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摩爾斯電碼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俗話說貓是老虎的師傅,教會老虎所有本事卻唯獨沒教爬樹,最後還是依靠爬樹才躲過一劫。d.ddモ.

    以前二叔常說君子之交淡如水,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讓人看出你的底細,否則別人就會肆無忌憚。

    我和胖子狐媚子之間的關系,雖然不是貓和老虎那種差距,但現在我的經驗不如他們是事實。

    時間一晃而過,下午六點天色逐漸黑暗下來,吃過下午飯二叔把我單獨叫出去。

    二叔問了一下摩爾斯電碼的情況,我老老實實說了一遍。

    在二叔面前一般情況沒什麼好隱瞞的,而且要讓二叔知道我的成長,更要讓他知道我現在的實力如何。

    有些時候一味隱藏自己反而得不償失,讓幫助自己的人看到成長和變化,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好的報答。

    “今天晚上你讓他們早點休息,明天一早我安排他們出門做事。”二叔叮囑了一句,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知道二叔為何讓我去告訴他們,而不是直接去告訴他們,看似多此一舉其實飽含深意!

    說白了二叔是在幫我樹立存在感,也是幫我樹立威信,不會讓我成為老千團中可有可無的人。

    晚上我和胖子狐媚子再次聯系手法的使用配合,雖然還會有些小失誤但大體已經差不多。

    俗話說熟能生巧,不管什麼樣的手法都需要長時間的練習,這個夜晚平靜而又安寧。

    “今晚大家早點休息,明天一早要出門做事。”我刻意忽律是二叔的安排,從中確立自己的存在感。®. ® &reg

    “沒問題,小枷鎖你也早點睡。”狐媚子一口答應下來,胖子也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越能感覺到二叔這個安排的用意之深,不管胖子有多少能耐,在這里他始終都得听我的!

    大家各自休息,養好精神等待明天出去做事,這個夜晚我也想了很多很多。

    如果沒有二叔,恐怕我不會有現在的成長,也不會擁有現在的思想。

    不過我學到的東西越多對我幫助越大,舉一反三慢慢讓自己變得強大,盡快成為一個江湖中的人精……

    第二天一大早二叔過來敲門,胖子和狐媚子已經準備就緒,一起過來的還有雨哥。

    一見到雨哥我都有些不敢相認,一身很正統的西裝,看起來十足像個生意人的模樣,說話操著一口地道的山西口音。

    “差不多咱們走吧,車子都安排好了。”阿雨打了招呼,我幾乎都認不出他來。

    “阿雨給你們安排好了地方,今天就過去吧……短時間內不要回來了。”二叔叮囑了一句,胖子和狐媚子表示沒問題。

    我跟著一起下樓去送一下,樓下停了一輛路虎攬勝,看起來像是二叔以前的車,不過牌照已經換成魯a。

    旁邊還有一輛奔馳s,看起來成色很新也掛著魯a的牌照,感覺這次面子功夫算是做到家了!

    “你們兩個開這輛奔馳,阿雨會負責安排你們的身份,去吧。”

    二叔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不過我能從二叔神情中看出一絲冷漠,這應該是故意裝出來的!

    二叔有意和他們保持距離,始終讓我出于中間不可撼動的地位,這才是我親二叔啊!

    “你們兩個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我第一時間就會過去。?ap;?  ?”我趕緊上前說了一句,這才是我突顯自己的好時機!

    “知道了!”胖子和狐媚子上了奔馳車。

    阿雨開車直接離開,看著遠去的車子我心里有些激動,因為我知道計劃已經開始了!

    從二叔拿到莫老三的狗莊代理,再到安排各自偽裝身份,現在每個人都有了偽裝的身份,這個局已經徹底展開!

    “二叔,這次雨哥給他們安排什麼身份?”我好奇的問了句,也好做到心里有數。

    “商貿公司老板,身價過千萬的大老板!”二叔平靜的說著,我立刻摸出一支香煙遞過去。

    “臨時搞出來的別人會相信嗎?能騙的過莫老三嗎?”我小心翼翼問了句,想騙過常年混跡江湖的老油子,談何容易!

