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共享精神為基礎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白老先跟石磊點了點頭,然後把目光落在孫致遠的身上,上下略一打量,眉頭微微皺起,很快舒展。

    他笑著說︰“小孫?!我沒記錯吧?”

    孫致遠激動不已,連連說道︰“沒錯沒錯,白老您真是好記性,咱們只見過一回面,您居然還能記得我。”

    白老呵呵笑著,走下了樓梯,石磊連忙迎過去,虛攙著白老的胳膊。

    “我老歸老,但還沒到要人扶的地步,這一點,你得好好跟你干媽學學,別淨整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石磊嘻嘻一笑,說︰“這是我一個做晚輩的對長者的尊敬,我要是一動不動,您心里保不齊又會覺得我沒禮貌。”

    白老哈哈一笑,指著石磊說︰“好哇,你小子,這是在說我老頭子心眼小麼?”

    石磊連忙否認︰“我哪敢啊!”

    白老擺擺手,在沙上坐下,然後對著孫致遠說︰“小孫,你也坐,別站著。你今天怎麼來了?你們工藝館跟石磊這小子有合作?對了,你們叫什麼工藝館來著?這年紀大了,記性果然不行了。”

    孫致遠連忙回答︰“博聞,博聞強識的博聞。白老您可別說您記性不好,我和您就見過一回面,而且還只是跟在我老師身後跟您打了個招呼而已,您居然還能記得我,這記性已經夠好的了。”

    石磊也笑著說︰“我可不敢跟孫館長有什麼合作,我這半桶水都不到的晃蕩,能跟孫館長合作什麼。只是前段時間在澳洲購回了一只明萬歷的青花瓷瓶,孫館長那邊托人找我借看,今天他剛好要還給我,我又剛好已經在來您這里的路上。所以就勞煩孫館長送到您這兒來了,這本來也是想讓您幫著掌掌眼的。”

    “小孫研究過,我還掌個什麼眼,他是正當年,他老師又是明史專家,我老眼昏花的就不丟人現眼了。不過明萬歷的青花瓷瓶,倒是要好好見識見識。”

    其實白老早就看到了茶幾上的那只青花瓷瓶,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也足夠讓白老看出這只瓶子的不凡。

    不過他並不著急鑒別,而是笑眯眯的看著陳啞女,說︰“啞女,你先看看。”

    陳啞女點點頭,繼續品鑒著那只瓷瓶。

    半晌,陳啞女站起身來,沖著石磊微微頷,表示這瓷瓶非常之好。

    白老這才站起身來,將身上白綢的唐裝袖子高高挽起,然後走到茶幾旁,小心翼翼的將那只瓷瓶捧在了手里。

    細觀良久,白老悠悠嘆道︰“這就是老祖宗的杰作啊,鬼斧神工,現代工藝不如之多多。”

    石磊看著白老又將瓷瓶放回到茶幾上,他走了過去,將瓷瓶放回到錦盒里,然後雙手捧起,微笑著對白老說︰“既然白老鑒定為真品,那麼,這只瓷瓶,我就借花獻佛,還請白老笑納。”

    白老一愣,隨即搖頭擺手,道︰“太貴重了,這可不行。”

    說著,白老把目光投向陳啞女,卻見陳啞女風輕雲淡,沒有任何阻攔之意,心中微微計較,不免有些奇怪。

    石磊說道︰“白老您就別客氣了,這件瓷器呢,擱在我手里就叫做暴殄天物。之所以我想把它送給您,一來,是您很快就要八十大壽,權當壽禮。二來呢,我回購這只瓷瓶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想讓我國的文物流落海外,哪怕其擁有者是個心向祖國的華裔。對方也就是看在這一點上,才願意轉手給我的,如果不是有白老您的名頭,這件瓷器我怕是帶不回國來。但是我對收藏只是門外漢,萬一再毀在我手里,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我依稀記得白老提到過,明朝您獨缺萬歷年間的寶貝,我就想借此豐富一下您的館藏。以後您再將其捐給國家,那才是真正的美事。”

    白老還是稍顯猶豫,他很清楚,這件瓷器在市場上,能拍出一個什麼樣子的價格來,至少也在千萬以上,運氣好點兒,遇到看對眼的,兩千萬也是它。

    石磊見狀,又道︰“白老您可千萬別說您掏錢買下來啊,那就真的失去雅意了。而且,您放心,我不求您辦事兒。”

    白老終于笑了起來,手指虛點著,道︰“你這小子,倒是有顆七竅玲瓏心。這樣吧,這壽禮呢,我收了。不過,我也說明白,這東西還是你的,你只是委托我幫你保管珍藏而已。我會在這件寶貝的銘牌上標明這是石磊小友的藏品,你什麼時候想要,只管找我來取。但是如果老頭子我那天一不小心一撒手,這東西就會跟我館里的其他物件一起,捐獻給國家。那時候,你可別心疼。”

    “我現在就挺心疼的,但我怕萬一毀在我手里,我會更心疼,所以,還是讓這件東西長命百歲,最好是千秋萬代的傳下去,讓後人也都知道老祖宗們的手藝才是真的。”

    白老這才接過那只錦盒,滿是皺紋的手,在錦盒之上不斷的摩挲著,仿佛在感受這千百年來的滄桑歷史。

    石磊跟白老說起霍成棟,白老立刻說︰“這樣的人在海外有不少啊,當年其祖上都是被逼離開故土的,現如今卻是想起祖國就老淚縱橫。石磊小友,你替我跟霍先生講,我老頭子非常歡迎他來參加我的壽宴。”

    隨後,白老畢竟跟孫致遠共同話題多一些,石磊便也得空跟自己的干媽陳啞女單獨交流。

    石磊跟陳啞女說了自己的困惑,他知道,陳啞女很少關心白家生意上的事情,心思都在書畫文物之上,但是陳啞女畢竟接受著白家的燻陶,眼界肯定比石磊寬闊一些。

    陳啞女打著手勢,似乎覺得太過于復雜,便掏出手機, 里啪啦的打字,然後給了石磊。

    石磊打開微信一看,陳啞女寫的是共享是個非常好的想法,互聯網之所以會展的這麼快,現在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幾乎都跟互聯網有關,就是因為互聯網是一個以共享精神為基礎的行業。你的思路應該更拓展一些,不要糾結于單車這一種共享方式,電池本身,也是可以共享的。

    看著這條微信,石磊愣了愣,不解的問︰“電池共享?這怎麼共享?曲婧的公司,做的是充電樁,其實本身就是一種電源的共享,只不過形式上略有些變化而已。我要是也做電池共享,那人家怎麼可能跟我合作?”

    陳啞女笑著擺擺手,搖著頭,打起了手勢。

    這次,她打的手勢比較簡單,她指著自己的手機,把上邊的電量剩余給石磊看。

    石磊只是稍稍一愣,很快明白過來︰“您是說手機充電?現在很多商場里都有給手機充電的電樁啊……啊,我明白了,干媽您是說充電寶?”

    陳啞女微笑著點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