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無涯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你先動手吧。”女子將半睜的眼重新闔上,雲淡風輕道。

    “前輩,冒犯了。”白夜抱拳,也不客氣,一手捏指,劍指成訣,蓄起劍氣朝直轟出。

    一念劍訣,一念一劍,劍氣橫生,如同流星飛逝,瞬間出現于女子面前。

    鏗鏘!

    女子渾身爆發出凜冽劍意,瞬間拔劍,寒芒掠過,以快的根本捕捉不到影子的速度撞開劍氣,但下一秒,可怖的大勢轟然下落,女子剛要再動,便被大勢鎮壓,寸步難行,她發現這大勢之中,竟然還有一股不屬于大勢的鎮壓之力...

    她立刻催起魂力。

    可,女人壓制了自身魂境,天魂也只有一尊,如何與魂皇抗衡?在這重重壓迫下,那迅捷無影的動作變得緩慢無比。

    白夜見狀,抓住機會,一手蓄著劍氣,朝女人刺去。

    但就在手指上的劍氣即將打在女人身上時,一道寒芒掠起,再度撞散了白夜的劍氣。

    白夜眉頭輕皺,定目一望,是那女人的劍。

    他沉了幾口氣,運起墨武神劍訣,大量劍氣開始在女人的周身蕩漾,如鬼神的尖牙厲爪,驟然出現,令人猝不及防。

    但女人速度雖然降下來了,卻依舊壓白夜一籌,而且她的利劍極為刁鑽,跟活過來一樣,竟能夠同時守住四方,白夜頭一次發現一把劍能讓人用的這般絢麗奪目,仿佛這劍在她手上,就已經不是劍了,而是一個人,一個庇護她周全的絕世高手。

    一圈下來,白夜劍氣傷不得她半分,但因肉身成聖及大勢奧義,女子也未能傷到白夜分毫。

    兩人竟是旗鼓相當。

    下頭的紅看的緊張萬分。

    “魂皇,九重大勢,斗戰奧義,並得了我師弟最引以為傲的聖戰天魂,還兼備肉身成聖之軀,你...一個人的天賦怎能這般強大?”

    女子緩緩睜開了雙眼,那張古井無波的臉上終于流露出驚訝。

    “前輩謬贊。”

    “這可不是謬贊。”女子搖頭︰“不得不承認,我有些輕敵了,不過,我倒是很希望你能勝過我!”

    她挽了個劍花,一縷劍紋輕輕蕩開,擴向四方,白夜發現,自己微力無窮宛如泰山的大勢突然被什麼隔開了。

    是這女人的劍意。

    “我雖然只是一介女流,但在劍道之上,天賦驚人,修劍百載,終于窺的一絲劍道之光,被人尊奉劍皇,雖然你有這等天賦,而我壓制了修為,但我劍技還在,你要勝我,絕不簡單!再來 。”

    女子低喝。

    白夜一听,戰意高漲,點頭而躍,劍氣呼厲狂嘯。

    二人再度激戰。

    而台下的紅,卻已是心驚肉跳。

    被尊稱為劍皇...進魂大陸整個萬象門歷史上,只有一位女子被尊稱為劍皇啊,難道此人就是那位劍皇大人...那這樣說來,這整個葬身于小虛幻境的萬象門高手們,實則是...那些人?

    紅像是想到了什麼,秋眸布滿震驚。

    擂台上,劍氣縱橫,兩個身影交織于一起。

    白夜手指亂點,劍氣縱橫,而那女子一柄長劍,固若金湯,無懈可擊,白夜以魂皇之勢壓去,意圖震碎那劍,哪怕是將之彈飛,卻也不能做到,女子即便只有一準天魂,魂力也是尤為強大。

    現在的她,不能攻破白夜,而白夜也不能戰敗她。

    雙方僵持不下。

    “如此下去,不是辦法,她到底號稱劍皇,實力無比強大,即便讓步無數,本質還在,而我一連祭出這麼多力量,繼續拼消,必敗無疑。”

    白夜感覺身子已露疲態,腦海一轉,想出個計策。

    他再度祭起劍氣,殺將過去,女子再度反擊,劍鋒有條不紊,從容不迫,完美招架住白夜的一切攻勢。

    但白夜這一刻像是發了瘋般,劍氣狂暴,不斷從手指濺出,如迅雷閃電般,不斷穿梭于那人周身。

    那人依舊從容,雪亮的長劍一擊接著一擊,震碎白夜劍氣。

    但在她轟擊白夜劍氣之擊,白夜也在一步步朝她靠近。

    “想敗是嗎?”

    女子眼神一凜,待白夜走進她利劍攻殺的範圍之內,速度突然猛地一提,一股劍道奧義催開。

    剎那間,大勢與天魂的鎮壓之力瞬間爆碎。

    那把打掉劍氣的雪芒長劍也在瞬間刺了過來。

    如破天長龍!

    啪!

    一記響聲冒出。

    龍散。

    雪芒戛然而止。

    女子微愣,看向自己的劍,才發現這一刻,白夜竟然以掌,穩穩的扣住了她的劍。

    “什麼?”

    女子眉頭一鎖,立刻催力拔劍。

    但白夜身上黑脈直接顯現,九轉不滅體完全發動,搬山裂海的勁力作用在劍上,那雪芒長劍竟是紋絲不動。

    女子見狀,失聲而呼︰“九轉不滅體?這乃帝術!你怎會掌握此術?”

