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25章 神奇四俠vs惡魔植物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當奧斯本的怪獸們出籠後,整個紐約陷入了末日,所有的級英雄6續行動起來,然而面對前雖未有的生化惡魔,這群英雄也有些抓瞎。®. ® &reg

    以往的對手大多是人類,他們或是情場失意狂性大,或是有反人類反社會傾向,或者為了某個野心作惡,或是拿錢辦事的職業罪犯,哪怕敵人是個瘋子,也擁有人類的社會性,能夠通過行為規律,分析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做出正確的應對。

    但是這一次的對手,是一群出籠的凶獸,它們接受‘變異病毒株’、‘綠魔血清’的雙重強化,沒有理智不分善惡,對人類充滿了惡意,混亂又邪惡,是一群真正沒有底線,全憑本能行事的瘋狂怪獸,甚至連正常的動物都不如。

    它們數量不多,但每一只都殘忍狡詐暴虐、血厚又耐耤A而且還各有獨門絕招。其中最危險,當屬那可以移動的巨型植物,以及一只能夠無限分裂的水蛭。

    ‘惡魔樹’原本是一株被病毒改造後的柳樹幼苗,雖然生部分異變,但並不具備動物性。然而一個投靠奧斯本陣營的輪回者,貢獻出另一個宇宙德魯伊用來培養樹人的‘生命之水’後,結果恐怖的事情生了。

    如今,這棵如同歐中神話中樹人一般的惡魔植物,正抬起兩條由根須組成的腿,在馬路中央在移動。在前進過程中,‘惡魔樹’不斷分類出根須,刺穿水泥路面鑽進地下,接著斷裂,如蛇一般在泥土中不斷擴散穿梭,消失不見。ap

    而暴露在空氣中的枝葉,不斷釋放出麻醉神經的花粉,隨風擴散,讓路人失反抗能力,癱軟不動,任由伸展出枝條將自己卷起來,包裹進特殊的花苞中,被枝干刺穿,從體內抽取血肉營養。

    在惡魔樹吞噬消化獵物時,那些可憐的人類被卷入一個類似花苞的器官中。這個器官表面會迅生長出許許多多類似蒲公英一樣的菌絲絨毛。隨後一陣風吹過,無數白色絲絮飄滿天空,落在人的身上,被呼吸進體內。

    這株恐怖植物力大無比,枝條抽打之下,能將汽車拍變形。它的麻醉能力極強,但胃口並不是很大,所過之處無論人畜全部被麻痹,它只吞噬很少的一小部分,但依舊是個龐大的數字。

    很快,神奇四俠從天而降,堵住這株惡魔巨樹的去路,開始動圍攻。

    隱形女利用力場封鎖植物的移動軌跡,防止他逃脫,同時用能量護盾抵擋住枝條的抽打攻擊。

    石頭人身體堅硬,無視植物的攻擊,一支手臂護住頭臉,猛沖到枝干旁邊,瘋狂揮舞雙拳,用力猛揍,想要將這個樹打斷。

    每當惡魔樹揮動枝條起反攻,或者想要掙扎逃脫,並釋放麻痹花粉時,霹靂火則火力全開,燃燒起熊熊烈焰,將一切樹枝燃燒成焦炭。

    神奇先生則在外圍全力救助已經喪失移動能力的平民,伸長極具彈性的橡膠手臂,將他們從惡魔樹的覆蓋範圍中救出來,在路邊擺放的整整齊齊。?ap;?  ?

    神奇四俠分工合作,配合默契,很快就將這株笨拙的植物壓制住,石頭人以狂暴姿態砸斷了它的雙腿,同樣被打的全身開裂;隱形女凝固了它的身體,但精神消耗過度,額頭青筋暴露;霹靂火正一點點將它焚燒殆盡。

    這幾乎是一邊倒的碾壓,順利無比,神奇先生看到這一幕松了一口氣。

    就在即將死亡的關頭,這株惡魔樹的表皮紛紛破裂,長出一雙暗黃色的巨大邪異眼楮,裂開一道如同嘴巴的口子。

    在火焰中,燃燒的怪物張大嘴巴出痛苦的嘶吼,刺耳的尖叫聲令人頭皮顫栗耳膜撕裂。它充滿瘋狂與仇恨的盯著神奇四俠猛瞧,接著突然炸裂,化為無數游動的枝條,瞬間撕裂了隱形女的力場,向四面八方射去。

