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說漏嘴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傍晚時分,在太陽已經落山,天空還透著一點點光亮,並沒有完全陷入黑暗的時候,莊小圓和凱斯特回到了紅之國的住宿地點。此時,和莊小圓她們同時離開,卻去了不同方向的艾莉和伊格爾也都已經回來了。

    “我們回來啦。咦?你們這是怎麼了?”走進住所的大門,抬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大廳中的艾莉和伊格爾,只不過此時,這兩人的臉上卻充滿了郁悶。

    注意到艾莉和伊格爾的情緒好像不太好,莊小圓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一絲驚訝和疑惑的表情,有些奇怪的向她們倆問道。

    明明之前出發去各個區域游覽參觀的時候一個個都是高高興興的,怎麼回來之後就變成現在這種樣子了?難道玩的不高興?還是發生了什麼不高興的事情?

    “被海倫娜老師訓了。”听到莊小圓的聲音,坐在大廳中的艾莉和伊格爾這才帶著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扭頭看過來,有些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看上去好慘的樣子,不過為什麼會被訓?你們不是都已經想好借口了麼?難道不管用?”

    走進住所的大廳來到艾莉和伊格爾的身邊,莊小圓一臉好奇的看了一眼坐在艾莉和伊格爾身邊,一臉不高興的凱琳娜和一如既往平靜的麥蒂開口問道。

    “並不是私自離開的問題,而是發生了其他的事情。”扭頭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一臉不高興的凱琳娜,伊格爾輕嘆了一口氣回答道。

    “其他的事情?什麼事情會讓海倫娜老師生氣到訓斥你們啊?”

    听到並不是私自離開的問題,凱斯特的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不用擔心因為這一次的游玩而遭到訓斥了,不過對于伊格爾口中的其他事情,凱斯特也不免露出了一絲好奇。

    雖說之前還為了應付海倫娜老師的責問而特意想了一個不錯的借口,但是這也只是想要做壞事的學生對于老師本能的畏懼讓她們做出了最壞的打算而已。

    事實上,海倫娜老師的性格非常的溫和,在學院里的時候也沒有听說過哪個學生曾經被海倫娜老師訓斥過。所以,對于凱斯特她們的私自離開,海倫娜老師基本是不會太過干涉的。

    但是,現在看艾莉和伊格爾的樣子,明顯剛經受過一番非常嚴厲的訓斥。這讓凱斯特也有些好奇起來,能夠讓性格溫和的海倫娜老師訓斥,卻又不是因為她們的私自離開,那麼到底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呢。

    “這個嘛,其實”听到凱斯特問起具體的事情,連莊小圓也露出了一絲好奇的表情看了過來。伊格爾再次扭頭看了一眼身邊一臉不高興的凱琳娜,見她沒有制止的意思,這才開口準備告訴她們之前的事情。

    只不過,就在伊格爾準備開口的時候,一個從門口進來的人讓他直接停下了即將出口的話,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個苦笑的表情。

    “凱斯特,你們終于回來了。說吧,你們是不是也帶來了什麼不好的壞消息。是和其他國家的人大打了一架,還是忽然出手攻擊了哪個國家的參賽隊伍。”

    從門口走進來,讓伊格爾停下了講述的赫然是海倫娜老師。只不過,此時的海倫娜老師臉上還帶著嚴肅的表情,一邊從外面走進來,一邊開口向凱斯特問道。

    “海倫娜老師?我們沒有和人打架,只是在玩雪而已。”看到從門口進來的海倫娜老師,注意到她臉上那嚴肅的表情,凱斯特心中本能的浮現出了一絲學生見到老師的緊張感,慌忙開口回答道。

    “只是在玩雪?不錯,終于沒有再給我帶了什麼壞消息了。惹怒了紫之國又招惹了橙之國,如果再得罪哪個國家,我這把老骨頭可架不住那麼多人來上門討說法。”

    輕輕的松了一口氣,在听到凱斯特的回答後,海倫娜老師臉上的嚴肅表情終于逐漸散去,露出了原本的溫和表情。剛才,她可是一直在給兩位惹事的學生擦屁股呢。

    雖然紫之國算是完全得罪了,根本就不打算坐下來好好談談,不過畢竟紫之國離得遠,得罪也就得罪了,紅之國也不一定會怕那些只會用下作手段的人。

    其實,相比起紫之國,海倫娜老師之前更擔心的還是橙之國。要知道,橙之國的國力在九個國家中也是數一數二的,而且橙之國的國土就比鄰于紅之國西面,如果有一個萬一,紅之國的未來可不會好過。

    雖然因為魔獸的威脅九大國家已經簽訂了和平協議,禁止了國家之間的戰爭。但是,有些時候影響兩國的可不只是戰爭而已。

    萬幸的是,面對海倫娜老師的示好,橙之國倒是顯得非常友好,仿佛之前的那一次打架就像是友情交流一樣,完全沒有造成絲毫的仇怨。

    “橙之國和紫之國?你們還真是能折騰呀,居然隨便出個門就得罪人。”听到海倫娜老師那略帶抱怨的語氣,莊小圓向著坐在一旁的凱琳娜和麥蒂挑了挑眉,臉上露出了一個揶揄的表情。

    橙之國進來的魔法門入口是在西面的大海上,所以和橙之國產生摩擦的應該是麥蒂。而紫之國在另一邊,根據莊小圓得到的情報,西面的魔法門就在平原與沙漠的交接處,這應該是凱琳娜的鍋了。

    “小圓,我覺得你說出這種話完全沒有說服力。明明之前還直接無視了白之國的人。”

    隨著海倫娜老師的表情緩和起來,凱斯特的心情也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心情放松的凱斯特,在听到莊小圓調侃凱琳娜和麥蒂的話後,腦海中浮現出了之前遇到過的那兩個人,嘴上也不由的開口吐槽道。

    “嗯?白之國的人?凱斯特,我希望你能夠和我好好說說,你們又做了什麼事情招惹到白之國的人了。”

    凱斯特的話剛出口,一陣凌然的寒意忽然襲上凱斯特的背後,伴隨著寒意出現的還有一道略顯冰冷的,充滿了壓迫感的聲音。

    注意到這股讓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听到來自自己背後的聲音,凱斯特不由得扭頭向著自己背後看去,映入眼簾的正是海倫娜老師那張再次嚴肅起來的臉。

    “海,海倫娜老師”看著海倫娜老師那張嚴肅的臉,以及此時雙眼中流露出來的壓迫感,凱斯特臉上露出了懊惱的神色,大意了啊,居然一不小心說漏嘴了,明明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說不定人家都已經忘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