    白夜沒有回答,舉起另外一個拳頭,朝女子轟去。

    女子雖可躲閃,卻未棄劍,因此硬生生的吃了白夜一拳,只听砰的一聲,身軀搖晃,險些栽倒,顯得頗為狼狽。

    這一擊,已經代表著戰斗結束了。

    “贏了!”

    下頭的紅見狀,雙眼發亮。

    白夜則陷入沉思。

    寧死也不棄劍嗎?當真不愧為劍皇。

    他心生敬佩,松開手來後退一拜。“前輩,承讓了。”

    女子將劍收入劍鞘,嘆了口氣︰“劍者愛劍,成就大道為此,道消身隕,卻也在此...若當初我願棄劍,也不至于化為殘魂,用劍之人,大多數到底是固執的啊...”

    她將那破月玉取來一尊,遞向白夜。

    “你戰勝了我,現在,我將賜你好處。”

    破月玉自行飛去,在臨近白夜時,突然分解,化為一道道碧光,籠罩著他的身子。

    白夜頗為驚訝。

    “你得不世造化,有諸多奇遇,修為不高,卻已有此天賦,若能好生修煉,日後造化不可限量。你未用劍,卻與我戰至這種地步,很好!我再賜你樣東西。”

    女子說罷,再度拔劍,朝擂台的地面一刺。

    劍鋒入地三分,震出了裂痕,接著整個擂台四分五裂,垮塌開來。

    白夜與那女子跳下擂台,卻見已經化為廢墟的擂台中央,出現一把暗紅色的長劍。

    長劍劍柄如火,有龍頭附著,極為傳神,而劍身卻似血,猩紅可怖,又不失霸氣。

    “好劍!”

    白夜雙眼頓亮。

    “此劍名為無涯劍,是我師尊臨死前傳給我的,但我一直沒有用它,今日你既戰勝我,此劍,就當是你的獎勵,賞賜于你。”女子道。

    白夜點頭,伸手拔劍,剎那間,一股陰涼之氣從劍柄滲入手心,直進五髒六腑,天魂筋脈。他凝視了劍身一陣,沉道︰“這劍煞氣好重。”

    “對,此劍,曾沾過一條真龍之血,它的前任主人,乃是一名大帝。”

    “大帝?”白夜心髒猛然一跳。

    “我且問你,你是否得到過大帝的傳承?”女子轉過身,目光熠熠的盯著白夜。

    “沒有。”

    “那你便是認識一位大帝了?”女子又道。

    白夜沒做聲。

    “難怪你能掌握大帝之術語大帝的魂器。”

    她笑了笑,沒有再問。

    而旁邊的紅早已是听的雲里來霧里去。

    但她隱約知道,白夜背景絕不簡單。

    “你過來。”女子沖著白夜喚了一聲。

    白夜走去。

    她抬起頭,在白夜額間點了一下。

    白夜頓覺心境清明,一縷絲線仿若貫穿了體內的五髒六腑,手中之劍,更與自身相連了。

    “劍道奧義第一層?”白夜失聲。

    “時間不早了,快上去吧,只要過了第十一層,你就可以獲得我們為你準備的大造化了!若能得此造化,將來問鼎大帝,也非不可能!但能不能獲得,還得靠你自身!快些去吧,破月玉維持不了太久,你時間緊迫。”女子淡淡一笑,繼而跪坐在廢墟旁側,一動不動,好似雕像,而廢墟中央,出現了一個漩渦之門。

    白夜朝女子一拜,繼而轉身,看著紅。

    “紅姑娘,就此告辭了。”

    “白夜,你定要多多小心,我在外頭等你,望你登頂!”

    紅輕聲道,二人分道揚鑣。

    白夜走進了漩渦,邁向第十一層,而紅則透過身後的門,朝小虛幻境大門處離開。

    她並不知道,此時的小虛幻境外,早已一片沸騰。

    當小虛幻境第十層的印記暗下去後,所有人的心髒都蹦到了嗓子眼。

    人們齊齊的盯著那漩渦之門,不敢眨一下眼。

    “這一回,他們該出來了吧?”

    杜崖吞了口唾沫,喃喃說道。

    衣白秀沒吱聲。

    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盯著漩渦。

    尤其是葉遜,他幾乎就像雕像一樣,雙手後負,一動不動。

    而就在這時,漩渦之門生出異象,一道光暈綻放,待光暈羸弱,一個曼妙的身影顯現出來。

    剎那間,四方炸開了鍋。

    “出來了!!出來了!!”

    “小虛幻境終于結束了嗎?話說這位姑娘到底是誰啊?不曾見過啊!”

    “不管是誰,她能闖入第十層,已經破了葉宗師的記錄,毫無疑問,她就算不是強于葉宗師的存在,那也是能與之匹敵的強者。”

    四周人群吼叫連連,議論之聲此起彼伏,所有人的焦點,都聚集在那從小虛幻境里走出來的女子。

    就連葉遜等人也是。

    太極劍生、萬毒王等人立刻上前作禮。

    葉遜也急忙上前,與之會話。

    誰都認為,事情已經結束。

    可當小虛幻境第十一層的印記亮起時,整個太極城,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