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534【收徒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張學良再度被捆起來戒大煙時,端木蕻良終于到了三樂堂門外。他沒有提前寫信預約,非常自信的直接登門拜訪,對開門的佣人說︰“麻煩告知周先生,就說左聯曹京平來訪!”

    片刻之後,端木蕻良就被帶到客廳。

    雖然在佣人面前口氣很大,但見到周赫 以後,端木蕻良難免心中忐忑。畢竟,他只是一個21歲的大學生,加入左聯後也只寫過幾個短篇作品,跟舉世聞名的周先生比起來差得太遠。

    “周先生,我叫曹京平,筆名端木蕻良。”端木蕻良恭敬地說。

    “坐吧。”周赫 微笑道,好奇地打量眼前這個青年。

    整個30年代的中國文壇,最耀眼的當屬東北流亡作家群。這些來自于東北的青年作家們,將自己的家國情懷、思鄉之情、慘痛遭遇都融入到作品當中,成為中國文學史上不可忽視的力量。

    而東北流亡作家群體當中,又有三個人最為矚目,分別是︰蕭軍、蕭紅和端木蕻良。

    蕭軍和蕭紅此時已經同居,不過再過幾年,蕭紅就要跟端木蕻良結婚。

    這三人當中,蕭軍屬于性情中人,嬉笑怒罵更勝于魯迅。

    1938年的時候,蕭軍只身一人,身背褡褳,手拄木杖,徒步從山西度過黃河去延安。太祖得知蕭軍到來,特地派辦公室秘書去問候,順便安排時間見見面。蕭軍居然一口回絕︰“不見了,他挺忙的,我只住上一兩個星期就走!”

    蕭軍的瀟灑、率性和幽默,頗有些魏晉遺風。難得的是,他能安心下來做事,交到他手里的工作肯定不會搞砸。

    如果說蕭軍有什麼缺點,那就是大男子主義。標準的東北老爺們兒,沒事就喜歡打老婆,打得蕭紅實在受不了才提出分手。

    至于蕭紅,那絕對是“30年代文壇洛神”,民國四大才女的榮譽實至名歸。

    蕭紅的《呼蘭河傳》,猶如山間甘泉洗滌人心,那種文字之美猶如精靈。在周赫 看來,張愛玲的文學成就跟蕭紅起來,相當于慕容復遇到了喬峰,名氣雖然差不多,但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

    至于端木蕻良,絕對是一個被忽視的超級文壇大佬!

    此刻的端木蕻良穿著風衣,梳著大背頭,風度翩翩就像是富家公子。他恭敬地說︰“周先生,我非常仰慕您的學識。最近又听了你所作的《松花江上》,一時間難以自持,所以冒昧前來拜訪。”

    “你加入北方左聯了?”周赫 問。

    端木蕻良點頭道︰“去年考入清華以後加入的。”

    “辛苦了。”周赫 問候說。左聯在去年上半年的時候,風氣很不對頭,但到今年為之一變,積極宣傳抗日、救助流亡學生,應該是他們的內部宗旨得到了調整。

    端木蕻良拿出一沓稿件說︰“周先生,這是我正在創作的,還請斧正。”

    周赫 接過稿件只掃了一眼,便知這是端木蕻良的扛鼎作《科爾沁旗草原》。此書確實是今年開始創作的,只不過要在數年之後才發表。

    大致估算了一下稿件的字數,周赫 赫然發現,端木蕻良居然已經把全書寫了差不多三分之二。

    周赫 翻開仔細閱讀起來,足足讀了兩個小時,突然忍不住抬頭看向端木蕻良。

    雖然周赫 早就閱讀過這部,但還是忍不住感到驚訝。因為端木蕻良太年輕了,才21歲啊,這本書應該是個40歲的中年人寫出來的作品。

    端木蕻良的文風不似蕭軍那麼幽默,也不似蕭紅那樣靈動,甚至顯得有些蒼白,乍看起來不足為奇。但他的特點是筆觸細膩、描寫精妙、思想深刻,其中蘊含的大時代變遷氣息,已經具備一種文學宗師的風範。

    說得直接一點,《科爾沁旗草原》不輸給巴金的《家》、《春》、《秋》,在某些地方還猶有過之。

    還是那句話,端木蕻良才21歲啊,能寫出這種作品太嚇人了。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也很正常,有些人是天生的文學家,他們的第一部作品便達巔峰。端木蕻良亦是如此,雖然他後來作品眾多,但思想藝術價值最高的依舊是這部長篇處女作。

    周赫 沒有把稿件看完,就評價道︰“這兩年的中國文學作品,能和《科爾沁旗草原》比肩的,就只有巴金的《激流》《家》了,我很喜歡你這本。”

    “真的?”端木蕻良頓時激動起來。

    巴金可是這幾天的文壇風雲人物,周赫 居然把他跟巴金相比,這讓端木蕻良如何不興奮?他還只是個文壇小卒啊。

    周赫 又說︰“我只提兩個缺陷,至于是否糾正,取決于你自己。”

    “周先生請講!”端木蕻良連忙道。

    “第一,”周赫 說,“你的描寫太細膩了,這是好事,也是優點。但凡事過猶不及,過于細膩的描寫會顯得繁瑣,從而導致整個故事構架變得松散。我建議,不必要的描寫可以直接刪除。”

    端木蕻良點頭說︰“我記住了。”

    周赫 繼續道︰“第二,你很喜歡讀《紅樓夢》吧?”

    端木蕻良笑道︰“我從小就讀。”

    周赫 說︰“你的這部里面,隱隱約約透著《紅樓夢》的影子。但還是那句話,過猶不及,致敬可以,模仿也可以,但不要對《紅樓夢》太過執著。你是你自己,不是曹雪芹,適可而止就好。”

    “我明白。”端木蕻良有些尷尬。

    他畢竟還是太年輕,而且沒有長篇創作經驗,不由自主地在寫時借鑒紅樓夢。現在被周赫 一眼就看穿,端木蕻良就像個被抓現行的小偷。

    周赫 上輩子讀《科爾沁旗草原》時,最遺憾的就是這部《紅樓夢》的痕跡太重。特別是後半部分,嚴重影響作品的本來味道,讓一部潛力神作降格為優質精品。

    希望端木蕻良能夠改正吧,到時又一位文壇大師就誕生了。

    端木蕻良突然說︰“周先生,我創作都是自行摸索,你能做我的老師嗎?”

    周赫 一愣,隨即笑道︰“好啊。”

    東北三大流亡作家中的蕭軍、蕭紅,都是魯迅的弟子。現在剩一個端木蕻良要拜師,周赫 覺得還不錯,至少在徒弟方面不能輸給魯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