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65章 給你們一個機會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網絡上,多個直播平台的討論區已炸。

    “為什麼!啊啊啊啊”

    “還我心中的五百年大神形象!”

    “為什麼是方召啊”

    討論區一片的“啊”就能看出此時觀眾們的心情了。

    別人家是看到自己偶像之後的激動尖叫,在這里,是面對真相的糾結與抓狂的咆哮。

    真不怪他們不相信,為什麼大家一直猜測“再活五百年”出身特戰隊或者一些特殊部門?

    雖說現實與虛擬世界不等同,有些人,現實世界連只小雞仔都抓不住,游戲中卻能大殺四方;有些人,在現實世界中身強體壯如鋼鐵戰車,但游戲中的人設卻是個不準的。

    但有專業人士分析過“再活五百年”游戲里的行為,太驚艷,太出乎意料,如果不是游戲老手,就是本身能力出眾,游戲圈子以前從來沒有這位的傳說,所以,只能是後者了。

    如果,今晚是左俞站在這里,或許大家的反應不會這麼激烈,但偏偏,是方召,一個作曲專業畢業,以前從未在游戲圈里冒過頭,看起來文質彬彬,不帶半點硝煙和凶悍的氣息,任誰看到他都覺得這就是一個文藝工作者,與游戲中霸氣四散的掃分狂魔“再活五百年”沒一點相似之處!而且,依照常理,團隊管理層親自上陣,且戰斗在一線的,極少。

    這他瑪誰能想到?!

    尤其是前兩天罵方召罵得激烈的那些人,此時感覺腦子都是木的。自己噴的人,跟自己使勁想維護的人,是同一個,咋整?

    “我之前罵過方召,你說下次我找他要簽名,他會不會簽?”

    “我也罵過”

    “這他瑪就尷尬了。”

    “之前哪個王八蛋在帶節奏!天真無邪的我被帶偏了!”

    他們看不慣方召,是認為方召並非游戲圈的人,卻管理著團隊,一個外行人來指揮內行人,不管銀光團隊內部怎麼想的,反正他們這些旁觀者看不過去。以前就有不少原本展很好的電競俱樂部,被一些外行人給玩垮的例子在,所以他們極其反感這種行為。

    第二,之前老有傳言說方召壓迫隊內的人,他們對方召的印象自然就不會好,再加上昨天傳出方召的保鏢可能就是“再活五百年”的消息,大家覺得自己偶像竟然給一個外行人當保鏢,心里更不是滋味,噴起方召來就更帶勁了。

    而現在,之前噴得多帶勁,現在就有多糾結。

    “銀翼怎麼不早點公開?這麼藏著掖著有意思?!”

    “商業公司的套路,利益最大化吧。不公布才能吊著大家的胃口,也怪不了方召。”

    “煩!我現在很煩躁!”

    “那個其實,銀翼老早就說過了吧?”

    “屁!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不知道?!”

    “當初秦久樓他們剛簽約銀翼的時候。”

    “”

    經人一提起,延洲的游戲迷們突然回想起來,當初,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有人跑去翻秦久樓他們社交平台的狀態,挨個截圖,然後合一起出來。

    秦久樓等八人簽約銀翼的那天,確實都過的一條同樣的狀態

    “我們老大是再活五百年。”

    那時候,大家以為秦久樓他們說的是,團隊隊長是“再活五百年”,很多俱樂部,隊長也被稱為老大,大家也就順著這個思維去想。因為那時候在游戲中確實是“再活五百年”帶隊,之後才慢慢由秦久樓和佟陽帶隊的。

    但現在,真相擺在眼前之後,眾人才明白,那時候秦久樓他們其實是在告訴他們,“銀翼5o極光”的老大,團隊的最高負責人方召,就是“再活五百年”。

    “真!陰!險!”

    “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暴擊。”

    “這句話擱那時候誰能想到啊!”

    討論區又是一片“啊”抓狂的叫聲。

    然而,再多的叫喊也無法平復他們心中跌宕起伏膨脹狂涌的情緒,必須得找個泄口才行,不然他們得瘋。

    不想怪自己,又沒法怪銀翼,跟一商業娛樂公司講這個,有蛋用!怪方召?唉,實在沒那臉。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來了一句︰

    “王疊你這廢物!”

    討論區驀地平靜了一瞬。

    咦?

    眾延洲游戲迷們雙眼精光一閃,突然就找到泄對象了。

    于是,眾人的槍口又轉向王疊,討論區再次火爆起來。

    “簡直廢物!”

