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賭一局麼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還真是自信呢。不過,我可不想把精力全部花費在你們身上。如果因為和你們的比賽受點傷或者再減少點戰力的話,就太便宜紫之國的人了。

    你們應該也不想因為和我們之間的比賽影響到自己的狀態吧。所以,不如我們之間做個賭局怎麼樣?誰輸了,誰就直接棄權,讓贏的人去對付紫之國。”

    听到莊小圓自信的話語,安東尼卻並沒有在意她話語中對自己所下達的戰書,只是眯了眯眼,臉上露出了一絲算計的笑容,笑著提議道。

    “原來如此,賭局麼。這就是你忽然過來的真正目的吧。看樣子,你們白之國在和紫之國一戰之後恐怕也沒有剩下多少人了。”

    听到安東尼的提議,莊小圓扭頭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在安東尼以為莊小圓被他的美貌所迷惑,做出自認為帥氣的造型的時候,莊小圓臉上卻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意有所指的揭穿道。

    “怎麼可能,我可是專門為了你才過來的。畢竟像你這樣英氣十足的妹子是真不多見,更何況,還和克勞斯一起進來。賭局什麼的,只是順勢而為而已,順勢而為。”

    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隨後露出一個略顯夸張的虛浮笑容,安東尼有些顧左言他的轉移話題,直接跳過了關于自己隊伍人數的問題,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表情看著莊小圓說道。

    “你說的話,真是一句都無法讓人相信啊。佣兵王麼我倒是覺得謊話王或者吹牛王之類的更適合你,要不就是牛郎王?”

    對上安東尼深情款款的眼神,莊小圓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伸手摸了摸寒毛豎立的手臂不敢再看他。直接扭過頭去,一邊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這個你真的是誤會我了,我是絕對不會對女孩子說謊的。我說的可都是真話,而且佣兵王這樣的稱號原本就不符合我自己的心意,也是別人強加給我的。

    要我說的話,還是後宮王,美男王之類的更適合我。誰叫我這麼帥呢,就算是敵人,看到我都忍不住沉浸在我的美貌之中。

    啊,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的決定是什麼呢?不知名的王喲。要和我進行這一場決定勝負的賭局嗎?還是說因為不願相信我的話,就直接拒絕呢?”

    夸張的做了一個傷心的動作,卻完全沒有被已經扭過頭去的莊小圓看到。也不在意莊小圓是不是看著這邊,被無視的安東尼依舊保持著被箭穿心的動作,用著憂郁的語氣說道。

    只不過,在最開始的憂郁之後,安東尼的語氣卻在快速變換,從憂郁到無奈,又從無奈到自憐,隨後又變得恢復正常的認真,詢問起莊小圓的決定來。

    以安東尼這種快速變換蘊含著各種情緒的語調,相比起成為什麼佣兵王,說不定做個演員更適合他呢。也許不用幾年就能夠直接成為影帝了,絕對比做一個王容易的多。

    “說說吧,你打算怎麼賭。”面對安東尼情緒變換的語調,莊小圓也開始逐漸習慣起來了。只要把他當作一個普通的神經病就不會覺得他的說話有什麼古怪的了。

    而對于安東尼賭局的提議,莊小圓並沒有拒絕,也沒有接受。只是問起了關于賭局的內容,她可不想打沒把握的仗。當然,如果通過簡單的賭局就能夠分出勝負的話,莊小圓倒是也不介意對方直接棄權。

    “很簡單,這場賭局就讓我和你兩個人以一對一的對抗戰來決定勝負吧。輸的人直接棄權,贏的人晉級決賽。

    怎麼樣?這可是又能夠體現自己的英勇,又能夠不造成太大的損傷,還不會因為運氣影響賭局的勝負,這可是最好的對賭方式了。”

    露齒一笑,被問起賭局的內容,安東尼終于認真了起來,臉上也不再露出那種讓莊小圓受不了的表情,語調也恢復了正常的平緩。

    “所以,你們白之國能夠參與戰斗的還有幾個人?”听到安東尼的對賭方式,莊小圓挑了挑眉,話鋒一轉再次回到了白之國的參賽人數上。

    居然提出以一對一單挑的方式來決定勝負,這可是直接就把白之國的企圖暴露無遺了。也讓莊小圓更確定他們的情況非常糟糕的事實。

    本身,同樣作為強國存在的黃之國在與紫之國對戰之後就只剩下克勞斯一個人還能夠勉強作戰的了。並不比黃之國強太多的白之國又怎麼可能幸免于難,比黃之國的狀況好呢。

    所以,在最初,莊小圓其實就已經猜到白之國能夠參加比賽的人數應該不多了。只不過此時,在听到安東尼提出來的賭局建議之後,倒是讓她更加確定了而已。

    “為什麼一定要抓著我們的人數不放呢。我們可是白之國的參賽隊伍啊,絕對是這一屆比賽最有力的冠軍候補。為了保存實力,能夠向你們紅之國提出這樣的賭局已經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好吧。”

    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再次被莊小圓問起自己隊伍的情況,就算是臉皮厚的安東尼也不好意思繼續搪塞下去了。而且,也找不出更好的能夠轉移話題的借口了。

    “廢話真多,我只想知道你們還有幾個人能夠參與後續的戰斗。想要我答應這種賭局,就把你們的人數告訴我吧。不然我倒是不介意和全部實力的白之國好好試試身手。”

    已經確定了自己內心中的猜測,莊小圓又怎麼可能相信安東尼的鬼話呢。更何況,從一開始,安東尼這種滿嘴跑火車的人,莊小圓就不會輕易的相信他。

    “唉,還真是一點都不留情面啊。好吧,我告訴你。在經過和紫之國那一戰之後,最後幸存下來的加上我就只有兩個人。不過在這兩天,倒是又有兩個人恢復的差不多了,應該勉強能夠加入戰斗了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嘆了一口氣,面對莊小圓一副完全不相信的表情。安東尼知道瞞不過她,索性也就直接說出了自己隊伍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