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二零章 黨人為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天原空碧並未親身趕至,而是于深夜時分,在張信的靈居之內,突然凝聚出了一面冰鏡。

    此舉令葉若嚇了一跳,事發之刻,她正準備讓一尊鑽進式土潛機進入靈居。且這東西距離地表,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層了。

    張信倒是鎮定自如,原空碧這其實算不得是遠程施法,只是依靠她那十二級的靈能,在二百里外施為而已。換成是周小雪,到了原空碧這個層次,可以遠隔一千五百里外施展靈術。

    普通的靈師妖邪,多半連她的面都見不到,就要死于其手。

    這也更不能算是遠程感應,那位只是通過張信眉間的玄字印記定標而已。

    所以他這室內發生了什麼,原空碧是沒可能知道的。自然,通過這面冰鏡看到的除外。可因他最近都極小心謹慎之故,現在這居室內,並沒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那冰鏡成形之後僅僅須臾,里面就已現出了原空碧的身影。數日不見,這位風采就更勝往昔。

    張信倒是不覺意外,眼中微現笑意︰“弟子恭喜師叔,升任藏靈山上院知事職!”

    “只是代理而已!而且,這職位很麻煩的”

    原空碧用手指彈了彈胸前的徽章,神色略有些不爽︰“要不是宗門的規矩,我實在懶得理會這些破爛事。”

    張信也看出這位,確是真心實意,並無半點的矯情。

    其實日月玄宗內,絕大多數靈師都是如此,更關注自身的修行,而非是日月玄宗的道職與權勢。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們寧願呆在自己的靈居內幾十年都不出來,只專心潛修。

    可修行需要資源,需要各種丹藥與靈物的輔助。而他們要獲取這些,就必須與那些妖邪搏殺,或者手中掌握足夠的資源及力量才可。

    開創日月玄宗的那位初代宗主,也是看透了靈師們的本性,所以在創門之初就立下了各種規矩,用于催迫日月玄宗的門人弟子,能夠踴躍的為宗門效力。

    就比如輔助神師進階聖靈的日月精露,那不但需要極高的貢獻值換取,且必須在日月玄宗內擔任過高層道職,並達到一定的年份,又或者在任職期間,對宗門貢獻巨大,也有換取的權限。

    還有那能夠輔助修行靈能,並且可增加晉升聖靈成功率的日月潭,也只有對宗門有巨大貢獻的十大天柱,才有進入的資格。

    而在十大天柱之下的二十五位首席弟子,七十二位道種,千人道種候選,以及九級靈師的晉升,也莫不需擔任一定等級的道職之後,才有資格更進一步。

    所以日後張信要想成為十大天柱之一,那就至少得成為一個分院的知事,並且呆滿三年才可。

    “這些廢話就不說了,這次我尋你說話,是為白振俠的事情。就在不久前,考功堂已經將你發現地窟妖邪的獎勵發下。內容我暫時保密,只能說那些東西,超出你想象的豐厚。不過宗門的規矩,你是知道的。所有的獎勵,都只能在入門試之後領取。”

    原空碧笑意盈盈的說著︰“還有擒拿白振俠,此事明面上是歸功于我那竇靈國師兄,可其實向考功堂呈報之時,依然是用張信你的名字,而考功堂為此事開出的獎賞,也很不低。張信你之前不是說要在十年之內達到天柱麼?我之前感覺荒唐,可如你的貢獻值能夠以這種速度增長下去,說不定還真有可能。”

    張信听到一半,就已心中微喜,能讓眼高于頂的原空碧,也說出豐厚二字,那想必是真的很豐厚。

    可惱的是,這原空碧不肯說具體的獎勵內容,讓他心癢難搔。

    可隨即張信,就已暫壓住對此事的期待,面色故作淡然的詢問︰“不知那白振俠,還有司馬信德,可招供出什麼?”

    “他們?”

    原空碧卻並未答話,而是冷目看著張信︰“你不是一個小小入試的弟子,這些事情,不是你該關心的。要我回答此事,那就先說說你的理由。”

    張信有些無奈,其實他也知自己現在,並無資格知曉這種宗門密事。不過他仍準備盡力爭取︰“弟子只是好奇而已,畢竟這兩人的事情,恰好都與我有關。就說地窟那些妖邪,那絕非是司馬信德一人之力所能為,這次我壞了他們的好事,說不定會被那些人視為眼中釘。至于白振俠,就更需防備,他身後之人看上了我張信的靈術,那麼之後未必就不會有第二次。”

    “這麼說來,倒也有些道理!”

    原空碧手托著下巴,陷入沉思,半晌之後,她就出乎張信意料的開口︰“原本以你候選道種的身份,是不夠資格的。可既然這些事,都涉及你的生死安危,那本座也不妨破例一次。司馬信德那邊還未開口,此人修為已達極高境界,元神堅固,難以取攝神念。倒是那白振俠的所有記憶,都已被我們的監院上師,解析通透了。”

    張信聞言,不禁暗喜,心想這位真不愧是原空碧原天柱,果然是最不在乎宗門法規的。

    可隨著原空碧的訴說,他卻是神色頓變。

    “按照白振俠的記憶,他是加入玄昊黨之後,才從同黨的手中,得到的融合妖魔血肉之法。而且這次破壞斗轉乾坤,導致雷師兄中途遇襲的那人,也同樣出身玄昊黨。至于那幕後之人是誰,仍不清楚,只知那一共是兩人,且皆為聖靈人物,都是玄昊黨的高層之一。”

    張信心緒一時間是復雜之至,難以接受。

    好在他之前,也想到過玄昊黨可能會被人利用,故而只是須臾,就調整了過來。

    “真是玄昊黨人所為?這個原師叔你也相信?白振俠身後之人,會留下這麼明顯的線索?且我听說那玄昊黨的宗旨,是為上官玄昊抱不平,欲為此人討回青白。對我這樣的廣林山遺孤,也是照顧有加的。”

    “你能不被仇恨蒙蔽,這個很好!”

    原空碧說話之時,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了欣賞之意,她不知張信心緒,只道張信之所以神色復雜,是因提到了上官玄昊。而所謂的玄昊黨,正是由上官玄昊的一些擁躉創建。

    張信身為廣林山遺孤之一,對上官玄昊懷有深仇大恨,今次卻能以公允的立場判斷事態,這在她看來,無疑是極佳的素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