    “這麼大的新聞,之前竟然連點邊邊角角都沒抓到!有用的信息更是半點不見!王疊你冬眠了嗎?!”

    “正主就在眼前,怎麼沒能找出真相來?虧王疊還被稱為咱們延洲最強狗仔!”

    “王疊被關進去一次嚇破膽了吧?”

    “王疊不堅挺了,延洲最強狗仔的稱號得換人!”

    已經潛入皇洲正跟蹤某明星的王疊︰“”為什麼罵我?!

    平時這幫人嫌他多管閑事,指責他成天無聊偷窺明星們的私生活,現在倒是怪他消息不靈通了。

    看到網絡上的這些罵聲,王疊心中淒苦。

    他倒是想跟網上正活躍的那幫人解釋︰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早就知道他是誰了,只是不敢說而已。嚇破膽還真說對了,不過不是被入獄嚇的,是被方召嚇的。

    深吸一口,抹了把臉,王疊決定,今晚上他就放兩個大招,挽回一下自己“最強狗仔”的形象,不敢抓方召的新聞,但他抓到別的明星的了,還抓到不少,證明自己實力未退,延洲最強的稱號還是很堅挺的。

    延洲。

    同樣在看直播的納緹伍茲,抱著的電吉他都差點驚得扔了。

    一想到之前曾數次用“全球第一”勸說方召,納緹伍茲就感覺臉疼。

    難怪方召在听到“全球第一”和他描述的那副宏偉藍圖的時候,一直那麼淡定,敢情人家早就享受過一把“全球第一”的待遇了!游戲圈子可比古式樂器圈子受到的關注多!人氣更旺!

    “嘿,那小子!”

    納緹伍茲覺得,他得彈一晚上吉他才能讓情緒穩定下來。

    別說延洲和全球網絡上游戲迷們激烈的反應,就連會場內,在方召站起身的那一刻,也出“哄”的一聲。

    雖然大家不會大聲地吵鬧,但也會私下里跟左右兩邊的隊友或者認識的人議論,少數幾個人議論也听不到什麼,但若是會場內的人九成九都在議論呢?

    2s俱樂部的人此時心中同樣復雜,都是來自延洲的,他們的排名還比銀光高,可偏偏銀光這次受到的關注,勝過了他們五大俱樂部。這也就不說了,畢竟銀光出了個單榜第一,大家關注也能理解,他們自己也好奇。

    然而,現在真相擺在面前,卻更令他們難以接受。

    “記得《世紀之戰》開啟前,火烈鳥延洲分部的那次布會,那過放馬過來?”

    “我之前一直以為他是作為團隊總負責人才說出的那句話,仗著銀翼給他的特殊待遇和隊伍里有高手才那麼囂張,現在看來,他的倚仗並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隊長謝赫沉聲道。

    “這麼說,重型機車的練習賽,將我們車的也是他?”柯茲莫面色連連變換。

    台上。

    方召同布魯斯和馬希爾站在一起,接受頒獎。

    頒獎嘉賓和主持人倒也沒有表現出多大的驚訝,他們或多或少都能通過火烈鳥內部的老熟人了解到一些消息,作為頒獎嘉賓他們有權了解到獲獎者的信息,然後再決定是否成為頒獎嘉賓。

    所以,這種時候若是表現得太過震驚,就假了,網絡上的那些人可不是好騙的。

    為方召頒獎的是一位早已經不在線上戰斗的大神玩家,這位因年紀原因不再參與電子競技之後,就開始投資游戲制作與人才培養,也為電子競技行業做出了不少貢獻。

    “你,很不錯!”那位曾經的大神將獎杯遞給方召,說道。再多的,他也說不出來了,如果方召真是“再活五百年”,他們就算在自己巔峰時期,也贏不了方召,也不好再擺出前輩的架子指點。

    “謝謝。”方召接過獎杯。

    頒獎之後,同往屆一樣,作為年度單人榜第一,方召拿到獎杯還不能立馬下台,得說幾句。

    以往那些獲獎者都會說一些感想,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家人感謝公司,表示一下自己的興奮與激動,或者講述一些平時的不易,但方召沒法跟他們一樣,裝也裝不出來。不過,他有其他的話。

    站在台上,方召神態自若地掃了眼全場,攝像機將現場的情形真實傳遞到全球各個游戲迷們前面。

    “我知道,大家對于我再活五百年的身份,肯定很意外,之前網絡上的評論,我也看過一些。”方召面上帶著一點淡淡的笑意,語氣平緩地說著,像是在與人進行普通的聊天。

    網絡上,討論區。

    “大神!求別說!”

