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是被坑了的傻逼富豪!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身穿一件黑色緋子花邊圓領,胸前和腰間帶有深藍色對稱大花朵圖案的白色連衣裙,傲人的上圍讓整個花朵圖案盡顯立體形態。

    一雙高挑的大長腿被一雙黑色的絲襪包裹著,金色的秀發高高的盤在頭頂,臂彎里搭著一件駝色的風衣,踩著七分跟的高跟鞋下了台階,快步的向路邊等候多時的安迪走過去。

    “親愛的,今天怎麼樣?”伊凡娜和安迪貼面親吻,上車後,就挽著安迪的手臂關心的詢問道。

    安迪搖頭失笑,輕松的說道︰“放心吧,垂死掙扎而已,你是做地產生意的,應該很清楚現在地產市場的情況,即使他們再掩蓋,也是徒勞,民眾們還沒有切膚之痛,畢竟炒房的地區過于分散,一兩個地區的問題出現還讓他們感覺不出問題的嚴重性。”

    伊凡娜听著安迪自信從容的分析,結合她收集來的信息和cp集團遇到的麻煩,明白自家男人分析的無疑是正確的。

    “那怎麼mbs的價格不跌反漲呢?”伊凡娜皺起秀眉,擔心的詢問道。

    “呵呵,不漲起來,怎麼有人接手那些急于甩鍋的那些大鱷們手中的垃圾?擊鼓傳花嗎,總有人會被貪婪蒙蔽雙眼,看看美聯儲主席伯南克不是都站出來大喊美國房地產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崩盤的歷史嗎?美國的民眾是非常樂觀的。”

    安迪輕笑著說道,只不過臉上的微笑那股嘲諷的意味實在是明顯不過,伊凡娜對于這幾天以來,安迪收到的一些媒體非議還是很郁悶的,不過再發現自家男人根本就和看一群小丑蹦一般,絲毫都不在意,甚至連反駁的意思都沒有。

    “親愛的,我們今天吃什麼?”伊凡娜看了眼車窗外的景象,柔聲問道。

    “新開了家餐廳,听說法國菜做的不錯,今晚咱們嘗嘗,就在前面不遠。”安迪拍了拍她的玉手,說實在的,如果不是這段時間自己一直陪著她,她肯定會更加拼命的工作,安迪曾經看到過她的備忘錄,幾乎是只留給她自己4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安迪當時都懵逼了,知道她女強人,也沒有這麼必要這麼強大吧!不到十天的時間里,她已經飛了三次,飛來飛去,參加商業會議,考察公司的項目。

    每次安迪看到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根本沒時間親熱,有一次兩人泡在浴缸里洗著洗著,就躺在他懷里睡著了。

    好吧,安迪倒也沒有飛折騰她不行,畢竟長島那里還有個母獅子,不過,在前兩天母獅子利馬也飛邁阿密去給維密公司拍攝畫冊去了。

    坐在餐廳里,安迪微皺眉頭對皮膚稍微有的暗淡的伊凡娜,心疼的說道︰“我說,你也不用這麼拼命吧,後天還要飛?”

    “沒辦法,棕櫚灘的事情只能我親自去一趟,我爸爸正在忙著錄制節目,《學徒》五月份開播”

    “說實話,我現在真後悔把那個綜藝交給cp先生。”安迪對此十分的不爽,p尼瑪也太不靠譜了。

    “我爸爸想讓我出任節目的常任顧問”伊凡娜吐了吐香舌,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安迪。

    安迪猛地伸手捂臉,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正當兩人享受著二人世界的時候,一個剛剛帶著友人坐下不久的中年男人,看到了安迪和伊凡娜,不由的面露糾結,最終考慮了片刻後,站起身來,走了過來。

    “實在抱歉,打擾二位,史密斯先生,我是高盛公司的金融高級顧問柯賽,冒昧打擾,請問能和您聊聊嗎?”

