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隨時爆發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四根黃銅柱子圈著的地帶,方圓能有三四里。

    那幾頭猛獸在里面狂奔,嘶吼著,皮毛炸立,但其實跑來跑去都在轉圈,眼中寫滿驚恐,不知疲憊,停不下來。

    而空中的幾頭凶禽也很古怪,沒有展翅遠去,始終在這片地帶繞圈飛行,到了最後越發用力,雙翅震動頻率加快,它們很慌亂,但飛來飛去都沒有脫離那片地帶,繞著低空也不知道飛了多少圈。

    楚風瞪大眼楮,臉上露出驚容,這可是大白天啊,居然發生這種詭異的事,跟傳說中的鬼打牆有什麼區別?

    “邪門,真是古怪!”

    楚風自語,咬了一口肉質鮮美的蛟蛇肉,一邊嚼一邊繼續觀察。

    這是就是四根黃銅柱子的能力,還真是詭異,不就是四根金屬體嗎?怎麼就能讓那些飛禽走獸迷失?

    楚風抬頭看了一眼,朗朗乾坤,碧空如洗,太陽火辣辣,這可不是大霧彌漫的夜晚,它們怎麼會看不到路?

    他一陣狐疑,覺得異常邪門。

    早先這個地方絕對不這樣,一切都是因為幾名海將軍埋下四根黃銅柱子導致的。

    楚風知道,鬼打牆真實存在。

    這種事多發生在夜晚,事發地多為墳場、郊外荒涼之地等,當事人分不清反向,認知感模糊,最終原地轉圈。

    經歷過的人都說,當時意識朦朧,也就是說懵了,總覺得自己沿著直線走,要離開原地了,可到頭來卻轉圈個沒挖完沒了。

    如果這事發生在夜晚的墳場,自然會讓經歷者嚇的夠嗆,容易落下大病,從而也就越發顯得迷信與恐怖。

    楚風知道,鬼打牆能用科學解釋,依照研究,諸多生物的本能運動都是圓周,才導致成那一現象。

    有人做過實驗,將鷹隼、麻雀、鴿子等飛禽蒙上眼楮後放飛到空中,它們會在原地打轉飛行。

    而人類或者其他猛獸也如此,當失去方向感時,讓他去走路,自以為沿著直線而行,到頭來其實在轉圈。

    因為,任何生物都不可能長的絕對對稱,雙翅大小不一,雙腿不等長,迷失方向後前行時,較長距離積累下來,雙翅或雙腿行進的路程不一樣,結果就是圓形。

    楚風知道鬼打牆的這種解釋,但是卻不明白四根黃銅柱子為何就能造成這一景象。

    而且他發現那塊特殊地帶所發生的鬼打牆現象非常嚴重,那些猛獸還有凶禽發瘋一般繞圈,眼中有恐懼,還有瘋狂,根本就停不下來。

    這就是南海龍族為黑送來的大殺器,楚風有些無語,但又很吃驚。

    鬧了半天就是鬼打牆啊,這要說出去,無論如何也算不上什麼高大上,他還以為什麼驚悚場域呢。

    原以為四根銅柱子立在這里後,會暴雨傾盆,雷電交織,劍氣縱橫,將困在里面的人斬個七零八落。

    到頭來一看,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黑你大爺,這就是你的大殺器,你給我起來,轉圈去!”楚風詛咒,而後搬起來一塊數萬斤的山石,朝著黑砸去。

    砰的一聲,石塊砸在他的身上,讓黑一聲悶哼,傷口溢血。

    “快去轉圈!”楚風喊完這句話一愣,他醒悟了。

    這片地帶發生的事雖然听起來不夠霸氣,只是鬼打牆,但卻很不一般,將敵人困在里面,在外面可以隨意攻擊。

    他扔進去的石頭,沒有被改變方位,直接就砸黑龍身上。

    接著,他將一塊石子彈出,砰的一聲,將低空中那只鷂子的尾羽擊斷一撮,凋落下來。

    這只鷂子嗷的一聲尖叫,越發的驚恐,拼命拍動雙翅,在那里可著勁的繞圈飛行。

    楚風無語,不想傷它性命,才只擊斷它的一撮尾羽,結果卻讓它陷入深層次的恐懼中,亡命飛行。

    他意識到,這片地帶除卻鬼打牆外,多半還有其他因素,導致這些生物敏感、焦躁、恐懼不安。

    “它們精神紊亂,被壓制,各種判斷失誤,迷失方向。”楚風仔細觀察,了解的越來越多。

    他覺得,這四根黃銅柱子還真是不一般,埋在這里後竟造成這麼詭異的事。

    “勉強算是大殺器!”

