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栽贓陷害一氣呵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羞花公主拿捏住天門門主,眾人總算放下心。

    太清宗主問︰“娘娘準備如何處置他?”

    “天仙終究是天仙,斬殺一位天仙的話,九霄雷府必然記上一筆,日後你們飛升時會加重劫數。”

    “況且,他的確身上攜帶元嬰道氣數,不應此刻隕落。”方姬手中閃過陰陽鎖鏈纏繞元嬰︰“把天書給我。”

    雲婆婆將天書遞給她,羞花公主袖袍一甩,里頭飛出一道金光震碎天書︰“破!”書中被困的陳寧等人一一脫困,連連拜謝方姬。

    “你困我玄正洲仙人,那我也把你鎮壓一次。”方姬用天書困住元嬰,掀開龜島把天門門主壓在下方︰“你自己好好思過吧!”

    做完這一切,方姬看向天門逃亡的其他人︰“爾等小心,別讓他們回去報信,不然玄正洲未來就不安生了。”

    一听這話,眾仙看向天門殘留的地仙。這些地仙見門主被鎮壓,急急忙忙駕馭天船往黑海方向逃去。

    “快走!快走!”

    連自家門主都敗了,他們還能怎麼辦?

    “先返回宗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天船風馳電摯逃入黑海,方姬自持身份不會追擊,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玉芝,你照顧清泓,我們去追他們。”雲婆婆等地仙們一聲招呼,紛紛駕馭祥雲追過去,在場只留下清泓、玉芝以及方姬。

    方姬出手為清泓療傷︰“前次給你的長生藥呢?想必藥性還沒化干淨?趕緊療傷去幫忙,這可是你展現內景福天法門的好機會。”

    清泓點頭,默默調動自己吞下的那一服長生不死藥。長生藥力在體內流轉,他胸口的血窟窿漸漸愈合。

    “說來,師姐沒有回天母宮?這段時間是在龍宮?”清泓見四下無人,輕聲問︰“這天門之所以出現在這里,莫非跟師姐有關?”

    “天門的目標本來是黑瀛洲,可不知哪位龍王暗中推動海潮,將他們送到玄正洲來。其目的無非是針對龍宮,窺見玄正水族實力,方便未來的諸海之戰佔據先手。于是,我給龍後獻計,讓海上諸仙出面對付這些仙人。”

    清泓皺眉︰“師姐,這麼做不好吧?”

    玉芝仙姑︰“是啊,幫龍宮擋刀,現在大家不明白,回頭一琢磨不就露陷了?中土玄門遠在大陸倒也罷了,可海外諸位道友正是龍宮的鄰居,豈非日後不好見面?”

    “那不正好讓海外諸仙去龍宮討個說法,多談一些條件?”方姬笑道︰“你要知道,讓諸仙擋災的計劃是我想的,怎麼怪罪也算不到龍宮頭上。

    這一來,是幫你們宣傳內景福天道法,有比較才有優劣,實踐之後方得真理。二來是讓龍宮保留實力,在未來跨海之戰中,讓玄正洲取得優勢。要知道,諸海之戰如果輸了,對整個玄正洲的勢力都是一場莫大損傷。三來,則是讓龍族欠下人情,不久之後黑海大漩渦中的新大陸出世,則直接交給海外諸仙執掌。龍宮非但不會阻攔,更會出手遮蔽海域掀動風暴,擋住中土玄門。如果諸海之戰中龍宮大勝,將其他海域劃入龍宮名下,那片新大陸反而因為地理位置,靠近其他海域,能進一步搶佔其他大洲的資源。這才是煉氣士昌盛的長久之計。”

    方姬一條條說開,清泓和玉芝陷入沉思。

    “水無常形,海域之上分劃諸海的屏障三千年一變,是各大洲重新劃定疆域的關鍵。雖說仙道不插手龍王們的爭斗,但這也是關乎全洲所有人利益的關鍵。別說我們瞞著你們行事,便是直接說開了,難道你們就能撂擔子不干?”

    關乎整個大洲的海域版圖,的確不能坐視不理。

    “再說,師弟以為常前輩他們看不出其中門道?只是不願意多說罷了。畢竟難得糊涂啊。”

    能讓龍宮欠下人情,日後諸仙在龍域活動多一個便利。還是直接撕破臉,讓自己等人無家可歸?

    清泓和玉芝仙姑听到這,不住點頭。

    也是這個理,有些事情裝作不知道最好。

    此時,清泓傷勢差不多痊愈。方姬道︰“你們也去吧。追逐到黑海,那些中土仙人很難繼續追殺。但你們擁有福天法門,可以降臨對面的黔光海域。務必將他們全部留下!”

    方姬佔算天機,若是天門有人逃回黔光洲,未來玄正洲便需再承受一次亂戰。那時,可就沒有現在這麼幸運了。

    清泓和玉芝仙姑追到黑海,只見一路有真火、淨水的余波,天船各種建築碎片散落一地。

    趕到黑海中央,諸仙正在圍攻天船。百位地仙氣勢浩蕩,祥光彩霞驅散黑海的陰霾濃雲。黑海中那些大妖看到這一幕,心中駭然不已︰“難不成,仙道和龍宮真打算一口氣滅了我黑海水族?”

