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卷 名人時代 第二十五章 反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任天堂突如其來的發布會,讓許多人都措手不及。

    此時追求新市場的電子游戲廠商不知凡幾。雖然研發都是封閉的“秘密研發”,但事實上大家對于“友商”的研發進度,都有一個大概的了解。

    其中有商業間諜的功勞,也有對于常人看來細枝末節的數據加以分析得出的結果。

    甚至能從研發人員上班時間的變化,來往的車輛,就能分析出來。

    幾乎所有曰本電子游戲業界的人,都知道任天堂在研發全新的掌機,並且在這之前萬戶也已經有了研發掌機的計劃。

    萬戶雖然成立沒多長時間,但是從萬戶最新款的街機就能看出來現在的萬戶研發實力不可小覷。

    甚至,在許多人業內人士的眼中,研發能力已經比獨立開發能力基本為零的任天堂要強出不少了。

    在這樣一個萬戶早研發,技術又強的情況下,作為後來追趕者的任天堂,怎麼就提前研發完成就宣布掌機,還鋪天蓋地的坐起了?

    不光是萬戶曰本的負責人驚了,整個曰本業界都驚了。甚至,有腦袋不靠譜的家伙,開始懷疑任天堂是不是得到了什麼外星黑科技的支援。甚至,有腦洞大開的漫畫家,畫了一本外星人降臨地球,用電子游戲,“腦控”全人類的故事。

    而漫畫里的這家公司的英文標志,就是紅色的背景下,漂浮著“ninlendu”的字樣,與任天堂的英文標識“ninlendo”只差了一個字母。

    雖然這樣做看似避免了侵權糾紛,但是作為官司戰神的任天堂,可是在客場美國都能將主場作戰的環球影業懟翻,區區一個漫畫家勢單力薄。任天堂這邊剛剛派出律師開始運作,集學社就第一時間倒下。

    一、完全處理,二、已讓律師捏造。

    在雜志的主要版面發表了公開的道歉信,並且表示已經與這名漫畫家解約。

    不過,明眼人還是能看出集學社對于漫畫作者的保護。事實上,漫畫界與電子游戲界有很多交界。

    漫畫圈里的許多人,也被搞的怨聲載道了。

    當然,抱怨的原因不一樣。漫畫家們是抱怨熟手的助手,都被挖走去搞電子游戲的各種繪圖了。

    漫畫社則是抱怨,如果不漲底層漫畫家的薪酬,底層漫畫家幾乎都要跑去電子游戲行業混了。

    而漫畫家和助手們,不管是進入大的游戲公司,還是小的游戲公司,只要進的不是任天堂。就沒有一個不對任天堂沒有怨言。

    雖然他們跳過槽來薪水變高了,但是因為任天堂對于游戲審核的各種不合人情的規定,以及將風險全部轉移給游戲制作方的做法,還是很快就讓漫畫家和助手們,和同事們一起對任天堂同仇敵愾了起來。

    任天堂就像是一個籠罩在曰本游戲業界的陰影,就像是一個奢求無度的大魔王。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一位勇士,一位將任天堂斬下王座的勇士。

    高橋得知任天堂發布新主機的消息後,便立即動身返回曰本。

    不管任天堂到底想要做什麼,高橋現在都要回到曰本,通過自己的渠道發聲,宣布萬戶的掌機也即將發布,並且公布游戲陣容。同時,電視、海報等東西,也要開始進行推廣了。

    等等

    站在穿上思緒橫飛的高橋,突然頓住了。

    一個大浪拍在船上,讓整個船都抖了三抖。

    高橋忽然意識到自己有點反應過激了,自己怎麼居然不冷靜到想在曰本本土與任天堂展開對決?

    自己的腦子瓦特壞掉了?

    避其鋒芒

    萬戶的實力還遠沒有打到可以與任天堂正面硬剛的地步。不管是游戲陣容,還是資本實力。

    這麼多年一直在曰本本土與任天堂硬剛的也只有世嘉還活著,但在曰本本土市場也只能汁苟延殘喘。

    這樣的話

    高橋有了一個想法。

    他在馬上坐下寫了一封信,剛一到岸,這封信就直奔著秋田機場而去。

    攜帶信件的人,很快就會帶著信件漂洋過海,到達大洋彼岸的大美利堅。

    之所以不選擇通話,是因為通話的保密性沒有辦法保證。雖然科技在進步,但是還是只有這種肉身傳遞信件的辦法最安全。

    同時,高橋回到萬戶,也仿佛思想上沒什麼變化一樣,開始在萬戶總部內調兵遣將。

    絕大多數萬戶總部的人,都開始為了萬戶掌機在曰本發布坐著工作。

    “社長,請問咱們社里的掌機名稱叫什麼?”秘書姐姐問道。

    高橋低頭思考了一會,抬起頭對秘書姐姐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叫做goodgame,簡稱gg。宣傳語就叫做好游戲在這里集結!”

    “是!知道了!”

    被高橋定名為gg的掌機,開始在工廠里印上goodgame的商品名,包裝,海報,等等的一切都在快速的制作中。

    下午五點,夕陽西下,播音系統中放出了房產中介從小到大一直聆听的歌謠。

    “晚霞片片天紅紅,

    太陽下山,

    大家一起手拉手回家,

    孩子們回家後,

    小鳥會做夢,

    天上升起一輪明月,

    星星閃爍。”

    西裝革履的房產中介,迷茫的從公園的椅子上站了起來。他的身前還是狼藉的雪堆,孩子們一個個听到歌聲都向家走去。

    他看著孩子們四散的身影,看著孤孤單單地自己,又向前走了幾步,坐在秋千上。

    矮矮的提供給孩子們玩耍的秋千他坐上去之後只能雙腿蜷縮,冷風吹過,蕭瑟無比,他的內心充滿了無限的哀愁。

    他失業了。

    昨天還作為一名記者的他失業了。

    在曰本失業可是一件大事,家里的老婆孩子可都等著他拿著薪水養活,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不得不穿著西裝像往日一樣走出家門,坐上幾十分鐘地鐵,來到東京另一頭的空地假裝上班。

    他絕望的將舌頭舔在冰涼的秋千鐵鏈上,很涼,但是也很甜。

    “嘶啦”

    他將舌頭撕下來,還有雪的味道。

    這疼痛讓他恢復了一些清醒,人還要活下去,日子還要過下去!

    他下了秋千,向前邁步,一陣狂風掛過,垃圾在空中翻飛。一張傳單糊在他的臉上,仿若命運之神在眷顧。

    他拿下傳單一看,原來是一張招聘傳單。

    “房屋中介麼?房屋中介也不錯。”房屋中介前往了當房屋中介的路上,重拾信心的房屋中介,相信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優秀的房屋中介。

    今天見到了耳根、魚人二代、勝己、小到鋒利。都是活噠!

    其中魚人二代講了如何灌水笑,勝己也講了不少東西。也算是有些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