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真正的天仙之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人間三十三洲,因為每一大洲的疆域都極為遼闊,所以上古時候便各自煉制日月二星循耀本洲。至于星辰,則享有同一片天空的星辰。

    好吧,其實說白了,就是真正的日月二星在上古時候的人妖大戰時被打碎了。

    昔年妖族犯下大忌,封印妖皇的時候,妖皇將日月二星抓下來和太上道祖對轟,結果是日月毀滅,天地無光。

    後來還是天母娘娘出面,取日月二星的碎片分布每一座大洲,才成就現在日月。可饒是如此,那也是照耀玄正洲數千年的日月二星,並非一般人能動的!

    “擅動日月,這可是大忌中的大忌。這樣一來,中土那邊馬上就有異變吧?”

    此刻中土失去日月,立刻陷入黑暗。而東海附近的百姓,則看到日月同輝在東海,自然又是一番全新的傳言,造成王朝動蕩,百姓造反。這部分業力,間接要算到清泓頭上。

    “但不這樣做,咱們可就全死了!”

    諸仙議論紛紛,如今雙星君臨滄海,太陽真火和太陰寒冰立刻在海面鋪開,太陰和太陽之氣籠罩全境。若非老龍後等龍族全力庇護,東海沸騰,日月煮海只在轉眼之間。

    “所有仙人將法力全部灌注入雲霄天城!”清泓臉色蒼白,他、玉芝、萬寶調動全部法力才玩了一出斗轉星移,接下來伏魔就必須萬仙聯手了。

    仙姑和他再度顯化雲霄天城,不管是在場的地仙,還是常光島中的人仙們,統統將法力投入空中浮現的縹緲仙城中。一道道璀璨明曜的仙光交織在一起,那座虛幻縹緲的天城仿佛實體,將所有法力提純後灌入清泓體內。

    “陰陽龍須!”他手中陰陽雙龍和日月共鳴,采集日月星光變作一把劍。

    陰陽為柄,大道為魂;日月為刃,明輝為鋒。

    這把劍結合日月二星和萬仙之力,蘊含無上之威,比七星伏魔劍更勝一籌。僅僅抓著劍柄,清泓的手掌便被日月神光灼傷,漸漸握不住神劍。

    “師弟!”玉芝仙姑的手貼上來,跟他一起握住日月神劍。另一股同源之力相助,清泓臉色好了些。

    “這樣一來,業力怕是要你我公攤了。”

    “事有權宜,顧不得了。”

    “那好。師姐,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

    太冥魔母似乎也察覺到危機,十八臂托起九鬼神,而她則盤坐在千葉蓮花上應對日月之力。

    “小輩,爾等還準備對本座出手?”又是一股天威落下,被魔母凶戾的目光怒瞪,仙姑心中打顫。但還是銀牙一咬,幫助清泓一起掌劍。

    “師弟,上吧!”

    “一!”清泓大聲呼喝,萬仙全力相助,手中日月神劍的光輝更加逼人奪目。

    “二!”龍宮中萬龍齊動,在龍後帶領下于海中布置萬龍陣法,守護滄海不被神劍之威破壞。

    “快,海域中所有水族全部出力,擋住外界的日月之力!”

    清泓這一劍弄不好,不單單是斬殺太冥魔母。連東海以及大陸都會被這一劍破碎。這可是真正的日月之力啊!

