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1199章 他就是故意刁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蔡瑁回到襄陽,他沒有立刻去見劉表,而是先去留劉表住處的後宅。

    後宅蔡夫人房中。

    姐弟倆相向而坐。

    听完蔡瑁的講述,蔡夫人臉色十分難看。

    “一百萬吊銅錢?”蔡夫人問道︰“如果景升公把劉玄德的人頭給了曹子熔,他還要不要這些錢?”

    “難就難在給不了。”蔡瑁說道︰“現在讓劉玄德來到襄陽,他必定不肯。強攻新野也是不太可能,何況曹軍還在圍城,景升公又怎麼能把兵馬調出去攻破新野?”

    “你的意思是錢必須給?”蔡夫人有些肉疼的問道。

    “如今曹軍就在城外,只要回絕曹子熔的要求,他必定會下令大軍攻城。”蔡瑁說道︰“城里守軍根本支撐不了多久,即使撐上三五個月,我們又從哪里去找外援?”

    “難道一點辦法也沒有了?”蔡瑁問道。

    “辦法也不是沒有,關鍵還要看景升公。”蔡瑁說道︰“一百萬吊銅錢確實太多,只要景升公肯說幾句好話,說不準曹子熔還能網開一面,畢竟他們這次來到荊州,為的只是劉備。”

    “好個劉備,給我們荊州惹來這麼些麻煩。”蔡夫人咬著牙說道︰“即使曹子熔不打算殺他,我也有了殺他的心思。”

    “姐姐現在還說這些有什麼用處?”蔡瑁說道︰“最關鍵的是要勸服景升公,可千萬不能因為劉備得罪了曹子熔。命都在人家手中捏著,再為一個外人多惹禍患,才真正是蠢了。”

    “你說的沒錯。”蔡夫人說道︰“不如這樣,你先去見景升公,稍後我也過去。”

    “姐姐打算現在就勸景升公?”蔡瑁問道。

    “難不成等他得罪了曹子熔再去見?”蔡夫人說道︰“到了那時,豈不是一切都晚了?”

    “是我考慮的不夠周全。”蔡瑁說道︰“我這就去見景升公,稍後姐姐去了,可得看著他的臉色。”

    “我知道。”蔡夫人說道︰“你還不快些去,只管在這里和我 率裁矗俊br />
    蔡夫人催促,蔡瑁行禮退下。

    他跟著龐統出了城,劉表和蒯越、蒯良等人一直在書房里等著。

    來到書房門口,蔡瑁說道︰“景升公,我回來了。”

    “德回來了,還不快些進來?”書房里傳出劉表的聲音。

    進入書房,蔡瑁先是向劉表行了禮,隨後又和蒯越、蒯良等人見了禮。

    “曹子熔怎麼說?”劉表最關心的還是曹鑠打算怎麼對付荊州,劈頭就問道。

    蔡瑁面露為難,對劉表說道︰“曹子熔的要求恐怕有些難辦”

    “他的要求要是好辦,我才會覺得奇怪。”劉表問道︰“他究竟想要怎樣?”

    “曹子熔還是堅持要劉玄德的人頭。”蔡瑁說道︰“我也向他提起,如果要劉玄德的頭顱,他得先把兵馬撤回去。”

    “說的沒錯。”劉表說道︰“如果不撤兵馬,哪能看得到他的誠意?”

    “景升公要看曹子熔的誠意,他也一樣要看景升公的。”蔡瑁說道︰“我也說了劉備目前無法斬殺,他卻提出了個讓人十分為難的條件。”

    “他提出了什麼?”蔡瑁說曹鑠提出的要求讓他十分為難,劉表欠著身子,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問道。

    “曹子熔要景升公給他一百萬吊銅錢。”蔡瑁低著頭說道︰“如果不給,他就下令攻城。”

    當蔡瑁說出曹鑠的條件,劉表頹然坐矮了下去。

    “一百萬吊銅錢”過了好一會,劉表嘴唇哆嗦著說道︰“他有沒有想過,要我究竟去哪弄這一百萬吊銅錢?”

    “說這些已經晚了。”蔡瑁說道︰“自從劉玄德帶兵進攻豫州,禍事就已經惹到頭上。如今我們要考慮的是怎麼應對曹子熔,只是擔心根本沒用”

    “不擔心?”劉表懊惱的說道︰“我哪來一百萬吊銅錢?”

    看著蔡瑁和蒯越、蒯良等人,劉表眼楮陡然一亮︰“荊州以你們幾家最為富貴,如今荊州有難,你們難道不得拿出一些?”

    “三五萬吊還是能拿得出來。”蒯越說道︰“再多真是沒有。”

    “平日里一個個都是荊州股肱。”劉表咬著牙說道︰“到了要用你們的時候,卻是一個能靠得住的也是沒有。”

    “我們蔡家可以拿出十萬吊。”劉表怒了,蔡瑁連忙說道。

    “蔡家能出十萬,你們究竟能出多少?”看向蒯越、蒯良等人,劉表怒容滿面的問道。

    蒯良連忙說道︰“蒯家傾盡所有,也不過只能拿出十萬”

    蔡家、蒯家各出十萬,其他幾家加起來也不過只湊了十萬吊。

    離曹鑠要求的一百萬吊還差許多,劉表十分懊惱的撫著額頭,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景升公。”見劉表沉默不言,蔡瑁說道︰“曹子熔只是要一百萬吊,也沒有說完全沒有商討的機會”

    “商討?怎麼商討?”劉表抬起頭,滿面羞怒的說道︰“曹家大軍就在城外,只要曹子熔一聲令下,用不多久襄陽就要姓曹,進而整個荊州都將成為曹家的地盤。你還要我怎麼和他商討?”

    “曹子熔說了,明天一早他在景升公決定見面的地方等候。”蔡瑁說道︰“到時景升公還可以向他討個人情,請他少要一些”

    “向他討人情?”劉表一拳捶在面前的桌案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你認為曹子熔會那麼輕易放過我們?我倒是覺著,他要百萬吊錢,無非是在刁難,他真正想要的,應該就是荊州”

    “夫君怎麼說出這麼沒底氣的話?”劉表話才落音,門外就傳來蔡夫人的聲音。

    听見蔡夫人來了,劉表臉上的神色越發懊惱。

    蔡瑁向蒯良、蒯越等人使了個眼色。

    幾個人紛紛起身對劉表說道︰“景升公有家事,我們先告退。”

    劉表也沒挽留他們,任由他們退了出去。

    眾人離開,蔡夫人隨後進了書房。

    “剛才我離得老遠就听見夫君在叫罵。”欠身向劉表行了一禮,蔡夫人問道︰“夫君又說有人要取荊州,不知是誰有這樣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