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505章 保護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溫煦招呼著棟梁走在林蔭遍布的小道上,雖說現在頭頂的太陽高掛,不過只要是在樹蔭下就已經感覺不到太陽的溫煦,只著短袖甚至還能感覺到一點兒涼風。跟著溫煦出來的棟梁也表現的很歡實,跑前跑後的時不時的叼點兒樹枝木棍什麼的玩耍一番。

    圍著門前的這小塘這邊繞半圈,當溫煦正準備按著原路返回的時候,突然听到了一陣吵鬧聲而且還是不是用的中文,滿嘴飆的是英語,同時還伴著一串兒童哈哈哈的笑聲。

    帶著這種好奇,溫煦尋著聲音走了過去,轉了幾個彎兒,繞過了一片小林,溫煦就看到了目標,自己回村時看到的仨老外現在正在人手一只相機,趴在地上也不知道干什麼,而在仨老外的身後,則是跟著十來個大大小小的尾巴,大的是大磊,小的是毛丫,中間夾雜著可可牛牛這樣一幫熊孩子正樂呵呵的望著趴在地上的仨老外。

    一看到這樣的場景溫煦頓時就明白了,這幫子熊孩子大多數從來沒有見過真實世界中出現金發碧眼的歐美人,現在突然間看到仨頓時就有點兒像是稀罕物似的,跟在他們的身後進行全方位的圍觀。

    走了兩步之後,溫煦也發現了這仨老外在干什麼呢,仨人手中的相機都對著一只松鼠,而這只小松鼠還明顯不是魔王的後代,灰色的毛皮,背上還有兩道黑色的杠杠一直從脖子到尾巴,屬于正常類的松鼠。

    現在松鼠的手中捧著一個老外給的花生正橫在手中快逗的剝著殼,小嘴巴飛快的蠕動著配著身後並不太顯大的灰色尾巴,也有幾分特別的可愛。

    仨老外看到溫煦過來,伸手和溫煦擺了一下,同時用一種怪聲怪調說道︰“你好!”

    “你好!”溫煦笑著點頭和仨人客氣了一下。

    “你會說英語麼?”中的女老外對著溫煦用英語問了一句,語速挺慢的,溫煦每個單詞都听的很清楚。

    不過這女老外的英語發音有點不像是標準的美式英語,帶著一點兒地方口音,具體是哪里的溫煦不知道,還好並不太會影響到听,如若不然溫煦還以為自己上學學到了假英語呢。

    “當然,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們的麼?”溫煦笑了笑說道。

    “麻煩你和這些孩子說一下,讓他們別再跟著我們好了,影響到我們的拍攝!”女人繼續放慢了語速對著溫煦說道。

    “可以!”

    說完溫煦走了兩步沖著一幫子熊孩子說道︰“行了,都別看了,你們這些慫孩子,跟在人家後面像是看馬戲團的動物似的,人家不開心了!到別處玩去吧”。

    “叔爺,你還可以和洋鬼子對話吶?太厲害了”大磊子望著溫煦一臉的祟拜。

    溫煦瞅著他說道︰“你要是能好好學習,很快也就能和這些外國人交流了!”

    一听說好好學習四個字,大磊子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這小東西怕的就是這四個字,要是論玩起來,那是花樣百出,但是只要是听到學習兩個字,立馬覺得跟要上刀山下油鍋似的。

    “行了,別跟著啦!”溫煦伸出手趕了一下小孩子們。

    小娃子也很听話,沒到一分鐘跑的一個人都不剩。

    就在溫煦想轉身的時候,那位趴在最左邊的一臉毛胡子的洋鬼子張口對著溫煦說道︰“先生,我們想請你幫個忙,能不能做一下我們的臨時翻譯,我們想找可以拍到這些照片的地方!”