    太冥魔母神色震動︰“孩兒們,助我!”九鬼吱吱亂叫,天空中有九枚星辰之力被她引動,凝聚一條蠍尾擋在面前。

    “三”伴隨著這一聲,清泓和玉芝仙姑同時揮劍,手中寶劍閃爍五光十色,化作萬丈劍身劈向太冥魔母。

    魔母面前的蠍尾鞭也向著日月神劍掃去。

    剎那間,天地鳴動,茫茫白光徹底覆蓋世界,清泓和玉芝仙姑等人下意識閉上眼。

    轟轟轟隆隆

    天海閣,他們所在的群島掀動一場場巨浪,整個近海都被狂潮吞沒,在日月神劍的沖擊下,巨浪繼續推向中土。

    “好強的威勢,若非我在。這份殺孽便足以讓雲霄閣萬劫不復了。”方姬漂浮在近海上空,看著怒潮狂瀾,她托起右手輕輕一吹,陰陽玄氣張開仙光籠罩海岸。

    天空中,一只鳳凰展翅飛下,以雙翅將近海所有海船救回岸邊,然後穿梭海浪之間助方姬擋住海中巨浪。

    隨後,萬龍之力從大海深處爆發,重新撫平海水,將海面重歸于平靜。

    “這一場亂戰,可真夠鬧騰的。”鳳仙化作人形,走到方姬身邊不住搖頭︰“連日月二星都引下來了。幸虧這小子和娘娘有舊。不然,就憑這擅動日月的罪過,便足以死上十幾次了。”

    日月二星上面有天母娘娘的符詔鎮壓星辰。是天母以神力運轉周天,為人世帶來光明。但天母不喜聲張,知道這事情的人很少。

    剛才日月二星降臨,換作旁人早就被上面的符詔打殺。幸虧方姬出面收走符詔,才讓清泓得手。不然,一般人誰能引來日月二星?

    方姬重新將符詔送還二星,鼓動陰陽罡風把君臨人間的二星重新送還青空。

    “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你我出手了。”面對太冥魔母,哪怕是方姬和鳳仙都沒有十足的把握。畢竟太冥魔母可是上古縱橫的魔神,方姬前世巔峰時期或許能較量下,現在還是算了吧。

    “不過這小子也夠厲害的。在魔母的威壓中居然還能引動日月?這可不是一般的仙人能做到的。”

    鳳仙和方姬看得出來,剛才日月陰陽劍對就九星蠍尾鞭時,蠍尾鞭踫到日月劍立刻消融于無形,被浩浩蕩蕩的日月陰陽之力吞沒。

    不是蠍尾鞭弱,這蠍尾鞭引動東天星宿之力,是九顆古老星辰力量的具象化,並不遜色日月神劍。可問題在于,那九顆星辰太過遙遠,短暫時間所凝聚的星辰力量,無法抵擋近在眼前的日月二星。

    哪怕是清泓從天上引動日月二星之威,有數十萬丈的距離差後,都未必能擋住九星之力。唯有把日月放在身旁,利用泰皇和媧皇的合擊之力才勉強佔據這一份優勢。

    所以說,日月二星是必須要召喚下來的,這是清泓計劃的一步。但這一步太凶險,要不是有人善後,這殺孽可就大了。

    當然,清泓原定計劃是,如果真逼到那一步的話,嘗試引動雲霄仙府中的桃樹嘗試重新扭轉時空。

    既然太冥魔母這種存在能隨便出來,那我扭轉時空耍無賴,旁人也說不出來一個不字。

    日月光輝中,太冥魔母的魔身支離破碎。

    “魔母,請回來吧!”清泓從蓋樂手中討過九鬼岐魔鏡,雙手高舉寶鏡將殘留的魔母力量重新回收。

    一道道仙光射出,逸散的魔氣一點點回歸魔鏡。

    恍惚間,清泓看到一位富態婦人慢慢走入魔鏡。在即將入鏡時,突然對自己微笑。

    “我道是誰,原來是蕩魔尊者在人間的分神,難怪能從我的魔威震懾中脫離。蕩魔至聖,也唯有他附帶的蕩魔之力才能天然克制我等魔神。不過我很好奇,你這次鬧出這麼大動靜,不知玄聖那邊作何反應?看上去,你此刻並非玄聖本我的意識呢。”說完,婦人進入魔鏡,再無生息。

    清泓臉色一變,握著九鬼岐魔鏡久久不語。

    是啊,這次動靜大。天域中那人說不定也有所感,萬一他出手想要收了自己可怎麼辦?

    “不過面對太冥魔母上岸造成的生靈涂炭,恐怕我還是會這麼選擇吧。”清泓嘆了口氣,轉身準備將九鬼岐魔鏡交給蓋樂。

    驀地,背後一道仙光把他整個人擊穿,快速從他手中搶走九鬼岐魔鏡。

    “哈哈哈哈,果然是天無絕人之路,沒想到最後還是本門主贏了!”一縷元嬰懸浮在半空,握著魔鏡桀笑。

    “咳咳”清泓口中吐血,胸前被天門門主打出一個血窟窿,半跪在祥雲上搖搖欲墜。

    “師弟!”玉芝仙姑趕緊過來為他療傷。其他仙家見了,風千里等重新圍住天門門主。

    “你居然沒死?”

