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二八壁畫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我才不是笨蛋呢,不過,能夠把你召喚出來,我也覺得是我的幸運。”

    對著莊小圓皺了皺眉,對于她說自己笨蛋這一點凱斯特非常的不滿,不過在皺眉的同時,凱斯特伸手拉住了莊小圓的衣襟,也跟著看向道路的前方,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在兩人說話間,莊小圓和凱斯特已經來到了通往凱斯特家必須經過的一條小胡同。只不過,此時,在這條小胡同的入口處卻圍滿了人,擋住了小胡同的入口。

    “嘖,臭娘們,你終于回來了,老子可是等你很久了。居然敢打我,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看看,我tm的就跟你姓。嗯?凱斯特那膽小鬼呢?難道知道我會找上門來,所以先逃跑了麼?”

    隨著莊小圓和凱斯特在胡同口的這群人面前停下腳步,在這群擋住胡同的人群中,一個臉上帶著一點擦傷,身上的衣服都有一些磨損的白臉青年走了出來,一臉狂酷拽炸天的表情說道。

    “誰,誰逃跑了啊,我不是在這麼。”听到白臉青年居然說自己逃跑了,還說自己是膽小鬼。原本從來不會在意別人這麼說自己的凱斯特不知為何忽然就冒出了一股勇氣,大聲的反駁道。

    大概是因為站在莊小圓身邊的緣故吧,作為第一個認可自己的人,凱斯特不想讓莊小圓留下不好的印象。哪怕她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性格,凱斯特也不想讓自己在她的面前顯露出自己懦弱的一面。

    “喲哦,那個膽小鬼不在了,倒是多了一個漂亮的小蘿莉啊。正好,本來一個人我們兄弟還覺得不夠分呢。現在多一個也不錯哦。而且沒發育起來的小蘿莉什麼的,我最喜歡了。”听到凱斯特的反駁,白臉青年不由的看了過來。

    不過,當他看到凱斯特此時的樣子之後卻猛地一愣,絲毫沒有把她的話听進耳中,只是雙眼發光的流露出一絲異樣的欲望。隨著他眼底流露出來的欲望情緒,他那張蒼白的臉也開始變得猥褻起來了。

    “還真是听不懂人話的野狗呢,我之前就說過了吧,我可不想要你這樣的一個龜孫子。現在,趁著我心情還好,你們如果識趣點,乖乖讓開的話,我也就當作沒看到放你們一馬了,畢竟是第一天,而且我也過的很開心。

    但是,如果你們不識趣的話,就誠心祈禱下半輩子有人能夠一直照顧你們吧。不然,恐怕你們的人生也要就此完蛋了。”

    伸手擋在凱斯特面前,制止了他想要繼續爭辯的話,莊小圓嘴角微微翹起流露出幾絲不羈的笑意,雙眼微眯間卻散發出危險的氣息,看著眼前的這群以白臉青年為首的人,語氣低沉的說道。

    “臭婊子,你還看不清情勢麼,我們這麼多人,你居然還敢大放闕詞。今天一定要給你一個深刻的教訓,我倒要看看,之後你還能不能繼續嘴硬。我們上。”

    又是這種沒有一個髒字卻讓人忍不住怒氣沸騰的話。听到莊小圓在面對自己這邊幾十號人的情況下居然還敢罵自己是野狗,這讓白臉青年更是怒火中燒。

    光是打嘴仗恐怕是打不過她了,于是,白臉青年手一揮直接就準備動手。他還就不信了,他們這邊這麼多人還會打不過一個女的。這個女人又不是厲害的魔法師,面對這麼多人,怎麼可能應付得過來。

    “哼,既然你們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不要怪我了。”雙手輕輕握拳,隨著手指合攏, 里啪啦的聲音從莊小圓的指骨中響起,看著眼前大片沖過來的人群,莊小圓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凌然。

    “小圓,手下留情。他們只是普通人而已,不要打太重了。”正當莊小圓打算動手的時候,凱斯特有些猶豫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凱斯特。事不過三,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听到凱斯特的聲音,莊小圓的身體微微一頓,輕輕的留下一句話,直接沖入了迎面而來的人群之中。

    下一秒,隨著莊小圓沖入人群,一道道人影從人群中疾射而出,轟轟轟的一個個貼到了胡同口兩側的牆壁上。總計二十八個人,在莊小圓沖入人群後的短短十秒時間內全部都貼在了牆上成為了壁畫。

    “感謝我的召喚師吧,在我手上能夠逃過兩次,你也夠好運的了。”沒有去看牆壁上的二十八個人,莊小圓用力的踩了踩地上的這個罪魁禍首,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個腳印後,這才收回了自己的右腳。

    “凱斯特,我們回去吧。”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輕松的拍了拍手,莊小圓一邊招呼著身後的凱斯特一邊向著胡同走去。

    本身莊小圓對于這種只會在街上游蕩的混混就沒什麼好感,不過要說惡感的話,其實也不多。這種人最多只能算是游手好閑,平時也就是擾擾民而已。

    雖然嘴上說的狠毒,但是讓這種混混真的去那麼做的時候,他們是不敢去做的,也就是過過嘴癮,裝腔作勢而已。對于這種人,莊小圓倒是也不會真的下狠手,最多就是給他們幾個骨折套餐。

    所以,當凱斯特為他們求情的時候,莊小圓也就順水推舟的應了下來。只不過,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有些事情可以放過,有些事情不能放過,這些卻是必須要讓凱斯特清楚的認識到的。

    這些混混並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所以放過也就放過了,但是如果遇到真正敵人的時候,是絕對不能放過的。對于這一點,莊小圓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給凱斯特上一課。

    當然,這種教育的課程,還是要在真正遇到的時候上比較好。實際教學總是能比理論教學更容易讓人理解,也更容易讓人記住的。

    “那個,你沒事吧?你以後還是不要再來找茬了。小圓的實力你也見識到了吧,不是你們可以對付的。如果下一次再來的話,我也不能給你們求情了。到時候就不會像這兩次一樣安然無恙了。”

    听到莊小圓的招呼,凱斯特應了一聲,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不過,在來到地上的白臉青年身邊的時候,凱斯特輕輕的蹲下身,有些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臉,在白臉青年睜開眼楮看過來的時候,輕聲的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