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64章 怎麼長這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依照分到的號碼,方召查過自己的座位位置,在正對舞台的中間區域第三排,他到的時候,兩邊座位上已經坐了人。

    一個是現榜單排名團隊第一,個人排名第三的皇洲菲尼克斯俱樂部主力戰隊隊長布魯斯,一個是現榜單排名單人第二的馬洲馬希爾。

    布魯斯一看在旁邊坐下的方召,愣了愣,隨即笑道︰“你好,皇洲菲尼克斯布魯斯。”

    方召也笑著回道︰“你好,延洲銀翼銀光方召。”

    “我知道你。”布魯斯看了看坐下來壓根沒打算挪地方的方召,眼神有片刻恍惚,像是臨時想到了什麼高深的問題。

    “你……坐這里?”布魯斯問。

    “邀請函里面的號碼沒錯的話,就是這里。”說著方召將手中的一份精致的邀請函,在座位把手上一個仿佛裝飾一樣的半球形那里踫了踫。

    白色的光芒閃了閃,又熄滅。

    座位無誤。

    布魯斯抬手指了指方召,嘴巴張張合合,才憋出兩個字︰“是你?!”

    這話說得無頭無尾,但方召明白他的意思,便點點頭。

    布魯斯像是打量外星人一樣,似乎想將方召研究個透徹。

    坐在另一邊剛跟人打完電話的馬希爾這時候才有空扭頭,掃了眼方召,禮節性地頷首,反正又不熟,馬希爾不打算多說。不過很快,馬希爾猛地回過頭看向方召,又看了看座位的排序,難以置信般再次看向方召。

    “你是……”

    馬希爾像是被魚刺卡住一般,發出“ 咳”幾個意義不明的音,在看到布魯斯一臉糾結地點頭之後,激動道︰“這不可能!”

    馬希爾作為一個成名已久的金牌運動員,他一直以為壓在自己頭上的那個“再活五百年”是個比自己更有經驗的射擊老手,或者像外界傳聞那樣,是個特戰隊精英什麼的,可現在,他覺得自己的三觀崩裂了。

    壓在自己頭上這麼久,好長一段時間他連反超都不願意想的人,竟然是個比自己小二十多歲的小年輕?還他瑪是個作曲出身的!

    深呼吸數次,強壓下心中的沖擊感,馬希爾面色嚴肅地問︰“你真是再活五百年?”

    明明已經從布魯斯那里得到了肯定答案,但他還是忍不住再問一遍。

    “是。”方召道。

    听到這個回答,馬希爾兩腮的肌肉快速顫抖,從牙縫里憋出一句話︰“怎麼取這麼個名?”

    這不是詢問方召,只是感嘆而已,說完馬希爾就在自己的社交平台連發兩條狀態︰

    “臥了個大槽!”

    “突然有種特滄桑的感覺。”

    在火烈鳥年會即將召開的時候,不少赴會的電競明星們都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發了自拍,索薩格在進會場之後也從自拍照中挑了一張覺得最帥的發了。

    粉絲和其他游戲迷們從直播上能看到一些,也會去關注社交平台上偶像們的狀態,不能前往皇洲火烈鳥總部觀看,也能在網上關注年會進展過過眼癮。

    馬希爾之前並未發狀態,他不像那些年輕選手們那麼積極,這場年會對他來說,不算新奇,也沒必要刷存在感。

    不過馬希爾的粉絲們卻一直守著,之前看別人家的電競明星都發自拍發得飛起,馬希爾卻一直沒聲,還想著馬希爾是不是不打算發了,就見有系統提示。

    馬希爾不僅發了狀態,還連發兩條!

    這可是極其罕見的事情,更別提這兩條狀態里面所包含的信息。

    “咱們的戰馬這是受什麼刺激了?”有粉絲疑惑。

    馬洲全稱馬爾斯洲,創世紀大將馬爾斯之名,在舊世紀一些神話里面,馬爾斯亦是戰神之名,作為競技之洲的馬爾斯洲,人們會將某個行業里面頂尖的人才,冠以“戰神”之名,馬希爾作為金牌射擊運動員,也被粉絲們稱為“戰神馬希爾”,簡稱“戰馬”。

    馬希爾激動得連發兩條狀態的事情,不少人都發現了,方召也從祖文發過來的截圖看到了。

    “看到你,我感覺自己老了。”馬希爾眼神復雜地盯著方召,作為天才射擊運動員,馬希爾一路走到現在,听到最多的就是來自各方的夸贊,他還真沒遇到過這種打擊。

    方召很想跟他說︰“你不老,在我眼中你其實跟小孩一樣。”

    但這話說出來馬希爾肯定會覺得方召是在嘲笑他。

    馬希爾還想跟方召再多說幾句,他想問問方召為什麼射擊技術那麼好,但會場突然安靜下來,火烈鳥的年會要開始了,他只能壓下心中滿肚子的疑問。

    在記者區,一名老記者視線在會場搜索著,突然目光一凝。

    “坐在布魯斯和馬希爾中間的那個,你看看,我怕我眼神不好,看錯了。”老記者問旁邊的人。

    “您老眼神還不好?您老可是號稱鷹眼,就算是現在也不輸年輕人!算了,我看看,哪兒呢……馬希爾?布魯斯和馬希爾應該是坐在第二排或者三排,哦,第三排,我看到他們了,中間那個……我擦!那不是方召嗎?”

