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少女之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下一章晚上七點更新

    一天後。

    校園網論壇。

    “我就是方丘看病的當事人,當天的情況是這樣的,我感冒很嚴重,但是為了好好復習迎接考試,我就一直沒有去看病。”

    “在圖書館里復習的時候,被方丘發現了。”

    “他人很好,先是勸我不要硬撐,趕快去把病給看好,後來在我不願意離開圖書館,一心要復習的情況下,他才現場給我四診、辯證、開方。”

    “昨天晚上,我拿著方子去抓藥,並按照方丘的囑咐把藥吃了,今天早上我的感冒就全好了。”

    “我要再此,感謝方丘,謝謝他幫我看病,要不然這病再嚴重下去的話,肯定會影響到考試的。”

    “方丘,謝謝你。”

    在看過了同學們瘋狂討論的,關于方丘的行醫資格證等等問題的帖子後,這位請方丘看病的同學,立刻在論壇上開了一個帖子,把整個過程都給寫了下來,在帖子的最後,還把方丘開的藥方的照片,傳到帖子里。

    這個帖子一發出。

    立刻就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最近學校里也沒什麼大事,唯一能吸引人目光的也就只有這事了,大家自然都會關注。

    “我去,還真給看好了?”

    “看樣子,方丘的行醫資格證不是白考的啊。”

    “很嚴重的感冒,一副要就解決了,這也太牛逼了吧?”

    “我怎麼感覺有點言過其實了,嚴重感冒要是這麼好治的話,那還掛什麼鹽水啊。”

    “事實擺在眼前,怎麼還有人質疑啊,連當事人都站出來說明了,那幾顆論壇上的老鼠屎怎麼還敢出來跳呢?”

    “我可以證明,這個方子沒有任何問題,方丘同學果然厲害!”

    就在質疑聲剛起的時候,一些大四、大五,已經開始在醫院里實習的學長們,紛紛發言力挺方丘。

    這一下,那些質疑的人,立刻就閉嘴了,誰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而大一、大二、大三的同學們,更是震驚。

    “不愧是我們江京中醫藥大學的第一人啊,方丘著個死變態!”

    “入學半年就能看病,方丘確實太厲害了,這已經超越了天才的範疇了吧?”

    “什麼天才,這個人簡直就是怪物!”

    “唉,不說了,抓緊時間學習去,向著方丘前進!”

    ……

    就在論壇上議論紛飛的時候。

    方丘卻依舊在圖書館里,雙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濟世書!

    “嗡嗡……”

    就在方丘讀完一個醫案,正準備思索推敲的時候,褲兜里的手機,突然就震動了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

    赫然是沈淳打來的。

    心頭一動,方丘立刻起身,走出圖書館,然後才接通電話。

    “沈大夫。”

    方丘喊了一聲。

    “恩。”

    沈淳的話聲傳來,語帶驚喜的問道︰“你小子行啊,這才兩個月不見,就連行醫資格證都給拿下來了?”

    “恩,拿到了。”

    方丘點頭承認。

    “既然有了行醫資格證,那麼所有的困擾就都不用再擔心了。”

    沈淳哈哈一笑,問道︰“怎麼樣,準備什麼時候回醫院?”

    “這個……”

    方丘有些遲疑。

    “怎麼?”

    听出方丘的遲疑,沈淳立刻問道︰“你小子,是不打算回來了?”

    “我……還是不回去了吧。”

    方丘點點頭,說道︰“現階段時間很緊迫,我更希望把這些時間都花在學習上,增強自己的中醫實力,等實力提上去,再去普濟世人。”

    “也對。”

    沈淳了然的點點頭,說道︰“你現在才大一,雖然實力很強,但的確應該把重心放在學習上。”

    “恩。”

    方丘回應道。

    “好了,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就不強求了。”

    沈淳想了想,說道︰“要是什麼時候想回來了,直接告訴我就行。”

    “好。”

    方丘點頭。

    通完電話。

    方丘返回圖書館,繼續看書。

    結果。

    才剛開始看書的時候,突然就有一個男生湊了上來,直接坐到了方丘身旁,笑嘻嘻的問道︰“方丘同學,听說你能給人看病?”

    “恩。”

    方丘點頭承認。

    “太好了。”

    見狀,這個男生立刻就興奮了起來,張口就問︰“那你,能不能給我看看病?”

    方丘一愣。

    轉頭仔細的從上到下,把這個男生給打量了一遍,然後一臉疑惑的問道︰“你有什麼問題?”

