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1128章 編號043-廢棄農場(12)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那這里,是他弄出來的?”劉淼問道。

    吳靈給了個否定的回答,說道︰“吳家有一卷古籍記載。新帝繼位,對蛇君下了捉拿的命令。蛇君連夜逃離皇宮,新帝就派了禁衛軍去追。里面好像還牽扯蛇君盜竊皇家寶庫的事情,所以不好讓外人插手。這麼一追一逃,蛇君用了蛇蠱,自己走火入魔而死,變作厲鬼,將追上來的禁衛軍給全殺了。新帝又接連派人,直到發現不對,已經跟添油一樣,將禁衛軍給耗了個七七八八。也是這時候,才有人發現蛇君變成了厲鬼。”

    吳靈沉吟著,“吳家的先人也不知道是誰最後殺死了蛇君。但蛇君就是突然消失了。其他人來察看,也確認蛇君已經被消滅。禁衛軍的情況,也沒人發現。現在看來”

    葉青接上了吳靈的話,“他們是死在了這里。那些禁衛軍,被人用詛咒困死在這兒,和現世隔開了。”

    吳靈認可,“當時怨氣沖天,如果不采取措施,被害死、受影響的人不知道會有多少。”

    “那、那現在”謝柳的聲音插了進來,哆嗦著說道,“現在,我們和一群鬼那些鬼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有這種事情?”

    “你已經變成鬼了,也該明白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吧?”葉青不咸不淡扔了一句話。

    “現在要怎麼出去?”劉淼撓頭問道。

    “這房子,應該是真的房子。只能想辦法破除這種詛咒了。”吳靈說著,“當年的人沒辦法解決怨氣的問題,現在不是全無辦法。只是要花點時間。”

    鏡頭落在了葉青身上。

    葉青頜首表示贊同。

    DV還是吳靈拿著。

    劉淼和葉青都忙起來,將布袋里的尸體拖出來。

    這花了不少時間。

    吳靈也在幫忙將屬于同一人的殘體拼起來。

    視頻開始快進,過了一會兒,正常播放中的視頻里面響起了葉青的聲音。

    “這個,不是禁衛軍的人。”

    鏡頭轉過去,拍到了葉青手中拿著的一截身體。

    “這個衣服,是現代的。”吳靈說道。

    他們在那個布袋里面找了找,找出了一只手機。

    手機沒電,無法開機。

    但找到了手機之後,他們又找到了錢包,里面有證件。

    “這個人,你認識嗎?”吳靈拿著證件問謝柳。

    謝柳這會兒一直坐在地上發呆,視線避開了那些殘缺的尸體。這會兒看著吳靈手中捏著的證件,表情有了變化。

    “是那個教官,張偉的那個朋友”謝柳激動地說道。

    “他看來也死了。”吳靈隨口說了一句。

    那個教官的尸體已經被拖出來,和其他尸體並排放著。

    視頻再次快進,等到再次切換到正常速,葉青他們又有了發現。

    “這只手應該屬于小孩。”劉淼手中捏著一只斷手,手掌大小和成年人還有些差距。

    在那個布袋中,他們沒找到東西,但在旁邊的布袋里面,他們找到了最有辨識度的腦袋。

    “這下”劉淼說了兩個字,就沒再說下去。

    腦袋是朱子揚的。

    雖然被臉上有傷痕,傷口裂開外翻,有些破相,但還是能看出來這是朱子揚。

    謝柳跌跌撞撞沖進鏡頭中,又捂著嘴,邊哭邊往後退。

    “你有看到過朱子揚嗎?除了剛進來的時候,見到他在那幢房子里面”吳靈問道。

    鏡頭中,謝柳搖著頭。

    朱子揚的身體被拼好,同樣躺在地上,和其他尸體沒什麼區別。

    視頻再次快進。

    第三次正常速度播放的時候,葉青他們找到了一具完全陌生的尸體。

    是個老男人,頭發都有些白了,面容扭曲,穿著上世紀的那種襯衫。他身上沒有證件,只帶了舊版的紙鈔。

    葉青叫了謝柳。

    謝柳怯怯看了眼尸體,就別開視線,拼命搖頭。

    “你父母有沒有提過,你父親有個大伯,是他將你父親接到民慶來的?”葉青忽然問道。

    謝柳有些怔愣,似是下意識地搖頭,但搖頭動作慢慢就停住了。

    她一臉回憶的表情,“好像,有一年過年,我爸說過我爺爺奶奶都去世了,我爸說是病死的,死在老家,我也沒去看過。他那年過年,說到要不是阿伯帶他出來我以前沒听他說過,問他,他就說阿伯走丟了,找不到了。”

    謝柳的眼珠子動了動,看向地上的尸體,很用力地看著,胸口漸漸起伏。

    “覺得眼熟?”葉青問。

    謝柳遲疑地點頭,“他是和我爸長得有些像,上面半張臉,尤其是額頭、鼻子”

    “可能就是他了。”葉青說道。

    這應該就是在警察找上門的時候,直接跑路的那個姓謝的通緝犯。他死在了農場里面,困在這里,所以也一直沒人發現。

    接下來,青葉的人又找到了好幾具不屬于禁衛軍的現代尸體,幾具尸體看起來都挺年輕,也都在差不多的年紀。

    謝柳上前辨認。她的情緒穩定了許多,敢直視尸體了。

    “這個我認識。我小時候還見過。說是要去市里面打工,應該是在飯店里面打工,但從哪一年開始,就不回來了。他們家鬧了很長時間,說是死了,也有說是丟下家里面老父母,自己跑了。”

    “這個有些眼熟,可能在村子里看到過吧”

    “這個我記得是,他是個傻子。發燒燒傻掉了。他家里人也不管他,後來走丟了,也沒人找。”

    越說,謝柳越驚訝,並從驚訝變成了恐懼,又從恐懼變成了失落。

    “原來,我們那地方有這麼多人”謝柳黯然地說道。

    青葉的人找到新的尸體,這次的衣服又有所不同。

    “西郊監獄。”劉淼拿著兩塊拼起來的布頭,展示給其他人看。

    接著,他們找到了縫了“民慶農場”字樣的布頭。

    所有布袋都被翻出來,尸體就是擠滿了整間糧倉。

    “這應該不是全部。”

    僅從尸體的殘缺上來看,這里就不是全部。

    “當年禁衛軍死掉多少,沒有記載。這邊數一數,被殺掉的後來人已經有二十七個了。”

    “還有一點,你們發現了嗎?”劉淼說道。

    吳靈問︰“你是說傷口?”

    “嗯。這些傷口和切割的方式”劉淼說著,微微側頭。

    謝柳一臉的死氣,“和我一樣他們和我一樣”

    “也不是完全沒區別。性別不同,他們也沒有被切得那麼細而且,你的尸體現在”劉淼說著說著,變得尷尬。

    如果僅僅是和青葉的人討論這個,他們是討論他們五個人中任何一個的尸體,他應該都不會這麼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