    楚風覺得,真要將敵人引進去,迷失在里面,他在外面放飛劍,那真是殺敵如斬草。

    “不錯,我喜歡這四根黃銅柱子,黑你真是好人,謝謝你送我的大禮,收下了!”楚風哈哈大笑。

    “嗯?”他驚訝,黑在里面沒有反應,正常來說,他應該被氣的暴躁、惱怒才對。

    “難道這地方也影響其听覺,是了,該不會剝奪人的五感吧?那還真是恐怖了!”楚風心驚。

    他嘗試對著一頭猛獸咆哮,聲音如雷,震動過去,結果那頭花斑豹子根本無覺,依舊保持原狀態,繞圈奔行。

    “果然如此。”楚風嘬牙花子,越發覺得不簡單。

    隨後,他又去抓了幾頭猛獸還有凶禽,放進這塊地帶,繼續觀察。

    他想看一看,這些生物在里面呆的時間長短不同,是否會有各自的不同表現,認真求證與摸索。

    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放進去一些飛禽走獸。

    “黑你想死嗎,還不去轉圈!”楚風又砸了幾塊萬斤山石,讓黑傷上加傷,但他就是不動,完全不配合。

    在此過程中,楚風將一塊又一塊蛟蛇肉烤的金黃,肉質晶瑩,大吃特吃,補充自身所需要的能量。

    一番大戰下來,他的確餓了。

    “蛟蛇膽!”楚風挖出那個碩大的蛇膽,真是有些眼暈,個頭也太大了,晶瑩透亮,散發清香。

    不過,他知道這東西肯定苦的讓人受不了。

    他沒敢嘗試,絕不是什麼美味,但這肯定是稀有的大藥,說不定以後就能用上,畢竟是蛟蛇膽。

    楚風小心控制火焰溫度將它烘干,而後將又那支黑色的蛟蛇角取來,洗淨後跟蛟蛇膽一起收進玉淨瓶中。

    他很悠閑,在這里觀察,期間他演練形意十二真形,進一步鞏固,這一次跟黑一戰,他收獲巨大。

    在這里不僅獲得羊脂玉淨瓶、四根黃銅柱子,他自身的形意拳也取得突破性進展,已經登堂入室。

    在這里呆了一天一夜,楚風消耗不少蛟蛇肉,不光是為了吃,也在煉化能量,洗禮自身。

    在此期間,他不斷運轉呼吸法,渾身毛孔都在發光,蛟蛇肉蘊含著的能量非常濃郁,他體內精氣鼎盛,沸騰起來,從毛孔溢出。

    “咦,這瓶子還真是神奇!”

    第二天早上,迎著朝霞,楚風向瓶子內看了又看,他曾將蛟蛇肉去皮洗淨,放進瓶中幾塊,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結果某種猜想成真。

    瓶子內的空間可以保鮮,那幾塊雪白晶瑩的肉質毫無變化,蛟蛇肉在這里難以變質。

    “哈哈,真是好寶貝!”

    如果讓人知道他因為什麼而喜悅,一定會無語。

    這純粹是為了吃,他在想,以後獵殺王級生物後就不怕浪費了,空間瓶子內部高十米,足以裝下大量王級食材。

    觀察一天一夜後,楚風漸漸了解四根黃銅柱子的作用,可以形成加強版的鬼打牆,還能剝奪人的一些感知。

    總的來說就是讓人判斷失真,在這里意識紊亂。

    “四根黃銅柱子能夠改變地磁值嗎?讓這里磁場異常,從而影響到這些生物?”楚風猜測。

    有些飛禽走獸早已累趴在地上,昏死過去,不然的話根本就停不下來。

    他覺得,還是等以後對敵時再去進一步觀察與檢驗吧。

    黑已經化出原形,通體烏黑,鱗片如同金屬般發光,它仇恨無比,盯著楚風,滿是怨毒之色。

    因為它知道,無論如何也逃不了。

    楚風沒有遲疑,祭出飛劍,噗的一聲斬下巨大的蛟蛇頭顱,沒有給它機會,讓它直接斃命。

    “收獲的時刻到了。”

    楚風將四根黃銅柱子都拔了出來,用泉水洗淨,收進玉淨瓶內。

    而後,他開始收拾蛟蛇肉,這上半截保持著活性,十分新鮮,被他處理干淨後,裝進遇瓶頸中大量晶瑩肉塊。

    可嘆南海黑龍太子,堂堂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睥睨諸王,就這麼被擊殺。

    它的鎖龍樁稱得上非凡古器,直接易主,至于那空間瓶子更是神秘,也換了主人,連帶它自己都成為楚魔王的盤中餐。

    楚風知道,這麼大一條蛟蛇被殺,橫亙在山林中,消息隱瞞不了多久,注定會被人發覺,他已經做好走到明面上,與諸敵大戰的準備。

    楚風沒有離開,在這里演繹形意拳,增強自身的戰力!

    因為,他發現拳法非常適合他,形意十二真形要融入到他的骨子里了,越是參悟越是得心應手。

    這是人族的拳法,跟他異常的契合。

    尤其重要的是,他已經徹底掌握十二真形中藏著的呼吸法,每日等于多了一段有效的進化時間。

    楚風覺得,再這樣下去的話,哪怕沒有花粉,他依照黃牛交給他的無上呼吸法,再加上大雷音殘法以及形意呼吸法,也能不斷促進體質進化,直至全方面的蛻變。

    楚風在這三清山附近練拳,不急著離去,穩固十二真形,交替運轉三種呼吸法,他覺得自身血氣越發雄渾。

    蛟蛇肉就是他練拳的高能食物,山中漿果算是蔬菜。

    轟隆隆!

