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411章 陰陽二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仙宗實力冠絕神魔之地,宗中強者無數,便是凌駕九天之上的大能者,都有數人之多。哪怕世代敵對的魔道,也絕對不敢來仙宗本部生事,所以無盡歲月的平淡生活中,仙宗出入檢查日漸稀松。

    這一日,兩道遁光飛來,一人體格高大臉色發黃,一人干瘦如柴面黑似鐵,遠遠落在地上。守衛入口幾名仙宗修士掃來一眼,見二人修為平平,又是自宗門內部飛出,根本不太在意。

    其中一名修士懶洋洋道︰“什麼人?要到哪里去?”

    高大修士拱手行禮,“這位師兄,我們二人是凌天峰中後勤弟子,奉命外出采購一些物品,這是我們的手令。”

    說著取出一枚玉簡。

    檢查修士拿過去,神念一掃的確是采購手令,隨手將令牌丟過來,“行了,一個月內必須回來,趕緊去吧。”

    “多謝師兄!”

    高大修士一拱手,拉著干瘦修士飛出山門,幾個閃動消失在視線盡頭。

    “凌天峰什麼時候,收了這麼兩個奇葩,生的奇奇怪怪。”

    “管別人做什麼不過這兩個,的確丑了點。”

    “哈哈,尤其干瘦那個,掛門上都能闢邪!”

    片刻後,兩道遁光飛出仙宗外圍,降在一座山谷中,干瘦修士冷哼一聲,與相貌截然不同,聲音竟格外清脆悅耳,“都是你出的餿主意,好好的呆在宗門多好,非得要跑出來!”

    高大修士轉身看來一眼,大笑道︰“你若真長成這模樣,或許真有闢邪功效!”

    “你”干瘦修士氣急,身上一陣光芒閃動,轉眼露出寧凌嬌嗔發怒的面孔,對面一陣骨骼爆鳴,臉色發黃高大修士,赫然就是秦宇。

    “走走走,來神魔之地這些年,我還沒認真看過這片天地,你跟我應該差不多吧?正好趁此機會,咱們放松轉轉。”

    寧凌輕哼一聲,扭頭向外行去。

    “喂,你等等我!”

    “就不等!”

    斗著嘴,兩人身影逐漸遠去。

    不遠處,一顆粗壯大樹枝椏上,目送兩人遠去的翠鳥,眼神閃過一絲靈光,拍打翅膀跟了上去。

    紫月端坐宮殿中,抬頭看著眼前光幕,里面是秦宇、寧凌攜手遠去的背影,眼神冷淡。

    “師尊,需要弟子安排,讓寧凌師妹及早回來嗎?”下首女修恭謹開口。

    紫月淡淡道︰“看好寧凌,只要不太過分,就隨她去吧就當是,本座留給她的,最後一段回憶吧。”

    “是,師尊。”

    仙宗所在,根本沒有任何別的勢力,所有生活在此的修士,都與仙宗有著各種關聯。所以,這里非常的和平,幾乎看不到修士爭斗,像是一片淨土、一座樂園,秦宇很難相信神魔之地,居然還會存在,如此適宜生活的地方。

    他與寧凌變回本尊後,為避免麻煩,還是做了一些簡單偽裝,可即便如此寧凌的魅力,依舊為他們帶來了一些小麻煩。

    不過以兩人如今修為,應付起來自然簡單,只當做是游玩中的小插曲。被秦宇打趣過幾句紅顏禍水後,寧凌干脆向秦宇討走了黑袍,整個人都籠罩在內,總算是得以清淨。

    間小溪旁,生一堆篝火,抓幾條魚蝦,拿樹枝傳了烤熟,吃一口鮮美可口,吸一口微風淡淡。

    夜色降臨,群星閃耀之下,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安靜的躺在一起,彼此頭對著頭,听著各自安靜的呼吸。

    平和的小鎮里,手拉手坐在茶棚下,看著不遠處的孩子玩耍,汗水從他們頭上灑落,留下一連串銀鈴般笑聲。

    轉眼,一個月時間即將過去,秦宇、寧凌隨遇而安,跟隨心意前行,沒有什麼精彩的經歷,可平淡之中越發凸顯真實。

    兩人的心,不知不覺間,靠的越來越近。

    茶棚下,秦宇喝了一口鄉間粗茶,品味這口舌間的幾分粗糲與苦澀,微笑道︰“師姐,我們該回去了。”

    寧凌輕聲開口,“時間過的真快那麼,我們走吧。”

    起身放下茶錢,秦宇抓住寧凌的手,兩人一步邁出,身影瞬間直沖天際。

    “啊!是仙人!”

    “仙人,求收我為徒!”

    茶棚主人用力抓住桌上銀錢,臉色激動漲紅,看樣子已經決定,將這銀錢當做傳家寶了。

    雲層之上,寧凌低頭看了一眼此行最後一站,臉上悵然若失,“秦宇,我們還會再回來嗎?”

    秦宇攬住她,微笑道︰“此番回歸仙宗,我便一鼓作氣將混元一氣訣修至大成,此後你我再不分離!”

