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86章 神道憑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加!”

    李輝給自己貼上數十張上品寶符,施展如意法身,背後明黃如意震動,有耀眼金龍腳踏祥雲攀附直上。?ap;?  ?只爭朝夕符喚來五十倍時間流,快得留下一道輕煙,穿入密密麻麻青銅器之中。

    眨眼之間,鬼狐竄了進來。

    “不對,這里是河神居所。”眾鬼狐大驚。

    “嗡嗡嗡……”所有青銅器爆青光和紫光,它們是無數歲月以來,眾生祈求平安投入長河的祭器,上面留有強烈願力,慢慢鑄就河伯神位,沿岸六萬三千五百余座神祠與青銅器貫通。

    忽然,強橫神念掃來︰“何人闖我府邸?”

    李輝早有準備,急忙穿上監察御史官服,抖官威說道︰“潦河河伯,本官已經查明,你興風作浪,害人無數,每年要沿岸子民供奉童男童女,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部都報!”

    之前他探索此地非常小心,不曾引起河神注意,今日百條鬼狐追殺而至,哪里還顧得上隱藏行跡?進來就觸動祭器禁忌,抓住機會狐假虎威。

    “此為潦河,本神道場,竟敢侵犯,饒你們不得。”隨著話音,所有青銅器抽離出耀眼青光鞭打過來,還有紫光當空橫掃,眾鬼狐用力掙扎,想要退出此地重整旗鼓。®. ® &reg

    想退?哪有那麼容易?人家河神說了,潦河是他的道場,神念隔空鎮壓,哪怕逃出古船同樣要受壓制。

    為鬼狐大吼︰“大膽河神還不住手?陰月現世,我等來自鬼狐宗,為陰月王朝辦事,阻攔我等追殺此人,下次陰月當空之際,必滅你神祠。”

    “鬼狐宗?”潦河河神大吃一驚,當即收束神念,沒有繼續施法。如今大劫日漸恐怖,鬼王橫行天下,大夏很多神靈受到威脅,隕落只在旦夕之間。得罪陰月王朝爪牙,那不是找死嗎?

    “走,追殺李輝。”鬼狐冷冷一笑,哪怕這尊河神道行不淺,可是如今世道變了,不想隕落就得老老實實听命于陰月王朝。

    青銅器暗淡下來,李輝暗罵︰“原來是根軟骨頭,幾句話就慫了。既然如此,更應毀你根基。”

    阻礙消失,如意定位,白澤望氣,劍影開路。

    “蓬,蓬,蓬……”金色劍光不停炸裂,李輝的度一快再快,直奔古船內一根不起眼柱子。

    “找到了,神道憑證。”

    太快了,整個過程兔起鶻落,出了河神反應度。®. ® &reg金色劍光炸裂時,有一根無形絲線掃過柱子。接著李輝暴退,看都不看身後一眼逃之夭夭。

    東西到手,不跑做什麼?

    “不,還我神道印信。”潦河河神勃然大怒,他一千個一萬個沒想到,僅僅剎那之間,對方已經取走對他來說無比重要之物。

    “為什麼?明明隱藏得極為巧妙,動用了數種奇珍掩蓋氣息,他怎麼可能如此精準定位?”

    青銅器齊齊跳動,青光和紫光拔起,好似千百座山峰瞬息移山填海,跑到李輝頭上鎮壓而下。

    那些鬼狐恰在此時追殺而至,同樣受到鎮壓。不過他們大喜,只要陷住李輝,得到一點時間蓄力出手,無論承受多大壓力都值得。

    “鬼蜮萬骷手!”

    忽然之間,可怕鬼手如旌旗鋪展,無邊,深邃,幽暗,邪異。

    李輝並未驚慌,取出一疊字帖,高聲道︰“聖人言,敬鬼神而遠之,敬鬼神而遠之……”

    任河神和鬼狐再強,聖人字帖“唰啦啦”作響,神力與鬼手無法靠近,爭取到片刻間隙。

    說時遲,剎時快,李輝腳下出現寶符,轟然開啟傳送,身影消失不見。

    “該死,他從哪找到的聖人字帖?”

    如果李輝在場,肯定會說︰“當然是抱陽山古墓嘍!半年來沒有一天懈怠,以白澤望氣堪輿定位,以青冥玉符劍測度凶險,已經記不清奪取多少機緣。哪怕如今眼界極高,總有三四件寶物入得法眼,可堪大用。”

    聖人字帖,不僅飽含天地正氣那樣簡單,還有儒學精微大義,已經接近于道,自有威力法度。

    潦河河伯大吼︰“他沒有逃出去多遠,仍然在潦河範圍,本神配合諸位追殺,趕快跟隨靈引前往。那僅僅是聖人字帖,並非聖人遺留墨寶,最多幫他抵擋一兩次。快,晚了就來不及了。”

    “走!”鬼狐與河伯聯手。

    李輝離開河底沉船後,沿著河岸從中游向上游行去,手中多了六件寶物。其中五件寶物相生相克,相輔相成,消弭神道憑證氣息。

    “果然在這,滴天髓,找你多時矣!”

    五件寶物之中,飄著一團紫液,正是修煉如意法身將其推動到凝元後期,必須融合的滴天髓。

    其他四件寶物雖然珍貴,卻並非所需,李輝隨手收了起來,轉而觀看神道憑證,只見一小段安魂香放出青紫光芒。

    “這就是神道憑證?”

    廣進說話了︰“不錯,這段安魂香正是神道憑證。如果沒有看錯,是誕生于潦河的高人親手進香祈求平安,隨著這位高人崛起,昔日使用的安魂香成了造化憑證,香火鑄神道正是如此。”

    “高人?高到何種程度?”

    “不知道,不過肯定比宏-法期老祖厲害。”

    這半年來,廣進得到不少好處,總算彌補了幫助李輝融合道韻殘符的消耗,醒來有段時日了。

    “難道是遨游境?”李輝知道宏-法之上有遨游境,再之上就屬于傳說中的傳說了,連記載都少之又少。

    與那些傳說中的境界相比,他還只是凝元初期小修士,暫時想不到那麼長遠的事,看向手中殘香問︰“這玩意有用嗎?”

    “有用,當然有用,可以用它來號令潦河附近神祠,快選拔我們需要的英魂僧魂,度化後送往原始貝符好處多多,將安魂香交給我處理。”廣進大包大攬,處理神道憑證正好在他的能力範圍內。

    “趕快。”李輝快移動,繼續向上游行去。

    上游有一處神秘所在,哪怕以今時今日之能,稍稍接近,身軀就會高溫高熱,提醒主人異常凶險。半年時間踏遍山川大河,還是第一次現這種地界,在附近盤桓月余一直都在為探索此地做準備,不過先要融合滴天髓,使如意法身更上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