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劍宗弟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當坐在阿寶肩上的莊小圓,隨著阿寶的前進見到聚集在演武劍閣上的蜀山弟子的時候,這些蜀山弟子也注意到了騎著大熊貓過來的莊小圓。

    “你們是什麼人,居然膽敢擅闖我蜀山劍宗。”見到在警報鐘鳴後,快步向這邊過來的莊小圓和大熊貓阿寶,演武劍閣中一位年紀稍長的劍宗弟子挺身而出大聲的對莊小圓她們質問道。

    “孫長老?孫長老怎麼會在你們手上。還不快放了孫長老。”年長的劍宗弟子話音剛落,一旁一個年紀稍幼的矮胖弟子眼尖的看到了被阿寶抓在手里的孫松志立刻就驚呼了起來。

    “什麼,孫長老?真的是孫長老,賊子,好大的膽子。竟然抓了本派長老,還敢擅闖我劍宗山門。今天絕對不能讓你輕易離開。”

    听到矮胖弟子的驚呼,另一邊一位身材魁梧的劍宗弟子不由的看了過去,正好看到了阿寶手中被隨手抓著的孫松志。

    看著孫松志狼狽萬分的樣子,這位弟子的眼底燃起了滔天怒火,當即飛劍出鞘,背後的巨劍直射而出,斬向莊小圓和熊貓阿寶。

    “嘖,我忽然想收回我之前的評價了。雖然听到鐘聲確實聚集起來了,不過怎麼看都像是一群烏合之眾呢。”

    坐在熊貓阿寶的肩膀上,看著在見到自己之後就開始吵吵嚷嚷仿佛菜市場一樣的蜀山劍宗的弟子們,莊小圓眉頭一挑,流露出幾分失望的情緒。

    “呵呵,畢竟和平了這麼久了。而且這些弟子大多都整日在山中苦修,除了偶爾過節回家,很少有下山的時候。缺少歷練是很正常的吧。如果什麼時候再進行一場像幾百年前的人妖之戰一樣的大戰,這些弟子也會很快就成長起來的吧。”

    呵呵笑著,絲毫不在意自己此刻階下囚的身份,也不在意部分弟子看向自己的鄙視眼神,更沒有在意被阿寶抓在手里的狼狽樣子,孫松志笑著和莊小圓閑聊道。

    “確實,戰場是最歷練人的地方了。不過,如果真的有這種機會的話,這里這麼多人最後又能留下幾個人呢。”

    听到孫松志的話,莊小圓不由的開始想起自己最初穿越的時候經歷的那場戰斗,相比起如今,那時候的自己是如此的青澀啊。現在,莊小圓都已經快變成戰斗狂人了,都習慣那種激烈的戰斗了。

    “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完全不像是這塊大陸的人,听你的口氣,好像曾經經歷過很嚴峻的戰場一樣。而且那種超規格的力量和學習能力。你”

    听到莊小圓略帶感懷的話語,孫松志的臉上不由得流露出幾絲驚疑。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感覺莊小圓有些不對勁了,不止不知道很多關于這個世界的常識,還擁有著這個時代鮮有人具備的戰斗經驗。完全不像是在這個年代成長起來的人啊。

    “你還是第一個能夠通過我的行為和話語開始懷疑我的人呢。本來嘛,既然你都有些懷疑了,我直接告訴你也沒關系。也不是什麼需要特意隱瞞的事情,但是看到你的樣子,我忽然就不想告訴你了。”

    面對孫松志驚疑的眼神,莊小圓對著他微微一笑,抬頭看向已經快要沖到面前的那把粗獷的巨劍。

    面對這迎面而來,直接斬殺過來的巨劍,莊小圓動都沒動一下,連臉色都沒有絲毫變動。因為這把劍是無法傷害到自己分毫的,雖然長得好似很有威力的樣子。

    轟,一聲爆響,帶著凶猛氣勢斬殺過來的巨劍被莊小圓身下的熊貓阿寶直接用右手熊掌拍了回去,在空中打著回旋完全脫離了那位健壯弟子的控制,插進了一旁的地板上。

    “為什麼?忽然不想告訴我是什麼鬼啊,能不能至少找點好的理由?”就像莊小圓無視了斬殺過來的巨劍一樣,被阿寶抓在手里的孫松志也同樣沒有在意那把飛劍,他此時正糾結于莊小圓不告訴他的原因呢。

    因為莊小圓這種故作神秘的回答,也算是變相的承認了孫松志的猜測,但是這反而讓孫松志更加好奇和糾結起莊小圓的來歷了。

    “好點的理由啊,對了,咳咳。因為你不是軟妹紙,所以我就不想告訴你羅。等你什麼時候變成軟妹紙了,我一定會原原本本的告訴你我來自哪里的。”

    听到孫松志有些抓狂的詢問,都被刺激的已經無法保持之前看破一切的平靜心態了。莊小圓這才眼珠子一轉,笑眯眯的低下頭看著他回答道。

    “噗”吐血的聲音響起。

    不過不是孫松志被氣的吐血,是之前的那位攻擊過來的蜀山劍宗弟子,因為本命飛劍被打飛,飛劍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沖擊損傷這才受傷吐血了。

    “師兄,混蛋,居然敢打傷我們師兄,各位師兄弟們,對付這種可惡的妖人我們不需要講究什麼道義。大家並肩子上啊。”

    見到之前攻擊莊小圓的那位劍宗弟子居然受傷吐血了,這讓眼前這群聚集在一起的劍宗師兄弟們全都露出了義憤填膺的表情。

    在之前那位眼尖的矮胖弟子帶領下,這群義憤填膺的劍宗師兄弟們紛紛使用出了自己的御劍術,不過這些劍宗弟子們倒是學聰明了,都沒有直接使用自己的本命飛劍,而是使用了備用的飛劍來攻擊莊小圓。

    只見,在這些劍宗弟子的控制下,無數的飛劍拔地而起,紛紛涌上天空,在天空中形成了密密麻麻的劍雨,唰唰唰的,仿佛一朵漆黑的烏雲一般向著莊小圓這邊碾壓過來。

    “不錯,很有氣勢啊。不過,光有氣勢沒有威力可是什麼用都沒有的。太極雲手。”看到密密麻麻形成烏雲的劍雨,莊小圓笑著點了點頭,不過注意到劍雨中相互踫撞,歪歪扭扭的飛劍又可惜的搖了搖頭從阿寶肩上站了起來。

    隨著莊小圓伸出的雙手畫出太極的圓環,黑白陰陽魚的太極圖從虛空中浮現緩緩旋轉著擋在了面前。

    劍雨落下,什麼聲音都沒有,前部分的劍雨在接觸到莊小圓的太極圖後全部調轉方向迎上了後續的飛劍,隨著飛劍的踫撞,叮叮當當的聲音這才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