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581節 心目之術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當瑪雅的目光,聚焦在安格爾身上時。

    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算是明白為何桑德斯會說“被預言巫師注視會生出感應”。

    因為他現在就有這種被預言巫師注視時,產生的強烈感應,整個思維空間的魔源都在顫動,似乎要將所有魔力傾斜而出,來阻攔被人窺視的感覺。

    他的全身都泛起雞皮疙瘩,腦海里一片空白,唯有心底仿佛浮現出一雙淡綠色的眼眸,在靜默的游移。

    這就是被預言巫師所注視到的感覺?

    難怪預言巫師不會隨意去勘察別人的命運,因為這種感覺太強烈,且太容易惹人反感。

    在安格爾恍然的時候,瑪雅漸漸收回了目光。

    被窺視感,旋即褪去。

    瑪雅思忖片刻,似乎在斟酌用詞。隔了好一會兒,才輕聲道︰“迷霧出人意外的濃厚,看不清任何未來的畫面。不過,我能感覺他的命運支流中與很多強者產生了交集,想來他的未來,也不會太差。”

    瑪雅只是從側面推證,既然安格爾的命運與很多強者所糾纏,那麼他自然也會進入強者的圈子。

    “幻魔閣下,收了一個好徒兒啊。”瑪雅感慨道,她看到的某些畫面,里面似乎有各種無敵的強者,甚至還可能會有傳奇強者。雖然不知道安格爾的未來,會與這些強者發生什麼聯系,或許是仇人,或許是朋友,但無論如何,安格爾能被這些強者注視到,想來應該不差。

    畢竟,強者從來不會將目光垂簾在一只螻蟻身上。

    桑德斯微微一笑︰“亦是我的幸運。”

    瑪雅微微挑眉,從桑德斯的回應來看,果如外界傳言,他的確比起前兩個徒弟,更看重安格爾。

    因為桑德斯的態度,安格爾在巫師界的分量,自然會水漲船高。但禍福同源,得了福分,也會伴隨著危險。

    瑪雅深深的看了一眼安格爾,然後轉過頭自然而然的將目光放在了多多洛身上。

    她已經從樹靈那兒得知,此人若無意外,會拜在星空島下。既然是自己的學徒,雖然沒有發送飛帖,但總是要分個親疏遠近。

    “你叫多多洛吧,你走近一點,讓我好好看看你。”瑪雅拐杖點地,示意多多洛上前。

    多多洛聞言,猶豫了片刻,上前了兩步。

    瑪雅的眼楮從上到下的將多多洛打量了一遍,對他的印象很不錯,尤其是那雙眸子清澈而干淨,宛若化雪而成的高原湖泊。

    “心靈澄淨,倒是個優秀的胚子。”瑪雅點頭贊道。

    同時,她用出了“心目之術”,觀察起多多洛的未來。

    須臾後。

    滴答,滴答

    瑪雅的面容古井無波,但兩道鮮血從她幽綠色的眼楮中流了出來,劃過溝壑般的枯皮,形成兩條淡色血痕,最後滴落到了地面。

    白熊見狀,想要上前,卻被瑪雅抬手阻止了。

    安格爾的心底有些不安,瑪雅看到了什麼,為何會兩眼流血?這樣的狀況,又意味著什麼?

    不僅安格爾滿心疑惑,桑德斯也很好奇。

    他很清楚瑪雅的“心目之術”意味著什麼,這個脫胎于“未來之眼”的術法,被瑪雅加入了自身的理解,在別人心中睜開眼楮,丈量一切動靜。若是瑪雅能補全心目之術的不足,使它煥發新生成為原創術法的話,或許可以開闢一條道路,讓她成就真知。

    眼下,一個“準”真知的術法,居然出現了如此異狀,怎能不讓桑德斯好奇?

    莫非,是被反噬了?可,多多洛身上有什麼異樣,憑什麼反噬瑪雅的窺探?

    桑德斯頭一次將目光正式投向多多洛。

    此時,多多洛面對瑪雅的雙目流血,表現的依舊很冷靜,仿佛面前站著的小老太太,只是一個普通陌生人。

    這種干淨卻冷漠的眼神,讓他很意外。

    桑德斯繼而回憶起有關多多洛的記憶,發現多多洛面對除了安格爾外的任何人,包括桑德斯,他都表現出這種“疏離冷漠”的正常態度。但就是這份正常,才反而有些不正常。

    他看對方如螻蟻,而螻蟻看你似平常。這就明顯不對勁了,沒有敬畏感,就像是感情有缺失一般。

    見瑪雅一直沉默不語,桑德斯想了想︰“看來,他的前路很是多舛?”

    瑪雅搖搖頭,抹去臉上的血痕︰“我不知道,看不清楚他的未來,只看到一片血紅色。”

    桑德斯︰“血紅色的未來?倒是有趣,但這不至于讓你的心目之術反噬吧。”

    “不是反噬。”瑪雅沉默片刻,輕聲道︰“我被它警告了。”

    “它?”桑德斯一開始還沒明白瑪雅在說誰,但當看到瑪雅拿起拐杖,輕輕指了一下天空時,他瞳孔一縮,“你是指世界意志?”

    瑪雅點點頭。

    “這只是窺探的代價不過,這倒是讓我明悟了一些事。看來我這個新收的弟子,來歷很是了不得呢。”瑪雅不怒反喜,嘴角咧開,發出一陣低沉的笑聲。

    笑過後,瑪雅掏出了一張金色飛帖,隨手一甩。金燦燦的飛帖悠悠轉轉,最後落到了多多洛的手上。

    “以後,你就是我的弟子了。飛帖內有星空島的通行證,可隨時來這里找我!”

