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1525章 珠簾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媽不帶這樣的吧”潘雲滿心以為母親會痛快的答應,沒想到竟然來了這麼一出兒。

    “我怎麼了,我又沒說過要去的話。”溫瓊撇著嘴說道。

    “可是”潘雲沒想到老媽耍賴的本事還挺強。

    當然,溫瓊在旁人面前自然不能干這種事,可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兒,張禹也不是外人,所以才有了玩笑的心思。

    溫瓊也不出聲,仍是把臉轉在窗戶那邊。

    潘雲一看沒轍,只好看向張禹,找張禹求助。

    張禹往床邊湊了一步,舔著臉說道︰“阿姨,咱們明天就去瞧瞧,有我保護你,不能有什麼事看您這兩天心情也不好,就全當散心了。其實我對那個邱大善人蠻好奇的,也想看看,到底是真善人,還是假善人。”

    “你說的也對,出去散散心也好。說實話,這麼多年來,我除了辦公室就是家的,就算是出去旅游,也得擺個架子,挺沒意思的。那就給你個面子,出去轉悠一下,全當拿這個邱見月尋開心了”溫瓊說完,這才轉過臉來。

    潘雲一看,還是張禹有面子,但她還是趕緊說道︰“媽,您真好。”

    “少來這套”溫瓊故意說道︰“咱們有言在先,要是事情搞砸了,你可別怪我。”

    “絕對不怪你,要是搞砸了,就算是我搞砸的。”潘雲也沒辦法,只能這般說道。

    若是母親故意把事情搞砸,那她也沒轍。只要母親平安就在,有張禹在旁邊,這一點應該還能夠保證。

    接下來,就得說說明天去雪花面粉集團的事宜了。

    潘雲去過邱見月的公司,可溫瓊沒去過,連董事長大門朝哪開都不知道。為了不搞穿幫,細節上的東西,必須要了解,甚至還得將潘雲以前和邱見月在哪里見過面,哪里吃過飯,也要說明。

    好在潘雲平時辦事細心,確切的說,金鯊更加細心。金鯊曾經把在什麼地方見過邱見月全部匯報給上面,上面都有記錄,這份記錄派了大用場。

    現在這份記錄,連帶潘雲的記錄,一股腦的給了溫瓊。

    除此之外,張禹也得有一個定位。該說不說,溫瓊不愧是當領導的,三言兩語就給安排清楚了。既然“翁星竹”喜歡錢,又是假清高,遇到張禹這樣實力比邱見月強大的,少不得需要討好,建立友誼。而張禹自然不會介意跟美女在一起,畢竟男人都好這口。

    同樣,邱見月跟養文賓有點交情,張禹拉攏一下,也很正常。反正都說了,兩個人今晚是在一起吃飯,莫不如明天溫瓊就說,本來打算晚上回家的,還說明早要去見養文賓,不想張禹一听她這麼說,就主動提出要一起來。于是乎,晚上就留在鎮東區這邊的酒店過夜,沒有回家。至于說是不是睡一個被窩,那不用特意說。

    研究好這些,時間也就不早了。張禹也不能說在溫瓊這里過夜,進門的時候有保安看到,留宿的話,並不是很好。

    商量了一下,溫瓊當晚就跟張禹離開,反正溫瓊頂著女兒的身體,跟張禹出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是要多準備兩套衣服,有的暴露,有的不暴露。

    當晚離開,溫瓊坐上張禹的車,張禹直接吩咐司機,把車開往距離鎮南區比較近的喜來登酒店,然後讓司機把鑰匙留下,自己搭車回去吧。這兩天可以休息。

    他不讓司機隨行,也是有原因,道理很簡單,“翁星竹”是從區領導大院拉出來的,司機要是明天去,萬一出點問題怎麼辦。所以,還是由溫瓊開車吧。

    司機必然不會這麼想,孤男寡女去酒店住,那肯定是要呵呵呵呵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的糜爛。

    張禹和溫瓊進到酒店,服務員一看二人進來,馬上熱情接待。

    “請問二位開幾間房。”

    張禹剛要說開兩間,可沒等開口,溫瓊就來了一句,“開間大套房就好。”

    服務員早就料到二人會開一間房,可沒想到,這女人比男人都直接。

    開了一間豪華套房,服務員領二人進到房間,簡單的介紹了一番。什麼設施都有,就連那個什麼套放在什麼位置都告訴你,套房之內,除了幾瓶比較高檔的紅酒需要另行消費之外,其他的一切酒水全是免費的。

    張禹給了小費,打發服務員離開。等房門一關上,張禹就急切地說道︰“阿姨,怎麼就開一間房。”

    “怕我吃了你?”溫瓊直接反問一句。

    “當然不會”張禹忙笑呵呵地說道。

    “知道就好”溫瓊伸了個懶腰,說道︰“進屋休息吧,另外我還有事要問你。”

    “什麼事?”張禹好奇地問道。

    “進屋再說。”溫瓊說著,直接朝里面的臥室走去。

    偌大的臥室,裝修十分考究。在房間的中間,有一排珠簾,將房間隔成兩半,里面是大圓床,外面有衣櫃、梳妝台什麼的。

    溫瓊先行朝里面走去,張禹在旁邊跟著,剛挑開珠簾,溫瓊的臉就不由得一燙。

    珠簾里面,大圓床是紅色的,壁紙也是紅色的,光線有點昏暗,顯得是溫馨之中帶著誘惑。

    兩個人在潘重海家里,曾經晚上睡過一張床,所以剛剛溫瓊在要一間套房的時候,也沒怎麼在乎,因為她有事要問張禹。

    可是現在,開著房間內格調,讓她不禁真產生一種跟張禹開房的感覺。

    她的芳心亂竄,腳步下意識地停了下來。

    “阿姨,怎麼了?”張禹不清楚,溫瓊為啥不動了。

    不听他的聲音則已,一听到張禹的聲音,溫瓊更是嬌羞無限,粉頰燙的要命。

    溫瓊急忙恨恨地斜了張禹一眼,故意說道︰“我想事情呢!對了,你洗澡了嗎?身上一股汗味?”

    張禹還真就沒洗澡,關鍵也沒時間洗,早上去海華山,回到道觀又給徒弟們講課,又匆匆趕過來。

    “這你都能聞出來。”張禹皺眉。

    “怎麼就聞不出來!一股臭味,趕緊去洗澡!”溫瓊惡狠狠地說道。

    “好好好”張禹莫名其妙,只能一轉身,出去洗澡。

    套房一共兩個衛生間,外面那個,還能泡澡了。張禹干脆好好泡一下,也不著急。

    溫瓊等他出去,緊張的心才勉強平伏下來。

    “我剛剛怎麼那麼緊張,心跳的那麼快,瞎想什麼呢!我就是有點事要問他罷了,又不是呸呸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