    寧凌用力點頭。

    一日後,兩人變幻容貌,以假身份順利回歸仙宗,至于此事後手兩個根本不存在的人,誰願查誰去。

    “加油!希望我出關時,你已成就滄海!”

    秦宇微笑說罷,轉身大步走入修煉密室,石門悄無聲息落下,將寧凌目光擋在外面。她心頭微顫,看著緊閉石門,不知為何竟生出幾分不安。

    遲疑再三,寧凌沒有閉關,就在秦宇修煉密室外盤膝而坐。

    “山主,您要在此處修行嗎?”婢女面露為難之色。

    寧凌淡淡道︰“這件事,我自會與師尊交代,你們都下去吧。”

    “是。”

    婢女們轉身離開。

    很快,紫月分身而來,“徒兒,你修行已至關鍵時刻,怎可在此虛度光陰?”

    寧凌起身行禮,神色淡淡,“混元一氣訣第八層關鍵無比,修成之後一口先天之氣,將直接沖擊第九層,弟子不放心,還請師尊應允。”

    紫月眉頭微皺,正準備說什麼,被寧凌打斷,“弟子心意已決,師尊不必再言。”

    紫月一嘆,“好,隨你吧。”

    唰

    她身影散去。

    “多謝師尊。”寧凌轉身落座,看了一眼緊閉石門,緩緩閉上眼。

    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

    很快,已是秦宇閉關的,第三個年頭。

    寧凌一只坐在修煉密室外,身上白裙一塵不染,美的越發驚心動魄。

    突然,她眼眸睜開,抬頭看向天空,臉上露出驚喜。

    轟隆隆

    天地之間,陡然掀起江河咆哮之聲,無盡天地靈力,自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數量如此之多,完全凝出實質,就好似蒼穹之下,真的多出了無數條

    長河!

    這些靈力長河,在天空中交匯,化作兩方巨大湖泊。

    左邊大湖顏色純白,右邊大湖一片漆黑,兩座湖泊中皆有滔滔駭浪,翻滾咆哮著轟鳴驚天。

    這所有浪潮甚至于大湖本身,都是由最純粹的天地靈力凝聚而成,黑、白兩色截然對立,卻又彼此相互吸引。

    寧凌眼神越來越亮,眼前一幕正是混元一氣訣八層大成征兆,待黑、白大湖融匯一體,便代表先天之氣圓滿,第九層隨之大成。

    這也是混元一氣訣,另一個奇異之處,它前八層都是準備、積攢、蓄勢,待達至第九層,便如火山爆發,將自身瞬間推入第九層。

    可同樣的,這第九層也是整部混元一氣訣,修煉最為凶險所在,一個不慎就會令陰陽二氣失衡,繼而產生恐怖對踫。對踫之力,足以將修行此法修士,瞬間撕成粉碎,形神俱滅。

    “秦宇,你一定可以!我等著你出關!一定可以的!”寧凌聲音低的只有自己能夠听到。

    唰

    紫月身影出現在半空,一步邁出落到寧凌面前,“乖徒兒,你不必擔心,十年時間便可將混元一氣訣修至八層圓滿,秦宇非常適合這部功法,融合陰陽二氣成就第九層,應不會出問題。”

    寧凌行禮,“希望如師尊所言。”

    紫月看著天空中,體積龐大無比的陰陽二氣凝聚所成湖泊,眼底露出一絲復雜,旋即化作冰冷。

    秦宇的結局,已經不可更改,她的確有一些後悔,但她這樣做並沒有錯。

    寧凌注定要成為九天鏡月宮之主,不可能擁有個人情愛,她唯一的使命,只能是為宗門而活。

    寧凌洞府中變故,吸引來仙宗內無數眼神,盡皆震撼莫名,不知道那位身負神道血脈的女子,究竟做了什麼。

    數十里外,另一座挺拔山峰上,聞人東岳微微低頭,站在一名中年男子身後,此人儀表堂堂,鬢角微白卻絲毫不損氣質,只是讓他多了幾分歷經滄桑,充滿歲月氣息的味道。

    “開始了。”中年男子輕嘆,“東岳你可知曉,此子十年時間修成混元一氣訣,已超出宗中所有記錄,實乃天縱英才,便是你與之相比,也要差了一些。紫月已生悔意,可惜混元一氣訣早已殘缺,她才只能一走到底。”

    “說到底是這小輩時運不濟,但這對你而言,卻是天賜時機,若你能夠獲得寧凌青睞,千年之後仙宗中必有你一席之地。”

    聞人東岳躬身,“弟子定當竭力,獲取寧凌師妹認可,不辜負老師對我的栽培。”

    中年男子微笑,“我韓承平,此生機緣有限,已不可能窺視更高層次,東岳你比我更有優勢,當記住把握一切機會。若你最終不成,辜負的也並非是本座,而只是你自己。”

    聞人東岳肅然稱是。

    “好好看吧,這是一個原本可以,照亮一個時代的星辰殞落,希望他的死可以成為,助你步步登天的踏腳石。”

    聞人東岳眼中精芒閃動,看向遠方天空中,兩座氣勢磅礡大湖,嘴角露出淡淡笑意。秦宇,你的確出乎意料,可這本就不是一場公平競爭,今日你將死去,而我則會代替你,成為寧凌師妹身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