    被魔母吞了,天門門主還活著,這家伙的命可真夠硬!

    “哼,死?笑話!本門主秉承元嬰道大運,是未來大興元嬰道的主角,豈會被區區一個魔頭給殺死?”

    “切,不就是魔母吃得快,來不及消化你嗎?什麼狗屁運數,只是你狗屎運好!”

    天門門主臉一黑,但沒有反駁。

    沒錯,在日月神光消融下,魔母虛幻的身軀毀滅,反而讓天門門主的元嬰逃過一劫,趁清泓不備將他暗算。

    “隨便你們怎麼說。反正如今這鏡子在手,識相的話就乖乖束手。不然的話,再來一次魔母出世,我看你們玄正洲怎麼猖狂!”

    此刻清泓重創,無人再能引來日月之力,還怎麼打?

    風千里等面色犯難,只听天門門主喝道︰“還不快把我的天書還來!”

    天書中封印陳寧等人,雲婆婆當然不肯交還,她道︰“有本事你就試試,看看那魔母重新脫困,是先殺你還是先殺我們。”

    元嬰吸收天地元氣,重新凝聚天人法身。門主從容道︰“就算是對我下手,只要我逃得快,最後倒霉的不還是你們玄正洲。”

    仙姑硬氣說︰“可惜,那魔母被師弟打殘,此刻還有幾分力道?”

    “那更好,我操控魔鏡便能掌控她,兩位天人出手,你們更擋不住。我只需在上面留下你們的道印,你們猜猜你們會怎麼死?”天門門主伸手一抓,手中多出一滴精血,目光狠狠瞪向清泓︰“那就先拿這小子下手。”

    清泓重傷,鮮血散落海域。門主以精血凝聚道印,慢悠悠在魔鏡上比劃︰“沒猜錯,應該是這麼用吧?”

    看他動作,諸仙紛紛色變。

    “你要敢這麼做,回頭天仙道果也別要了。”天門門主身後,突然傳來幽幽女聲。

    “誰!”門主心中駭然,他根本沒有感覺到背後有人!驀然回首,看到背後站著一位女仙。

    “羞花公主?”

    “師姐!”看到方姬現身,玉芝仙姑又驚又喜。至少方姬在,清泓無憂了。

    察覺方姬和清泓之間的同門關系,天門門主憤恨道︰“怎麼,打了小的來大的,你準備給他們出頭不成?”

    說著,他將清泓的道印塞入魔鏡。

     

    天地間陰陽道光一閃,天門門主的手臂被道光斬落。道印破碎,魔鏡墜入海中。

    “以大欺小,你一位天仙被他們打成這樣,還不夠丟人嗎?”方姬手一翻,陰陽玄氣從海水中將魔鏡抓入手中。

    “啊”捂著不斷涌出鮮血的傷口,天門門主連退幾步。“你你這妖婦我要請師尊下界來除掉你”

    他背後太虛界入口開啟,馬上跳入太虛界。

    但下一刻,陰陽大道封鎖天地,方姬芊芊玉手掐住天門門主的脖子,直接捏碎他的法身扯出元嬰。

    一擊拿下天門門主,在場諸仙神色肅然。

    這才是天仙!是玄正洲出來的仙家。

    “你”天門門主渾身法力被封,一個字都說不出。

    “妖婦?你家師尊見了我都要恭恭敬敬稱呼一聲仙子,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對我?”捏著元嬰,陰陽二氣將他徹底封印,方姬冷傲說︰“難道你家師尊就沒告訴你,天仙和天仙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玄正洲昔年是諸聖垂青之地,道祖親臨講法,佔據北方大運,守護玄冥之界。就憑你這廢物,也妄圖肖想玄正洲?就憑你,也敢對我師弟出手?”

    方姬︰天門門主簡直丟我們所有天仙的臉!我們天仙有那麼弱嗎?不行,必須立威!嗯,就拿他開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