    多多洛拿著飛帖,回憶著安格爾給他講述的巫師界常識,對瑪雅鞠躬作揖︰“導師。”

    瑪雅滿意的點頭。

    另一邊,見證這一幕的白熊,表情微微有些失落。他自己的飛帖,不過是普通飛帖。哪怕,在此之前,他是瑪雅唯一的弟子。

    可多多洛的出現,卻讓瑪雅毫不猶豫的拿出金色飛帖,這種明顯的差距,讓他怎能不難過。

    不過難過的情緒只有一瞬,他慢慢將目光放在安格爾身上。

    根據預言,他的一切抱負與希望,或許可以從安格爾身上得以應證。不過,到底怎麼應證,預言沒有告訴他,他也不知道。但他不急,他現在和安格爾是朋友了,只要維持著關系,總有一天會發現的。

    “你對他很滿意?”桑德斯看向瑪雅,眼神中還帶著疑惑。能讓世界意志警告,是代表多多洛的未來,或許對世界意志來說很重要麼?

    “自然,我冥冥中有種直覺,我的心眼能不能成術,或許會應在他的身上。”

    心眼之術關乎瑪雅的真知之路,她如此斷言,足以見得她對多多洛的重視。

    “但願如此,希望你也能早日踏上這條路。”桑德斯看出瑪雅不願意多談,便也歇了詢問的心思,轉而將話題導向他們到來的目的。

    要談正事,自然先要清場。

    瑪雅讓白熊帶著多多洛先離開,觀星台剎那間只剩下他們三人。

    “我來找你,是希望你來幫他判定一場結論。”桑德斯嘴巴一開一合,通過傳聲,將安格爾的右手大致情況說了出來。

    隨著桑德斯的述說,瑪雅不時露出驚色,或是皺起眉,似乎在思索什麼。

    她看向安格爾的眼神也越來越奇怪,最後她思忖了片刻,點點頭︰“我可以試試。魘界人形生物的手移植,真是罕見的移植個案。”

    瑪雅雖然是預言系巫師,但作為一個巫師,對于知識的探求是無止境的,這種稀有的移植個案,讓她也忍不住手癢想要研究。然而桑德斯就在旁邊,她就算再有想法,也只能按捺在心底。

    瑪雅帶著安格爾,來到星空投影的正中央。

    “你就坐著這里,什麼也不用管。不要抗拒,放松心神,我會帶你看到它的結果的”隨著瑪雅和緩的言語,安格爾緩緩的陷入了半睡眠狀態。

    這是一片血紅的世界。

    他站在一個木樁下面,遠方是影影綽綽的建築,均被血色浸染。

    乍一看,有些驚悚。

    但安格爾不知為何,對于這些血色他並不反感。反而覺得有些親昵,似乎就是身體內的一部分般。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但他知道這里是哪。

    他的目光轉移到旁邊的木樁上,那熟悉的獅心燈盞,在幽幽的往外散發血紅微芒。

    “獅心之火,永不熄滅。”安格爾輕聲呢喃。

    這是帕特家族的族訓,家里的每一個獅心燈盞,都不能熄滅,哪怕深夜也依舊普照亮光。這是訓誡,也是傳承,是每個帕特家族的成員,絕對不能忘記的一點。

    “這里是哪兒?”一道和緩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安格爾不知道這道聲音來自哪兒,但他並沒有感覺到不舒服,反而下意識的回答那人的問題︰“這里是帕特莊園,是我的家。”

    “你應該很久沒回家了,不妨回去看看?”那道聲音充滿了誘惑之力,在引導著安格爾前行。

    他很久沒回家了嗎?安格爾記不得了。

    但似乎的確是這麼一回事,那就回家看看吧?兄長,喬恩導師,都還好嗎?

    安格爾一步步的往前走,穿過農田,穿過茶園,穿過花房

    一路上,他看到了許多熟悉的人影,都是在帕特莊園工作的僕人。

    他還看到一匹駿馬奔馳而去,駿馬上坐著一個英俊的鐵鎧騎士。

    那是里昂,是他的兄長。

    他還想去看看喬恩,可走著走著,仿佛腳失控了般,最後他站到了一間房門前。

    “門後是哪兒?”

    安格爾木訥的回答︰“是我的臥室。”

    “推開看看?”

    安格爾沒有猶豫,伸出手將門推開。

    他的房間,狹小卻溫馨。和他離開前差不多,沒有出現大的變化。

    唯一的變化,是床簾子被拉了下來,就像有人在床上睡覺般。

    不對!

    的確有人在床上睡覺!

    透過壁燈,他看到床簾後有一團拱起的黑影。

    安格爾皺起眉,難道他不在的時間,有下人不懂規矩,跑來鳩佔鵲巢?

    他帶著一絲怒氣與疑惑,掀起了床簾。

    當床簾被掀開的時候,安格爾突然一愣,他看到了床上坐著一個人。

    對方慢慢的站了起來,比他高了整整兩個頭,充滿了壓迫感。

    安格爾抬起頭,想看清楚對方樣子。可就在這時,整個世界開始倒退,最後所有的一切,包括帕特莊園,全都化為了碎片。

    在碎片破裂前,安格爾只看到一個畫面。

    一頭金燦燦的長發,勾起的唇角,以及浮動的綠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