    “完了,我罵他的話他肯定看到了!”

    “後悔,以前噴人的時候應該披馬甲的!”

    “原想著過幾天等火烈鳥年會結束就去銀翼總部大樓堵人要簽名,現在有點忐忑,你們說,我會不會被他一腳踢出來?”

    之前罵過方召的,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疼。

    台上,方召也確實沒有過多去說這個,而是繼續道︰“我也知道很多人沒法接受,在收到邀請函的時候,唐燦先生聯系我,就這件事商討過。”

    唐燦,火烈鳥常務副總裁,與火烈鳥相關的一些重要場合都能看到這位的身影,熟悉火烈鳥公司的人,對這位也不陌生。

    方召提到唐燦,嗅覺敏銳的記者們就坐直了身體,他們知道,方召接下來的話,才是重點!

    台上,方召直視前方,視線盯著正前方的攝像機鏡頭,他接下來的話,是說給正在觀看直播的那些游戲迷們的。

    “給你們一個機會。火烈鳥會臨時開放一個練習區,從現在開始,三個小時時間,《世紀之戰》登錄窗口右上方會多出一個申請挑戰的選項,官方會從提交申請的挑戰者里面挑選十位。明早十點,我在那里等你們。”

    秦久樓、佟陽、米路等人︰“”好熟悉的台詞。

    “這話,有點耳熟啊。”索薩格說著捂住胸口,肋骨也疼。被一腳踹下線的感覺在清晰印在腦子里。

    他們想到了一段不怎麼美妙的回憶。

    方召說完那些話之後,朝台下禮貌行了一禮,便下台了。然而,方召的那番話,卻仿佛投下的一枚炸彈,掀起了沖天大浪。

    觀看直播的游戲迷們一個個摩拳擦掌,也顧不上罵王疊了,全都去提交申請。在游戲里把自己偶像殺一次,那是每個游戲迷的夢想!

    “把老子上次完成任務得到的巴雷特拿出來!”

    “都別攔著和我!我要與方召決一死戰!”

    “能狙殺五百年的只有我!”

    “前面的快閃開,我幫大伙兒驗證他是否真身!”

    那些專門賣號賣裝備的工作室也忙活起來。

    將所有正在售賣的下架,提交挑戰申請!”

    “頭兒,正在售賣的號,現在就全部下架?”

    “全部!立刻!馬上!”

    每個工作室運作百來個號,這都是資源!他們知道,火烈鳥不會只挑選職業的那些玩家,應該會在業余玩家中也挑一些,也未必完全依照榜單排名來,所以,他們都會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申請,萬一中了呢?

    中一個號,那號的價值就上天了!干一筆他們或許接下來十年都不用工作了!土豪玩家那麼多,想必不少人願意花高價去買的!

    而很多正搶著申請的玩家們又現,申請的窗口竟然卡了一秒!

    一秒時間,真不長,這種情況也經常出現在其他應用程序里面,但是,這種情況生在火烈鳥這里,就顯得匪夷所思了!

    剛才那一刻得有多少人申請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

    不只是網絡上觀看直播的玩家,會場內的許多人也開始動心思,剛才方召的話里所說的,並沒有限制他們這些職業的電競選手申請,所以,他們也能試一把?

    這麼想著,會場的不少人都打開手環,進入相關頁面尋找申請選項。

    馬希爾和布魯斯也都動了動手指,他們也手癢,但恐怕這次是搶不到機會的,火烈鳥的人在篩選的時候也不會挑中他們,看來,他只能私下里召方召約戰。

    索薩格看了看周圍正忙著申請的人,大家似乎連台上的頒獎都不關注了。

    “都好積極。”

    “你也可以再申請。”賈科道。

    “不不不,”索薩格使勁搖頭,“這樣的機會還是留給需要的人!”

    對于銀光團隊內部的人,他們沒一個想再去挑戰的,教訓一次就夠了,他們又不是受虐狂,在沒有達到一定實力之前,他們絕對不想再遭受一次那樣的待遇!

    佟陽收到了前戰友hr俱樂部的幾個擅長狙擊的朋友的私聊。

    “佟陽,你能不能給我透個底,以我的技術,成功狙殺他的機會有幾成?”對方問。

    佟陽回過去了一個字︰“呵!”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