    迎著烈日,楚風肌體晶瑩,在瀑布前舒展四肢,揮動拳印,如同雷鳴,在其周圍龍、虎、鶴、熊、鷹等居然一起浮現,都是能量化成的,帶著恐怖的氣息,一起向外飛去。

    轟!

    瀑布逆流向上,周圍很多數千斤上萬斤的山石等更是漂浮而起,圍繞著他轉動,隨著他的拳印節奏而轟鳴、炸開。

    此時,外界很多人都已知道,南海龍族為黑送來大殺器,看似要絕殺楚風,其實是為了震懾陸地上的強者。

    一時間人們都在議論,人心惶惶,難道海族真要大舉進攻了?

    顯然,這則消息公開後,人們對海族越發忌憚,導致他們行事越來越方便,同時也逐漸張揚霸道起來。

    只有兩頭牛在冷笑,他們已經知道楚風在今日清晨斬殺黑,震驚的同時也很激動。

    現在,外界還都以為黑要崛起,震懾四方呢,熟不知,這位南海龍族強者已經被楚風給吃了。

    所以,兩頭牛笑的燦爛,期待三清山那里的事曝光,到時候肯定要嚇傻一群強者。

    正主楚風在練拳,在養身,在積蓄力量,擊殺黑的一戰讓他收獲巨大,對十二真形的理解感悟極深。

    他隨時準備爆發,去殺諸王!

    “楚風到底在哪里,難道真的死去了?”

    “黑已經養好傷,並讓人從南海帶來大殺器,實力會更加恐怖,楚風即便還活著,也恐怕不敵啊。”

    “兩者原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一個掙斷六道枷鎖,是最頂級的王級生物,一個才掙斷四道枷鎖。上次他們大戰前,因為黑已經身負重傷,所以兩人才平局收場,這一次楚風再跟他交手的話,很難取勝。”

    外界,無論是人類還是異類,都在談論。

    哪怕對他楚風有好感,從心底偏向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兩者如果再交手的話,楚風將會非常危險。

    至于對楚風有敵意的異類就更不用說,幸災樂禍,覺得楚王哪怕沒有死,一旦歸來,也會被擊殺。

    就是陸通都坐不住了,在楚風練拳的午時聯系他。

    “小子,不行的話就趕緊退回來吧,掙斷六道枷鎖的高手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容易對付。”

    “放心,黑讓我吃了,他算什麼,再也不成威脅。”楚風告知。

    “啥,你說什麼,再說一遍?!”陸通真的被驚到了,在順天的玉虛宮中直接跳了起來,一臉的震驚之色。

    他一遍又一遍的詢問,到底怎麼回事,什麼時候發生的。

    “昨天就解決他了,但困了他一天,今天早晨才殺掉。”楚風很隨意地說道。

    陸通真的被震的不輕,瞠目結舌,那可是南海黑龍太子,外界都在傳,他取來大殺器要鎮震懾諸王,結果就這麼被楚風擊殺了?

    這要是傳出去,肯定會引發一場風暴,震撼各方人馬。

    “對了,黑的大殺器是什麼,在哪里?”陸通問道。

    “哪有什麼大殺器,謠傳!”楚風真怕這老家伙跟他磨嘰,要他帶回去觀看,一口否定沒見到。

    陸通不相信,但也沒轍,最後告訴他另一則消息,有人夜闖玉虛宮家屬區,要針對他父母。

    楚風沒有擔心,因為陸通早已告訴他,提前轉移走了,早就有防範。

    “據查,可能是江西境內某位曾經參與圍攻你的獸王指使的。”陸通告知。

    “他真活膩了!”楚風冷聲道。

    “你該不會要去殺他吧?”陸通問道。

    楚風相當淡定,道︰“這種小角色還用我出手嗎?老頭子不是我說你,堂堂玉虛宮怎容他們放肆,趕緊調動你的各種資源,用導彈、激光武器瞄準那位獸王所在的山頭,將那片區域掃平,連根草都不要剩下!得立威,敢闖玉虛宮,一定要殺到他們膽寒!”

    陸通被噎到了,道︰“我還以為你要跳腳,直接殺過去呢。”

    “什麼,你還惦記讓我去?我只殺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那種小角色別找我!”楚風故意得瑟。

    陸通氣的牙疼,很想揍他。

    “嗯,你沒跳腳就好,我怕你被刺激後,失去平常心,被人所乘。”陸通這般說道。

    “老頭子,你盡管調動各種資源,用大殺器等去平掉那座山,我去觀看熱武煙花綻放,真要有漏網之魚幫你清理干淨!”楚風殺氣騰騰地說道。

    長章,周一求下啦!

    如果還有,也請投給聖墟吧。

    感謝。17-03-06 12:3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