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八百四十五章 是我們李家的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李易自己其實也不喜歡打人臉,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條直線上從物理學角度來說,這是傷敵一千,自損一千的行為。

    他更不喜歡打女人,打女人是男人無能的表現。

    可是,對于某些實在可恨到極點的人,可恨到讓人忽視了她的性別,損失也就損失了,總得圖個心里暢快,念頭通達。

    事實上他還想再損失幾千的,只不過被醉墨拉住了。

    她抬頭看著李易,微微搖了搖頭。

    李易點了點頭,說道︰“放心,我們今天是來講道理的。”

    “李易!”

    曾子鑒目光凶惡的看著他,喉嚨中發出野獸一般的低吼,李易抬手往下壓了壓,說道︰“別動,你還傷著呢。”

    他剛才打這中年婦人的巴掌,用的只是普通的力道,不然她的臉不會是簡單的浮腫,但即便這樣,也足夠她呆愣在原地,長久的回不過神。

    “你,你,你竟敢打我?”

    眼中的茫然變成清明的時候,中年婦人看著他,一臉的難以置信,聲音顫抖的說道。

    這里是曾家,她是曾家主母,居然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一個外人打了三個巴掌!

    李易客氣的說道︰“這三巴掌每一巴掌都有理有據,夫人要是覺得哪一巴掌還不清楚,覺得委屈,我可以給您再解釋解釋。”

    中年婦人伸出手,顫抖著指著他,對剩下的兩名護衛連聲說道︰“抓住他,抓住他”

    兩名護衛剛要有所行動,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就從後方傳來。

    “聰兒,聰兒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白?”

    “明達,你腳怎麼回事?”

    “苟勝,你們這是”

    幾名男子從後方匆匆而來,看到場中或哀嚎或表情扭曲的幾名年輕人,立刻臉色一變,關切問道。

    尤其是一名韓姓中年人,看到自家兒子面色蒼白,渾身打著擺子,一股明顯的尿騷味從下身傳來,明顯驚懼到極點的樣子,臉上的怒容無法抑制,猛地站起身,怒道︰“誰干的,這是誰干的!”

    “韓大人,您今天很閑啊。”李易看著暴怒失態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很和善,但在那位韓大人看來,卻不亞于惡魔。

    對于京都的某些人來說,這根本就是惡魔的笑容。

    惡魔一笑,輕則破家,重則滅族!

    “李,李大人”這位韓大人雙腿一軟,剛剛直起來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另外兩位剛剛準備探出來的身子又縮了回去,轉頭四顧,裝出一副園中賞景的樣子。

    這位韓大人李易恰好有些印象,乃是戶部郎中,在京都韓家算得上是二三號人物,另外兩人則是不熟悉,看了看他,問道︰“這兩位大人是”

    那兩人知道躲是躲不過去了,立刻躬身行禮。

    “下官戶部員外郎馮坤,見過李大人。”

    “下官倉部主事魏晉,見過李大人”

    “不必拘禮,不必拘禮”李易笑著擺了擺手,問道︰“曾府的酒宴如何,還過得去吧?”

    三人心中摸不清這位李大人何意,那位韓大人立刻點頭道︰“還,還好”

    “看來曾大人招待的不錯。”李易點了點頭,問道︰“既然吃好喝好了,幾位不妨告訴我,現在還未到放衙時間,幾位為何會在這里飲酒歡宴,難道戶部衙門,搬到曾侍郎府上來了?”

    “這,這”

    三人聞言,同時語滯,額頭上開始沁出冷汗來。

    衙門開衙和放衙雖然都有固定的時間,但只需要在早上進行點卯就行了,至于什麼時候放衙,則是看每個人具體的差事多少而定,這是大家都默認的慣例。

    也有一些官員辦事,不在衙門,因此,若是上級不較,他們完全可以早早的回家,或者做一些其他事情。

    但這不代表他們能在正常開衙時間飲酒作樂,這個罪名可大可小,小則罰俸了事,大則削官降職,可誰知道,他們在曾府之中喝酒,也會被當朝金紫光祿大夫抓到

    “李,李縣侯”

    曾仕春在一名下人的攙扶之下,快步走過來,聞听府上出了亂子,他的酒氣立刻便醒了一些,看到站在院中的兩人,臉上擠出一絲微笑︰“醉墨,你也來了”

    李易搖了搖頭,“曾大人倒當真是好雅興”

    “老爺”見到曾仕春過來,那中年婦人立刻慟哭開來,指著李易和曾醉墨,大聲道︰“這妓子帶著她的”

    “住口!”

    曾仕春臉上猛地浮現出怒色,幾乎是吼出來的聲音,倒是將那婦人嚇的愣在了原地。

    他看了看婦人腫脹的臉頰,揮了揮手,說道︰“來人,帶夫人回去。”

    隨後才看著李易,說道︰“李縣侯,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這邊請”

    瞥了後方的曾子鑒一眼,“你也跟我過來。”

    看到那幾人的身影離開,那位韓大人看了看還坐在地上,丑態百出的兒子,心中一股無名火起,踢了他一腳,怒罵道︰“說,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爹,爹,救命啊!”韓姓青年話未說完,韓大人的臉色就變的慘白。

    “什,什麼,你,你,陛下”

    他打了一個哆嗦,隨後便軟綿綿的癱軟在了地上,面露絕望。

    另外兩位戶部員外郎和主事也嚇得亡魂皆冒,猛地揪住自家子嗣的衣領,怒道︰“說,你們剛才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說啊!”

    踏入房間之後,曾仕春就回過頭,躬身道︰“醉墨,你嬸娘剛才要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二叔在這里給你道歉了。”

    曾醉墨急忙躲開,沒有受他這一禮,說道︰“她說什麼,我都不在乎,我今天只想帶回爹娘的靈牌。”

    曾仕春抬起頭,臉上浮現出一絲難色,說道︰“大哥當年被奸人構陷,你的祖母為了保全曾家,才將他逐出家族,可他仍舊是我曾家的人,你放心,我有生之年,一定要為大哥洗清冤屈,重新恢復他的身份。”

    曾醉墨閉上眼楮,深吸口氣,緩緩說道︰“不用了,十三年前,她們就不是曾家的人了,十三年後,依然不是,他們的靈牌,我會好好供奉,便不佔用曾家祖祠的地方了。”

    “醉墨”

    李易搖了搖頭,打斷了他的話,看著他,緩緩道︰“曾大人,我們今天來,不是听你說這些的。”

    曾仕春看了他一眼,說道︰“李縣侯,李大人,這是我們曾家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抱歉,我想曾大人搞錯了一件事情。”

    李易握著她的手,抬起來,看著曾仕春說道︰“這不是你們曾家的家事,是我們李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