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地主老財的生活 第1003章 這只是第一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教室里有一個鐵爐子在燒著煤炭,上面還放著個水壺,水汽渺渺,據說是為了增加空氣的濕度。

    李二毛看著筆直穿透屋頂的煙管,在想著管徑的大小和爐火的燃燒速度之間的關系。

    “老師。”

    方醒破例在上課時進來,馬甦知道有事,就把位子讓出來。

    下面的學生中,大多數都是新生,目前起不到什麼作用。

    方醒走上講台說道︰“剛剛的消息,大明將攻伐緬甸!”

    “好啊!”

    岳保國馬上就拍手叫好。

    在方醒的燻陶下,書院的學生認為對外擴張才是大明未來的唯一出路,所以除去岳保國小孩子興奮忍不住之外,其他人也是歡喜不已。

    可這並不足以讓方醒打斷上課的進程,所以大家都靜下來,听方醒繼續說。

    “緬甸地形復雜,叢林密布,以前在金陵時給你們講過熱帶雨林的危險。”

    方醒緩緩的道︰“大明的將士們即將遠赴緬甸,有人請求書院出一位學生跟著去,大家想必也知道這是為何!”

    書院的學生課程繁雜,天文地理都在學,更不用說物理數學這等主課。

    “老師,弟子願意去!”

    新生自然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沒這個資格去。

    老生中岳保國和袁沖太小,不可能去,那麼就只剩下了李嘉和李二毛。

    兩人幾乎是同時起身,然後相對一笑。

    岳保國不服氣的道︰“老師,弟子當年就從過軍!”

    馬甦說道︰“你還小,目前主要的任務是學習,坐下吧。”

    坐下後,邊上的袁沖得意的道︰“你比我還小呢!我都去不了,你那是白日做夢!”

    方醒看看兩個學生,有些難以取舍。

    李嘉在書院中從來都是不顯山露水,性格沉穩。

    而李二毛是後發先至,學習刻苦,而且吃苦耐勞。

    李嘉笑道︰“山長,二毛的年紀不小了,該成親了!”

    你好毒!

    李二毛瞪了李嘉一眼,振振有詞的道︰“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山長,弟子願意回來再成親!”

    方醒想了想,拿著黑板擦在講台上轉動了一下,結果偏左。

    “李二毛去!不過先回家問問你母親的意見,若是不允,不許強求!更不許和自己的母親發火!”

    黑板擦的動向很清晰,偏向了左邊的李二毛。

    李嘉遺憾的坐下,他的願望就是從軍,他的偶像就是霍驃姚!

    李二毛馬上趕回家中,周氏急忙問道︰“二毛,這不是上課時間嗎?你怎地回來了?”

    “娘!”

    李二毛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嚇得周氏趕緊去扶他。

    “這是怎麼了?可是觸怒了教授們嗎?那沒事,娘去給賠禮”

    李二毛垂首道︰“娘,書院要有一個人跟隨大軍去緬甸,孩兒已經報名了。孩兒不孝,請母親責罰。”

    周氏楞了一下,退後幾步,擦擦眼楮道︰“你這孩子,這可是好事,書院里不是說了嗎,讀幾十遍書也趕不上出去一次,娘還不老呢!在書院里有吃有喝的,生病了也有人照管,你只管去就是了。”

    李二毛膝行過去,抱著周氏的腿大哭道︰“母親,孩兒不孝啊!”

    多年來,這對孤兒寡母相依為命,一下子要離開,那種感覺很煎熬。

    周氏摸著他的頭頂道︰“二毛,你常說男兒志在四方,娘怎會拖住你的後腿”

    方政再次進宮,和朱棣密談。

    “黔國公不會隨軍,你只管緩緩而行,記住了,不可輕敵,否則你身死事小,壞了大明的大事,你可知道里面的厲害?!”

    朱棣指著地圖道︰“去了緬甸那邊,軟硬皆施,願意投靠大明的土司征召軍士,意圖不軌的,全數拿下,送去修路!”

    “至于榜葛剌”

    榜葛剌雖然欺騙過朱棣,可以前好歹也是經常進貢佔便宜的國家,若是攻打,那

    方政一個激靈,馬上表態道︰“陛下,緬甸和榜葛剌交界,听說那邊民風彪悍,臣萬萬不敢墜了大明的威名。”

    朱棣滿意的點點頭,這話若是從他的嘴里說出來,文人們少不了要腹誹他窮兵黷武,攻伐藩屬國。。

    “陛下,臣請興和伯派一個學生跟隨而去,懇請陛下恩準。”

    朱棣撫須道︰“他倒是舍得了?那便罷了,給那個學生一個將仕郎,方便在軍中行走。”

    將仕郎是散官,級別正九品,算是初入仕途吧。

    可李二毛是書院的學生,也是書院第一個得授官職的學生,這個意義非同凡響。

    方政不知道這里面的關竅,只覺得朱棣也太小氣了些。

    “興和伯還說要給大軍準備一些防治蚊蟲叮咬的東西。”

    “什麼東西?”

    “高度酒精,不過這只能消毒,有一種配方倒是能有些驅蚊的效果,不過效果估計不大明顯,咱們雙管齊下吧!”

    廚房的外面堆著許多酒壇子,方醒在指揮人蒸餾。

    “老爺,這等法子倒是有人用過,只是喝的人不多。”

    大明目前流行的是釀造酒,蒸餾酒是下等人才喝的,所以花娘不知道方醒究竟是要干啥。

    “消毒的東西!”

    李二毛來了,霧氣蒸騰的廚房里彌漫著刺鼻的酒精味道,他趕緊退出去。

    方醒交代道︰“你記住這種法子,若是用光了酒精,就因地制宜的去弄出來。”

    釀酒不難,蒸餾也不難,隨便找家酒坊就能弄出來。

    “我會讓朱芳那邊打造些噴水霧的東西出來,到時候對著噴,看看能不能殺滅蚊蟲。還有,弄些大料,到時候煮水洗澡,也能防止蚊蟲。”

    酒精的用途太廣泛了,不管是泡藥防治蚊蟲,還是用于外傷消毒,都是利器。

    “加些薄荷葉,青蒿和艾草,泡酒滅蚊!不夠就加水熬制。”

    想起前世看電視,緬甸那邊的蚊子就像是黑雲般的沖過來,方醒就覺得有必要加強方政所部的防蚊措施。

    “德華在忙呢!”

    方政從宮中出來沒回家,而是第一時間來到了方家。

    蒸餾的酒度數不低,方醒從藥店弄了些艾葉,搗碎後放在里面,然後伸舌頭舔了一下,辣的不行。

    “喝酒可以防瘴氣,你也來一口。”

    方醒在小酒杯里倒了大約一錢酒,遞給了方政。

    方政酒量好,豪爽的干了,然後面紅耳赤的干咳著。

    “好烈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