    眾多深海大妖準備反擊,這時龜仙人本體自漩渦中對諸妖傳音︰“諸位放心,他們只是追逐外海仙人,不會隨意傷及諸位同道。”

    可話雖如此,但黑海巨妖們暗中潛伏,小心戒備諸仙。

    地仙們也不理會這些巨妖,專心致志拆除眼前的天船。真逼急他們,連同黑海巨妖們一並誅殺!

    “從來都是我們欺負別人,在這北方諸洲里,竟然還有人敢找我們的麻煩?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

    若非道果法門將玄正洲的地仙局限于天冥之界籠罩的玄正洲地域。這整個北方諸洲,恐怕都是他們的地方了!

    “外域仙家,不過如此。”沖虛道主輕蔑一笑,陳寧不住搖頭嘆息。

    是啊,在道果的壓制下,雙方差距太大了。

    想要贏過在場百位地仙,外域至少要準備二百位地仙才行。如果想要侵略整個玄正洲,那需要的地仙就更多了。除卻現在這百余位地仙外,太元宮和太霄宮還能各自派出百位地仙,加上魔門、妖族以及散仙,派出五百地仙不成問題。如果再算上龍宮,想要侵略玄正洲,請準備四位數的地仙或者兩位數的天仙。

    這就是玄正洲的底蘊。

    “我們自持底蘊深厚,道統源遠流長,不去侵略你們。但什麼時候,輪到北方其他勢力對我們動手?”

    清泓二人趕來,已經有不少天門地仙被打碎肉身,只留下元嬰被諸仙鎮壓。看到人群中的神羅,清泓眼珠子一轉,又有詭計升上心頭。

    “好機會。這是一個逼走神羅的機會!”清泓暗中串聯沖虛道主和陳娘娘等人︰“諸位,他並非真正的太上傳人,趁機栽贓他!”

    沖虛道主目光一亮,瞬間明白清泓的打算。他把握機會,在己方佔據大勢時故作模樣,皺著眉頭走到道德宗主身邊低語︰“怪了,這無名道人的情況我看有些不對勁啊。看上去和一般清靈仙道的路數不對,倒有幾分元嬰道和我們古法的路數?什麼時候,他修行煉氣士法門了?”

    “什麼?”沒等道德宗主開口,旁邊小張聖人警覺起來,伸手在道德觀聖鏡上一劃,紫氣金光罩住神羅,但鏡中空無一物,根本照不出神羅的道果。

    小張聖人脫口而出︰“不對!他在天冥之界沒有道果?”

    “沒道果?”旁邊諸仙議論起來,不覺心生疑竇。

    道德宗主見這一幕,勉強幫襯說︰“許是他另闢蹊徑,將道果隱藏起來?亦或者走另一門大道,沒有寄托道果?”

    太清宗主狐疑道︰“我界歷來太上傳人都會寄托道果,畢竟天冥之界開闢便是他們提倡。在這次論道之前突破,他為何不凝練道果?”

    仔細一想,這一年來神羅身上的問題不少。

    中土仙人在這邊嘀嘀咕咕,另一旁海外諸仙也听到這番話,陳寧趁機說︰“諸位,說來他推崇的元嬰道不就是天門的路數嗎?”

    不需要真正說清,話頭點到這里,大家自然便清楚了。

    “他是外海的奸細!”不知誰喊出聲,眾人目光馬上看向神羅。

    神羅面帶苦笑,他的身份在玄正洲當然沒有寄托的道果。不過怎麼好端端就成黔光洲的奸細了?

    損啊!

    為了防止神羅在玄正洲大興元嬰道,清泓這小子刻意給神羅潑髒水,將他打作黔光洲的奸細。

    接著,清泓對沖虛道主遞了個眼色,沖虛道主馬上說︰“無名,其他事先不說。如果是我們誤會,日後自然還你清白!”他出手去擒拿無名,準備軟禁起來回頭再詢問。

    可神羅的性子,怎麼會隨便讓人去抓他。

    大袖一掃,混元一氣神雷打斷沖虛道主,甚至讓道主連退三步。

    清泓眯著眼,寒聲道︰“不對!即便是我也無法對沖虛道主這種老前輩造成一擊必殺。他到底是誰,居然假扮太上傳人?”

    二十四顆寶珠當空灑下,玉芝仙姑也祭起混元金斗,其他仙家有樣學樣,紛紛拿出法寶攻擊神羅。

    “這次,不好善了了。”神羅微微一嘆,正要施展太清護體蓮花擋下攻擊,可暗中有一位道人手持玄德之劍偷襲。

    “師弟?”神羅忍不住一愣。

    玄德之劍,分明是本洲太上宮傳人的標志性手法!

    可這樣一來,更彰顯神羅並非無名,乃外人假冒。就連太清宗主等也不再留手,七星伏魔劍、八卦渾天爐同時打去。

    “我不方便暴露身份,罷了,還是先撤吧。”神羅頭頂紫青蓮花擋住攻擊,忽見西方鏡光一閃,卻是道德宗主的觀聖鏡照出眾仙的一線破綻。

    神羅搖身一變,化作神龍沖入水中,順著西方消失不見。

    “該死!果然是奸細!想必就是他透露情報,引來天門之人!”

    “而且,此人傳播元嬰大道,分明是天門的主意。此道,絕對不容許在玄正洲傳播!”眾人原本對元嬰道並不反感,但天門這件事後,元嬰道在玄正洲再無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