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陳啞女的激動之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一下,對方徹底不懷疑了,畢竟,要把這件東西送給白老,絕不會是什麼冒充的人能干出來的事情。

    “那好吧,我這邊離白水湖倒是不遠,請問是在白老的那個私人博物館里麼?”

    “是的。”

    “好的,二十分鐘左右我會抵達,到時候再跟石先生您聯系。”

    對方掛斷了電話,石磊也繼續開著車,直奔白老家。

    陳啞女站在台階上等著石磊,一看見石磊,臉上就露出恬靜的微笑。

    石磊趕忙下了車,拿著線香遞給陳啞女,低聲說︰“干媽,很抱歉這麼久都沒來看望您,我這段時間主要在帝都”

    陳啞女微笑著點點頭,拉著石磊,意思是讓他進去再說。

    坐下之後,陳啞女讓人上了茶,打著手勢告訴石磊,白老這會兒在休息,再有半個小時左右才會起床。

    石磊也說︰“那正好,再過十幾分鐘,博聞工藝館的負責人要過來,我上次去澳洲的時候,帶回來一件明萬歷的青花瓷瓶,原本是打算立刻送到白老這里來的。但是博聞工藝館托人找到我,表示對那件瓷器很感興趣,想借去觀摩一段時間,我不好意思拒絕,就把瓷瓶借給了他們。他剛才說要還給我,我就讓他直接送到您這兒來了。到時候正好麻煩您和白老幫我掌掌眼,看看他們有沒有拿回一個贗品來。”

    陳啞女有些意外,打著手勢問石磊,為什麼要把這個瓷瓶送給白老。

    石磊便笑著說︰“白老這不是馬上要過八十大壽了麼,我想著就拿這個當成他的壽禮吧。而且,這件東西比較貴重,說嚴重點兒可以稱之為國寶了。我又是個不太懂收藏的俗人,買回這件東西也只是不忍心我國的瑰寶流落在國外。想來想去,送給白老我是最放心的,反正白老早就準備好日後將所有收藏捐獻給國家,這也算是我為國家的文物典藏做點兒貢獻吧。”

    陳啞女頓時激動了起來,她抓起石磊的手,顫抖不已,嘴唇翕張,但是卻不出任何的聲音,可已經無需做任何的手勢,石磊都能夠明白她內心的起伏。

    平靜下來之後,陳啞女又打著手勢問石磊,這件東西價值不菲,他到底花了多少錢。

    石磊笑著說︰“錢這種事您就別跟我計較了,您可是我干媽啊,白老又是您的義父,權當我孝敬干爺爺的。我可不是在攀親戚啊,其實只是想借白老的手把這件東西交給國家罷了。”

    陳啞女連連點頭,不停的拍打著石磊的手背,大感欣慰。

    雖說其間的曲折不足為外人表,可是石磊想把這東西捐給國家的心思是沒錯的,所以他有所隱瞞不假,卻也算不上大言不慚。

    “哦對了,原本收藏這件瓷瓶的,也是個華人。他祖父那輩去了南洋,後來輾轉到澳大利亞。他表示,他也听聞過白老在收藏界的名聲,並且在我找他想要買回這件瓷瓶的時候,他也輾轉跟白老聯系過,表示到時候會回國來參加白老的壽宴。”

    正說著,石磊的電話響了,石磊接听了電話,正是博聞工藝館的負責人。

    “人到了,我出去接他一下。”石磊站起身來,陳啞女跟他一起出了門。

    遠遠的,就看到一輛車停在小區大門口,那個博聞工藝館的館長,干脆連小區大門都沒能進來。

    石磊和陳啞女走了過去,跟保安說明了一下,保安這才放行。

    “石先生?”那個館長把車開進來之後,立刻下了車。

    石磊笑著伸出手,說︰“您好,我就是石磊。”

    “這位是啞女老師?”顯然,那位館長是認出了陳啞女。

    陳啞女微微點點頭,也伸出手跟館長握了一下。

    “不知道您怎麼稱呼?”石磊含笑問到。

    “小姓孫,孫致遠,就是馬致遠的那個致遠。”

    石磊笑道︰“原來是孫館長。白老有午休的習慣,這會兒還沒醒,可能需要孫館長稍候片刻。”

    孫致遠趕忙擺手道︰“不敢不敢,能再次見到白老,本身也是我的福氣。”

    石磊和陳啞女在前邊慢慢走著,孫致遠開著車,跟在後邊慢慢跟著,很快也就到了白老那套別墅的門前。

    門前有的是空地,孫致遠停了車,小心翼翼的從車子的後備箱里取出一只專門的金屬箱子,捧在手里生怕有個閃失,很客氣的跟著石磊和陳啞女進了門。

    雖然不是在那個湖面上的博物館里,但石磊都說了白老還在午休,孫致遠當然不會挑眼。

    坐下之後,石磊先拿出了身份證,遞給孫致遠。

    “孫館長先驗明正身吧。”

    孫致遠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接過了石磊的身份證,跟自己身上的單據進行了比較,確認身份證號碼和名字都沒錯,才把身份證還給了石磊。

    “石先生,真的很抱歉,因為當時您是把這件文物交給您的朋友送到我們那里的,而且當時做對接的人也不是我,所以我必須謹慎一點兒。畢竟,這是一件堪稱國寶的文物,容不得半點閃失。”

    石磊笑道︰“應該的,你們越謹慎,我反倒越放心。”

    孫致遠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赧然道︰“石先生能理解就好。”

    隨即他打開了那只箱子,戴上一雙白手套之後,又在茶幾上墊上了一塊天鵝絨的布,這才小心翼翼的將瓷瓶從箱子里取了出來,放在天鵝絨之上。

    “石先生,請您驗一驗吧。”

    石磊轉身望向陳啞女,說︰“干媽,您看看吧。”

    陳啞女也不謙虛,在她看來,這方面石磊肯定不如她,于是直接走到瓷瓶面前,蹲下身子,仔細的看著這件瓷瓶。

    而石磊,則是站起身來,高高的從瓶口往里邊望去,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照進了瓷瓶之中,果然看到了自己用紅色的筆在瓶底內部寫下的一個小小的“石”字,那字體,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寫的,從這一點,他已經幾乎可以確定這就是那件真品。

    陳啞女看了半天,回到沙上,點點頭,打了幾個手勢。

    石磊明白,這是陳啞女說她覺得沒什麼問題,但還是要讓白老掌眼之後再做確認。

    這時候,後方的樓梯上也傳來一個矍鑠的聲音︰“呵呵,听說小石來了?這麼長時間都沒來,老頭子我還以為你忘記了你這里有個干媽呢!”

    石磊連忙站起身來,轉身向後看去。

    孫致遠也站起身來,只是卻比石磊顯得多了幾分忐忑。

    白老的身形從樓梯轉彎處徐徐出現,石磊笑著喊道︰“白老,我前段時間主要在帝都,我剛才也跟干媽說了,以後會多來看望干媽和您的。”

    孫致遠一看之下,果然是他見過的白老,更加局促的喊道︰“白老,您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