    老江湖一個個都是人精,平時都恨不能給別人下套子的主,想給這種人下套絕對難上加難!

    “阿雨在山西有個商貿公司,多大的生意都能做出來,左手倒騰右手的事,你說呢?”

    二叔一句話讓我忍不住佩服,都說做戲做全套,他的安排可謂之細致入微!

    “那風哥和初哥呢?”我好奇的問了句,感覺這個局越來越精彩!

    “阿風搞外貿出口的生意,這玩意多少就靠一張嘴,說多少就是多少……小初做房地產實體經濟,分期買點樓盤轉手倒出去,產權壓在自己手里。”

    二叔輕描淡寫的說著,可我听的忍不住拍大腿,簡直是絕了啊!

    “二叔厲害啊!讓人看上去都是做大生意的老板,手里都有資產,可實際上都是個空殼……”

    “沒錯,商貿的事都是阿雨在後邊幫忙搞,要學會合理利用身邊一切資源!”二叔拍了拍我的肩膀,瞬間又教給我一招!

    “知道了,車子都是從老家開過來的嗎?”

    “是的,但已經過戶到這邊……在外邊做事一定要記住,任何假的東西都經不住推敲,只有真的才能騙過人的眼楮。”

    二叔雖然沒有說騙誰,但我心里清楚一定是莫老三,感覺他想不上當都難!

    騙人之前能下這麼大的功夫,把一切都搞成真的樣子,現在別說莫老三還沒有想法,就算有想法的時候也很難看出破綻!

    二叔始終都沒有告訴我這個局要怎麼做,但他讓我看到了每一個環節!我知道這次做局的目標是莫老三,也是他身後的地下賭球王國!

    二叔打電話讓黑蛇下來,開車直奔中央花園小區,我知道這是來找黑虎。

    上午九點多來到黑虎家樓下,停車二叔直接帶我上樓。

    “二叔啊,都不用打個電話問問啊?他這個時間不一定在家啊。”

    “他一定在家,你忘了賭狗的時間都是顛倒過來的?”

    “黑虎這家伙靠不住啊!剛剛平賬就繼續去賭博,這種人根本無藥可救!”

    “是我安排他這麼做的,以後你慢慢就知道了……記住要用眼楮去看,而不是用嘴巴問!”

    我老老實實閉上嘴巴,跟在二叔身邊來到黑虎家。

    我知道二叔是要做一場龐大的局中局,具體怎麼操作我沒有任何經驗,我也只會在賭局上搞點小把戲。

    不過二叔顯然是把賭局上的局搬到現實中來,能夠在現實中給人下套!從小細節出入手,我以前見都沒見過,更別說會怎麼去操作……

    “南哥來了,快坐。”黑虎客氣的迎過來,整齊的家里一塵不染,空氣中也沒了那股難聞的泡面味道。

    只不過黑虎家里還是冷冷清清他一個人,估計老婆孩子還是沒有回來,但幾天不見他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

    俗話說無債一身輕!

    幾天時間不見黑虎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腰桿筆直說話聲音洪亮,眼神中帶著一股正氣!

    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背負一身賭債那種底氣不足的感覺,是金錢改變了他。

    簡單聊了幾句,黑虎把二叔直接帶進臥室。

    在電腦前邊見到了一張詳細的表格,仔細一看電腦上全是亂七八糟的數字,還有一個操作界面。

    我知道這就是狗莊代理拿到的管理後台,信譽也是從這里出去的,能下注多少都是後台說了算。

    “南哥,所有賠率和球隊的資料都整理出來,現在就等著賬號等人上門。”

    “干得不錯!平時狗莊輸十退一,退多少能讓人保本?咱們這邊抽水多少?”二叔問了一句。

    “保本這個不好說,賭博畢竟會有贏的時候……一般平台都是百分之三的反水,每一注平台都會抽水一成,扣掉三的反水還能拿百分之七。”

    黑虎解釋了一番,我心里盤算了一下,如果一次一百萬就要抽掉七萬水錢,狗莊的平台還真特麼穩賺不賠啊!