    說著這位站了此來,從口袋里摸出了一疊子照片。

    溫煦湊過去一看,全是一些鳥類的圖片,溫煦看了一眼就知道拍攝的地方是在哪里了,可惜的是溫煦沒有興趣去做這個導游,不是不熱情,只是單純的不想。

    “你們要想去這些地方的話,剛才那幫孩子就可能帶你們去!”溫煦笑著說道。

    “您會英語,能給我們說一下怎麼走麼?我們都有野外拍投經驗的,只要把圖畫給我們一般沒有問題”這位老外對于自己的找路能力很自信。

    溫煦想了一下,覺得人家這麼自信,自己也就別費那個勁了,于是示意他有沒有紙和筆。

    老外一看溫煦的動作,立馬從口袋里把紙筆掏了出來交到了溫煦的手上。

    溫煦這邊正要畫呢,立馬三個老外全都圍了過來,頓時讓溫煦的感覺到壓力很大,不是溫煦怕他們,而是溫煦的鼻子怕他們,這些老外的汗腺很發達,造成了毛發很旺盛,而且野外攝影師還不用香水,所以身上的體味可不小,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有狐臭,反正那味兒溫煦有點兒受不了。

    “從這里走的話,沿著路一直,第一個叉路走中間的大約步行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看你們的速度”溫煦大約花了三分鐘,簡要的說了一下。

    說完溫煦把東西還給人家,轉身就要走。不是溫煦不禮貌,而是這味兒真的是讓溫煦有點兒想死的感覺,如果是真的不禮貌的話,溫煦就該撥腳落荒而逃了。

    “這里還能租到一些代步的工具嗎?比如說是自行車,如果有馬就更好了”女人對著溫煦又問了一句。

    “自行車就算了,這些路你要騎個車子就不知道是車騎你們還是你們騎車了,如果是馬的話,你們可以沿著這個道往橋那里走,不要過橋,沿著道兒往左手走,在河岸不遠就能看到一個院子,那里面可能會有馬,但是人家有沒有用,就得看你們的運氣了”溫煦說道。

    走了兩三步之後,溫煦覺得自己身邊的空氣好了一些,至少能讓自己可以忍受了,于是張口問了一句︰“你們是專門過來拍鳥類的?”

    “我們是鳥類攝影愛好者!我們在雜志上看到這些鳥,就深深的被它們的優雅所打動,所以通過雜志社問到了這些照片作者的地址,是他給了我們這里的地址,然後幫著我們在這里訂了房間”

    听到這位的解釋,溫煦這才明白了,為什麼這仨老外能訂到屋子了,原來還是有熱心腸的人。

    溫家村這兒雖說算不上是會員制要交什麼會費之類的,不過隨著人來的越來越多,現在都要預定,加上高腳樓落成了,住宿的價格下落了不少,所以來的客更多了,像是牛牛和可可兩孩子的老爹這樣,時不時來過上個周未的人家也越來越多。師尚真這邊早就有規定,新客必須有老客引薦或者擔保,否則的話根本訂不到房間。

    听人家解釋了一下,溫煦沖著仨人笑了笑然後道了一聲再會,于是帶著棟梁沿著路返回。

    剛走到村口,就看到一個族佷扶著師尚真,而師尚真正皺著眉頭帶著痛苦的模樣一邊捂著肚子一邊小步的向前走著。

    溫煦急忙走了過去,伸手扶住了師尚真焦急的問道︰“怎麼了啦,怎麼啦?”

    “突然間肚子有點兒痛,抽絲似的疼,我想著回去躺一會兒就好了”師尚真看到溫煦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強撐著從臉上擠出了一點兒笑容。

    “還回去躺一會兒!你是醫生麼,現在你自己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啊”溫煦頓時就有點兒怒了,強壓著心中的火氣,盡量的讓自己說話的聲調保持看平穩。

    “你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回去開車!”溫煦說完也不待師尚真多說,立馬邁開了步子向著家里跑去。那速度快的跟一百米賽跑似的,像著一陣風似的卷回到了家里,弄的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十分好奇,覺得小族叔今天發什麼瘋。

    一進了院子,李玉梅看到了風風火火的溫煦,張口問道︰“怎麼啦,這是哪里著火了?”

    “火沒著,尚真覺得肚子有點兒疼,我得把她送醫院去”溫煦二話不說就往車上跳。

    听到師尚真肚子疼,李玉梅頓時一驚,連聲說道︰“那可真得去看看,我也跟你一起去!你一個人毛手毛腳的哪里會照顧人!”

