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死’個明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抱歉,原本我打算自己一個人來的,就算失敗了,只要能夠回到過去,也可以重新來過。沒想到最後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而且還把你們也卷入進來了。”

    看著周圍越圍越多的人,想到剛才圓理之環完全無動于衷的表情,莊小焰的臉上帶著一絲已經完全放棄的頹然,低聲回答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一把抓住莊小焰的衣領把她直接提了起來,看著莊小焰此時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溫慧的臉上充斥著惱怒的情緒。

    她的惱怒不止是因為莊小圓變成了那種什麼感情都沒有的樣子,還因為莊小焰此時這種完全放棄希望的表情。

    雖然莊小焰和她們並不親昵,真正熟識的時間也並不長。但是,作為從莊小圓身上分離出來的存在,作為莊小圓的朋友。溫慧也認可了她是自己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同樣也是自己的好朋友,這就是溫慧的觀點。所以,哪怕相處時間並不長,溫慧也一直覺得自己和莊小焰同樣是關系不錯的朋友。

    但是現在是怎樣,居然瞞著她們偷偷的把莊小圓變成了這種樣子。好吧,瞞著也就瞞著了,誰都有幾個秘密,更何況她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莊小圓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謎團。

    但是,既然瞞著她們自己干了,你倒是干好啊。現在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是干嘛。有那閑工夫頹廢,還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把小圓變回來呢。

    “溫慧,先別急。小焰,你能不能先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伸手拍了拍溫慧的肩膀,制止了她惱怒的行動,從魔法少女世界過來的林可心臉上帶著嚴峻的表情,看著莊小焰追問道。

    “是啊,先把話說清楚,無緣無故的為什麼忽然變成這個樣子。還有,小圓什麼時候回來的?”注意到世界之門的異常,從音樂世界匆匆趕過來的樂悠悠滿臉擔憂的從圓理之環身上收回視線,同樣看向一臉頹然的莊小焰。

    分別了幾天,每天都期待著和莊小圓再次相聚,沒想到當她們再次見面之後會變成現在這種樣子。此時的莊小圓明顯很不對勁,居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而且,在她的身上也感覺不到原來那種讓人安心的溫暖了。

    “莊小圓,唉。她是世界的核心,最初的始神,圓理規則的掌控者,管理世界平衡的圓理之環。這個,你們都是知道的吧。

    而現在的她,就是圓理之環真正的樣子,完全沒有自己的情感,完全只遵循世界定下的規則行動,一個用于平衡世界的工具。”

    視線從溫慧身上轉向一旁的林可心,又從林可心轉到樂悠悠,之後一個個看過去,安娜,妮娜,菲兒,楚淼淼所有莊小焰知道的不知道的,屬于莊小圓的朋友們都已經聚集在了她的身邊。

    看著周圍滿滿當當的一大群人,又抬頭看了看天空中在全力擴展規則圓環的圓理之環,莊小焰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開始說起了關于世界,關于圓理之環,關于神魔,以及關于自己的事情。

    在圓理之環的規則圓環覆蓋整個大世界之前,她們還有一段時間,而這一段時間也足夠莊小焰好好的給她們說一下這種真實存在的悠久神話故事了。

    雖然哪怕現在告訴了她們這些,在世界被完全重置之後,她們也根本不可能記得這樣的故事。但是至少,在還沒完全重置之前,能夠讓她們死的明白吧。

    “這種事情為什麼不提早說,如果早知道的話。”厚重的耀金盾重重的砸在地上。從神魔世界丟下探索到一半的遺跡匆匆忙忙趕過來的安娜臉上難掩煩躁的情緒。

    听完莊小焰的敘述,她就知道,莊小焰口中的神和她們所在世界的神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那是更上位,更高層次的神魔,而莊小圓此時所化身的圓理之環,正是那種上層神魔的最頂尖,最原初的一位。

    甚至,所有的神魔加在一起都比不上的,最重要,最強大,最原始的一位神魔。那是一位掌管著世間一切法則的最強存在。

    “早知道的話,你們一定會阻止她補全圓理之環的吧。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圓理之環最終還是會被補全。只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

    我唯一弄錯的並不是讓她補全了圓理之環,而是至今為止所累積的情感還不足以動搖圓理之環本身的心。”

    沒有讓安娜把後半句話說出來,莊小焰就直接接過了她的話,堵住了她原本想說的阻止圓理補全的話。事實上,莊小焰並沒有騙她們,圓理是注定會齊聚的,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如果不是莊小焰本身就在壓制圓理之力的話,說不定早在幾世之前,莊小圓就已經被圓理之力所吸引開始收集世界水晶了。

    “現在怎麼辦,小圓真的回不來了麼?”一臉憂郁的抿了抿嘴,葉雨橙抬頭看向天空中的圓理之環,語氣沉悶的問道。

    根本就沒有想到,和莊小圓分別不過兩天就能夠和她重逢。但是,她更沒想到的是重逢之後居然會變成完全的陌路人,莊小圓根本就不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莊小圓了。

    想到之前在女武神的世界,自己跟隨著莊小圓一起處理旋光城的事物,一起到處閑逛,一起拜訪別的女武神。督促偷懶的她,應付貪吃的她。

    一幕幕的畫面在腦海中閃爍,讓葉雨橙越發的憂郁起來。她不想面對現在的這種場景,她寧願永遠都見不到莊小圓,也不希望莊小圓變成現在這種樣子。更不希望她忘記自己。

    “已經補全的圓理之環是無敵的,我們根本就無能為力。”雖然葉雨橙呢喃的聲音非常的輕微,卻還是被莊小焰和周圍的人听到了。听到葉雨橙的詢問,莊小焰一臉頹廢的低下了頭,她已經沒有辦法了。

    “不會的,怎麼可能會回不來。她可是莊小圓啊,她一定會回來的。如果她敢忘記我,我就好好揍她一頓,一定要讓她想起了。”

    猛烈的風暴忽然爆發,把周圍的幾位少女逐漸推開。面對頹廢的莊小焰和周圍這些或擔憂或猶豫的少女們,溫慧的聲音中卻充斥著慷鏘有力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