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377章 疑點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聖光是一種什麼樣的能量,埃文森並非對其全無了解,至少他能夠把聖騎士和牧師技能的名稱和大致作用背出來。

    但是被聖光影響究竟是什麼感覺,他這個野生術士從來就沒有這方面的感受。所以他在踏足這個聖殿感到不適之後,他沒能認出這種能量可能是聖光,事實上他根本就沒往這方面想。

    而天使可能是納魯這種生物,他更是沒有考慮過這種可能性。

    埃文森現在是一陣心煩意亂,這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就像往一台家用電冰箱里塞了一頭大象一樣,一時之間有些處理不過來。

    他唯一能確定的一件事就是,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納魯,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甚至可以這樣來說,任何世界出現納魯這種生物,對凡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這倒不是說他們壞,畢竟納魯一項是以偉光正的形象出現的,只不過他們做事的方法太過極端,不近人情,為了達到目標也不會考慮他人的感受。而這是因為他們實在是太過純粹了。

    要麼是純粹的光明,要麼就是極致的黑暗,沒有折中,非黑即白。

    但凡人卻明顯不適合這種模式,沒有辦法如此的純粹,凡人就生存在那個折中里面,是灰色的。

    倘若他們所在的那個世界,正處于正邪交鋒的前沿,對抗的非常激烈,那麼他們還可以勉強接受納魯,因為那種形勢已經逼他們站好隊了。

    這就是為什麼,每當燃燒軍團的威脅迫在眉睫,納魯在艾格拉斯就會身價倍增,英雄們會環繞在他身邊供其驅策,可當燃燒軍團撤退,誰還會記得沙塔斯城里面有一個大燈泡?

    在艾澤拉斯那樣動蕩的世界尚且如此,那對生活在正常世界的凡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絕對接受不了那納魯的行事風格,會覺得納魯非常的虛偽惡心。

    至于埃文森就更不待見這些亮得發白的大燈泡了,畢竟他本人已經灰得發黑了,嗯這個黑說的是陣營,和運氣什麼都沒有關系,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好像對天使這種生物有所了解?感覺你好像要知道比我們多很多。”克蕾雅見埃文森听了自己對天使特點的介紹之後,就陷入了沉思,而且面色愈發的陰沉,于是她忍不住問道。

    埃文森點了一下頭“在我的傳承之中有關于這種生物的記載,他們叫做納魯,是一種外來生物,不屬于任何星球。”

    “我就知道。”梅琳達晃著頭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神都是外星人,北歐神話是如此,現在連天使也是這個樣子,真是一點都不考慮信徒們的三觀。”

    “那我可要提醒你一句。”埃文森對著梅琳達搖了搖頭說道“納魯何阿斯加德人可不一樣,他們是一種純粹的生物,代表著絕對的光明和秩序。”

    “這听起來似乎不錯。”梅琳達歪了歪頭,光明和秩序,這不是當今人類社會一直追求的東西嗎?

    “不錯嘛?哼”埃文森聳了聳肩“現在我們和太陽之間,大概隔著一億五千萬萬公里,因此我們站在地球上可以說是在沐浴著太陽的光輝,並且可以感謝太陽的饋贈,可是如果我把你塞到太陽里面呢?還沒到地方就化成灰了吧?”

    “何況”埃文森的語氣更加的低沉“納魯不會消亡,當他們散進光明進入輪回的時候,就會變為極致的黑暗,如同太陽變為超新星一樣,毀滅掉周圍的一切。”

    “果然”梅琳達以手撫額“神都是一幫不省心的家伙。”然後她苦著臉對埃文森說道“千萬年來人類一直祈求著神的眷顧,但我現在真心希望,他老人家今後不跟我們添亂就行了。”

    “真是大氣磅礡的一番話。”神你能不能別添亂,埃文森覺得梅琳達能說出這種讓正常人眼珠子掉一地話來,肯定是對那些所謂的神煩透了。

    想想看也是,一個北歐神差點把紐約推成平地,現在又多出一個不可理喻的納魯,換誰都會覺得鬧心。

    “不過我現在倒覺得,事情更加奇怪。”埃文森把手架在臉前說道“這個世界上到底有幾個納魯?要知道上帝座下可是有十大天使的。”

    雖然在哥羅西書中,明確說到天使有千萬之多,但是埃文森認為這絕不可能全是納魯,要是納魯真有這種數量,還抵抗個屁的燃燒軍團啊,我看抵抗聖光軍團還差不多。所以應該只有那幾個有名號的大天使,才有可能是納魯。

    “而且如果天使是納魯,那上帝是誰?”埃文森有說出了一個問題。天使不是按神的形象被造出來的,世界末了,被救贖的人會被提升,高過天使。格林多前書的這種說法,明顯說明天使和上帝是不一樣的。

    “這種事情我們可以事後再談。”梅琳達听了這些問題,感覺一陣頭大“現在我們說什麼都是沒結果的猜測,倒不如先說說看,以你的了解那個什麼納魯,會不會對我們手頭上的任務造成影響?”

    “真不巧,這就是我最奇怪的地方了。”埃文森伸出一個手指頭點了點“我們都知道,地獄已經不止一次在人間動手腳,可是無論是上帝還是那些所謂的天使,居然從來沒有做出過反應。”

    “納魯雖然沒有眼楮可也是不容沙子的,甚至在我看來,他們沒強制讓這個世界皈依聖光,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了。”埃文森愁眉不展的說道。對于納魯來說,就算是他認定的盟友,也會想辦法把聖光灌進他的體內,更何況是世間這些非親非故的凡人。

    “那會不會是你認錯了?”克蕾雅覺得,既然疑點這麼多,那有沒有可能是你根本就猜錯了目標。

    “但願如此。”埃文森不置可否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個行動隊員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先生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怎麼了?”埃文森的心情更差了。

    “我們押著強尼布雷澤給那個黑人神父,讓他們進行解除詛咒的儀式。”那個行動隊員嘴皮子飛快的說道。

    “儀式出問題了?”埃文森眉毛一挑,可自己光顧著想事情了,居然沒有去圍觀,但是算了,自從知道了那個修士首領的身份之後,他已經大概猜出那個儀式的真正目的了。

    “那我不知道,但是在這之後,這里的修士想要殺了那個孩子,朗姆洛正帶著人和他們對峙。”

    “保護的那個孩子!”梅琳達突然大吼一聲,然後又補上了一句“他是我們找到洛克的關鍵!”

    “查案子就查案子,都在這急什麼。”埃文森揉了揉被震得生疼的耳朵“我們過去看看,這群家伙到底想干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