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俠盜盜貼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剛才在門外,我發現你們李府血光沖天,明顯是有不詳的凶物在你們家出現。經過我的仔細觀察,我發現這凶物就在你們李府地下。雖然你們李府好像有一件特殊的寶貝守護著家宅安寧,也擋住了這股血光。但是卻一直沒有根除。如果長此下去,當這件寶貝的效力逐漸消失之後,這股沖天而起的濃郁血光會瞬間要了你們的命,甚至還會殃及整座城鎮。”

    既然李福貴問起來了,莊小圓也就把自己找上門來的原因直接告訴了他。對于莊小圓來說,各種彎彎繞繞可是夠麻煩的,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直截了當的說清楚,把那只血煞之氣的來源消滅掉。

    “荒謬,什麼凶物,什麼血光。危言聳听,妖言惑眾,你當我們李府是那種隨便說幾句就會上當受騙的笨蛋麼。”莊小圓的話剛說完,李福貴還沒開口,李福林就已經一臉怒意的瞪著莊小圓呵斥了起來。

    “李員外,雖然你們家的寶物擋住了這股血煞之氣,壓制著凶物的現世。但是如今爆發出來的血煞之氣已經彌漫了整座李府,短時間還看不出來,時間一長李府的所有人都會受到血煞之氣的影響。輕則性情大變,易嗔易怒。重則怒氣攻心,為血氣所控化為殺人狂魔。”

    皺著眉頭看了李福林一眼,莊小圓繼續看向面前的李福貴,臉色認真的把自己想要說的話都說了出來。至于對方信不信,就不歸莊小圓管了。

    相信的話,莊小圓不介意幫他們一把,消除掉這個即將爆發的隱患,順便收點報酬。如果不相信的話,莊小圓也不會平白無故的強出頭。不過到時候,恐怕會死不少人呢。

    “請問仙子是如何看出這些血氣和凶物的,年前犬子從蜀山劍宗回來過一趟卻並沒有發現家中有絲毫異樣。”听到莊小圓的話,李福貴倒是並沒有和李福林一樣發脾氣,不過他的臉上卻明顯流露出了猶疑的表情。

    “令子沒有看出來也是正常的,這股血煞之氣恐怕是最近三天之內才剛剛爆發出來的。畢竟三天前清正道的人還沒離開,如果那個時候有這種血光的話,他們也早就發現了。”

    听到李福貴問起來,莊小圓也就耐心的解釋了一句,畢竟牽扯到人命,如果可以避免的話莊小圓還是希望能夠避免的。不過在解釋了一句抬頭看到李福貴一臉懷疑的表情之後,莊小圓後面原本想說的話也就直接咽了回去。

    “唉,算了。既然李員外不信,那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告辭。”看著眼前一臉懷疑的李福貴以及一臉惱怒的李福林,莊小圓輕嘆了一口氣放棄了勸說他們接受的打算。

    一個已經被血氣侵染,一個也明顯不相信自己,說再多也是沒用的呢。不過畢竟是幾條鮮活的生命,所以在知道勸說不了,莊小圓告辭打算離開之前,還是留下了最後一句警告︰

    “不管你們相不相信,我還是不得不提醒你們一句。既然家里有人是蜀山劍宗的,你們最好還是聯絡他一下,讓他過來看看,以如今這種濃度的血氣,就算只是初出茅廬的修仙者都能夠感應到了。”

    留下最後一句話,莊小圓也不再去管還在大廳中的李福貴和李福林,轉身就離開了李府的大廳,在李福貴追出來之前離開了李府。

    “血氣?難道真的有什麼凶物存在。”追出門外,看到莊小圓居然頭也不回,沒有一絲停留的直接離開。李福貴不由的開始有些相信她說的話了,雖然還是有些難以置信,但是見到莊小圓的這種態度,他的心中也不免有些忐忑起來。

    “大哥,你怎麼能相信這種騙子的胡言亂語呢,什麼血光,我們一家不都好好的麼,也沒有哪個僕人意外死亡之類的事情發生,哪里來的血氣啊。而且比起這種騙子,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關心呢。大哥,你看。”

    听到李福貴喃喃自語的話,看到他臉上流露出來的一絲猶疑,李福林雙眼中閃爍著一絲血光,拍了拍李福貴的肩膀,李福林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張四四方方的紙片遞了過去。

    “這,這是盜貼?盜亦盜怎麼會盯上我們家?我們可沒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啊。”見到李福林從口袋中掏出來的這張卡片,李福貴愕然的瞪大雙眼,瞬間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面對這張聲名顯赫的紙片,李福貴根本來不及顧及離開的莊小圓了。盜亦盜,江湖傳說中的俠盜,據說他想要的東西就從來沒失過手,而且這位俠盜也只盜不義之財,絕對不踫任何人的辛苦錢。

    東西會不會被偷,李福貴倒是並不在意,他更在意的還是被盜亦盜盯上這件事本身啊。要知道,盜亦盜可從來都只取不義之財,被盜亦盜盯上,這也就意味著李府的聲望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別人看待李府也會不免生出一絲李府的錢財是不義之財的概念。這對于李府的聲譽打擊太大了啊,也難怪在看到這張四四方方的紙片之後李福貴臉色大變無暇顧及離開的莊小圓了。

    “他盯上了什麼?”臉色難看的從李福林手中奪過那張四四方方的紙片,李福貴一邊低頭看向紙片的內容一邊問道。

    “我們的傳家之寶,龍紋玉盤。”絲毫不在意李福貴的動作,李福林的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說出了寫在紙片上的某個名字。

    “龍紋玉盤?!他是怎麼知道我們家有龍紋玉盤的?”低頭看去,在這張紙片上果然寫著今晚要來盜取龍紋玉盤的話,李福貴臉上的表情越發難看起來。

    龍紋玉盤可是李家的傳家之寶,都已經傳了好幾代了,一直都不為人所知。沒想到今天居然被這位俠盜給盯上了。如果這次被偷,李府失去的可不只是傳家寶,還有維持了幾百年的聲譽啊。所以,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大哥,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都幾百年了,終究還是會被人知道的。而且,現在也不是研究怎麼被知道的時候了吧。我們該想想辦法,怎麼才能躲過這一劫啊。”注意到李福貴難看的臉色,李福林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