    一道道蛇一般的綠色細線,在半空中扭動,向著四方爆。度奇快無比,如同無數根箭矢齊射,令人眼花繚亂。

    “喬納森,攔住它們!”隱形女心中一驚,大聲對弟弟喊道。

    同時她又一次動力場,將籠罩範圍變得更大,努力組成一個更加巨大的屏障,收網一般想將飛竄出去的枝條抓住。這一抓,她至少捕獲了七成的綠色線條。

    另一邊,霹靂火也高高飛到天空中,他的體內釋放出強光烈焰,爆炸一般化為一個巨大的火球。這一刻,十幾米的高空仿佛燃燒起一個袖珍的高溫太陽,整個世界被火焰籠罩,溫度驟然上升至近千度,將那些的漏網之魚統統燒焦。

    “姐姐,把那個東西丟過來!”霹靂火對著隱形女喊道。

    半空中,一個塞滿了蛇一般綠色細線的力場球體,被隱形女丟向霹靂火,隨後劇烈的火焰再次燃燒起來,將那些線條統統燒焦。

    在死亡的過程中,這些小線條紛紛出慘叫聲,抽搐著變成黑色的灰燼。

    石頭人無懼火焰,站在惡魔樹死亡的焦炭主干旁,現碳化的枝條間,還有幾十上百具人類的骨骼,心中一陣陣的驚悚與恐懼。

    短短不到一個小時,這株可怕的植物已經吞噬了多少生命?就在這時,他突然現泥土水泥坑中央的沙土,正不在蠕動。

    “不好!”

    他急叫一聲連忙跳下去,一只胳膊深深刺入砂石中,猛地一抓,捏住一個又粗又滑不斷抗拒的東西,隨後用力一扯,將一條正在蠕動鑽地的粗大根系拔了出來。

    “里德,這怪物還活著,它沒有死!正在逃跑!”石頭人大吼起來。

    隱形女急忙沖了過來,她將力場擴散到泥土中,想要封鎖那些逃竄掉的根須,卻晚了一步。在她的的精神感應最大極限中,只鎖定十幾根枝條的一部分,將它們截斷,而斷掉的另一部分則迅鑽入地下,消失不見。

    石頭人望著空空如也的大坑,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心中升起強烈的不安。這怪物從出現到滅亡,走過了三條大街,每踏出一步就留下一部分根須,鑽入土地中,如今到底逃出多少,根本沒人知道。

    “怕什麼?不過是漏網之魚而已,最厲害的都被我燒死了,一群垃圾,不值一提,以後再出現,一樣可以殺死它們。”

    霹靂火從天而降,熄滅身上的火焰,變成一個身穿制服的英俊青年。他相貌與美隊八成相似,很有可能是美隊私生子的私生孫子。

    與此同時,正在照顧昏迷群眾的神奇先生,突然察覺這些平民的異狀。這些民眾變得呼吸困難,眼球劇烈移動,隨後,里德察覺一個中年人的脖子上,有一根血管在迅移動,好像一條蚯蚓或者蟲子。

    “不對!這不是血管!”

    眼見這線條從脖子滑到肩膀上,他終于反映過來。隨後他一把撕開對方的衣服,那異物受到驚嚇,直接向手臂鑽去。

    里德的兩根手指突然變形拉長,分別纏死勒緊這個男人的手臂兩段,將那異物逼迫到一起,接著掏出一把小刀割開皮膚,迅挑出了一根綠色的細絲。與那植物噴的綠線高度相似,但是尺寸更細小。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過。染血的傷口仿佛帶著磁力,吸引來了空氣中更多的白色絲絮,落在其上。里德正打算吹飛這些飛絮,卻看見溶血的絮狀物中,一根幼小的綠線被激活,鑽進傷口中。

    “該死!那些飛絮是這植物的幼體!它們能寄生!”

    神奇先生突然想到他們趕到此處時,滿天飄過的飛絮,再低頭看看幾十位額頭冒汗,呼吸急促的拼命,心髒一陣陣的抽搐,仿佛被一只無形大手給狠狠攥住。

    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