    安迪看著被保鏢攔下的中年人,表情冷淡的看了對方一眼,不想搭理這種沒有禮貌的陌生人。

    倒是伊凡娜听到對方的身份,不由的來了一些興趣,畢竟自己男友可是把所有身價都押在了這次的次貸危機上,而高盛,美林和摩根士丹利作為三大著名投行,或許能夠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也說不定。

    伊凡娜從自己男友示意了下,安迪也不想讓這人的不禮貌舉動弄的在餐廳里受到矚目。

    揮了揮手,保鏢坐會了自己的餐位上,一邊靜靜等待著大餐,一邊時刻警覺著,柯賽這個梳著大背頭,西裝革履的華爾街jing英打扮的中年人,再三抱歉,他也知道自己的行為十分的招人煩,不過,出于職業本能和好奇,同時也是對他們公司研發的那種cdo風險的警覺,他十分想要和安迪這個同樣選擇做空次貸債券的億萬富豪談一談。

    只是再其他人那里無往不利的身份,再安迪這里連續踫了兩次灰,如果不是優雅美麗的伊凡娜小姐,怕是自己根本就接近不了對方。

    柯賽端正的態度,和對伊凡娜的夸贊和感謝,到也讓安迪不再一副冷臉相對,還好大餐還沒有開始上,不然,安迪才懶得理他。

    柯賽雖然也是個不認為房地產會崩盤的人,但是無論是幾個地區出現的斷供問題,還是這幾個大手筆做空房市和次級貸款債券的做法,都引起他的警覺。

    安迪也知道這個人到底為了什麼見自己,不過是想知道自己做空的根據是什麼,依此來權衡和邁克爾布瑞做的對賭協議是否存在巨大風險。

    安迪根本就不跟他來正經的,柯賽不好意思直接開口問,安迪就選擇打啞謎,裝傻充楞的想要擠兌走對方。

    不過對方的臉皮確實厚,在看到再這樣磨蹭下去,等菜上來的時候,自己就是再厚臉皮也要離開,只好攤牌的說道︰“我們高盛和其他許多客戶都和您持相反的觀點,認為美國的房市只是出現了短暫的下跌,並沒有崩盤的可能,至于新世紀公司也是因為其自身的負債問題而導致的破產保護申請。”

    听了這話,安迪立刻輕輕拍手,大贊道︰“說的太對了!”接著又一副後悔不迭的模樣說道︰“你是不知道,我現在都後悔死了,我的投資團隊還是太垃圾了,怎麼能夠趕上你們這種專業的大投行,尤其是像你們這麼牛逼的高盛”

    接著安迪就是不給柯賽插話的機會,一副我是被投資團隊坑了的傻逼富豪模樣,開始倒苦水,還希望柯賽幫自己出出注意,直到服務生開始上菜,柯賽才面露尷尬的再次抱歉離開。

    伊凡娜嘴角抽搐了幾下,看到自己男友那種淡淡的嘲諷臉,接著就看見他拿出電話,沖自己努努嘴,開始撥號。

    “喂,是我,我現在還要多少流動資金少了,這樣,明天通知美國銀行的人,我要用個人信用貸款一億美金,對,全部用來買高盛的cdo對賭保險,對,你沒听錯,這群白痴現在還在賣,呵呵,好了,打擾你吃晚餐了”

    伊凡娜手拿刀叉,紅唇張大,目瞪口呆的看著沖自己比劃著一個噓的手勢,挑了挑眉毛,一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模樣。

    安迪知道在三大評級機構沒有降低次級抵押貸款債券評級之前,在股市高位回調,引起投資者恐慌之前,還有至少兩個月的回光返照期,或許是市場的遲鈍麻木反應,也或許是最後的瘋狂,當然也不排除是有人故意為之,在這一段時間里,股市還會高漲,mbs債券依然不會下跌,依然會有大部分人堅信美國地產不會崩盤。

    不過這些都不是安迪所關心的,第二天一早,安迪就帶著人出現在美國銀行,然後十分迅速的帶走了一億美金的支票,還沒捂熱乎,拐個彎就到了高盛投資公司,在投資經理錯愕和暗喜的招待下,買走了一億美金的cdo對賭保險。

    當高盛的高級金融顧問柯賽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被氣的吐血暈倒,二話不說急忙覲見自家的老大,可是高盛的內部斗爭就是尼瑪的一場清宮大戲,各方掣肘,直到接近六月份才最終終止了銷售cdo保險業務,不過那時一切都為時已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