    “我你還以為我看錯了。”老記者雙眼繼續盯著那邊,說道。

    “不對啊,按照以前的座位排序,那里坐著的應該是單人榜第一,待會兒得領獎還得講話的。難道是因為再活五百年沒法來,讓他幫忙帶領?”

    這種事情並不罕見,游戲玩得好的大神,也有那麼幾個性格古怪的,不愛出現在這種地方,或者,本身身體不便,比如單人前十里面就有一個,身體因病躺在醫院,但大腦並未受影響,玩游戲依舊玩得溜,這次年會頒發的獎杯,他就讓人幫忙帶領的。

    由于“再活五百年”太神秘,很多人猜測會不會是那種因為重病,身體不便,所以才不出現在人前。

    老記者點點頭,“有這個可能。但……還有一個可能。”

    至于他說的另一個可能,大家心里都冒過這個想法,但每次這想法冒出來,就被壓下去了。因為實在是不像啊!

    “有這疑問的不止咱們,待會兒看看吧,開始了。”

    年會開始,火烈鳥的老總同以往一樣,回憶公司的過去,分析當下,再展望未來,主持人又介紹了幾個今天的嘉賓,都是曾經風雲電競圈數十年的大神,只不過都是因為傷病或者年齡原因不再參戰,而是從事與游戲相關的一些行業,或者已經轉型當演員。

    不管怎麼說,都是曾經閃耀過的明星,粉絲還是有的,也算是在座的各名電競選手的前輩,在圈內的地位較高。

    這次他們受邀過來,一個是分享一點自己的經驗,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他們當頒獎嘉賓,給獲獎者頒獎。

    頒獎順序,單人在前,團體在後,而總榜前十,是依照從後至前的順序頒發,先頒發的是第七到十名的,接著是四、五、六名,最後才是第一二三名。

    “下面有請總榜單人排名前三的,菲尼克斯布魯斯,馬希爾,以及銀翼50極光的再活五百年!”

    聚光燈打下來,布魯斯和馬希爾接連起身,面上保持著恰到好處的微笑,不管此刻心中在糾結什麼,面上也掩飾得極好,側身朝後方擺了擺手,才走向舞台。

    方召在他們後面被念到,所以在布魯斯和馬希爾之後,才起身。

    聚光燈之下,會場內上萬人的注視,一般這個年紀的年輕人,第一次在這樣的場合,總會顯得局促,就算掩飾得再好,也逃不過場內眾多老辣的眼楮。但此時,方召身上那股鎮定自若的風度,太自然,不像是裝出來的。

    現在方召與剛來這個世界時候相比,少了戾氣和這具身體本身的陰郁,從座位上站起時面上帶著淡笑,雖然不算明顯,但也讓他整個人顯得溫和,不失陽剛,又帶著些文藝人的溫雅。

    觀看網絡直播的不少游戲迷,瞪著屏幕里正朝舞台走的方召︰人家叫的是布魯斯、馬希爾和再活五百年,你站起來干什麼?

    “剛才主持人有說這獎會被代領嗎?”

    “……沒說。”

    “我突然有一個可怕的想法。”

    “我也……”

    “……一樣。”

    舞台上,後面的大屏幕顯示著布魯斯、馬希爾以及再活五百年的各項信息。

    前二者就不用多看了,大伙兒都熟,現在,不管是場內的,還是全球各地在線觀看的人,都將目光投擲在那面顯示“再活五百年”信息的地方。

    “id︰再活五百年

    注冊者︰方召已認證

    所用機型︰十代狂想曲……”

    後面還有數據的詳細列表,比如殺了多少怪,躲過多少天災,完成幾個任務等。

    後面的數據大家興趣不大,就盯著最前面那三項了。

    顯眼的“已認證”如重錘一錘定音。火烈鳥認證的,不會有假。

    一看到這個,網上的游戲迷們頓時傻了。

    “啥?!”

    “所以說,方召,其實就是再活五百年?”

    “我!不!信!一定是我還沒睡醒!誰來打醒我!”

    “我心中霸氣四射威武不凡的五百年大神!怎麼長這樣?!”

    “大概……人……不可貌相?”

    皇洲曾有一位專業繪畫的游戲迷,畫過他心中的“再活五百年”真人形象︰身材魁梧,一身肌肉堅若磐石,腳踏高幫軍靴,身著特種作戰服,手提七管特制加特林,龍行虎步,鋼鐵戰軀,威武不凡!

    在此之前,那幅畫在游戲圈子傳得很廣,甚至在不少人心里,還真就腦補成畫上的這個形象了,總覺得,就算真人與這個不一樣,也應該不會縮水太嚴重。

    然而,現在,他們感受到了來自世界深深的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