瘋狂的,以靈術攻擊著周圍之人。使得這數十里空間,在短短的時間里,就被各種光焰覆蓋。

    月無極目光閃爍,已明白張信,為何要他們吊在後面了。他不禁斜視了張信一眼,心中明悟,忖道這個家伙,果然就如月崇山之言,並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外似粗狂魯莽,可其實胸有丘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