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五章目光更遠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啊”高晶晶幾乎捂著嘴巴,盡可能不叫出來,不影響丁木對距離的判斷。這簡直太刺激了。她當領航員這麼多年,也搭檔過頂尖的車手,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像丁木開車這樣瘋狂。

    不是沒有因為,越野拉力賽要的是穩健,最後穩穩當當跑到終點,那成績不會太差的。現在賽車本身的實力差別可能比賽手的實力差別還要大的多。

    經常有人說︰“那誰誰誰有什麼了不起,給我五百萬改車,我一樣能跑第一。”

    丁木改車花的錢何止五百萬,加一個零還得翻一倍。無與倫比的車輛性能讓他取得了絕對的優勢。

    所以,丁木在表演連續飛車。每一個姿態都仿佛奧運賽場上的跳遠的健將,又優美又和諧。

    如果一直貼著地走,橫溝很顛簸,速度拉不起來。而丁木利用好一些斜坡,每跳一次,就可以節省十幾秒鐘。

    就這樣,丁木找到了節奏,一路狂飆起來。這時候丁木不是一個人,東方杏璃的車技,高晶晶的經驗,凱特的駕駛,艾尼維亞的知識,從四個女人身上吸收得來的車技,漸漸轉化到了丁木一個人的身上,融會貫通了。

    真人美化系統突然提示︰“你的車技爐火純青,大腦開發度上升,達到32”

    這次大腦開發度的提升,丁木沒有感覺大腦有絲毫的痛苦,看來就像上次語言能力提升一樣,大腦控制肢體的部分提升了。所以,丁木得出一個結論,大腦開發度和很多事情都有關系,如果把一些技能練習到爐火純青,也是可以增加大腦開發度的。這還真是意外之喜了。

    丁木已經琢磨著,珠寶鑒定方面是不是可以更上一層樓,然後增加大腦開發度了。

    這時候,美美就提示道︰“可行。”

    “你怎麼突然冒出來了。”丁木說道。

    “我怎麼就不能冒出來。”美美道,“根據我對系統底層數據的分析,我掌握了一條宇宙規則,系統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幫助人類增加大腦開發度。大腦開發度和大腦開發度潛力,決定著宇宙之中人類的地位。”

    “是嗎?還有這一說?”丁木開玩笑似的在大腦之中對美美說道,“掙錢難道不是目的嗎?當大官也行啊?”

    “這是地球的規則,不是宇宙世界的規則。”美美回答道。

    “那宇宙世界的規則是什麼?”丁木隨意問道,反正他和美美之間的頭腦交流根本就不會影響他開車。他開車已經爐火純青了。

    美美解釋道︰“宇宙世界的規則,人的價值取決于自身開發度和社會貢獻度。自身開發度里面又有很多細分的門類,甚至還有很多細分的流派。不太好解釋,不過用地球里的知識做個比喻,可以分為陰神陽神的,斗氣魔法的,真氣元神,肉體精神的不同流派。至于社會貢獻度就更復雜了,使人愉悅算,給人服務算,科研進步算,開拓探險也算。”

    “還行,很好理解。”丁木說道,“雖然我在地球上,但我盡量以宇宙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行不?”

    “當然。”美美說道,“要養成這個習慣。我相信,我們絕對不會困局地球,終有一天,我們會回歸星辰大海。”

    “你真的是我的潛意識變出來的嗎?”丁木對美美說道,“我怎麼感覺跟你聊天人生都變得索然無味了。你總是讓我看星辰大海,我在這里就算得個冠軍,那都沒什麼價值,似乎連高興一下的情緒都不會有了。”

    “很簡單,你的潛意識里面,根本就沒把在這種級別的比賽中獲得冠軍當一回事。”美美如實說道。至少丁木跟美美之間無法做假,他們本來就是一體的。

    賽車通過終點,丁木獲得賽段速度第一。不過丁木根本都沒有出現在媒體面前,他直接回到了大本營自己的房車里面。這些事情已經沒什麼可驕傲的了。

    丁木第一時間看到了袁惜雪給自己發過來的簡況,和若干個未接來電。丁木直接就拿衛星電話,一一回電。

    第一個電話是袁惜雪的。

    “惜雪,怎麼樣?”丁木問道。

    袁惜雪回復道︰“如果你說的是股票市場的話,我只能說非常不妙。我可以說是遇到了前所未有壓力,有三支非常強大的資金勢力跟我們的資金攪和到了一起。有兩支海外的基金,還有一支應該是祝安國的資金。這三支只是比較強的,還有一些小規模的,可能都是這三股勢力控制的外圍勢力。”

    “怎麼會是三股勢力呢。”丁木有些奇怪,“不是兩股勢力嗎?一個是國內的安信保險的勢力,還有一股是千門的勢力。”

    “反正我這里分析出來是三股勢力。”袁惜雪道,“這三股勢力有兩支都是赫赫有名的資金。一個是安信保險的沒錯,還有一個是國外的黑子基金,還有一支肯定是單獨的勢力,以前在國內少見。”

    “好吧,千門的勢力我也不清楚。你等著,我盡快回去,咱倆還是要雙劍合璧,才能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所向披靡。”

    “早就想你了。”袁惜雪淡淡說道,聲音之中帶著濃得化不開的情誼。

    丁木趕緊回第二個電話,那是郭平凡打來的電話。丁木把電話打過去,郭平凡說道︰“老板,跟你通報一聲,我們已經來到了非洲,這邊出現了戰亂和瘟疫,已經封閉了。交通受阻,我們已經基本探明了鑽石礦的位置。不過這個已經被武裝勢力給侵佔了,接下來的工作會有些難度。”

    “這如果實在有困難,就回來吧。”丁木說道,“人命關天,我可不想讓你們出事。”

    “放心吧。我心里有數。有些東西該是你的就是你的。”郭平凡道,“我會全力以赴辦好這件事的。”

    “多謝了,平凡叔。”丁木客氣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接下來,最後一個電話,來自江如夢,丁木以為是南都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就打過去,問道︰“如夢,怎麼樣?有什麼問題需要我來解決嗎?”

    江如夢道︰“丁木,對不起。有件事情我沒有跟你說。”

    “什麼事啊。”丁木隨口說著,“有什麼大不了的。說把。”

    電話那頭頓了頓,似乎在措辭︰“認識你之前我有個男朋友的。”

    “我知道啊。”丁木說,“那有什麼大不了。不是分手了嘛。你跟我說過的。”

    江如夢繼續說道︰“有一個情況我沒說。我的前男友,在國外發展的不錯。已經是黑子基金負責操盤的高級主管了。最近,他可能會攻擊你在國內的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