    說著李玉梅就小跑到了車邊,伸手拉開了車門,上了車。

    急匆匆的開著車載著師尚真一路往縣城趕,又要保持速度還得讓車子盡可能的平穩,溫煦這邊開出了鎮子頓時就是一腦門子的汗,那家伙跟剛上路的新手似的,那叫一個緊張啊。

    誰知道出了鎮子之後沒有多久,師尚真就慢慢的恢復了起來,肚子不痛了。

    “我沒事了,咱們回去吧”師尚真肚子一不疼,立刻就想回家了。

    溫煦瞅了她一眼︰“給我老實一點兒!”

    李玉梅這時正坐在師尚真的旁邊,伸手在師尚真的手背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尚真,還是去檢查一下,孩子頭幾個月很關健啊,而且你這還是懷的仨,既然都到了這兒啦,那就去查查唄!”

    師尚真听了點了點頭,最主要的是看到溫煦的臉色不善,只得同意去醫院。

    到了醫院之後,什麼掛號啊排隊之類的折騰了四十分鐘這才輪到師尚真見到大夫,然後大夫這邊問了一下,給開了一串檢查,去試了一通之後,又等了半個小時,等著所有的結果出來,再到醫生那里,誰知道人家眼楮在單據上掃了不到十秒告訴溫煦說沒什麼大問題,注意一點兒就行了,于是溫煦仨人就被人家一句下一個趕了出來。

    “庸醫!”溫煦拿著化驗的單據反復看了看說道。

    就這麼些個東西一千多塊花了出來,最後就這樣?所謂的關心則重,溫煦覺得這醫生拿眼光一掃,是不是有點兒太粗心了,萬一看漏掉什麼怎麼辦?不是溫煦想著有什麼事情,而是萬一有什麼事情被誤診了怎麼辦,這世上可沒有後悔藥去。

    到時候就算了宰了人,那也于事無補啦,所以溫煦也不管自己看懂看不懂,直接拿著單子自己看了一遍,看的自己是一頭的霧水,指標看著對比升高,他的血壓也就跟著升,反正從出了診療室到停車場,溫煦這邊就沒有停下過自言自語。

    溫煦這心中對于縣醫院的醫生非常的不滿,這個時候溫煦的腦瓜里突然間的靈光一閃,想起了有個東西叫做私人醫生,于是想著自己可不可以雇佣一個私人醫生,一直跟在自家媳婦的身邊,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自己還真不能放心,至于價格的事情溫煦沒有太考慮,自家仨孩子帶一個大人,私人醫生這一路照顧下來,還能收一輛添越的錢麼?就不是收一輛又算個什麼!

    這種職業小縣城怎麼可能有,如果有的話那也得一線的大城市,省城都不一定有!

    想到這里,溫煦立馬就掏出了手機給嚴冬打電話,準備問私人醫生的事情。

    “喂,嚴冬,你幫我看看,私人醫生雇這麼一個大約多少錢”電話一通溫煦這邊高就突突的說了起來。

    “是溫煦啊,嚴冬的電話今天早上走的急,沒帶”

    誰知道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徐悅的聲音。

    “哦,那我打他工作號碼!”

    “別,這個事情我幫你問問,我這邊認識一個大姐,他們家就有私人醫生,你等等啊”徐悅這邊說了一句,就把電話放了下去。

    “你還要雇私人醫生”師尚真望著溫煦說道。

    “這事你不用管,我作主了,我讓你休息你不干,那我只能雇個醫生跟著你了”溫煦的語氣不容商量。

    說完溫煦轉過身去背對著師尚真等著徐悅的回音。

    “干什麼?”

    看到師尚真伸手拍自己,溫煦皺著眉頭說了一句。

    師尚真笑著說道︰“不用雇!”

    “你說了算啊?”

    師尚真繼續說道︰“你雇的醫生肯定沒有爺爺身邊的好,過不了幾天,爺爺就過來了住了,到時候陸叔叔也會一起過來,到時候有他就行了”

    溫煦一听這頓時就樂了,開心的說道︰“老爺子這還行啊!”

    溫煦再傻也知道護衛老爺子的醫生是什麼水準的,一听說老爺子過來最主要還自帶高等級的醫生,于是心情唰的一下好了,一抬頭覺得外面的星空都亮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