    “我沒問題。”

    男生立刻搖頭,說道︰“我就是想讓你給看看,我有沒有病。”

    這話說的。

    方丘頓時就無語了。

    下一刻。

    局面突變。

    方丘發現,事情的發展偏偏就跟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因為這個男生的話聲有些大的緣故,方丘還準備讓他小點聲,不要吵到其他同學,可結果還沒等方丘開口,那些正在看書的同學,立刻就紛紛的圍了上來。

    “方丘同學,也幫我看看吧。”

    “幫我看看我有沒有病。”

    “方丘同學,你給我把把脈吧。”

    “方丘,我是你的粉絲,你先幫我看看吧。”

    “方丘大神,我是你的迷弟,你可要為我的健康負責啊。”

    “方丘,我是專門為你來的,看一早上的書我都無聊死了,你快給我看看吧,看完我就走。”

    一大群人,瞬間就把方丘給圍了起來。

    一個個都紛紛要求方丘給他們看病,不管是有病的還是沒病的,都在嚷嚷著。

    這一下。

    方丘算是徹底的無語了。

    “不好意思,各位同學,我還有事,先走了。”

    不敢多做逗留。

    方丘噌的站起身來,說話的同時撒腿就往外跑,儼然一副落荒而逃的樣子。

    其實。

    倒也不是方丘不想給大家看。

    實在是因為人太多了,而且有病的是肯定要治的,沒病的來看個什麼勁啊,這哪里是把方丘當醫生,簡直是把方丘當成免費體檢了。

    這要真給看了。

    方丘可以預料到,他以後的日子恐怕就不好過了,肯定天天都有人來找他做體檢。

    再者說來。

    方丘後天就要參加匠醫的考核了。

    連上今天,也就只剩下兩天時間了,在時間如此緊迫的情況下,他怎麼敢耽擱?

    一路跑出圖書館。

    方丘正準備隨便找個正在上自習的教室,進去安靜的看書。

    結果。

    教室還沒找到。

    身後就傳來的一陣劈里啪啦的腳步聲。

    警覺性的回頭一看。

    方丘頓時就被嚇了一跳。

    只見。

    一大群人,竟是直接從圖書館里一路追了出來,其中還有不少女孩子。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方丘暗自哀嚎一聲,立刻撒腿朝宿舍跑去。

    速度極快。

    眨眼間,方丘就把追在身後的人甩開了一大截。

    緊追而來的男生們,眼看追不上,一個個的都無奈的減慢速度,停下了腳步。

    可那些女孩子沒有。

    方丘是根本想不通,這些女孩子哪里來的那麼大的毅力,就算跟不上也一路飛奔著,直接追到了男生宿舍。

    原本。

    方丘以為回到宿舍以後,就肯定能躲掉這些人的追蹤,畢竟有宿管員大叔守著,這些女孩子應該闖不了男生宿舍。

    可方丘是打死也沒想到。

    竟然就連宿管員大叔,也阻擋不了這些女孩子的熱情。

    結果。

    方丘才剛跑回宿舍沒多久,不少女孩子就找上了門。

    “方丘,我頭暈,你給我看看吧。”

    “我惡心,好難受啊,方丘你快給我我看看。”

    “方丘,我肚子疼!”

    一群女孩子,就這麼圍阻在501宿舍門前,一口一個方丘的叫喚著,立刻就吸引整棟男生宿舍樓里,所有人的注意。

    宿舍里。

    “老ど?”

    孫浩望著方丘。

    “老ど?”

    周小天望著方丘。

    “老ど?”

    朱本正也望著方丘。

    “我也不想啊。”

    方丘背靠著宿舍門,無奈的苦笑連連連。

    “老實交代,你把門外那些女生都怎麼了?”

    孫浩逼上前來,嘿嘿笑道。

    “這是大福利啊,這麼多女生來咱們宿舍,想想都覺得爽。”

    周小天眼前一亮,猥瑣的笑道︰“老ど,趕緊開門讓小姐姐們進來啊,你這人怎麼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

    聞言,方丘很是無語。

    “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朱本正問道。

    “我也不知道。”

    方丘苦笑一聲,說道︰“我昨天在圖書館給一個同學看了病,然後今天就有一大堆人去找我看病,可是他們中很多人都沒有病,這讓我怎麼看啊?”

    聞言。

    三人立刻就明白了。

    “這是追星來了。”

    孫浩一臉嚴肅的點點頭,分析道︰“根據我多年觀察腦殘粉的經驗,這些能追到門上的人,絕對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主,我看你還是給她們點甜頭,讓他們離開算了,要不然啊這群人能守到晚上,明天一大早還來!”

    “有這麼恐怖嗎?”

    朱本正問道。

    “絕對有。”

    孫浩立刻點頭。

    “何止啊。”

    周小天搖搖頭,說道︰“我還見過,半夜在家門口講情話的,電視上也播過,甚至有鬧出人命來的。”

    听著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

    方丘越發的無奈了。

    “好好好,我開門還不行嗎?”

    白了周小天和孫浩一眼,方丘嘆臨口氣,轉身開門。

    門一開。

    門外一大群女人,立刻就沖了進來,紛紛要求方丘給看病。

    結果,方丘一把脈,發現她們完全沒事。

    只能讓她們回去好好休息。

    可這些女孩子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一般,無論方丘怎麼說,都賴著不走,非要和方丘合影。

    無奈。

    方丘只好答應。

    望著那一個接一個的站到方丘身旁,滿目閃光的女孩子們,宿舍三人都忍不住氣憤的嫉妒了起來。

    “丫的,老ど這簡直就是少女之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